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零章 欲擒故纵
    李家聚灵阵的阵眼,在周畅带着查探阵法时,方天佑就已经记熟了,因此现在行动起来倒也快捷。不出一个小时就把聚灵阵改良,又把迷幻阵给启动了。

    出乎方天佑意外的是,那多出来的八个阵眼当中,有三块是难得的阵法材料,戌土石。方天佑毫不客气地将之收入了储物戒指。

    李家主宅进门的大堂内,七道人影或坐或站,正在翘首等待着什么,这七人当然就是李仕成、李英豪、李英宇及李梦佳四个李家人,再加上周畅、曹二拳和已经恢复行动能力的曾劲松。

    为了不惊扰更多的人,为了尽量少暴露自己与李家的关系,以便于暗中行事,方天佑特意交待李仕成不要让过多的人知道今天的事情,因此李仕成支开了其他人,只留下已经知道事情缘由的几个人。

    “方先生怎么还没有回来啊,难道是遇到了什么难题,总可以回来和我们商量商量办法啊。”李英宇焦急地道。

    “和你商量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李仕成笑骂着道,“我看方先生既然答应了,一定有把握才是,我们耐心地等待吧,记得让下人将饭菜热着,保证方先生一来就有热饭菜吃。”

    “饭菜早就安排好了,这个不用您交待,我这点礼节还是懂的。”李英宇连忙赔笑道。

    “太老爷说得没错,我感应到主宅之中的阴煞之气已经渐渐散去,相信方先生应该已经成功了。”周畅接话说道。

    “真是白活了这么大半辈子,你看看人家方先生,年纪轻轻的,道武双修,哪一样都在我等之上,他将来的成就只怕还要在陈天师之上……”曾劲松话说到这里,才想起旁边站着的周畅,脸上不由有些尴尬,无论如何在人家徒弟面前贬低师父,总是不礼貌的。

    “你说的也是实情,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连我都感应到他现在的实力高深莫测,似乎已经不在我师父之下。”周畅知道曾劲松的尴尬,这一次却并没有责怪他。

    “咱们李家要是能够攀上方先生,那以后港岛还有谁敢打咱们主意!梦佳啊,你可能加把劲啊!”李英寰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李梦佳道。

    “大伯父!”李梦佳脸上便是浮现一丝不悦。

    李英寰一见李梦佳那不乐意的表情,脸色便也是一沉:“怎么着,你还不愿意啊,人家可是堂堂一代宗师,投怀送抱的女人多了去了。你能做她的女人是你的荣幸……对了,你该不会还想着那个姓霍的吗?那就是一个私生子而已,你可是堂堂李家小姐,他配得上你吗?”

    “行了,行了,英寰,你也少说两句吧。从方先生入秘室挑选物品来看,我觉得他心性极为沉稳,很少有能够打动他的东西。而且他看向李梦佳的目光并没有一般男子的那种惊艳,甚至根本看不出什么波动,或许他根本就是一心修炼,不想关注男女之事,又或许是他早有心仪之人。

    总之,经过刚才的思考分析,我觉得让梦佳接近,拉好与他的关系是可以,至于更深一步的事情,还是随缘吧。如果太过于明显,反而可能会引起方先生的反感。”李仕成说道。

    李英寰、李梦佳两人这才都缓和了神色,没有再争辩什么。曹二拳为了缓解气氛,便又故意扯了一句闲话转移话题。

    天色完全黑下来时,方天佑才出现在了大堂里,告诉大家一切都很顺利。聚煞阵被破了,聚灵阵重新修复了,而且还另外加了一道迷幻阵。

    众人闻听,极为高兴。方天佑本想告辞离开,李仕成等人非得拉着方天佑留下来吃饭。方天佑见盛情难却,又想到自己现在真元还没有恢复,留在李家正好连夜修炼,也就答应了下来。

    港岛首富家的晚宴自然多的是山珍海味,美酒佳肴。李仕成等人也都频频劝酒劝菜,可是方天佑却仅仅吃了点素菜和水果,又喝了点清水。

    自从踏入筑基期,先天道基初成后,方天佑虽然还做不到不吃不喝,但也已经很少沾油腥了。众人开始还不解,后来见他不像做假,也就没有再劝了,任由方天佑随意用餐。

    当晚,方天佑还是被安顿在了三楼李梦佳对面的那一间卧室当中。方天佑也没有刻意拒绝,反正他只想尽快找个地方修炼而已,就算住在李梦佳对面也不会去打扰到她。

    上了三楼后,方天佑就直接进了卧室关上了房门开始修炼。今天和曾劲松一战,为了达到震撼效果,方天佑第一次在实战中运用真元和神识融合进攻,虽然达到了不错的效果,但真元和神识都消耗不少。

