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二章 东南亚第一降头师
    方天佑刚才打出的符篆叫做追魂符,所谓追踪符,顾名思义,就是追踪对方魂力用的,属于追踪符中的一个神秘小类。

    虽然追踪符类别各异,但大体原理却是相似的,都是需要以对方身体上的某一东西或是魂力为媒介,然后据此发动符力,找到这东西的主人所在的方位。

    当然追踪符的效果也会受到距离、符力、媒介强弱等条件的限制。本来方天佑没有对方的头发、随身物件等东西,是没法使用追踪符的。

    可是那位降头师以青铜八卦为引,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精神烙印,这就给了方天佑机会施展追魂符。

    因此方天佑就趁着阴煞之气未散,循着对方的精神烙印,追本溯源,追踪到了对方的踪迹,幻化成模糊的画面显现出来。

    李梦佳、李英宇、李英寰三人只是惊讶于方天佑可以凭空成像的手段,而周大师则是完全被画面中的那位干瘦老女人所吓到了。

    “怎么,周大师,你认识此人吗?”李英寰疑惑地道。

    “啊,认识。这个女人,哎,如果真的是她要针对咱们李家,那就麻烦了。”周大师似乎对那干瘦女人,十分忌惮,说话语气都结结巴巴,脸色更是惨白一片。

    “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周大师如此紧张!”李英宇急切地问道。

    “咳,咳,”这时,床上的李仕成轻咳两声,竟是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李家三人见状,连忙走向了床头,方天佑和周大师也是转头朝床上张望。

    “爷爷(爸),你感觉怎么样?”李英宇三人几乎是同声问道。

    “我感觉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唔,现在梦醒了,人清醒了许多,身体轻松多了。”李仕成身体蠕动着,竟是要坐起来,李梦佳连忙上前扶起。

    “没事,我感觉身体有劲多了,自己能够起来。”李仕成挣扎着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走下床头。

    “爸,您真的没事了。您能够清醒那就太好了!你知道不知道你这几天都嚷着要卖掉我们好不容易收购来的地皮,还要低价抛售公司股票呢。”李英宇确认父亲清醒正常后,略带委屈地说道。

    “什么,抛售公司股票,卖地皮?谁的主意!”李仕成眉头一皱,急切地问道。

    “爷爷,您先别着急,那是您中了别人的降头术,受人控制做出的决定,还好您现在及时醒来了,地皮和股票咱们没有卖掉呢。”李梦佳怕李仕成受到刺激,赶紧安慰道。

    “是啊,是啊,爸,咱们还没有卖掉呢,你让将公司几个副总叫来签文件,我借故拖延着,所以没有卖成呢。”李英寰也连忙解释道。

    “哦,那就好。嘶,可是好好地,我怎么会中了降头术了!”李仕成心有余悸地道。突然看到了卧室内的周大师和方天佑,又连忙对周大师拱手道:“想必我能够醒来,又是周大师的功劳了,多谢周大师救了我李仕成,救了我长河李记!”

    “呃,其实这一次太老爷能够醒来,却并不是我的功劳,主要是这位……道友的功劳。”周大师有些不情愿地伸手指了指方天佑道。

    虽然不情愿,但这一次救周大师,破降头术的的确确是方天佑的功劳,有李英宇三人做见证,他也不好邀功。

    “哦,敢问这位小师父高姓大名,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名下。”李仕成不由对方天佑肃然起敬。他人老成精,经久商场阅人无数,很懂得识人。与陈居斋相交多年,更懂得术师往往不能以貌取人,就算眼前的是一位年轻人,李仕成也不会怠慢。

    “在下方天佑,是大陆一位无师自通的修道者。”方天佑淡然说道。别说面对的是一个港岛首富,就是世界首富,一国之主,他作为修仙者也不会丝毫压力与自卑。

    可是他这神态看在别人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想法了。李仕成还好,见过了术师们的自傲,也不以为意。

    周大师是暗叹这小子的年少气盛不知道进退;李英宇、李英寰脸上则是露出了不忿的神情,就算你小子真是术师,在我李家面前也没有什么可嚣张的,以李家的资源要调动术师,那不是件什么难事。

    李梦佳早见识过方天佑的气度,见李英宇几人的脸色,生怕大家又闹出什么别扭,连忙抢先说道:“爷爷,上次给您服用的精创药就是方先生给我们的。”

