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八章 灵魂双修(上)
    虽然萧梦寒修炼的时间不长,但修炼的常识知道的还不少,知道调息修炼时不宜被打扰。听了萧梦寒的话,陈雁冰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不过她也知道萧梦寒很少和人打交道,几乎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哪里会想到什么男女有别,会想到她在旁边其实也帮不上忙,而且不合适。

    可是陈雁冰也知道萧梦寒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可以说说话,交心的朋友,如果她再多阻拦几次的话,搞不好萧梦寒又要变回原来孤寂得有点自闭了。

    最主要的是,陈雁冰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大致了解了方天佑,知道他不是一个胡来的人,因此,陈雁冰没有劝走萧梦寒,只是支吾着对萧梦寒说道:“那个,我先去吃个饭,你先陪着吧。一会我守在门外,你守在里面,这样就是双重保险了。”

    “唔,那好吧,我不饿,你一个人去吃吧。”萧梦寒没有怀疑什么,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顺口答了一句。

    陈雁冰没有再多说什么,走出了房间,顺手把门给带了起来。

    方天佑却是被萧梦寒的一句“以防那些人跟踪而来”给惊到了。薛宝林在港岛的势力不小,谁也不敢担保这家伙是不是真的会找来。

    这样一想,方天佑哪里还顾得上听萧梦寒的安排,服下真元丸和养魂丹,就盘膝坐在床上开始调息恢复真元和神识。

    萧梦寒则是躺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着方天佑。在她的心中,方天佑是一个充满神秘的人,是一个值得自己信赖的人,又好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是他缓解了自己魂力上的缺陷,解除了自己的头疼病,也是他交给自己功法,调和了自己身上的阴寒。

    连萧梦寒自己都不清楚,不知道何时,她的心里渐渐对方天佑产生了一种依赖。她很享受和方天佑在一起的感觉。

    今天第一次见方天佑这么没精神的样子,萧梦寒莫名地感到一种心疼,所以根本忘记了什么男女之嫌,跑来为他护法。

    她恨不得让方天佑马上好起来,可是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默默地陪护着他,或许他万一叫疼的时候,她可以安慰安慰。

    除此之外,萧梦寒知道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可是她很想看透方天佑的心思,进入他的心底,看看他到底需要些什么,看看自己怎么样才能帮到他。

    萧梦寒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义无反顾地去为一个算来还是陌生人的男子着想,可是她又禁不住去为他担忧。

    或许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的孤寂,好不容易有人能够闯进自己的心扉,又或许是出于人的本能,每个人都有一颗希望被理解,被包容的心。

    正当萧梦寒专注地看向方天佑,希望能够读懂方天佑的时候,突然她的灵魂一阵悸动,随即她发现自己猛然处身于一个四周漆黑一片的环境之中,没有光线,空无一物,只有黑暗和寂静。

    不仅如此,她还感觉到四周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要将自己的身体撕扯分裂,让她感觉到自己仿佛要被什么东西吞噬掉一样。

    “方天佑,救我!” 她想大声呼喊,可是却喊不出口,只能在心底猛然升起这样一个求救的念头。

    她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在这危难的时刻,她心底默念的,只有方天佑;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方天佑!

    方天佑在吞下了真元丸和养魂丹后,就全力以赴地运转着“鸿蒙仙经”,希望尽快催发真元丸和养魂丹的药力,恢复自己的真元和神识。

    虽然现阶段来说,以真元丸和养魂丹恢复真元和神识,对于方天佑来说,还是奢侈的事情,因为炼丹的药材太过紧缺,真元丸与养魂丹也是吃一颗少一颗。

    可是面对现在紧急的情况,为了防患于未然,方天佑不得不使用真元丸和养魂丹,而且是越快恢复自己的战力越好。

    真元丸和养魂丹下肚,药性随即发挥,澎湃的真元和魂力随着药性的扩散舒张至四肢百骸,又经由经脉,或归于气海,或归于魂海。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沿着方天佑设想的路线进行着,方天佑也渐渐进入了佳境。可是猛然间,他突然感到一股外来的魂力,被自己吸扯而来。

    “鸿蒙仙经”本就擅长于吞噬吸收各种天地能量,方天佑领悟了“噬神术”和“吸星秘法”后,对于能量的吸收和运用又更上了一层楼。

    本来吸扯吞噬到如此强大的、意外的魂力,方天佑应该感到高兴的,可是随即他又感觉到了不对,因为在那股魂力之中,他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他连忙停下魂力的吞噬,以神识感应着这一股外来的魂力,却发现这股外来魂力竟然是萧梦寒的!

