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九章 陈雁冰的实力
    养魂玉符上次在黑巫门对战樊长老时遭到了破坏,后来方天佑又将它修复了,并且重新刻画了里面的阵法,除了能够吸收魂力、天地灵气外,防御能力也增强了。

    如果从吸收魂力和防御力这个意义上来讲,一枚养魂玉符的价值就超过了弯月挂坠,更别说方天佑还搭上了一枚通脉丸、和养魂丹,以及一套玄冰诀功法。

    方天佑根本没有考虑过划不划算,一是看着萧梦寒就想到碧游仙子,对于她也就升起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二是萧梦寒虽然看起来坚强,但身患两种先天疾病,却能坚强活到现在,这让方天佑作为一个男人,本能地升起了一种保护的冲动。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那弯月挂坠对于现在的方天佑来讲,也是极为管用的一件法器。如今修炼“鸿蒙真仙”、“噬神术”都略有小成,神识也进一步凝实,方天佑就算没有养魂玉和相助,也不愁吸收天地能量修炼了。

    现在方天佑觉得自己需要迫切提升的就是战力了。在修为境界暂时不可能再提升的前提下,方天佑只能依靠提升自己的技能来提升战力了。

    相比于真元攻击,神识攻击是方天佑目前最大的依仗,而弯月挂坠正好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的神识攻击,所以在见到弯月挂坠时,方天佑才会如此失神。

    “萧小姐不用介意,物各有所值吧,你的挂坠不但能够聚积魂力,而且运用得当,还能够提升魂力技能的效果,我看重的就是这个。

    而且,这弯月挂坠材质很特殊,外面看起来像象牙,其实并不是象牙,而是一种远古时期生成的血魂矿石。这种矿石本身具有承载魂力的作用,是刻画魂力法器的上等材料之一。”方天佑解释道。

    “方天佑,你别萧小姐、萧小姐地叫了,以后直接叫我梦寒就行了,我也直接叫你天佑吧。既然这个弯月挂坠对你有用,你就拿着吧。不过,你送法诀和丹药的情,我还是领了,就当我欠你的吧。”萧梦寒道。

    “行,那我就叫你梦寒吧。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知道你们俩到底是什么身份呢?”方天佑好奇地看向萧梦寒两人道。

    血魂石也好,还是魂力法器也好,都不是一般的武者或是道者能够发掘并打磨的。萧梦寒的家族居然有这种东西,那说明她的家族绝不简单。

    因此,方天佑刚才又使用了神识暗中探测了萧梦寒和陈雁冰。两人身上除了这一件弯月挂坠外,并没有其它魂力法器。

    但是方天佑却无意间又发现了一个秘密。陈雁冰身上也有一件法器,这件法器并不具备攻击性,却是用来隐藏自身气息的。

    难怪第一次见面方天佑就觉得这个陈雁冰修为挺高,却又一直看不穿,感应不出她到底是什么修为。

    现在神识凝实后,方天佑的探测能力和感应也进一步强化,终于发现陈雁冰的修为比预想中的还要高,至少应该是伪宗师境界,只不过被身上的一件法器隐藏了气息,甚至是限制了她的修为。

    看陈雁冰的年纪,应该没到三十岁,不到三十岁就拥有了伪宗师的修为,是什么样的势力可以培养出这样的人。

    况且从她和萧梦寒的言语神态间,方天佑不难看出陈雁冰是甘愿给萧梦寒充当保镖的角色的,这更加衬托出萧梦寒地位的不凡!

    再联想到手中的这件血魂石做所做魂力法器,不得不让方天佑对萧梦寒的身份产生极大的怀疑和好奇。

    “我是……”听到方天佑这样问,萧梦寒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犹豫,几次张了张嘴,却又把话咽了下去。

    “我们是来自一个很古老的家族的,比你们听说的华夏五大家族还神秘,具体是什么,你就别打听了,反正说出来你也不知道。”陈雁冰生怕萧梦寒说漏什么,连忙抢先答道。

    “对不起,天佑,家族不让我们对外泄露身份,否则可能还会牵连你,所以……”萧梦寒有些歉意地看向方天佑道。

    “没事,你们不说肯定有你们不说的理由。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是我唐突了,不应该多问。”方天佑摇了摇头道。

    方天佑本想将丹药和养魂玉符交给萧梦寒,又尽快教会玄冰诀后,就赶回小院去。却又担心萧梦寒不懂得丹药的厉害,乱服这下只怕反而受到反噬。最后方天佑只好决定留下来亲自指导她服用了。