    “什么,你前段时间给太老爷服用的精创药!竟然是他给的。那可是精创药啊,是术法界的神丹妙药了,哪有人说给就给了。”周大师闻言,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

    “说不上是给,只是交换而已。李小姐为了给老爷子治病,四处搜集灵物,想到道武两门交易会上换取精创药。李小姐收集的物品中,有一件是我炼药所需要的,刚好我换到了一枚精创药,又听说李小姐需要精创药给李老爷子治病,所以我们就交换了。”方天佑解释道。

    “什么样的物品能够超过精创药的价格!还有,他刚才说什么,他要炼药,他竟然会炼药!”周大师听了方天佑的话,心中更加震撼,看向方天佑的眼神居然多了几分敬畏。

    “不管怎么样,我李家欠你一个人情了,今后方先生有用得着我李家的地方,尽管开口……”李仕成朝方天佑拱了拱手道。

    他从周大师那里知道了精创药对于修炼者的重要性,能够交换到一粒精创药已经很难得了,但眼前这个年轻人交换到了,居然愿意转让给李梦佳,这当然让李仕成十分感激了,李仕成甚至觉得方天佑或许是看上了自己的孙女,想攀上李家这门亲事,所以才会舍得一粒精创药。

    如果真是这样,李仕成倒也并不想反对,毕竟一个这么年轻又有本事的术师,李家想要巴结都来不及呢。现在陈居斋已经仙逝,周大师一个人要护住李家,还是有些勉强的。

    “不仅如此,刚才将您救醒,破了对方的降头术,也是方先生的功劳呢。”李梦佳又补充提醒道。

    “是了,方先生真是我李家的大恩人。梦佳,你有机会多替我们感谢一个方先生啊。”李仕成点了点头高兴地道,话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我会的,爷爷。”李梦佳刚开始还没有听出爷爷话中的含意,满口答应,话一出口,才查觉到爷爷似乎另有所指,立即羞红了脸。

    “对了,刚才你们所说的降头术,又是怎么一回事。”李仕成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道。

    众人这才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李仕成简要地说了一遍。

    “早听说过东南亚有此邪术,没有想到会让我亲自碰上。周大师可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李仕成听完事件经过,面色也有些凝重。

    “这女人名叫阿那隆,是傣国降头术界,百年难遇的奇才。四十年前,已经名震傣国。后来随着他的降头术越来越厉害,又不断挑战东南亚各国强者,被尊为东南亚第一强者。几乎是同一时期,我师父也开始在港岛崭露头角,只因他很少外出,因此才仅被尊为‘港岛第一术师’。

    阿那隆和我师父虽然都知道有对方这样一个强者存在,却一直没有真正交过手。二十多年前,阿那隆终于按捺不住,跑到港岛与我师父一战,结果以一招之差输给了我师父。那一战之后,阿那隆倍受打击,又迫于我师父的压力,不得不立誓终身不再踏出傣国半步。”

    “当年偶然的一次机会,确实听陈天师说过他与傣国降头师的一战,居说那人比陈大师还大好几岁,却没有想到那人居然还健在!”李仕成皱眉说道。

    “照这么说,这个阿那隆是因为听说陈天师仙逝了,所以才违背誓言,再次出山,染指我港岛的事情,可是这个降头师为什么要对父亲您下手呢。”李英宇不解地道。

    “或许,方先生说得对,这个降头师并不急着要谋害爷爷,甚至根本就不是冲着爷爷来的。”李梦佳终于从刚才的羞涩中恢复,思索着分析道。

    “不是冲着你爷爷来的,那难道是冲着你和我来的啊。”李英宇疑惑地道。

    “阿那隆是冲着我师父来的!她要报复我师父。她找上太老爷的原因,是因为她知道我师父和李家的关系,她对李家动手,就相当于向我师父挑战!

    至于她为什么不马上要了太老爷的命,开始或许要试探我师父是不是真的仙逝了,要试探陈天师的弟子当中,有没有中用的!”这一次开口的却不是李梦佳,而是周大师。

    周大师的语气中不无悲愤,一为自己师父的过世,二为自己没能完全继承师父的衣钵,以至于技不如人,没能识破对方的降头术,更没能破解对方的降头术。

    “这样看来,阿那隆肯定是来者不善了。这也就解释了我们刚才的疑惑:为什么降头师会选择最难留下巫术烙印的法器上施展降头术了。”李英寰接口说道。

    ps;本文首发纵横中文网,欢迎到书评区提建议,另有qq交流群: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