    再加上后来破聚煞阵,祭炼“飞仙葫”,练习使用“飞仙葫”飞行,又消耗了少量神识和大量真元,方天佑现在其实是极为虚弱的了,因此他要抓紧时间修炼。

    神识消耗的不是特别多,再加上吞食了两只阴魂又补充了一些,所以只要一粒养魂丹就差不多要以补足了。

    真元则消耗严重,除运转“鸿蒙仙经”消化之前服下的那颗真元丹外,方天佑还打算吸收李家别墅聚积的天地灵气,如果不行,就又再次服下一颗真元丹。

    修炼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时,方天佑突然有所感应般地睁开了双眼,推开窗户纵身跃出,几个纵跃便来到了李家别墅外围一片小树林里。

    此时正有两道人影鬼鬼祟祟地在这片小树林里茫无目的地走动着。凌晨两三点正是人最困的时候,这两人此时摸来这里肯定是不安好心了,更何况这里还是李家阵法的一个阵眼所在地。

    “奇了怪了,我们怎么走来走去,好像都在原地打转啊,怎么老祖说的方法这一次不灵了呢?”其中一道身影疑惑地说道。

    “是啊,真是邪了门了,照这样下去,天都快要亮了,咱们别说找阵眼了,只怕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另一道身影惊慌地道。

    “我看,咱们肯定是遇到高人了,这下麻烦大了。你想,老祖布置的阵法,人家都能够破去,对方的道行之高,可想而知了。”先前说话的身影又道。

    “这,我想老祖肯定也想到了这一层,我们已经跟她汇报了聚煞阵被破,她却还要我们来李家探查,试探对方的虚实的,这不是摆明要咱们哥俩来当炮灰吗!”另一道身影越发惊慌地道。

    他们当然不知道自己迟迟按照以前的办法找不到出路,那是因为方天佑在聚灵阵外另加了一道迷幻阵法的缘故。

    方天佑躲在暗处,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有心将两人拿下,交给李家盘问处置。转念一想,却又临时改变了主意。而且他还暂停了迷幻阵法。

    迷幻阵法一停,那两人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出路,此时天色将亮,两人只道是有了光亮的缘故,但也吓得再不敢逗留,匆匆离开跃上一辆轿车,扬尘而去。

    方天佑也没有立即去追踪他们,只是在其中一人身上留下了一道神识印记。现在真元还没有恢复,方天佑不想节外生枝。

    有了神识印记,只要这人还在港岛,方天佑就有信心将他找出来,等真元恢复了再顺势找出他们幕后的那位被他们称呼为“老祖”的人!

    两人走后,方天佑又重新返回卧室继续修炼,到了早上六七点钟的时候,方天佑又吞下了一颗真元丹。这次一直修炼到接近中午时分,真元总算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方天佑正准备出去向李家人打招呼,顺便询问一下有没有什么拍卖会,或是商场卖修道者用具,手机却响了起来。

    明明显示的是杨智全的手机号码,但接通后,说话的人却不是杨智全。

    “喂,你朋友现在在我们手上,限你两小时之内赶到尖砂嘴的旧庙街。否则,就等着给你朋友收尸吧!”对方问明了方天佑是杨智全的朋友后,甩下这段话,就将手机关机了。

    方天佑又拨打了刘子明和田富元的电话,发现他们的电话也关机了,知道杨智全几人只怕真的出事了。

    尖砂嘴、旧庙街,可是方天佑并不熟悉香港的地形,也不知道两小时之内能不能赶到那里。

    “真是,我不清楚,李家的人一定清楚啊。找他们问问不就行了。”方天佑知道自己这是关心则乱,便推门走了出去。

    李梦佳和白天一样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桌几上还摆着丰盛的早点,这时已经冷了。

    “方先生!您修炼结束了?这是给您准备的早……”李梦佳指了指桌几上已经冷了的早点,突然又觉得不妥,连忙改口道,“呃,其实中餐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不知道方天佑想吃……”

    方天佑打断了她的话,急切地问道:“不用了,我不饿,你告诉我尖砂嘴的旧庙街离这里有多远?”

    “尖砂嘴?方先生问那里做什么,那里相当于港岛的贫民区,离这里可有五六个小时车程呢?”李梦佳诧异地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