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二章 同道中人(除夕快乐)
    “这位朋友眼界似乎挺高的啊,连我霍家的纯金名片都不接,让我这么随便地摆在桌案上!”霍植冲语气不善地看向方天佑道。

    “怎么?这是在你自家的店铺内,难道还怕一张纯金名片丢了不成?”方天佑假装不解地反问道。

    “你……”霍植冲心中有气,却又不好发飙失了风度,只好不理方天佑,转而微笑地看向萧梦寒道,“这位小姐气质惊人,只是还缺少一样珠宝作为陪衬,今天能够和小姐相遇也是一种缘分,不如由我送小姐一件珠宝如何?”

    “我不喜欢珠宝,至于饰品,我有这个就足够了。”萧梦寒见霍植冲喋喋不休,变得不耐烦起来,取出脖子上方天佑送的养魂玉,看向方天佑笑道,脸上满是幸福与甜蜜。

    霍植冲见到萧梦寒对方天佑如此态度,心中是既嫉妒又愤怒,暗骂真是一棵好白菜让猪给拱了,看向萧梦寒手中的养魂玉,他心中更是升起一股不忿。

    这么普通的人,这么一块普通的玉石,竟然就能够俘获这样一位绝色美女的心!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美女,这样的普通玉石怎么能够配得上你呢。以小姐这样的气质,只有我店里面最漂亮的珠宝才能配得上你,还是让我为你挑选一款珠宝,不然你参加聚会要是戴这样的烂玉,会被人笑话的。”霍植冲仍然心有不甘地说道。

    “既然霍少爷这么诚心相送,我就代你取一件吧,我看也不用选了,就拿刚才这一件吧。”方天佑说着,微一起身,便将霍植冲手中刚刚抢自霍植彰的那只首饰盒,取到了手中。

    “你,”霍植冲蓦然感到手中一轻,刚刚夺来的首饰盒不知道怎么的就落在了方天佑手,当即大惊。

    “怎么,你不是说要送吗,真要送的时候又舍不得了?”方天佑嘲笑道。

    “这,我,怎么会舍不得呢。我是要送给这位美女,可是要给你的啊,而且这位美女也没说要这一件。”霍植冲争辩道。

    “我全听他的,他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萧梦寒却十分乖巧地说道。霍植冲顿时为之气结,这美女难道被眼前的普通小子下了蛊术或是鬼迷了心窍不成。

    “霍少爷,这几位,是你的朋友吗?”这时,一道娇媚的声音响起,却是刚才和霍植冲一起走进来的修蓝姑娘,走了过来。她当然知道霍植冲不可能与方天佑几人是朋友,只不过是故意这么问罢了。

    “不是,是店里的几位顾客,我们之间有些误会。”霍植冲见修蓝走了过来,脸上有些尴尬起来。他对这个修蓝早就动了邪心,只是不敢乱来,如果让她发现自己对萧梦寒起了心思,只怕以后更加不好接近她了。

    “哟,这位小妹妹,长得可真甜啊。我都恨不得自己是个男人,好一起来竞争当你的情郎了。”修蓝边说边走向了萧梦寒。

    “你,也挺美的啊。”萧梦寒为人单纯,哪里想到有它,也是冲着修蓝笑道。

    “尤其这一头秀发啊,不知道妹妹你是怎么样保养的。”修蓝说着,伸手就要朝着萧梦寒的后颈处摸去,看架势应该是想抚摸一下萧梦寒的秀发。

    方天佑却是看到她的眼角抹过一丝狠毒,哪里敢让她靠近萧梦寒,将手中的首饰盒朝前一送,正好挡下了修蓝的手。

    “你手上不干净,别弄脏了她的头发。”方天佑瞪了修蓝一眼道。

    “你个乡巴佬懂什么,修蓝小姐可是高贵的圣……”霍植冲见方天佑不但阻格修蓝,还骂修蓝脏,当即指责方天佑道。

    哪知他话还没有说完,修蓝便在他肩头上一拍,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霍植冲也意识到自己失言,立马乖乖地闭了嘴。

    “这位小帅哥似乎是同道中人啊。那我倒要见识见识你的手段了。”修蓝说完,面色一沉,再次伸出了白皙的手,这一次却并不是摸向萧梦寒,而是伸向方天佑。

    这手似慢实快,开始还有些弯曲,快接近方天佑时,五指便全部崩直,加上修长的指甲,简直如同五根短箭,直插方天佑的喉咙。

    萧梦寒和陈雁冰这时才意识到这个看似普通的黑衣女人,竟然是一位修炼者。要不是她们见识过方天佑的手段,此刻只怕要惊呼出声,出手帮方天佑了。

    方天佑其实在修蓝踏入珠宝店就感应到了她的气息不一样,判断她应该是一个修炼者。刚才修蓝看似随意的要摸萧梦寒的头发,方天佑又感应到她的手腕间有着一股阴邪气息涌动,因此才会以首饰盒挡下修蓝的手。

