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二章 震慑全场
    邱道人发动的是他的成名绝技——冰寒咒。冰寒咒刚起,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有如踏进寒冷的冬季,身上仅穿着单薄的衣衫,被冻得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一团寒气凝结的冰雾,在空中一个盘旋,呼啸着朝陈凡冲去。这冷雾,并非普通的雾气,而是由邱道人多年修炼的冰寒之气凝练而成,威力极大。

    生物一旦被这冰寒之气沾染到,顿时就会如霜打的茄子,被打破体内的生机平衡,如同掉入冰窟窿一般。

    “任你是道法天才,终归是年少无知,没有对敌经验,竟然没有先下手为强,还给了我施展术法的时间。”冰雾冲出,邱道人也是得意一笑,在他心中已经判定了方天佑的死刑。

    然而,眼看冰雾就要击中方天佑,方天佑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似乎对冷雾的偷袭早有预见,猛然转过身来。

    更让邱道人和众人感觉到诧异的是,方天佑竟然张开嘴巴,呼呼吸气,如同长鲸吸水般将邱道人发出的冰雾团,尽数吞入口中。

    “怎么可能?”邱道人双眼都快瞪了出来。他这团冰雾,便是港岛第一术师陈居斋也有所忌惮,绝不敢这样凭空吞食,眼前的年青人不知道用了什么道法,竟然如此强大。

    “逃,立刻逃。”面对如此怪物般的青年,邱道人再升不起一丝战意,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从新鲨帮这处总坛的后门离开这里。

    能够口吞他的冰雾,这年青人的修为是何等可怕。他区区大师中期的修为,在这样的存在面前出手,根本是自寻死路。想到这,邱道人就身形猛的暴退,可是他还没有走出几步,身形猛然一滞,随即双眼抖然无神,眼珠开始泛白。

    “我说过,再动手的人,只有死!”方天佑语气冰冷地说道,却又仿佛要和邱道人亲切交谈一般,将双手一左一右搭在了他的双肩上。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新鲨帮众人反应过来时,两个黑衣大汉已经倒在血泊之中,邱道长的道法失败,明显做出要逃跑的样子,却被方天佑给按住了。

    惊悚!在场的新鲨帮众无不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寒意!他们当中不少人也是经历过生死拼杀的,但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诧异的场面,第一次面对这样如恶魔一般的对手:手法比枪还快,能一口吞下别人的道法攻击!

    就连他们的帮主还有吴大师都是吓得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两人都是修炼者,比这些普通帮众自然看得更加真切。1

    他们俩已经知道邱道长不是被方天佑暂时制住,而是已经双目无神,死了!两人面面相觑地互看了一眼,都是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动手,否则的话,只怕现在已经和邱道长一样,是个死人了。

    静,全场死一般的沉寂!直到十数息后,方天佑“嗒”的一声,将邱道长像摔死狗一样丢到了那两个黑衣汉子身边。

    “还有没有谁想动手试一试的!”方天佑背负着双手,傲视着在场的人道。

    “不,不敢。宗师在上,我新鲨帮愿意听从宗师差遣,之前的失礼之处,任由宗师处置。”崔帮主恭敬地对着方天佑低头行礼道。

    “我等都愿意听从天师差遣!”吴庸也低头说道。崔帮主是先天武者,见识过方天佑的手段后,认为他应该是宗师。而吴庸是大师级术师,见方天佑手段鬼神莫测,推断他是天师境界的道修,因此两人的称呼各异,只是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去纠正对方。

    “我们都听您的,听您的!”其他在场新鲨帮众,早被方天佑的神威吓破了胆,此时见自己帮主还有吴大师都俯首,哪里还敢有异议。

    “你们俩个跟我上楼,其他的人该干嘛干嘛去。”方天佑指了指崔帮主和吴庸道。

    “是,是,你们还不都散了,将现场处理一下。”崔帮主指了指狼藉的大厅和地上的三具尸体道。

    方天佑见崔帮主识相,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当先上了楼,吴庸和崔帮主连忙跟上。有了刚才的雷霆手段,方天佑相信新鲨帮没人再敢轻举妄动。

    他其实并不想这样多动杀戮,毕竟这里是港岛,万一被通辑就会有点麻烦了。不过他想到新鲨帮应该会处理好。而且这事不但涉及黑帮,还涉及到修炼者,港府要掺和进来的话,也会有所顾忌,应该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更主要的是,方天佑现在的真元只剩下不到两层,不以雷霆手段震摄住众人,万一新鲨帮众做困兽犹斗,殊死一搏,就会给方天佑带来不小的麻烦。

    若是只有方天佑一个人,他当然无所畏惧,应付不过来大不了逃跑就是,可是现在方天佑是来救人,自己可以跑,那剩下杨智全这么大一群人,怎么办?

