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一章 降头术
    周大师知道,青铜古镜和青铜八卦都是自己师父陈居斋留下来的法器,可是他也解释不清两件法器怎么会互相排斥对立起来了。

    这本是很难自圆其说的事情,他自知解释不通,却又不甘向方天佑认输,因些反过来责问方天佑青铜八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刚才说了,青铜八卦中已经沾染了阴煞之气,李老爷子的病除了他自己年迈器官衰竭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青铜八卦。”方天佑拿着青铜八卦一边探视着一边走到了窗前。

    “什么,方先生,你的意思是这青铜八卦现在不但没有护佑我爷爷,还反过来害了我爷爷?”李梦佳吃惊地道。

    “这不可能,这可是我师父留下来护卫太老爷的。”周大师反驳道。

    李英寰、李英宇两兄弟见方天佑走开,连忙跑到床前探试了李仕成的鼻息,发现他真的还有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

    听了方天佑的话也是厉声喝斥道:“你别以为刚才露了一手,就可以胡言乱语,陈天师和我李家关系密切,怎么可能害我父亲。”

    “陈天师已经故去,当然不可能害李老爷子。要害李老爷子的另有其人。”方天佑说道。

    “什么,另有其人,那是什么人呢?”李梦佳见到自己两位大伯的神情,知道自己爷爷没事,对于方天佑又更相信了几分。

    李英宇三人见方天佑说得煞有其事,也不急着反驳,都是看向方天佑,等着他的进一步解说。

    “我不知道这人是谁。只知道这人应该是一个邪派术师,他以这只青铜八卦为引,给李老爷子下了一种邪恶的巫术!”方天佑答道。

    “什么,巫术!”李英宇三人一听,都是大吃一惊。三人虽然都不是修道者,但是对于巫术还是有所耳闻的。

    “这不可能,哪有人下巫术还专门下在对方的护身法器上,而且太老爷这病都有好几个月了。要是真下巫术要害太老爷,只怕太老爷也活不到现在了。”周大师摇头说道。

    “方先生,你会不会搞错了啊。我没听说过爷爷有什么会道法的大仇家啊。而且凭咱们李家的实力、陈天师的余威,以及周大师的能力,应该没有哪个修道者敢对付咱们李家啊。”李梦佳也疑惑地道。

    “对方似乎并不急着要了李老爷子的命,又或者对方根本不是要针对李老爷子,只不过是要证明自己的实力而已。”方天佑说道。

    “搞了半天,原来你也只不过是猜测而已啊,还在这里假装高人。还有,你说青铜八卦沾染了阴煞之气,所以会自主反击我的术法,可是你刚才的出手,它却毫无反应,难道说你修炼的是和青铜八卦沾染的同出一脉的阴煞之气不成。”周大师自信抓住了方天佑的漏洞,脸上不由浮现一抹得色。

    “亏你还是陈居斋的弟子,却连法器的一些基本常识都想不通。李老爷子不会道法,不能自己催动青铜八卦,所以青铜八卦要想自动护主是需要聚积天地能量的。我出手时,它刚刚完成一次对你的反击拦截,还来不及组织有效的第二次护主。所以我的攻击有用,你的术法被拦截,而我的术法却顺利施展。”方天佑说道。

    他的话中只讲了一半实情,青铜八卦之所以没有有效反击方天佑,是因为方天佑刚才施展的不是一般的法术,而是直接以神识镇住了李仕成混乱的魂力。

    “什么,你……”周大师开始听到方天佑直呼自己师父名讳,十分气愤,就想和方天佑争辩,可是听到后面,他却是越来越心虚,因为事实确如方天佑所说,师父陈居斋确实说过了青铜八卦不可能连续发动护主功能。

    “你自己感应一下,这青铜八卦是不是有什么不同了。”方天佑说着,将青铜八卦丢到了周大师手中。

    周大师见方天佑对自己师父的法器这样随意乱丢,本要发火,可是青铜八卦刚入手就真的有一股阴煞气息泛起,周大师大惊之下,竟然忘记了指责方天佑。

    “怎么了,周大师。”李英寰见周大师脸色都变了,不由紧张地问道。

    “降头术!这是有人施展了东南亚流传的邪恶降头术!”周大师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回答李英寰道。