    这个修蓝很明显只不过是第一次和萧梦寒见面而已,两人不可能有仇怨,修蓝却要对萧梦寒下毒手,唯一的解释就是修蓝第一眼看向萧梦寒的那一抹嫉妒了。

    因为嫉妒别人比自己漂亮,就要对人下毒手,再加上体内的那一股阴邪气息,这让方天佑立马判断这个修蓝不是什么善类,应该是某个邪派传人。

    此时见修蓝对萧梦寒出手失利,却仍然死性不改,要对自己下杀手,方天佑心中也不免有些怒意,要不是这里处在闹市,方天佑真想当场将她斩杀。

    为了不影响杨智全等人的购物心情,方天佑没有下杀手,只是再次伸手将修蓝的手挡住。两手相交,一股阴冷的邪气立马朝着方天佑手上窜来,被方天佑施展真元化解。

    修蓝见自己施展的邪术无法入侵,心中也是一惊,一发狠,另一只手也朝前一伸,袖口轻鼓中,两只幽蓝的毒蝎从袖中窜出,就要扑向方天佑。

    哪只两只毒蝎刚窜出袖口,便被什么东西撞得倒撞而回,跌回袖中后,蝎身炸裂开来,化为两滩幽蓝的毒血喷满了修蓝袖口。

    与此同时,一股腥毒味迅速从修蓝的袖口朝四周扩散,而她被毒血沾上的手腕,也迅速地由白变乌。

    修蓝大惊失色中,连忙闪身后退,抽回与方天佑对峙的手,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服下后,转身朝着店外跑去。

    “修蓝小姐,修蓝小姐!”霍植冲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见修蓝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想到小心陪侍好修蓝,是他今天的唯一任务,哪里还有闲心管方天佑等人,连忙抢身跟上。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休息区又幸好没有他人,顾客和店员都没有看清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霍植冲欺负了人家姑娘修蓝,害得修蓝仓皇逃跑。

    “没有想到她是一个修炼者。”萧梦寒惊讶地道。虽然她已经是先天高手,可是毕竟很少与人交往,更没有对敌经验,因此开始才会察觉不到修蓝想对自己不利。

    “是一个邪派修道者,使用的应该是巫术之类的秘法,是华夏巫门的人吗?”陈雁冰警惕地道。

    “虽然同样是修炼巫术,但从她的气息上来看,不同于华夏巫门,而且她并不精通华夏语,从肤色来看,应该是东南亚的巫师术士。”方天佑思索着道,心底的疑惑却是更深。

    从霍植冲的嚣张态度,以及他刚才的话中,方天佑猜到霍植冲应该就是港岛第二富豪霍仁恺的孙子。

    霍仁恺一直供奉着港岛排名第二的术法大师薛宝林,有了薛宝林在,方天佑搞不清楚为什么霍家还要招揽国外的邪恶修炼者。

    是霍仁恺招揽的,还是薛宝林招揽的?是只招揽了这一个,还是他们霍家早就与更多的国外术法者有所勾结呢?

    霍仁恺应该不敢背着薛宝林搞小动作,这样想来的话,招揽其他的修炼者,应该是薛宝林的主意了。

    薛宝林的强大,方天佑早已经知道,一个薛宝林就已经够让人难以对付了,如果他再招兵买马,说明他的野心不小啊。

    联想到安岩曾经说过,有某些国外势力,试图染指港岛术法界,进而控制港岛;再联想到东南亚第一降头师阿那隆,方天佑越发觉得港岛术法界的事情变得错综复杂了。

    “看来港岛最近有大事要发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陈雁冰质疑地看向方天佑道。她可比萧梦寒多许多阅历,知道方天佑这几天神出鬼没,绝对不是为了世俗事务。

    “不过是术师们的争权夺利罢了,我们不去刻意招惹他们就是了,但也没什么可怕的,一切有我呢。”方天佑自信地道。

    “看把你能的!”陈雁冰没好气地道。

    三个正谈着,店门口又走进来一个女人。这女人戴着一顶压得很低的鸭舌帽,还配上一幅墨镜,却并不是防晒,因为她走进店中也没取下来,很明显是为了遮住自己的容貌,怕被人认出来。

    方天佑却一眼认出,那女子正是李梦佳,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要这么神秘的藏起容貌。

    “难道是来找霍植彰的?”方天佑突然想到,刚才霍植冲说过,原本霍家想通过霍植彰与李梦佳的联姻来巩固与李家的关系。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