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六章 晏会陷阱
    何振宇带着大家进入一间包厢。这包厢很大,如此一张可以容得下二十来人的圆形餐桌,还有三张大沙发。

    一行人走进来时,里面有三个男子正在休息区聊着些什么,见何振宇带人进来,忙停下嘴中话题,站起了身。

    何振宇走到当中一位容貌英俊、身材挺拔,穿着浅灰色西装的男子面前,微微低头,带着恭敬和讨好邀功的声音道:“卢少,这位就是我在电话中提到的,从大陆来的几个年轻人。”

    卢少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可见态度之傲慢,而何振宇却没敢表现了一丝不满。

    “这位是卢俊臣,卢少。港岛金皇娱乐公司的少董。今天这一餐晚宴就是卢少做东。”何振宇又对方天佑等人介绍道。

    “港岛金皇娱乐公司,那可是港岛影视界三大巨头之一啊。”众人心中不免又是一惊,没有想到能够在这里碰到港岛金皇娱乐公司的少董。

    “卢少,您好,让您破费了。”还是杨智全最先反应过来,伸手过去要和卢俊臣握手表示感谢。

    “小意思,你们能来,是我的荣幸。”卢俊臣淡淡地说了一句,轻轻地拂了一下杨智全的手,并没有和他握,而是走到了何振宇身边拍着何振宇的肩膀走到了一边,交谈起了什么。

    杨智全见卢俊臣不与自己握手,不免有些尴尬,不过既然是人家请客,杨智全也不好发作,又或许这个卢俊臣本就不习惯与人握手。

    众人见卢俊臣似乎有点不太高兴,也有些纳闷,又不好明问,只好等着卢俊臣和何振宇谈完了事情再说。

    好在两人并没有交谈多久,几句话的功夫两人便又重新回到了饭桌旁,卢俊臣的脸色明显好看了不少,还有意无意地瞟了萧梦寒一眼。

    “刚才和小何商量了一件小事,各位不要介意,快入座吧!”卢俊臣朝众人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对,对,快坐吧。”何振宇也殷勤地招呼众人入座,却有意无意地将萧梦寒朝卢俊臣旁边的位置上引。

    萧梦寒却并没有随着他的引导,而是看向方天佑。方天佑在就近的位置坐下,她也就在方天佑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陈雁冰不用说,肯定是挨着萧梦寒坐了。

    卢俊臣看到萧梦寒的表现,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何振宇见萧梦寒根本不给自己面子,也很尴尬,又引导张雨碟和徐冬蕾靠到卢俊臣身边去坐。

    “卢少在娱乐圈的人脉可不小,你们若是有意进娱乐圈当明星,只要能得到卢少的捧场,保证你们能马上出道,想不红都不行!”何振宇笑着提醒两人道。

    张雨碟和徐冬蕾本来还有些犹豫,毕竟按常理上来讲自己应该和自己的男朋友坐在一起的,可是听何振宇这么一说后,两人终于迈开了脚步,来到了卢少身边。

    杨智全、邓孝新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想到只不过是坐在一起吃饭而已,也就没有去阻止了。

    众人坐定后,又开始正式介绍。与卢俊臣同来的两人,都是他的朋友,来头也不小,都是公司老总,虽然比不上港岛金皇娱乐公司,却也是有着上亿资产的。

    菜很快就上齐了,确实挺丰盛的。卢俊臣又开了三瓶红酒,据何振宇介绍都是上万美金一瓶的名酒。

    刘子明等人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高档的酒,当然想要尝一尝了,就连张雨碟和徐冬蕾都来了兴趣。

    只有方天佑、萧梦寒、陈雁冰对酒并不感兴趣,所以都没有参与喝酒。卢俊臣也不勉强,又亲自起身,和何振宇一起从旁边茶座上给三人各倒了一杯清水。

    方天佑很绅士地站了起来,将三杯清水一一接下,然后再转交到萧梦寒和陈雁冰手中,让本想亲近一下萧梦寒和陈雁冰的卢俊臣根本没有机会。

    正式开餐后,卢俊臣四人热情地劝菜,又轮流劝酒、敬酒,就连方天佑三人也被邀请着一次次以清水代酒同饮。

    杨智全等人开始时还有些拘束,几口酒下肚,又见卢俊臣等人确实热情,也就渐渐放开。唯一让杨智全觉得不爽的是,卢俊臣和张雨碟挨得越来越近,卢俊臣的一只手居然时不时有意地碰向张雨碟的腰际,搭向张雨碟的肩膀。

