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八章 破聚煞阵
    方天佑不用想也知道,在李家外围布下聚煞阵的应该是那个阿那隆。她先是在李仕成的青铜八卦上下了巫术烙印,又破坏了李家的聚灵阵,都是为了方便自己施展降头术。

    她的聚煞阵,在方天佑眼中,同样像是儿戏一般。要知道方天佑身为修仙者,又是曾经的符皇对于阵法之道极为熟悉,自然一眼就看穿了李家聚灵阵和后来加上来的聚煞阵之间的联系。看透了阵法,再去修复和破坏就容易多了。

    方天佑先来到了李家北面的高地上。此时日已经偏西,高地上不见阳光,反而有一丝阴冷的薄雾弥漫。

    一脚踏入薄雾之中,里面的景物更加模糊,四面都是一模一样的树木,一般人落入其中只怕根本找不到出路。

    方天佑早已经看透了这聚煞阵法,当然不至于被迷住,展开神识,一边探测着一边大踏步朝正前走出。

    走出没见步,眼前突然出现几道鬼影,凶神恶煞地朝着方天佑扑来。方天佑根本没有闪避后退,只是以手轻轻一拂,那些鬼影就消散而去。

    因为这些鬼影只不过是一些薄雾聚拢而成的幻相,根本不具备攻击力,吓唬普通人还差不多,方天佑又怎么会看不透鬼影的实质呢。

    在薄雾中穿行了近百米后,来到一片空地上。这里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自斜插着几个焦黑的木桩,木桩尾端被削成尖状,直接向李家的方向。

    方天佑只是在木桩上扫了一眼,就将目光凝视在了空地的正中央,那里有一只颜色同样焦黑的比成人巴掌大一点的葫芦。

    除了颜色怪异,方天佑还感应到葫芦周身有着阴煞之气漫延,细一感应又发现,小葫芦正是这里的阴冷之气的来源。

    “那四根带着阴煞之气的尖木桩应该是棺材板削成的,而且是挖人坟墓后,掏出来的棺材残木。这么邪乎又违背常伦的事情,只有邪派巫师才会做。倒正符乎了那个阿那隆降头师邪恶的身份。

    至于空地正中的那只黑葫芦,倒是有些古怪,应该就是这座聚煞阵的主阵眼了!只要将它拿下,整个聚煞阵也就不攻自破了!”方天佑思索着,一脚踏入空地之中。

    “呜……”方天佑刚刚踏入空地,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传出,一股阴风扑面而来,风中有一张面目狰狞,不断变幻的鬼脸,张口朝着方天佑咬来。

    “哼,雕虫小计!”方天佑早已经通过神识探测到,这一次不是幻相,是真的有两只阴魂从同一个方向,争先恐后地朝自己扑来。因为方向一样,两只阴魂时而你在前,时而他在前,才看起来像是同一张不断变幻的脸,其实根本就是两张鬼脸!

    如果换在之前的方天佑或许会有些紧张,只能打出火球符击退或是杀死这两只阴魂,但是现在的方天佑,要对付起这两只阴魂来,却是简单的多了。

    方天佑没有后退,反而是迎上了两只阴魂,待两只阴魂来到面前不过数寸之时,方天佑的神识喷薄而出,化为一张窗户大小的嘴,一口将两只阴魂给吞了下去。

    随即巨嘴消失,两只阴魂也消失不见,整个空地的气温都仿佛上升了好几度。方天佑知道刚才的阴魂是守护那只葫芦的,也是阴煞之气所化,现在阴魂被吞,阴煞之气转淡,气温当然就有所回升了。

    到于那两只阴魂,方天佑运转神识将它们吞噬后,马上运转“噬神术”,将它们转化成了自己的魂力神识。

    守护的阴魂被除后,方天佑走到了那只葫芦前,伸手将它捡了起来。就在他手刚接触到葫芦之时,突然一道黑气从葫芦中升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要冲向方天佑的魂海。

    方天佑暗吃一惊,却并不慌乱,心意一动,神识就将这一团黑气包裹了起来。细一查探时,却发现神识包裹的这一团黑气竟然是极为浓郁的阴煞之气。

    不同的是,这团阴煞之气并不像之前的阴煞之气那么散漫,而是有了固定的形状,宛如一只血虱,待血而食!

