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零章 青铜八卦
    被铜镜中光芒射中后,李仕成的神情也变得轻松了许多,眼神出变得清明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自己从床上站起来了。”李仕成顿了顿手中的拐杖,迷茫地看了看自己,又看向自己两个儿子问道。

    “爸,你终于清醒了?”李英寰感应到父亲的变化,惊喜地喊道。

    “英寰,我不是交待你早点去公司上班吗?你怎么还在这里?”李仕成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质问着李英寰道。

    “呃,是,你昨晚是让我早点去公司,可是今天一早您又改变主意了,让我召……”李英寰刚想说召集几个副总甩售股票的事情,旁边的李英宇暗中推了推他,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父亲刚清醒,不能刺激他,于是又改口说道,“让我召周大师来给您看看身体。”

    “哦,是我自己叫周,大师,来的吗?”李仕成说话开始结巴,眼中的红色又变得浓郁起来,刹时变得腥红,而且比刚才更红,身上还泛起一股阴冷之气。

    “怪病又犯了,而且比之前更加厉害了!”李英寰两兄弟心底冒出一个念头,吓得连忙躲在了周大师的身后。

    “何方妖邪,敢在此作崇!”周大师大喝一声,再次念头咒语,将铜镜朝着李仕成身上罩去,旋即又是一道微弱的光芒从铜镜中射出。

    只是这一次,镜中射出的光芒却并没有击中李仕成,因为李仕成胸前也射出一道微弱的光芒,居然将镜中光芒给拦截了。

    周大师微一错愕间,李仕成已经抬起手中的拐杖迅疾地敲向了周大师的脑袋。看那架势,如果被砸个正着,只怕周大师要脑袋开花了。

    好在周大师身为道法大师,身体素质也异于常人,虽然李仕成的举动大出众人意外,但周大师还是来得急将身体朝后跃了跃,险险避过了当头一击。

    只是脑袋开花之险虽然避过,但道帽仍然被那一杖砸了下来,露出了原本被道帽遮住的光亮秃头。

    “爸,你,你这是干什么啊!”李英寰、李英宇两兄弟哪里见过自己父亲如此神威,这根本不像是年纪近百的老人,而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啊,又惊又吓之下,两人都身不由己地瘫软在了地上。

    可是李仕成却仿佛没有听到,一击没有成功,又踏前两步,再一次举起手杖朝着离自己最近的李英宇砸去。

    “啊!”李英宇已经被吓破了胆,促不及防之下不及躲闪,只是本能地以双手挡在头前。他当然知道以自己父亲这一杖的架势,自己就算不头破血流,也得双手被打断。

    旁边的周大师和李英寰也是看得大惊失色,可是李英寰根本不敢上前阻挡,周大师虽然道法不错,却也没有把握接得下这强势的一杖,稍一迟疑间,李仕成的手杖已经离李英宇双手不过数寸了。

    就在这时,异变抖生,一道陌生的身影闯进了卧室,伸出白皙却坚实有力的手及时地握住了李仕成手中的手杖。

    李英宇看着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如获救星一般,轻松了一口气。周大师却认出了来人正是在外面见过的和李梦佳小姐在一起的那个年青人,脸上现出复杂的表情。

    这及时出现的人,当然就是方天佑了。

    “你们对爷爷做了什么,他怎么变成这样了!”李梦佳见爷爷两眼腥红,又举着手杖要打人,下意识地以为是李英宇两人对李仕成使了什么坏招。

    “我们能对他做什么,他这是中邪了!”李英寰忿然道,“我还没怪你,怎么带个陌生人进来呢!”

