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四章 神识攻击
    “先生,我们免费接机,通常都是用奥迪的,只有客人有特殊要求,我们才会临时调派其他车辆。”那服务司机很有礼貌地答道。

    “没事的,奥迪也已经很不错了,我们是来住店的,又不是来坐车的。”杨智全却对那三个司机说道。

    “哎,可惜我的车子被人撞了,不然可以带你们一起坐一坐我的法拉利。”何振宇不无得意,又有些傲慢地说道。

    “哇,法拉利啊。改天一定要坐坐!”徐冬蕾眼冒金光地说道,张雨碟虽然嘴上没有说,但那神情已经表明了她嫌弃曼斯特酒店派来奥迪,而更想坐一坐法拉利了。

    “哈哈,香车配美女,倒也是一大乐事,改天一定开车带你们出去游玩。”何振宇说着,眼睛有意无意地扫了萧梦寒一眼。

    哪知萧梦寒却根本对这一切漠不关心,只是悠闲地看着方天佑,仿佛只要有方天佑在,她一切都不用担忧一般,何振宇眼中不由抹过一丝失落。

    “我看,杨智全、邓孝新你们俩陪张雨碟和徐冬蕾坐一辆,方天佑和萧梦寒、陈雁冰三人坐一辆,剩下的人和我坐第三辆吧。”刘子明建议道。

    他脑子转得快,很快分析清楚了众人的心思,方天佑是坐什么车都无所谓,但萧梦寒和陈雁冰是冲着方天佑来的,肯定要和方天佑一起。

    张雨碟和徐冬蕾虽然看来对这个何振宇挺上心的,刘子明可不想给给那小子一个接近两位美女的机会。因此特意安排杨智全、邓孝新与她俩同坐一车。

    而把何振宇留了下来与自己和田富元同坐一车。何振宇虽然心里不高兴,但自己也算是搭人家顺风车的,不得不听人家安排,否则那意图就太明显了。

    张雨碟和徐冬蕾虽然有意与何振宇结交,但现在毕竟一个是邓孝新女友,另一个是杨智全的准女友,在这一滩朋友面前,她们俩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也行,那咱们走吧。”何振宇也明白这其中的微妙关系,知道刘子明这样的安排也算是合理,所以爽快地答应下来。张雨碟和徐冬蕾也默认了刘子明的建议。

    一行人来到曼斯特酒店后,何振宇轻车熟路地带着杨智全等人来到了柜台前,一番交谈后,又报出了一张什么卡号,然后前台就真的给打了折。

    原本住六天,五间房要七八万的,最后只花了六万多。张雨碟和徐冬蕾见何振宇果然人脉广,看向他的眼神又多了几分神采。

    一共九人,预定了五间房,在分配房间时,众人又有了一点小插曲。按杨智全、邓孝新的意思,当然是一对对入住,至少张雨碟应该和杨智全,徐冬蕾应该和邓孝新住一起。

    可是张雨碟本就还没有正式答应杨智全,而徐冬蕾原本或许有意成全邓孝新,只是有了飞机上的际遇后,她又开始犹豫了。

    因此,她们两人都不愿意和自己的默认男朋友睡一间,让杨智全、邓孝新的美好愿望落空了。

    由于暑假是旅游高峰期,房源紧张,杨智全预订的五间房并没有在一起,而是分布在三层。张雨碟和徐冬蕾选择了共住二十五楼的一间,杨智全和邓孝新为了离她们俩近些,也选择了二十五楼的一间。

    刘子明和田富元光棍一条,很自觉地选择了二十六楼。剩下二十八楼的两间就归方天佑和萧梦寒、陈雁冰两人了。萧梦然和陈雁冰一间,方天佑则只剩下她们隔壁的那一间了。

    何振宇很热情地要送九人入住,领着大家一起来到了电梯口,却发现电梯周围早已经站了不少人,奇怪的是,这些人并不急着上电梯,却都朝电梯口张望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人。

    不久,电梯下到了一楼,“叮”地打了开来,从里面走出三个人来,当先的是一位穿着白色蜈蚣扣衫的老者,满头银发却面色红颜,蛮有几份仙气盎然。

    “吴大师,您好,上一次您给我的符篆十分灵验,能不能再卖我一张。”

    “我家里最近诸事不顺,吴大师能不能给看看是不是哪里招邪了。”