    魂力一接触,两人瞬间就懵了,都同时像触电一般朝后缩了缩。要知道,这种魂力的接触比肉身接触更加敏感,两人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彼此不着丝缕,坦诚相见一般。

    萧梦寒正惊惶失措时,猛然看到了方天佑就在前方,立马迎了上去,可是刚要靠近,却发现方天佑竟然是一丝不挂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萧梦寒虽然还没有经过人事,可是男女之别她还是知道的,当即羞红了脸,可是更让她羞臊的是,她居然发现自己也几乎是赤而裸着身体的,羞得她连忙闪身回避,四处找寻着自己的衣服遮挡,同时她发现一切似乎都是徒劳的,四周不但没有衣物,连遮挡的东西都没有。

    不但如此,在她惊惧、羞涩间,她发现方天佑又突然间消失了。四周空旷、漆黑的环境中,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而她身上衣物分明就是完好的!

    “方天佑,你在哪里啊,你快出来啊!”萧梦寒禁不住在空旷、漆黑的环境中呼喊,可是四周没有回应。

    她渐渐有些后悔,方天佑可是已经受伤的人,刚才见到他,为什么自己不好好抚慰他,还要因为世俗间的男女之限而想到躲开他呢。

    方天佑在接触到萧梦寒的魂力后,也是立马感应到萧梦寒是**在自己面前,连忙下意识地后退回避。

    可是随即他又意识到了不对。这里是自己的魂海,刚才赤着裸相对的错觉应该是来自于灵魂的接触,问题是萧梦寒的魂力意识怎么跑到自己的魂海来了。

    自己现在的魂力极为强盛,已经凝炼成了神识,如果要吞噬萧梦寒侵入自己魂海的这一股魂力,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这样一来,萧梦寒就算不马上魂飞魄散,也会落得个意识消散的白痴境地。想到这里方天佑禁不住一阵心惊,幸好自己发现的早,如果发现得迟,自己很可能真的以“鸿蒙真经”将萧梦寒的意识抹除,将她的魂力给吞噬了。

    对于萧梦寒的魂力为什么会进入自己的魂海,方天佑开始也是不明就里。思索了一阵后,他才渐渐明白其中的玄奥——这其实是两个人相互作用的结果。

    之所以发生这样怪异的现象,一个方面是因为方天佑的“鸿蒙真经”,可以吸扯吞噬所有的天地能量,包括天地灵气、阴煞之气和魂力精神力。

    另一方面是因为萧梦寒会读心术,而读心术的运用本就是要以自己一部分魂力侵入对方的意识。

    刚才萧梦寒一门心思专注于方天佑的身体状态,希望能够了解他的状态,帮他尽快恢复,无形之中调动了自己的魂力探测方天佑。

    而方天佑正抓紧修复真元和魂力,服下丹药后就全力运转“鸿蒙真经”,催发药性,却不知道“鸿蒙真经”同样吸收着外部的天地灵气和魂力。

    就这样,萧梦寒无意间将魂力探入方天佑魂海,而方天佑又无意间施展了“鸿蒙真经”,这一送一扯之间,顿时将萧梦寒的魂力给扯进了方天佑的魂海。

    这就好比当初在港岛机场,于冀龙以内力震向方天佑,方天佑却刚好施展“吸星秘法”吞噬于冀龙的内力是一个道理,一吐一吸之间,恰好将于冀龙的内力吸扯吞噬。

    然而现在的情况与当时在机杨时吞噬于冀龙的内力完全是两种情况了。于冀龙那是自己找虐,方天佑吸干他的内力都不会感到愧疚。

    可是现在面对的是萧梦寒,而且吞噬的还不是她的内力,而是魂力!如果就这样吞噬了,不还给她,那萧梦寒很可能就变成了痴呆,甚至马上死去了。

    方天佑显然是不可能这样把萧梦寒的魂力吞噬的。可是萧梦寒的魂力是自己跑进方天佑的魂海来的,除了萧梦寒自己将魂力撤回去之外,方天佑也是无法指挥她的魂力的。

    要想调动这股外来魂力,方天佑只有两个处理方法,要么就是将它吞噬炼化,变成自己的魂力、神识,要么就是用神识攻击,将它击散,然后赶除出自己的魂海。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