    养魂丹的药效太大,方天佑担心萧梦寒一次服用,消化不了,因此将一粒养魂丹分成了四份,让她分四次服用。虽然这样一来养魂丹的效果会有所减弱,但好在这样做稳妥。

    方天佑先让萧梦寒将养魂玉戴上,教她如何使用养魂玉符,吸收其中的魂力。然后才让她盘坐床上,服下四分之一的养魂丹。

    丹药入喉,萧梦寒立马感应到一股浓郁魂力凭空而生,沿着身体经脉迅速窜行到了魂海,要冲入她几近干涸的魂海。

    萧梦寒心下慌乱,如此浓郁的魂力如果猛然冲进魂海,不知道会不会对魂海造成破坏。正当她忐忑时,又猛然感觉到那些魂力被阻隔在了魂海穴外,原本如河流奔腾之势的魂力,化为涓涓细流,慢慢地渗入魂海之中。

    萧梦寒知道是方天佑在暗中帮忙,对他的钦佩又多了一层。当下更加安心地引导起药力地挥发。随着魂力的渗入,萧梦寒的灵魂得到了温养,感觉身体到精神都舒爽无比,不由得再一次发出了娇懒的呻吟。陈雁冰见方天佑的丹药如此神奇,也不由得高看了方天佑几眼。

    只是方天佑却知道,养魂丹虽然可以补充温养萧梦寒的魂力,却无法弥补她灵魂上的残缺。因为萧梦寒魂魄残缺并不是魂力上的多少,而是魂魄结构上的缺陷。

    就好比有短板的水桶一样,可以朝里面倒水填满齐短板高的水,却无法用水来修复短板。

    一个多小时后,在方天佑的帮助下,萧梦寒才吸收掉了四分之一粒养魂丹的药效。虽然她只消化了其中的三分之二左右,剩下的三分之一被养魂玉吸收了,但萧梦寒却感觉自己魂海从来没有这么饱和过,精神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你这个丹药真的是仙丹妙药不成,比我们,家族的丹药都好多了。不但效果好,还见效快,真是太神奇了。”萧梦寒惊呼道。

    “方天佑,现在轮到我来问你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家底似乎比我的还雄厚!”陈雁冰却警惕地看向方天佑道。

    “你这么紧张干嘛,既然我的家底比你们的还厚,还怕我打你们主意不成?”方天佑却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切,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坏心眼,是不是在打梦寒的主意!”陈雁冰紧逼向方天佑,挡在他和萧梦寒中间。

    “雁冰姐,你说什么呢,我身患绝症,有什么值得天佑来打我主意的,还浪费这么珍贵的丹药!”萧梦寒推了推陈雁冰道。

    “我只是觉得和梦寒相遇,算是缘分一场,又觉得她很像我的一位故人,所以才会出手相助。”方天佑淡然解释道,他知道就算说是看在弯月挂坠的份上相助,只怕两人一定也不相信了,因为在他们眼中弯月挂坠只不过是一件能够缓解萧梦寒头疼症状的饰品而已。

    “是的,第一次见面你就说过,我和你的那位故人很像。她一定是一位值得你牵挂的女子吧?”萧梦寒试探着问道。

    “是的,让我牵挂万分,恨不能马上找到她。”方天佑想起碧游仙子,胸口不由得一痛。

    岂知她的话一出口,对面的萧梦寒不知道怎么的,心底也涌起一股酸溜溜的感觉,只是她马上压下这种感觉,挤出微笑,安慰方天佑道,“你也不用着急,我相信,你们终究会见面的。”

    “但愿如此吧。”方天佑也克制自己,从悲伤中醒来,“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东西,并不是因为我家族的原因,而是因为我得到了一处了不起的修炼传承。至于是什么样的传承,那我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天佑你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能告诉我这些,我已经很知足了。”萧梦寒真切地道。

    “那个,你也不能怪我,实在是你太神秘了,而梦寒又极需要保护,所以我不得不紧张。”陈雁冰思前想后,觉得方天佑不像是早有阴谋的人,所以也支吾着算是道歉说道。

    “行了,我抓紧传授你玄冰诀吧!”

    方天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先让萧梦寒运转了玄冰诀的第一层。他在一旁偶尔指导了一下,见萧梦寒修炼得差不多了,这才将玄冰诀第二、三层的口诀教给了她。

    讲解完口诀,又让萧梦寒演练了一遍,方天佑才让她准备服用通脉丸。鉴于姚静初服用通脉丸之后,全身臭汗的结果,方天佑提醒萧梦寒做好冲洗的准备,却招来陈雁冰的白眼,以为方天佑想占便宜。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