    “降头术,什么样的降头师敢对我李家下手。”李英宇气恼地道。

    “难怪老爷子会这么反常,而且刚才还像变了个人一样,生龙活虎的,连咱们两兄弟都按不住他,原来是中了降头术,被人控制,变得疯狂了。”李英寰恍然大悟道。

    “方先生,你不是说我爷爷过一阵就会醒来吗?那醒来后还会发作吗,还是说已经被你破解了?”李梦佳担忧地道。

    “破解?降头术可不是那么好破的。”周大师嘲讽般地看了看方天佑,又面露难色地道,“如果是我师父在,那当然不在话下。可是从青铜八卦上的阴煞气息上来看,施展降头术的人修为可不低啊。”

    “可是破不了也得破啊,周大师,你快想办法破解吧!”李英寰急切地道。

    “哎,我尽量一试吧。”周大师说完,口中开始念念有辞,左手持着青铜八卦,右手捏诀在空中比划着。

    念了几句,右手食指迅疾按在了青铜八卦上,随即一道微弱的光芒在青铜八卦上泛起。

    见到光芒泛起,又感应到了青铜八卦上阴煞气息隐退,周大师不由面色一喜。李英寰、李英宇、李梦佳也见到了青铜八卦上的微光,又见周大师露出喜色,知道他成功了,也不免松了一口气。、

    方天佑却看得眉头微皱,降头术他也是第一次见,不过总归是巫术一脉,而方天佑对于巫术是有着不少的了解的,通过对巫术的了解方天佑多少能够猜测出一些降头术的玄奥。

    眼前的这位周大师以自身精血为引,施展的术法也算是不弱了,可是方天佑推断,他根本不可能解除青铜八卦上的阴煞之气。而且还很可能打草惊蛇,惊动了那位在暗中施展降头术的降头师。

    周大师挑衅般地看了看方天佑,那神情说不出的得意。他见方天佑并不知道有降头术,又见方天佑将青铜八卦丢给自己,认定方天佑是不可能解除得了降头术的。

    “周大师,降头术被你破了吗?”李梦佳高兴地问道。

    “差不多了吧。”周大师点了点头道,语气中不无得色。

    可是他得意的神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只见青铜八卦中泛起了一圈淡灰色的光芒,那光芒一现周大师禁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就连旁边的李梦佳、李英寰、李英宇三人都感到了一阵阴寒之意。

    果然,之前青铜八卦上的阴煞之气还挺隐晦的,现在却已经浮现于外了,看来是有人在刻意催动了。

    周大师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狠心,猛然咬破右手食指,挤出两滴精血后,再次念动咒语朝青铜八卦上按了过去。

    青铜八卦上面便又有了一层微光泛起,将淡灰色光芒代表的阴煞之气镇压了下去,可是那阴煞之气也并没有散去,仍然顽强地闪烁着。

    僵持了数息之后,淡灰色光芒突然又大盛起来,这一次不但颜色比刚才更深,阴煞之气也比刚才更加浓郁,大有喷薄而出之势。

    “噗!”周大师道法被阴煞之气所破,气机牵引之下,大吐两口鲜血,脸色煞白,手中的青铜八卦也是把持不住,掉向了地面,被方天佑施展“擒龙手”一把接住。

    青铜八卦入手,方天佑也感到一股阴煞之气要往身体内钻。方天佑连忙运转真元相抗,这些阴煞之气便如积雪见日一般被化去。

    随后方天佑又施展神识探视过去,发现围绕着青铜八卦的黑灰色阴煞之气偶尔还能凝聚成形,化作一个狰狞的骷髅头。

    “这就是降头师在青铜八卦上留下的巫术印记,也是降头术的关键了。”看着这狰狞的骷髅头方天佑若有所思。

    “吼,”方天佑没有急着动手,可是那狰狞的骷髅头却并不安分,轻吼一声,竟然是作势要朝方天佑扑来。

    方天佑夷然不惧,一记小指大小的神识刀芒朝着狰狞的骷髅头斩了过去。这神识刀芒虽然比对付吴大师时要小上数倍,但凝实程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狰狞的骷髅头被神识刀芒斩中,顿时不能成形,连所带的阴煞之气都被驱除了大半。方天佑却又伸手打出一张符篆。

    一道金光过去,原本要散尽的阴煞之气被符篆之力聚拢来,形成了一副模糊的光幕,透过光幕可以隐约看到一道干瘦如柴的老女人身影。

    那干瘦女人正盘坐在蒲团上,面色十分痛楚,嘴角还有一丝血渍。在他的面前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玩偶,此时已经摔在地上断成几截。

    “是她!”周大师凝视着画面中的干瘦女人,瞬间脸色大变,惊呼出声。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