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九章 港岛第一术师
    “呵呵,放心吧,我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就行了。”方天佑笑了笑道。他来给李家,完全是看在李梦佳曾经给自己提供了一枚万圣果的渊缘上,又怎么会和他们有什么计较呢。

    “太谢谢你了,那我们这就进去看看吧。”李梦佳说着就要带着方天佑朝里屋走去。

    “李小姐,太老爷的病房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啊。”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外面的大门响起,方天佑回头一看,一个年约四十五六岁身着道袍道帽的男子边说边从门外走了进来。

    “周大师。”李梦佳客气地看向来人道。

    “嗯,李小姐,两位老爷传话来说,太老爷又发作了,让我过去看看。”道袍男子向李梦佳微微点了点头,口中称着小姐,神态中却并没有过多的尊敬的意思。

    方天佑猜到这应该就是李梦佳和那位奶妈口中所说的周大师了。开启神识探测之下,方天佑发现这位周大师的法力还真的到了大师境界。

    大师境界对应于武者的先天境界,只是不知道她们所说的陈天师又是谁,是不是真的到了相当于宗师的道门天师境界。

    让方天佑感到诧异的还是这位周大师对于李梦佳的态度,按道理说这周大师只是李家请来的护院大师,李梦佳虽说不是男丁,但终究也是李家的人。

    从身份上来讲,这个周大师应该对待李梦佳中主人一般才对,怎么会阴奉阳违,嘴上恭维,神态却并不怎么恭敬呢。

    难道是因为李仕成病重,而李梦佳的两位伯父并不待见她,使得李梦佳在李家失势的缘故,还是这个周大师人原本就如此高傲呢。

    “既然如此,那周大师就快点进去看看我爷爷吧。”李梦佳说道,态度仍然如刚才一般客气。

    “嗯,我这就去了。不相干的人最好别带进来。”周大师说完,不屑地看了方天佑一眼,这才快步朝里面走去。

    “周大师是我李家请的护院法师,深得我两位伯父的器重,所以行事一向高调自负,你不要见怪。”李梦佳看出了方天佑脸上的疑惑,连忙解释道。

    “难道你们李家所有的护院法师和武者都这个样子吗?”方天佑问道。

    “当然不可能,周大师能够在我李家有如此地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师父陈居斋陈天师的缘故。”李梦佳答道。

    “陈居斋!”方天佑惊讶地道。

    “方先生也听说过陈天师之名吗?”李梦佳惊奇地说着,随即又想起了什么自己答道,“是了,我忘了方先生也是道门中人,听过陈天师之名也不足为奇。”

    “我当然听说过陈居斋,据闻他是港岛第一术师,是具备真法力、真道术的术法天师,有呼风唤雨之能。”方天佑说道。

    这些是他在华夏龙盾基地翻阅资料时无意间看到的,因为资料并不完整,而且说得比较含糊,所以方天佑当时还不敢确信,

    如今看陈居斋的徒弟都已经达到了大师后期修为,方天佑终于开始相信资料上所讲的一些传言了。

    “没错,陈天师确实厉害,一直是我李家的座上宾。可以说我李家能有今天,也有陈天师的一份功劳。”李梦佳说道。

    “既然有他在,你爷爷的病应该不会托成这样,还要你去内地四处求药啊。”方天佑疑惑地道。

    “陈天师要是在,我爷爷当然不会病成这样。只可惜三年前,陈天师不幸仙逝了。”李梦佳叹息着道。

    “什么?陈居斋死了!怎么没听外界提起过呢?”方天佑疑惑地道。

    “能够见进陈天师的人本来就不多,所以他的生死外人很难知晓,而我李家还有他的弟子们也不可能四处去宣扬陈天师的死讯,你们不知道也不奇怪。”李梦佳道。

    “这倒也是。不过看样子,这位周大师应该没有得到陈居斋的真传啊,不然不会治不好你爷爷这病。”方天佑笑道。

    “周大师确实不如陈天师,但是他的修为据说在港岛也是名列前八,我李家如今能够靠得住的术法道者,也就只有周大师了。”李梦佳说道。

    “原来如此。”方天佑点头道。有个了不起的师父,自己也算有点本事,又深得李家两位主子的器重,这就难怪周天师会如此自负了。

    “我们跟进去看看吧,如果能够帮得上忙,还请方先生尽量帮忙。”李梦佳伸手做出请的动作,示意方天佑朝里走。

    方天佑点了点头,和李梦佳一起朝里面走去。李梦佳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她已经对周大师不抱太大的信心,却又不敢轻易得罪周大师,因为李府找不到比周大师更强或是更忠心的护院法师。

