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三章 吸星秘法
    于冀龙算准方天佑就算再怎么不凡,这么年青修为也高不到哪里去,心下发狠,一股刚猛的内力,由两人手掌接触之处,霸道地侵入方天佑体内。

    方天佑眼中闪过一丝恼怒,这个于冀龙不但嚣张霸道,而且阴狠毒辣,两者素昧平生,却仅仅因为一点小误会就要废人修为。

    如果换了一般的武者,在他这一股强大内力撞击之下,经脉还不被撞碎!就算不死,至少一身修为是要尽废了的。

    方天佑本想运转真元,将于冀龙的内力撞回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他的经脉撞碎的,又猛然想到了一个念头,于是改变了做法。

    于冀龙将一股强大的内力迫入方天佑体内,眼中阴狠而略有几分得意。他的通臂拳本就以刚猛着称,很少有人敢和他比拼内力,眼前这年青人终究还是太年轻,阅历太浅,自己已经报出了通臂拳王的名头,竟然还敢和自己握手。

    可是于冀龙眼中的得意并没有维持多久,内力侵入方天佑体内后,他本以为方天佑要露出痛苦神情的,哪知这个年青人却仍然淡定自若的样子,而自己的内力却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了一丝踪迹。。

    于冀龙心下一惊,心中又有不服,便又调集了更多的内力,以更加磅礴之势朝着方天佑冲撞了过去。

    只是这磅礴的内力刚侵入方天佑体内,便凭空消失了。不但如此,于冀龙还感应到方天佑体内产生了一股如磁石一般的吸扯力,将自己的内力吸扯着往他身体内跑。

    这一下可把于冀龙吓得心中大骇,另一只空闲着的手运足内力,也朝着方天佑胸前推来,想推开两人之间的接触,却被方天佑另一只同样空闲着的手给截了两下。

    随即于冀龙便惊骇地感觉到方天佑这一只手上同样传来一股极强的吸扯之力,自己一身的内力并从双手上,如脱僵之野马,疯狂地朝着方天佑体内涌去。

    于冀龙想呼喊,却只是张了张嘴,发出了一声轻叹,他终于发现连自己的身体都不怎么受控制,连大声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与他同来的那三个徒弟似乎看出了一些异样,一人拍向自己的师父,剩下的两人都是拍向方天佑的手,想将他的手拍开。

    谁知道三人刚沾上“握手”中的方天佑和于冀龙,就感觉自己经脉只的内力不受控制地朝外流失,好像连生命力和力道都要被抽走一样,三人想要将手抽走,却发现根本连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

    “喂,你们干嘛呢,握个手也握那么久,还要不要出机场了。我可是累了,想早点到宾馆休息呢。”徐冬蕾可不知道这五个人正在暗中进行着内力的较量,以为于冀龙师徒四人都争着同方天佑握手呢。

    徐冬蕾和张雨碟都不是湖阳大学的人,当然不知道方天佑的许多事情,因此心中已经认定方天佑就是在杨智全的可怜下,才带出来见世面的穷吊丝。被这样一个穷吊丝抢了风头,徐冬蕾当然不快了。

    “是啊,天佑,咱们还是早点出去和接机的人汇合吧。”杨智全自然也想不到四人在争斗,不过见徐冬蕾讲得也有道理,就接口说道。

    “唔,也好,那于师傅,咱们就后会有期了!”方天佑微笑着将手抽了回来,口中还亲切地和于冀龙师徒四人道别。

    方天佑一抽回手,于冀龙师徒立马觉得身上一轻,像触电一般身形抽搐几下才勉强地站直身体。

    “师,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应浑身无力!”那三师兄说道。另两个年轻人也点头附和着。

    “咳,”于冀龙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轻咳了一声,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也和你们一样,哎,咱们这是遇到高手了,而且应该是邪派高手!”

