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一章 霍家争端
    “不行,霍少爷,这里是卖珠宝的,不是当铺作抵押贷款的。你堂堂霍家少爷,没钱可以去找咱们霍董要啊。”那张经理嘲弄着说道。

    “霍董会理他这样一个私生子的话,也不是将他撤职,赶出霍氏集团了。”那个刻薄的店员又在一边嘀咕道。

    霍植彰被那店员一说,气得握紧了拳头,但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又不得不强忍着怒火,不去与那店员计较,而是再次看向那张经理道:“张经理,这件珠宝是霍家的家传宝贝,我不肯找别家,是怕这珠宝万一有失。以你的眼光,你应该知道它最少值四百万,我现在只要暂时抵押一百万而已。”

    “说的这么义正词严,你倒真会为霍家着想啊,还真当自己是霍家人了。但就算如此,你也知道这家店就是霍家的,你拿了霍家的宝贝来卖给霍家,这不是打霍家的脸吗?我们可不敢收,你要卖要当,另找别家去。”张经理不耐烦地朝霍植彰挥了挥手道。

    “张经理,帮帮忙吧,别的店更加不敢收啊。”霍植彰恳求道。

    “张经理,你是怎么回事啊,越来越不会做生意了,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到店里来啊。”张经理还没有回话,一道嚣张的声音从店外响了起来,随即两道人影渡进了珠宝店。

    说话的是一名年青男子,和霍植彰有几分相似,却比霍植彰小上几岁的青年。穿着却比霍植彰不知道高了几个档次。

    只是虽然全身名牌,穿着极为讲究,但是眼泡浓重,身体虚浮,举止轻佻。使得一身名牌在他身上,总给人一种沐猴而冠的感觉。

    与他同来的却是一名年青女子,一身紧身黑衣,外面套一身同样黑色的纱衣,将曼妙的身材衬托得极具朦胧美,最容易引人男人的原始**。

    “是,是,霍少爷教训得对。”张经理进到那年青男子进店,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全身一振,急匆匆地迎了上去。

    年轻男子却并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旁边的年青女子,谄媚地说道:“修蓝小姐,这家珠宝店都是我霍家的产业,你看上什么,尽管拿去。”

    “是吗?那我就先谢谢霍少爷了。”那年青女子说道。她的华夏语说得比较生硬,但语气却娇媚无比,别有一番风情。

    方天佑却在她身上感应到了一股阴煞气息,不由对她多打量了几眼,心中升起一股警惕。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是吧,你身边就有两个,你还盯着人家看。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陈雁冰见方天佑也偏头盯着那年青女子看,抬脚就要朝方天佑脚后跟蹬去。

    “怎么,梦寒都没有吃醋,你吃的哪门子醋啊。”方天佑抬脚闪开,嘴中又不留情地反驳道。他知道陈雁冰这是半真半假地调侃自己,可是方天佑终究也不好解释什么,便以这样插科打诨的话语应付了过去。

    “你……混蛋!”陈雁冰被他气得牙痒痒,却又不好发作。萧梦寒看两人打闹得搞笑,禁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这银铃般的笑声一出,顿时惹来了店中不少的目光。那与霍植彰有几分相似年青男子和那个叫修蓝的年青女子都是禁不住朝这边张望了过去。

    所有人都惊艳于萧梦寒的美艳,虽然不施粉黛,却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浓抹艳妆的明星们,更比她们多了一份清新脱俗。

    修蓝看见萧梦寒,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有一抹嫉妒,又有一丝歹毒,不过旋即就都散去,她也假装若无其事地开始查探起里面的珠宝来。

    那一身名牌的年青男子则是满眼的惊艳之色,眼角不由泛起一抹淫邪的笑意,修蓝从他身边走过,无意间挡了他的视线,他才连忙收慑心神,假装起正经来。

    萧梦寒没有想到自己的笑声会引来众人的注意,连忙扯过一本杂志,假装若无其事地观看起来,顺势将自己的脸给挡住。

    霍植彰见到年青男子进来,知道事情更加办不成了,只好将首饰盒盖起来,默默地朝外走去。

    那与他有几分相似的年青男子见状,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几步跨到他跟前,不怀好意地挖苦道:“哟,这不是我曾经的大哥,咱们霍氏集团曾经最年轻有为的少董吗?怎么,如今落到这步田地,要当卖东西啊?”