    “我要是不带方天估来,二伯就要脑袋开花了。”李梦佳争辩道。

    “唔,撒手!”李仕成根本没有理会自己儿子和孙女的争吵,而是极力抽扯着手杖,却被方天佑紧紧箍住,根本抽扯不到

    周大师这时才反应过来,上一两步,祭起铜镜又朝着李仕成发出一道法力光芒。可是像上次一样,李仕成胸前泛起法力波动,随即一道光芒再次拦下了周大师的招术。

    “撒手!”那光芒完全是自主发动的,李仕成根本没有分心催动,只是见一只手抽扯不动后,又换上两手来抽扯手杖。

    方天佑感应到李仕成手上的劲道完全超出了一个年近百岁老者的体力,不由暗暗奇怪。当然这点力道对于方天佑来讲不算什么。

    方天佑要是使上全劲的话,完全可以将手杖抢来,又或者一脚将李仕成踹开,只是这样做的结果会伤到李仕成,因此方天佑才会和他角力僵持着,暗中以神识查探他的情况。

    只见他双眼腥红,身上泛起邪煞之气,这让方天佑又想起了刚才踏入李家主宅的那一刻,感应到的一股阴冷寒意,其中就包含着这样的邪煞气息。

    “李家这主宅似乎有点问题,可是整个李家明明被一个类似于聚灵阵的祥和阵法所包围着,又怎么会有这样的邪煞气息闯入呢?”方天佑心中疑惑不解。

    可是不容他多想,周大师的铜镜光芒已经发至,方天佑感应到那攻击并无恶意,也就没有拦截了,哪知却被李仕成身上的一道光芒拦了下来。

    “护身法器!”方天佑暗道都说有钱人多求护身法器,看来这是真的了。看到这里,方天佑已经基本上搞清楚了李仕成身上异状的原因,当即不再迟疑。

    左手将手杖一扯,拉得李仕成身形前窜,右手中食二指并拢趁机点向了李仕成的前额。

    “喂,你干什么!”

    “你可别乱来啊!”李英宇、李英寰兄弟和周大师都是惊呼出声,要抢身上前拦截。三人已经看出了方天佑的不凡,但他搞不清楚方天佑的来历,生怕他是要对李仕成不利。

    可是却已经迟了,方天佑的右手中食二指迅疾地印在了李仕成额前。只是预料当中李仕成的惨呼声却并没有传出。原来方天佑的二指在即将印在李仕成额前时缓了一缓,然后才轻轻地印了上去,带着一股神识击冲李仕成脑海。

    随着方天佑中食二指印上李仕成额头,李英宇等人就见李仕成手中的手杖缓缓松开,双眼渐渐无神地闭了起来。

    不久,“咣当”一声,手杖落在了地上,而李仕成也像睡着了一般,身形摇摇欲坠,被方天佑抢上一步扶向了床边。

    “你对我爹做了些什么?”李英寰、李英宇两兄弟抢上前来要拉开方天佑,抢扶、探视自己父亲,却发现合两人之力都拉不动方天佑。

    “方,方先生,我爷爷,他,他没事吧!”李梦佳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虽然她见识过方天佑的本事,可毕竟对方天佑还不了解,生怕方天佑有意或是无意害到自己爷爷,那自己可就是引狼入室,帮了倒忙了。

    “李老爷子福大命大,暂时没事,过几分钟就会醒来。”方天佑一边将李仕成放到床上躺着,一边答道。

    “什么,你说没事就没事啊。李梦佳你这带回来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将你爷爷都打得生死不知!”李英寰冲着李梦佳喝斥道。

    “虽然你刚才救了我,可是你竟然敢伤我爹,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小子可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李英宇也愤怒地看向方天佑道。

    “现在这么有本事骂我了,刚才为什么被一个老人家追赶着到处跑了。”方天佑嘲讽地说道,又伸手在李仕成胸前扯出一只二指大小的青铜八卦。

    “喂,你快将他放回去,那是太老爷的护命八卦,我师父说过不可妄动的!”周大师见了方天佑摆弄青铜八卦,连忙抢上前来喝止道。

    “这青铜八卦本来确实是好东西,可是现在却沾染了一丝阴煞之气。”方天佑却并没有理会周大师,反而是手中暗自运劲,将拴着青铜八卦的绳索以指劲割断,将青铜八卦取到了手中。

    “你胡说,那可是一件由我师父亲自开过光的上等的法器,怎么可能沾染阴煞之气!”周大师气恼地道。

    “你的青铜古镜,应该是一件清神正气的法器吧,你刚才本想给李老爷子输入一道清神正气的法力,驱除他身上的邪气,可是结果呢?你师父的这一件青铜八卦自动地阻挡了你的正能量。这是为何,是你青铜古镜发出的能量不纯,还是这青铜八卦出了问题?”方天佑把玩着手中的青铜八卦道。

    李英寰、李英宇、李梦佳三人听方天佑这么一说,才想起刚才的情形确实是这样的。如果说青铜八卦是上等护身法器,那它为什么要阻止周大师发出的救援光芒呢?

    “这,我,我的青铜古镜当然没有问题了,我修炼的就是纯正之气,借助古镜法器发出的也是纯正的清神正气光芒。”周大师感应到李英寰三人的疑惑目光,连忙为自己辩解道。

    “那你是承认这青铜八卦出了问题了。”方天佑反问道。

    “这,”周大师一时语塞,却又不甘地反问道,“好,你这么有把握,那你倒是说说这青铜八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