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三章 守株待兔
    “没错,她就是要在我师父开过光,用来护卫太老爷的法器上施展降头术,将护体法器变成害人邪器,以此来一血前耻,证明她比我师父强!”周大师冷哼着道。

    “这人还真是卑鄙啊。陈天师生前时不敢来招惹李家,现在陈天师仙逝了才跑到港岛想来作怪!”李梦佳气恼地道。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阿那隆既然有心针对咱们,一计不成,肯定还会有其他阴谋的。”李英宇则是紧张地道。

    “周大师,如果您一个人没有办法对付阿那隆的话,或者我们还可以去请港岛其他的术师,我就不信港岛术法界能够让那个什么阿那隆在港岛胡作非为。”李英寰试探着问道。

    “我的确不是这个阿那隆的对手。至于其他术师,我师父在时,还能镇得住大家,港岛术师们还能团结一致。我师父仙逝这两年来,几位大术师为了港岛第一术师的虚名,各不相让,嫌隙互生,要请动他们帮忙,只怕有点难度。”周大师担忧地道。

    “当年陈天师在时,我与港岛两位术法大师有过一些交情,实在不行,我落下老脸,备下厚礼试着去找找他们吧。”李仕成叹息着道。

    “哎,是我不才,未能继承师父一生所学,以致于让人欺上门来了。如今之际,也只有求助他人了。不过说到其他术师,我们眼前倒是有一位。”周大师说完,期许地看向了方天佑。

    经过刚才方天佑展现的一系列手法,周大师已经看出了方天佑的不凡,对他的态度也由开始的轻视转变为一种敬畏或者带着点忌惮,毕竟方天佑不但手段玄妙,还这么年轻,现在修为不低不说,将来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是了,方先生,我开始还以为你只是一个武者,会点医术,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是一个术师。你既然刚才破了阿那隆的降头术,那一定有办法对付她,对吗?”李梦佳充满期待地看向方天佑道。李仕成父子三人也是眼中闪过了一抹希望。

    方天佑一直在旁边听着几人商量对策,并没有插话。这件事情毕竟与自己无关,他此行只是来收集修炼资源的,也不想节外生枝。

    刚才出手破了阿那隆的降头术,只不过是看在之前从李梦佳手中获得了万圣果的情份上,才出手相助的。

    不过现在众人主动提出要自己出手,方天佑倒也不好生硬地拒绝了。况且现在已经沾上了因果,那阿那隆只怕也要掂记上自己了。

    “如果正面交手,比拼巫力,我也没有把握能够击败阿那隆,毕竟她可是一个老牌降头师了。”方天佑说道。

    众人一听,心下便是一沉,刚刚升起的希望又破灭了,不过方天佑说的也是实情,他们又无可辩驳。

    可是还没等众人完全心凉,方天佑却又是话风一转:“不过,道法一脉,并不完全靠法力或是巫力对抗,还有阵法、符篆等诸多手段。如果综合起来考虑,我相信还是有办法可以对付得了阿那隆的。”

    “是了,我看你刚才拿出的符篆就挺厉害的,一下子就找到了阿那旅相。你一定还有其他更厉害的符篆吧!”李梦佳惊喜地道。

    “对呀,刚才方先生符篆激发出来的符力不少,难道方先生是符篆大师!我师父也曾经说过,道法一脉各有千秋,阿那隆擅长降头术,我们没有必要和她比降头术,就利用其他道法和她斗一斗。”

    周大师本就是道法有成的大师,只不过是阿那隆威名太盛,才让他一时没有了自信,如今听方天佑似乎挺有把握,也激起了周大师的自信。

    “好,两位既然有此信心,我李家愿意全力相助。”李仕成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坚定地道。

    放着以前与陈居斋的情谊不说,现在阿那隆已经认定了李家和陈居斋是一条船上的,她有心抵损陈居斋那肯定是不会放过李家的了。

    想通了这一层,李仕成终于下定决心搏上一搏,如果获胜,那将又是港岛术法界的一段佳话。长河李记实业有限公司因为陈居斋仙逝而失去资源、人脉,势必又将重新回来。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在明,而阿那隆降在暗,只怕防不胜防啊,所以你们最好发动一些人手,去打听一下,看能不能查出阿那隆的行踪。”周大师提醒道。