    “邪派高手,就刚才这个年青人吗!是了,刚才我一碰到他的手,就感觉自己的内力不受控制地朝他身上流去!当真诡异。”一个弟子说道。

    “这人似乎会武侠小说里面所说的吸功邪法,这短短十多息之间,我的内力就被他吸走了八层以上!”于冀龙面露惊骇地道。

    “啊,师父,那您现在怎么样啊?咱们要不要休息一下!”三人闻言,都是脸色大变。

    “生命无虞,只是修为不知道还有没有办法恢复了。”于冀龙悲痛地道。

    “啊,这人竟然如此歹毒,要废了师父修为!可是师父,咱们此次来可是要给人家出面助拳的,您现在的状态能行吗?”那三师兄担忧地道。

    “哎,咱们先想废他修为的,这人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先离开这里再说吧,看来港岛真不愧是术法之都,奇人异士很多,我们今后要更加小心了。”于冀龙有些沮丧地提醒三位徒弟道。

    在辽西,提起通臂拳王于冀龙,何人不识,哪个敢不敬?因此才让他不安分于辽西,想带着三个徒弟到港岛来闯荡一番的。没想到,刚下飞机就栽了个大跟头,这让于冀龙深受打击,再没有了之前的雄心壮志。

    “哼,那四个家伙,要不是我们要赶时间,我非得叫我手下保镖过来,将他们拦在机场外暴打一顿不可!”何振宇仍然对自己被人差点撞倒而耿耿于怀。

    “算了,这样的人,没点家教礼貌,咱们用不着和他们一般见识。”徐冬蕾赶忙安慰何振宇道。

    “天佑,刚才那四人怎么了,好像要对你不利啊?”萧梦寒好奇地走到方天佑身边,轻声问道。

    “他们是武者,因此霸道嚣张,我只不过是对他们稍事惩戒了而已。”方天佑笑了笑道。

    萧梦寒当然知道事情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不过方天佑既然不多说,萧梦寒知道也不好多问,反正方天佑没事,那就好了。

    方天佑心中其实正在为自己刚才实践的一门功法而感到欣慰。

    早在领悟运用“噬神术”的时候,方天佑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凭借残缺的“巫门噬神术”加上自己的“鸿蒙仙经”可以噬人魂力,那是不是同样可以将这功法运用于吞噬人的内力或是真元呢!

    这段时间在修炼的空闲间隙,方天佑也在摸索尝试着这种功法,已经初步摸到了一点门路,只差实践检验纠正了。

    刚才于冀龙想不着痕迹地摧毁方天佑的经脉,以内力侵入方天佑体内,正好给了方天佑一个实践功法的机会。

    方天佑不但吞噬了于冀龙入侵体内的内力,还顺势演练功法,将于冀龙经脉中的内力吸扯了过来,后来竟然吞掉了于冀龙师徒四人大半的内力。

    这些吞噬而来的内力,方天佑像施展“噬神术”对待信仰力一样,逐一地将它们过滤凝炼,转化为自身的真元。

    不过,由于他们的内力过于斑驳,并不纯正,被方天佑转化为真元后,从量上来说,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三层。

    虽说只剩下三层,但于冀龙毕竟是一个先天武者,他内力的三层,也不算少了。方天佑白得到三层量的真元,离筑基中期又近了一步。

    当然,更让方天佑高兴的是证明了自己的吞噬内力之法是可行的,这倒为自己将来的修为提供了一个全新的途径,虽然这途径有些卑劣,但如果用在敌人身上,又何尝不是一个既能伤敌,又能补充自己真元的好方法。

    只是这功法还是有不少缺陷的,比如吞噬力还不够,如果不是于冀龙自己找死,将内力朝方天佑手掌灌入,方天佑刚才自己是根本无法主动去吞噬对方的内力的。

    又比如,方天佑消化对方内力的速度和频率还是有限,刚才疯狂吞噬于冀龙的内力,也使得方天佑自己的经脉受到了一些损伤。

    要知道于冀龙可只是一个先天初期高手,如果换成先天中期,甚至是先天后期,方天佑打斗中要吞噬对方的内力,一时消化不了的话,还可能导致自己经经脉淤积,在对战中因为真元不续而战力受损。

    当然,这些问题方天佑只好留待以后慢慢去改善了,他暂时将这功法命名为“吸星秘法”。

    一行人刚走出机场,大家立马感觉到港岛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气派和富贵。因为很多飞机都在港岛转机,然后再飞离,因此这里的人川流不停。

    除了黄皮肤的华夏人外,还有白色、棕色或黑色皮肤的外国人,他们操着不同的口语,说着不同的语种,英语、日语、法语、西班牙语、韩语都有。

    杨智全很快就和曼斯特酒店派来的接机人员取得了联系。曼斯特酒店派来接送的是三辆崭新的奥迪小轿车。

    “我说你们曼斯特酒店也小家子气了吧,竟然只派几辆破奥迪来接机,太丢咱们港岛面子了,怎么也得派几辆宝马来啊!”何振宇对于曼斯特酒店派来的奥迪很不满,冲着前来接机的曼斯特酒店司机埋怨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