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七章 召傀术
    据说港岛术法两派在陈居斋死后,就渐渐开始拉帮结派,笼络修炼者加入自己的团体,直到后来愈演愈烈。港府为了怕出意外,只好从中调和,提倡由术法界召开术法交流会,在会上讨论决定术法界的矛盾。

    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两派明争暗斗得很激烈,只怕不用等到术法交流会召开,术法界就要开启激烈的内斗了。

    “龙盾”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安岩曾经试图主动找上梁平安和薛宝林,与他们当面商谈。可是这两人都对‘龙盾’抱有极大的警惕,不愿意坦诚和“龙盾”交心合作。

    梁平安倒也还客气,让人传话可以保证在术法交流会召开前尽量配合“龙盾”维护港岛术法界的稳定。

    那个薛宝林就十分霸道了,根本不理会“龙盾”。“龙盾”只好通过各位渠道主动找他,希望能够面见他本人。可是随着调查的深入,“龙盾”又发现这个薛宝林似乎有问题。

    他似乎在修炼邪功,已经因此而害了不少人的性命。有鉴于此,安岩更迫切地想见一见薛宝林,劝导一下他。

    “两天前,我们调查到了薛宝林在这里的一处巢穴,于是召集了‘龙盾’成员来到这里。由杜鹏、龚禧等人分别骚扰那所小院,以调虎离山之计,引走小院中的守位,而安队长则和龙六一起,深入小洋房中调查,没有想到……”说到这里,丁湘语气变得悲凉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说,方天佑也已经猜到了,安岩和那个叫龙六的“龙盾”成员一起进入地宫,结果龙六战死,安岩被打成重伤,差点死去,幸好被方天佑所救。

    “薛宝林已经达到真正的天师境界,修为太可怕了。我们一起进去地宫的龙六,使出了师门秘法,却只是托住了薛宝林数个回合。

    如果不是薛宝林轻敌,一方面想要试验他的召傀术,另一方面想要活捉我,只怕我撑不到你来救,就被他给杀了。”安岩接口说道。他此时已经稳住了自己的伤势,只等找个安静的地方再慢慢调理。

    “天师境界,召傀术!”方天佑也是眉头一皱。薛宝林的可怕,方天佑其实在地宫也是见识过了的。

    在自知隐身符失败后,方天佑当时索性展开了神识。神识探测下,方天佑惊讶地发现,那个畸形胖子根本就不是真实的人体,而是一具由浓郁的阴煞之气经秘法凝聚的假身体,是由薛宝林以召傀术招唤出来的一只傀奴。

    这种傀奴,由主人体内的阴煞之气凝聚,平时化为阴煞之气养在主人体内,战时可以立即召唤。傀奴虽然没有实体却能以阴煞之气进行有如实体的攻击,被他击中一拳便如被实体真人击中一拳一般。

    而且因为他是阴煞之体,攻击中还带着寒气封体、煞气蚀体等附加属性,血肉之躯和它对战起来,十分吃力。

    一只傀奴已经如此可怕了,而薛宝林本人更是随便挥手就能打出让方天佑心惊的巨掌来,其战力之强,可见一斑。

    虽然自始自终,薛宝林都没有全力出手,但已经让方天佑疲于应付了。方天佑现在的最强的战力,一个是神识刀芒,另一个就是神识与真元相融合,再经由“擒龙手”发出来的自创拳印。

    可是在地宫中方天佑是两样都施展了出来,结果却被薛宝林轻易地化解了。斩向傀奴的拳印虽然伤到了傀奴,可是傀奴却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被打飞后不久,就又腾身而起,要加入战团。

    斩向薛宝林的两记神识刀芒,第一记刀芒虽然击退了薛宝林的巨掌,可是薛宝林显然没有尽全力,而方天佑自己却耗费了近两层的神识。

    最后薛宝林要扑来时,方天佑更是耗用了三层神识发出一记神识刀芒,却仅仅是将薛宝林打得身形一滞。如果不是接下来的数十团火球,估计根本拦不下薛宝林。

    而火球之所以能够拦下薛宝林,则是因为火球属阳,正好克制了薛宝林的阴煞之气,为了扑灭火球,收回他的傀奴,避免地宫中的阴煞之气受到破坏,因此薛宝林才放弃了对方天佑和安岩的追杀。

    当然,方天佑知道薛宝林不追来,应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不知道方天佑的深浅,不知道当时的方天佑其实已经差不多是强弩之末了。