    因此,在来这里的路上,方天佑就决定了要快刀斩乱麻,擒贼先擒王,来个智取。在见到新鲨帮内,竟然有崔帮主这位先天高手,还有吴庸、邱道长两位大师级修道者后,方天佑更打定了必须以雷霆一击震撼全场的主意。

    一进大厅方天佑就开启了神识,两个黑衣大汉手中有枪,方天佑早就探测到了。在他们俩掏枪出来时,方天佑已经有了防备。

    以他的身手,有了准备后,抢在对方开枪之前的空档擒住对方的手,调换枪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了。

    至于一口吞下邱道长的冰雾,这只不过是方天佑故弄玄虚,制造震撼场面罢了。其实他是占着自己先天道基初成,身体强大异常,才不怕口舌被冰坏。

    况且他也并非真的吞下冰雾,而是暗中运转“鸿蒙真经”在冰雾入口之时就一点点将它给炼化了。

    “鸿蒙真经”可以吞噬炼化各种能量,天地灵气、阴煞之气、魂力、甚至魔气,无所不吞,炼化这点冰寒之气当然也不在话下了。

    至于邱道人之死,则完全是方天佑利用弯月挂坠发动了神识刀芒,一举破入邱道人的魂海,击散了他的魂力意识的结果。

    方天佑不想浪费邱道人的法力,自己也急需要补充真元,因此趁着邱道人意识渐散,法力无人控制即将消散的空档,搭上了他的肩膀,实则施展吸星秘法,不着痕迹地吸取了邱道长的法力。

    不过,饶是如此,那点冰寒之气加上邱道人迅速涣散的法力,也只让方天佑恢复了不到一层的真元。

    只不过,新鲨帮内三大高手,已经除去其一,而方天佑真元又涨了一层,因为方天佑对于营救杨智全等人更有了把握。

    “启禀宗师,我们虽然该死,将您的朋友给关了起来。可是我敢担保,咱们新鲨帮绝对没有亏待他们,都好吃好喝地供着呢。”二楼的走廊上,崔帮主讨好着解释道。他不知道方天佑为什么会清楚自己将他的朋友关在了二楼。

    可是不管是不是自己新鲨帮中出了内奸,既然方天佑已经知道,而且他也见识过了方天佑的手段,所以他只有乖乖地在前面带路了。

    “我的朋友最好没事。不然的话,我不介意灭了你们新鲨帮!”方天佑冷声说道。他其实早已经通过神识探测到了杨智全等人的情况,只不过是被关在楼上一间包房内,不得自由而已,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否则的话,方天佑就算现在真元没有恢复,只怕也真的要大开杀戒了。

    “是,是,我们该死,该死。”崔帮主连声告罪道。同时也暗自庆幸,幸好自己留了一手。原来他毕竟是老江湖,听吴庸说对方可以攻击人的灵魂后,崔帮主嘴上说得轻松,内心却是有些担忧起来。

    他担忧对方是一个强大高手,自己帮吴庸出气本是想讨好吴庸,可并不想因为吴庸而得罪一个强大的对手。因此,崔帮主给自己留了条后路,只将杨智全等人关了起来,暂时没有伤害他们,准备等试探好了方天佑等人的虚实再说。

    二楼房间内,杨智全六人,面对着一桌子好饭好菜,却愁眉苦脸的,没有动筷。不是他们不饿,而是他们不敢吃。

    “这,这些都是些什么人啊,不都说港岛现在是法治社会了吗,怎么还这么乱啊。”邓孝新似乎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劲来,声音颤抖着道。

    “应该是港岛黑帮人物吧。以前只在电影里看过港岛的古惑仔们,没有想到,这次给咱们遇上了。”杨智全苦笑道。

    “他们拿走了我们所有的手机。还逼问我们同来的伙伴,应该是想引方天佑他们来,或是向方天佑他们三人要赎金吧。”刘子明思索着道。

    “会不会是他们三个招惹了这些黑帮,所以他们将帐算到了咱们头上啊。”徐冬蕾埋怨地道。

    “你还说,要不是你非要来这一带见识见识香港正宗大排档,我们也不至于遇上这些黑帮了。”田富元见徐冬蕾迁怒方天佑,也没有好气地回击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