    而且这个卢俊臣似乎有所暗示一般,总是对张雨碟大谈特谈哪个明星因为攀上了他,才被他捧红,哪个明星现在之所以过气了,就是因为得罪了他被公司雪藏了。

    张雨碟开始面对卢俊臣的毛手毛脚还有些尴尬,后来竟然被卢俊臣哄得浅笑连连,加上酒劲的作用,身体也有意无意地靠近了卢俊臣。

    徐冬蕾见张雨碟受宠,脸上有些不悦。旁边卢俊臣的朋友见了,马上迎合上来频频向徐冬蕾示好,终于让徐冬蕾找到一点平衡。

    两瓶红酒还没有喝完,杨智全等人都感觉头开始发晕,一个个脑袋低垂着,几乎要碰到桌子上,后来干脆都趴到了桌子上,睡着了。

    方天佑、萧梦寒、陈雁冰三人刚想起身去查探杨智全等人的情况,却猛然也是身形摇晃,手抚额头,缓缓坐下,不一会儿,也和杨智全等人一样趴在了桌子上。

    卢俊臣等人见状,露出了阴谋得惩的邪笑。

    “小何啊,这一次办得可比上次强多了,这四个大陆妞,虽说样子比不上那些大明显,但胜在单纯,应该还是处,正好咱们一人一个,给她们破了处。”卢俊臣边上的一位朋友淫笑着道。

    “何振宇,你说那个妞化了妆,故意将自己涂黑了这是真是假?五官倒是不错,可别真是个黑鬼啊!”卢俊臣指了指萧梦寒对何振宇道。

    “那个萧梦寒她千真万确比你旁边那位所谓的校花还漂亮十倍。而且她似乎并不喜欢应酬,清纯得儿,皮肤更是白嫩得能滴出水,等会卸了妆,包管卢少见了马上要提枪上马!”何振宇猥琐地道。

    “那还等什么,咱们就在这里给办了呗,老规矩,先脱了衣服拍果照,玩了后觉得过瘾就要挟她们留下来再陪哥们几天,玩腻了再打发滚!”卢俊臣的另一位朋友说道。

    很显然,这几个人并非第一次做这样的事,而何振宗也并非什么港岛大少,只不过是给卢俊臣做手下,拉皮客条的。

    “这个张雨碟和那个什么萧梦寒我都要先上,我们先玩另两个吧。至于何振宇,等我们玩过后,你再玩!”卢俊臣霸道地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我不玩都可以,只要卢少您答应的钱……”何振宇猥琐地说道。

    “行,只要萧梦寒真的是人间极品,给你五十万没有问题,卢少我什么时候少过你钱了。”卢俊臣一边说着,一边将张雨碟抱起来放到了包厢边的沙发上。

    卢俊臣离徐冬蕾比较近的那位朋友,则是一把抱起了徐冬蕾走向了另一张沙发。另一个人则走向了陈雁冰。

    “你想干什么?”哪知他刚靠近陈雁冰,萧梦寒、陈雁冰和方天佑三人便缓缓抬起了头。

    “你,你们怎么……”那男人和正准备过来抱萧梦寒的卢俊臣,以及正解开徐冬蕾第一颗钮扣的男子,还有何振宇都是一愣,惊讶地看向方天佑三人,说不出话来。

    “你们很惊讶,为什么我们中了迷幻之药还像没事人一样是吗?”方天佑冷笑道。

    “迷幻之药,什么迷幻之药,他们几个是喝酒喝醉了,我们想扶他们到沙发上坐会。”何振宇反应最快,当即争辩道。

    “你真当我们是傻子啊,既然没有被迷晕,那我们当然已经听到了你们刚才的谈话了,你们还想抵耐不成!”陈雁冰喝道。

    “哟,小美人儿,口气不小啊。没错,我们就是下迷幻之药了,那又怎么样?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三个为什么没有被迷倒,但你们照样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这家酒楼都是我们卢少的产业之一,你以为你们能跑得了吗?”何振宇阴狠地说道。

    “乖乖地陪卢少我玩玩,侍候得我舒服了,我不但让你们走。还会给你们一笔钱,甚至是真的捧你们当上明星。”卢俊臣诱惑道。

    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目的只有一个,让方天佑三人屈服。若是一般人,当然会被他们给唬住。

    可是方天佑也好,陈雁冰、萧梦寒也罢,都不是普通人,又怎么会被他们吓住了。

    “赔偿一千万华夏币,然后马上滚出去,我可以考虑既往不咎!”方天佑起身盯向卢俊臣道。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威胁我,要我滚?你是傻了,还是疯了!来人,给我教训教训他!”卢俊臣冲着包厢门口喊道。

    当即有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推门走了进来,应道,“卢少,谁不识好歹,惹到你了。”

    “把他带到隔壁去帮他松松筋骨,只要不打死,随便你们怎么弄。”卢俊臣阴狠地对两个壮汉说道。

    “是,保证让卢少您满意!”两个壮汉将手掌关节捏得“噼啦”直响,示威般地走向方天佑。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