    “这个容易,我布置人去排查。”李英寰说道。

    “方先生,你看还有什么要布置的吗?”周大师又向方天佑征询意见道。此时的周大师一改之前的傲慢,完全将方天佑当成同等地位的道法高手,语气中甚至带着点请教的语气。

    “我是修道者的身份,你们暂时不要公开。另外,依我来看,阿那隆既然这么大年纪,又过了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血耻,可见她是一个固执偏激之人,哪里跌倒就一定会在哪里爬起来。

    她既然选定了李老爷子作为报仇目标,又以青铜八卦为降头术切入口,现在我们救回了李老爷子,又破了青铜八卦上巫术烙印,她知道后肯定不会甘心。”方天佑看了看李仕成道。

    李梦佳听了方天佑的话,立马心神一紧道:“你的意思,她还会主动来找我爷爷!”

    “是了,阿那隆见有人能够破了她的降头术,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非得找上来再拼个高下,而首选对象,当然就是太老爷了!因此,我们只要派人守着太老爷,当时阿那隆自然就会现身了。”周大师恍然大悟道。

    “就算如此,阿那隆如果真的找来,一般人哪里挡得住,而且敌暗我明,防不胜防,我们也得多想想办法才是啊。”李英寰不无担忧地道。

    “这段时间李老太爷就尽量减少外出吧,反正身体也刚刚才好。另外,咱们李府院内再加强护院们的巡守,有几位先天武者在,一般人也很难接近。”周大师说道。

    “好的,我们一会就去安排。”李英寰、李英宇点头应道。李府的安全,本就是他们两个在负责。

    “老爷子,你的青铜八卦一直都是随身携带着的吗?有没有离开过你?”方天佑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李仕成道。

    “离开,没有,陈天师交待过,这东西一刻都不能离身。所以我睡觉、洗澡都是戴在脖子上的,不可能让他离身。”李仕成摇了摇头道。

    “那,在你发病前,有没有让人接触过青铜八卦呢。”方天佑又问道。周大师听了方天佑的问话,立马也明白了其中的蹊跷,不由得又对方天佑高看了一眼。

    降头术也是需要媒介的,既然阿那隆以青铜八卦为媒介,那她肯定接触过青铜八卦,不然怎么在上面留下巫术烙印呢。

    “接触过……”李仕成努力回想着,突然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两三个月前,也就是在我病重的前不久,为了鼓舞员工们的士气,我曾经带病强行参加了一个工程的开工典礼,在仪式结束后,我差点晕厥,当时有一个工作人员扶了我一把,可是等我站稳身形时,青铜八卦却不知道怎么的露在了衣服外面,那个工作人员还好奇地摸了几把。我当时也没有在意。”

    “那个工作人员可是一个年老的女人?那就是阿那隆无疑了。”李英宇肯定地问道。

    “是一个女人没错,可是她的手很瘦,很苍老,面容却像一个中年女子。”李仕成回忆着道。

    “中年女子?难道是阿那隆的徒弟?”李英寰思索着道。

    “青铜八卦这样的法器,一般的降头师靠近了也没有用。我相信她的徒弟没那个本事,在青铜八卦上留下烙印。否则的话,她也用不着亲自施展降头术,派她这个厉害徒弟来港岛就行了。”周大师否定了李英寰的推断。

    “我想那人应该就是阿那隆了,要知道,不少的修道高手都是会易容之术的。况且现代化妆技术那么先进,一个老女人要扮成一个中年妇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方天佑说道。

    “方先生这么说也有道理,况且我就是从那次之后,病情进一步加重的。当时还以为是出席仪式劳累了的缘故,现在想来,应该就是那时中了对方的阴招吧。”李仕成心有余悸地说道。

    “什么,那个阿那鹿会化妆易容,那就更加防不胜防了。”李英宇等人一听,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方先生,你对于巫术、道法似乎都挺了解,不如帮人帮到底,我看这段时间,你干脆就住在李府吧。”李梦佳却是主动向方天佑发出了邀请。

    如果是放在平时,李梦佳这么邀请一个外人住在李家,一定会受到李英寰、李英宇,甚至是李仕成的责怪。

    可是现在,情形不一样,方天佑又是一个年轻的道法大师,李梦佳提出这样的邀请,不但没有受到责怪,反而让李仕成父子三人纷纷表示赞同。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