    她倒是希望方天佑能够治好自己爷爷的病,不过为了避免与周大师和她的两位大伯起冲突,李梦佳还是很谨慎地让方天佑确信能够帮得上忙时才出手。

    对此,方天佑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如果那个周大师真的能够解决问题,方天佑还真懒得出手呢。

    李府主宅最里间二楼的大客厅内,周大师刚走进来,李仕成的长子李英寰、次子李英宇就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迎了过来。

    “周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爸他身体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是精神又似乎出了问题了,依着他的意思,非得要把咱们公司搞垮了不可。”李英寰担忧地道,他身为李家嫡长子,是李家家族企业——长河李记实业有限公司未来的掌舵人,当然最关心的是公司的问题。

    “是啊,是啊,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老爷子现在还是公司董事长,万一他联系上了几位副总,那他可能真要搞出危及到公司安危的大动作来了,到时咱李家的财富就要外流了。”李英宇也焦急地道。虽然他是次子,地位不如自己哥哥,可是好歹也是李家二少,李家财富受损,分到他手上的财产、零花钱什么的,肯定也要缩水了。

    “别急,别急,我们先进去看看。”周大师说完,当先朝着客厅里间的卧室走去。李英寰和李英宇连忙跟了进去。

    走进卧室,周大师看着满屋的瓷器碎片,尤其还有两只唐三彩,心中肉疼不已:这老爷子你要是真砸了,还不如打赏给我了啊。

    当然,这话他只能闷在心里,只是在瓷器上扫了一眼后,就马上正色地看向了房中的那位干瘦老人。

    “你们俩又跑进来干什么,我要你通知的人通知到了没有。”李仕成察觉有人进房,回头瞪向门口的李英寰和李英宇,严厉地说道。

    “我,我们通知了。”李英寰、李英宇怯怯地答道。虽然李仕成已经生病多日,身体也大不如前,但多年来的积威仍在,使两人对于自己的父亲充满着敬畏。

    更主要的是,长河李记实业,李家的最高权力还是掌握在这位年近百岁高龄的老人手中,他的一言可以决定李英寰、李英宇在李家,在长河李记实业的地位。

    “既然通知了,你们又把小周师父带来干嘛。”李仕成警惕地看向周大师道。

    “呃,太老爷,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我这是来给你做常规检查来了。”周大师陪笑着道,虽然在李梦佳面前,他可以趾高气扬,但在这位老爷子面前,他可不敢摆架子。

    他的师父陈居斋可以傲视群雄,与王公贵胄平起平坐,哪怕在李仕成面前也是不卑不亢,甚至是李仕成有求陈居斋的还多一些。

    可是他还没有达到陈居斋的那样的地位,不足以抗衡这位在港岛财富居首位,全球华人中也能进前三的老人,相反,周大师知道自己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依仗李家这棵大树。

    “什么常规检查,我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我现在清醒得很,用不着你来检查,出去!”李仕成不耐烦地指了指门口道。

    “爸,人家周大师来都已经来了,你就让他看看吧。”李英寰壮着胆子劝道。

    “我说不用就不用,都出去!”李仕成说着,举起手中的手杖就朝着三人砸来。周大师眼疾手快,一把将手杖抓住。

    “快抓住他的双手”周大师朝着李英寰两兄弟喊道,“他双眼腥红,我怀疑有邪气附体。”

    “啊!”李英寰两人原本见自己父亲双眼通红,还以为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现在听周大师这一说才发现父亲双眼果然红的异常。

    两人当即应答一声,一左一右扑上前抓住了李仕成的双肩。

    “你们要干什么,想造反啊,这是!”李仕成怒目圆瞪,一边挣扎着一边朝着自己两个儿子吼道。

    李英寰两兄弟被这一吼立马胆怯起来,李仕成手上力道又出奇地大,两人扣住他,都被他挣脱开来。

    周大师在李仕成被抓住的时候就已经松开手中的手杖,嘴中开始念念有词。此时见李仕成挣脱,及时拿出一面梳妆镜大小的铜镜,朝着李仕成照去。

    “倏”一道微弱的光芒朝着李仕成身上射去,李仕成身形一晃,眼中的腥红散去了大半。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