    这倒也不完全怪薛宝林不会把握时机,主要是方天佑的手段太过于匪夷所思了。要知道方天佑在地宫中展现的手段,无论是神识与真元融合击出的拳印,还是神识刀芒,又或是最后的火球,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绝技。

    但这三种手段却都由方天佑一人使了出来,这就不得不让薛宝林有所忌惮了。

    “我们能不能以薛宝林修炼邪门功法为由,派军队来围剿这里呢?”正开着车的李钢,突然插话说道。他是从军区选调进的“龙盾”,思维方式很多时候还是以军人的角色,而不是以修炼者的角色。

    “军队或是国家不能过分干扰修炼者的事情。而且这里是港岛调集军队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一个不好,还会落人口实,说我们干扰市民生活。”丁湘摇了摇头道。

    “更主要的是,功法的正邪根本不是我们说了算,得等港岛术法交流会上来评定,而且我们手头并没有他修炼邪门功法的证据。总不能就凭这一处地宫就说人家修炼邪法吧。”安岩叹息着道。

    “那怎么办,这一次打草惊蛇后,下一次更加难抓到他的把柄了。难道龙六的仇咱们就不报了。”李钢气恼地道。

    “我们是‘龙盾’成员,一言一行都代表的是国家形象,你可不要不顾后果,只图快意复仇啊,这事,我们得从长计议了。”丁湘劝导道。

    “既然已经和薛宝林撕破了脸了,大家接下来的行动要更加小心。先继续暗中打探情况,等我伤势好了再研究下一步行动。”安岩说道。

    “我这段时间在港岛也认识了几位本地术师,等我身体恢复了,可以去找他们探探情况,到时再和你们联系。”方天佑说道。

    “你的意思,你不和我们一起吗?”安岩看了看方天佑道。

    “我不是说过了,我是来度假的吗?我得和我朋友们一起啊,刚才陈将军只是让我参与你们的行动,可没说要我和你们一直呆在一起吧。”方天佑笑道。

    “这,好吧,那随时保持联系啊。”安岩无奈地道。

    车子开进了闹市区,方天佑见没有人追踪追杀,安岩等人应该也安全了,于是下了车,自己叫了辆的士,直接赶回了曼斯特酒店。

    还在路上方天佑就电话联系了杨智全,知道大家都安全到了酒店,方天佑也就放心了下来。回到曼斯特酒店,来到自己的房间楼层,正要拿房卡开门进去时,隔壁的房门“咯吱”一声打了开来,萧梦寒走了出来。

    看到方天佑因为真元和神识过度消耗而有些疲惫的脸庞,萧梦寒脸上露出担忧神色,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受伤了?”

    “没事,就是消耗有点大,调息一会就没事了。”方天佑装作轻松地道。

    “你是没事了,梦寒一直担心你呢。”隔壁房内,陈雁冰一边埋怨着,一边走了出来,看到方天佑的样子,又惊讶地道,“能让你搞成这样子,看样子对手很强啊。”

    “快进去休息吧。”萧梦寒说着,拿过方天佑手中的房卡,帮方天佑开了房门,伸手来扶方天佑进房。

    那情态倒有点像贴心的小媳妇正在搀扶着醉酒的丈夫回家。陈雁冰本想提醒萧梦寒注意自己的身份,话到嘴边,又怕打击到萧梦寒,最后还是随她了,她能够开心就好了。

    方天佑本想拒绝萧梦寒,又觉得这样拒绝的话是不是会失礼,毕竟人家女孩子都不怕人说闲话,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这样想着,方天佑就任由她挽起了自己的手臂朝房间内走去。

    “杨智全说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他们不但被你救了出来,还被盛情款待了,你在路上碰到个熟人要去打招呼,怎么却搞成这样了呢?”萧梦寒不解地道。

    “熟人有点麻烦,我便和他的仇家过了几招,谁知道对方竟然是一个天师境界的高手。”方天佑苦笑道。他这倒并没有说谎,薛宝林确实是天师境界高手。只不过,其中的过程不像他说的这么轻描淡写,只是过了几招而已,那是生死搏斗。

    “天师境界?那你有没有受内伤啊,你是怎么逃脱的。”萧梦寒关切地道,她显然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师境界,不看好方天佑能够对抗天师高手,所以只想到他怎么逃出来的。

    “没事,我已经吃了疗伤药,打坐修炼一会就好了。”方天佑答道。

    “那你快调息吧,我们为你护法,以防那些人跟踪而来。”萧梦寒连忙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