    见到这蜈蚣扣衫老者出现,在附近等候的人群立马围了过来,争先恐后地上前说道。

    “让开,让开,吴大师忙得狠,可没空为你们解决这些小毛小病的。”与蜈蚣扣衫老者一起走出电梯的两个高大男子,很显然是吴大师的保镖之类的人物,在前面推开众人开路。

    那些朝着蜈蚣扣衫老者围了上去的人,虽然被两个保镖推搡,却并没有怨恨,而是继续虔诚地向他求着情。

    蜈蚣扣衫老者吴大师却是一脸漠然,充耳不闻地朝着酒店外走去。路过方天佑等人身边时,吴大师突然有所感应一般,停下脚步看向了萧梦寒。

    两位保镖见状,也诧异地停下了脚步。

    “小姑娘,我看你骨骼清奇,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我学习术法呢?”吴大师一边上下打量着萧梦寒,一边以尽量客气的态度说道。

    那些等待着吴大师的人一听,脸上立时露出了羡慕的神情,就连那两个保镖看向萧梦寒的目光也充满了好奇与惊讶。

    他们可是知道吴大师对于收徒要求极严,因此导致他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嫡传弟子。不知道眼前这个女生为什么有这种幸运成为吴大师的徒弟,难道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出人意料的是,就在大家以为萧梦寒一定会受宠若惊时,她却摇了摇头,淡然地说出三个字:“没兴趣”

    “什么,吴大师要收你为徒,这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竟然拒绝?”

    “你是不知道吴大师的名声吧,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拜他为师,吴大师还不同意呢。”那些认识吴大师的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向萧梦寒,指责她不识好歹。

    “他想收徒,我们就一定要同意吗?你们把他当成活神仙,那是你们的事,你们可以去跪求他收你们为徒,我们可不稀罕,让开!”陈雁冰冷喝一声,顺手将面前两人推开,带着萧梦寒当先向电梯走去。

    方天佑见状也紧随两人而去。可是他刚踏步就感应到那个吴大师身上传出一阵法力波动,随即两道阴冷的术法能量无声地朝着萧梦寒和陈雁冰的后脑勺钻去。

    攻击人后脑勺,轻则让人晕厥,重则可置人死地,方天佑猜到是这个吴大师收徒不成,怪萧梦寒两人折了他的面子,因此暗中对两人动手,真是够阴狠的。

    方天佑不知道陈雁冰两人能否即时察觉并躲过这种道法攻击,生怕两人有失,又暗恼这个吴大师的阴狠,于是心念一动,以神识拦下了吴大师的两道攻击。

    吴大师暗中发出攻击后,就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朝前走去,却没有想到自己刚踏出几步,就感应到本来志得意满的攻击会被人拦了下来。

    吴大师蓦然停下脚步,他想转过身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还没容他转身,却猛然发现自己的额前一疼,随即一阵钻心的疼痛自脑海传来,让他差点痛呼出声。

    他知道自己这是魂海受到了攻击,不由大骇,能够发出针对灵魂的攻击的人,他吴大师绝不是人家对手!这里竟然有一位会攻击人的灵魂的术法高手!

    吴大师又惊又痛,身形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吴大师!”两位保镖觉察到了吴大师的异样,一左一右扶住了他。

    “快扶我走!”吴大师小声说道,语气十分急切,此时的他再顾不得形象,只想尽快逃离这里。两位保镖不敢大意,扶着他迅速朝外走去,背影说不出的狼狈与慌乱。

    那些吴大师的信徒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吴大师还有这么难堪的一幕,都愣了好一会,才想到追出去。

    那魂力攻击不用说,当然也是方天佑发出的了。他在拦下了吴大师的攻击后,又顺势催动弯月挂坠,向吴大师发出了一道淡淡的半指大小的神识刀芒。

    吴大师哪里想得到会有如此高手在,大意之下根本来不及防备。好在方天佑也不想就此闹出人命,所以只使用了两三层威力,将吴大师吓跑了事。

    当然这也是方天佑拿捏到好处,估算出那吴大师已经达到了大师中期修为,否则的话方天佑那一记神识刀,就可以将他打得魂飞魄散。

    “我说萧小姐,吴大师也算是港岛有名的术法大师了啊。你哪怕不打算做吴大师的徒弟,也不用那么直白地拒绝,至少和他攀攀交情,让他指导一下你的人生,那肯定能保你顺风顺水。”电梯内,何振宇有些惋惜地看向萧梦寒道。

    “切,那么阴险的人,我们才不需要他的指点呢!”陈雁冰没好气地道。她当然感应到了吴大师对她和萧梦寒的攻击。

    要不是看吴大师最后身形摇晃,行迹狼狈地匆匆逃窜,显然是受到了方天佑报复性的攻击,陈雁冰非得赶上去杀了他不可。

    ps: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欢迎各位来书评区交流,另有书友企鹅群: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