    他特意在说“曾经”两个字时,将声调提得特别高,说得特别重,很显然是意有所指。

    “植冲,你何必这样……”霍植彰有些无奈地看向眼前的年青男子。

    “闭嘴,植冲是你叫的吗?你现在已经被霍家赶出家门,别像以前一样,还想拿大哥的派头来教训我。”年青男子霍植冲却不等他把话说完,已经抢先指责了起来。

    “霍少爷,请你让一让。”霍植彰显然并不想和霍植冲多说什么,强忍着怒意说道。

    “怎么?急着走啊!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你真像你母亲一样,表面上清高正派,骨子里却是肮脏龌龊之极。”霍植冲讽刺道。

    “你胡说些什么!”霍植彰愤怒地吼道。

    “哟,你们母子做得出,难道还怕别人说嘛。你就是你母亲和外面男人生的野种,还想混进霍家来占我们霍家的家产!”霍植冲也是不依不饶地吼道。

    “你,混蛋!”霍植彰被霍植冲这样一说,终于忍不住,抬脚就朝霍植冲踢来。霍植冲吓了一跳连忙闪开。

    “你们都是吃干饭的,还不快将这个来店里捣乱的家伙给我抓起来。”霍植冲闪身避过后,连忙朝着店里的保安吼道。

    那店员和保安闻言,连忙冲了过来,将霍植彰给擒住。店里的客人一见,都吓了一跳,胆小的怕惹祸上身,早已经悄悄溜出了珠宝店。

    “脾气不小嘛,敢和我动手。我告诉你,我现在的一根头发都比你全部身家要精贵得多。爷爷其实早就想把你赶出霍家了,只不过那时候还以为可以借助你和李梦佳的婚事与李家联姻。可是现在李家也根本成不了气候,我霍家马上就要是港岛首富了,你连一丁点用处都没有了。谁还会让你呆在霍家,吃白饭啊!”霍植冲走到霍植彰面前,用手拍打着霍植彰的脸庞说道。

    “吃白饭的是你吧,我在霍家一直都是尽心尽力做事,我对霍家问心无愧!”霍植彰反驳道。

    “吃白饭,我是霍家少爷,吃霍家的用霍家的,怎么了?你不是夸下海口,你可以不靠霍家的吗?现在还不是混成这样。还有,你这只钻戒也是霍家的东西,你没有资格动用。我现在就代表霍家收回了。”霍植冲一把夺过了霍植彰手中的首饰盒。

    “你混蛋,那是我妈的陪嫁品,她现在出车祸了,正在住院,急着要手术费呢!”霍植彰极力地挣扎着,想要抢回盒子,但哪里能够动弹。

    “把他给我丢出去!如果再敢进来,你们就把他给我狠狠打一顿。”霍植冲朝架住了霍植彰的两个保安交待道。两保安应答一声,将霍植彰给架了出去。

    冷眼看着霍植彰被抬出去,霍植冲才将目光转回店内,修蓝根本没有注意这边的事情,已经跑到珠宝店另一边的柜台挑选珠宝去了,而萧梦寒却是柳眉微蹙。

    为了显示大方,摆显自己的地位,改善自己的形象,霍植冲轻咳一声,朗声说道:“各位,这是咱们霍家的家事,让大家见笑了。为了表达歉意,我决定今天所有在场的客人们,买任何珠宝物件一律按九折优惠。”

    店中的客人闻言,当然是皆大欢喜了,张雨碟几人正看上了几款珠宝,只是在价格上有所犹豫,现在听到打折,立马下定决心要买下来了。

    霍植冲说完,有意无意地朝着方天佑这边走了过去。陈雁冰脸上不由现出一抹嫌恶。萧梦寒自然也感应到了霍植冲的走近,不过有方天佑在旁边,她知道不需要她出面应付了。

    霍植冲走到了方天佑和萧梦寒这一桌,却是绕过了方天佑,很绅士地向萧梦寒递过来一张纯金名片:“这位美女,可有买到什么心仪的珠宝吗?如果没有,我可以为你介绍几款。我是这家珠宝店的少东家。”

    萧梦寒却仍然埋头在自己的杂志上,头都没有抬一下,霍植冲脸上不由现出一丝不忿,这可是纯金名片,光论金价就值好几万,更不用说上面可是打着霍家的名号。

    或许是这个女人根本没见过纯金名片吧,看看和她在一起的方天佑,一副普通人打扮,霍植冲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正要继续向萧梦寒继续解释这可是纯金名片。

    “放在桌案上吧,一会我们要是记得起的话,会拿走的。”方天佑淡然说道。霍植冲被方天佑这一说,脸上更加不忿。

    如果是萧梦寒这么说,他还只有忍了,可是从方天佑嘴中说出来,霍植冲可就有点接受不了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