    “这是‘诅咒’吗?”方天佑若有所思。诅咒,是使用黑暗或邪恶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愿望的一种方法或手段。

    这种东西,无论中外都有很多传说。种类多样,施咒方式各异。西方有巫师的咒语,东方有扎小人、巫蛊等巫术传说,北美有着名的诅咒法师,最广为流传让人惊悚的,还是埃及法老的诅咒传闻。

    “这种‘诅咒’直扑脑海,难道是要根植于人的精神灵魂?一旦在魂海落地生根,将会如血虱吸血一般,不断吞食破坏人的灵魂意识,当真邪恶之极,歹毒之极。”方天佑想到这种诅咒的可怕,不由暗自气恼。

    心念一动间,神识刀芒悄然斩出,将那只阴煞之气化成的血虱绞碎,重新化为无形的阴煞之气,紧接着方天佑极力运转“吸星秘法”,一举将阴煞之气吞噬炼化。

    血虱被斩碎吞噬的同时,某处不知名的阴暗密室内,方天佑之前以追踪符显化过那个干瘪老女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神情都有些萎靡起来。

    “血……快拿少女之血来!”老女人用嘶哑的声音朝外面呼喊着。随即就有人推门进来,送上了一碗冒着热气的鲜红的液体。

    干瘪老女人仿佛一个吸食毒之品的人,看到了毒之品一样,抢过那碗鲜红的液体就朝嘴里猛灌,咕噜几口就将一碗鲜红的液体喝光。干瘪老女人扔下碗,满足地出了一口气,似乎又恢复了不少生机与活力,只是她那黑灰般的眼珠却散发出怨毒的光芒。

    “是谁,竟然敢动我的聚煞葫芦,还破了我的诅咒,难道和破我降头术的是同一个人?除了陈居斋,港岛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干瘪老女人凌声吼叫着,又急切地对刚才送鲜红液体进来的人说道,“让他们抓紧查探一下,李家是不是请了什么高人来了,又或是陈居斋根本没有死!”

    “是,老祖!”那送鲜红液体之人恭敬地朝干瘪老女人行了一礼后,匆匆退下。而干瘪老女人则继续盘坐着,闭上了眼,双手缓缓地划动着,不知道在运转功法。

    却说方天佑解除了诅咒后,发现那只黑葫芦原本黝黑的颜色渐渐变化,变成了一青皮葫芦,从外表看与一般葫芦无异。

    用手敲了敲,葫芦发出金属般的脆响,感觉挺结实。方天佑想透过神识查探葫芦内部有什么东西,却发现自己的神识居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只能隐隐感觉到里面有着阵法之力,其他的就是模糊的一团了。

    “这葫芦倒也神异。”方天佑将葫芦拿在手中,反复把玩一番,发现葫芦嘴上有一道细小的缺迹,仔细打量时,那缺迹刚好一圈,不就是葫芦口与塞子之间的缝隙吗?

    方天佑这才知道这葫芦原来是有开口的,当下一手持葫芦一手拿着塞子的部位就要将塞子拔开,可是任由他使足了力气,却发现根本无法将葫芦打开,就好像这葫芦原本就是完整的一个,没有开口一样。

    可是从那道整齐的缝隙来看,这分明就是一个缺口,难道是力道还不够?方天佑见直接靠身体力量打不开,便又运转真元,准备加大力道试一试。

    哪知真元刚渗透到指端,便“倏”地钻入了葫芦之中,随即葫芦中泛起一道淡淡的光晕,方天佑觉得怪异便又输入了一股真元进去,同样的真元一碰到葫芦并好像水遇到干枯的海绵一般被吸收得无影无踪,与此同时葫芦上的光晕又亮了几分。

    在葫芦体上浮现出了三个如同小篆的古怪的字体,依稀是“飞仙葫”三个字!

    “飞仙葫?好大的口气啊!”方天佑暗叹道。不过他继承了地球上的记忆后,对于地球尤其是华夏文明有了极深的了解,知道很多地名、物名都以神、仙命名,其实不过是找个噱头,造造声势,引人注意罢了。

    “这‘飞仙葫’应该也是如此,只不过是炼制这法器的人故意取这么一个厉害的名号罢了。不过不管它是不是真的能如飞仙,好歹也是一件法器了。而且它如此灵异,可以被真元滋养,难道是一件灵器法宝?应该是了,怪不得能够阻止我的神识探视。这可是异外之喜啊。”方天佑心中窃喜。

    灵器可是比法器更高一级别的法宝。威力比法器强大许多倍不说,它还可以与自身血脉完全融合,只要将它祭炼,就能够与它产生血脉相联的感应,可以将它藏身于身体任何部位。而且哪怕灵器掉落后,远在千里之外,也能够感应到它。

    虽然以前在修仙界他可以炼制法器,甚至是灵器,但现阶段他修为低下,手中也没有可用的铸造资源,所以除了储物戒指外,他根本没有再炼制其他的法器,更别说灵器法宝了。如今白得一个灵器法宝,方天佑当然高兴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