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八章 读心术
    要知道,这弯月挂坠是一件魂力法器,如果得到它,自己将有大用的事情,方天佑只是放在心里想着,嘴上可没有说出来。

    可是萧梦寒却知道了方天佑心中所想,仿佛他肚中的蛔虫一样,知道了他的所思所想,这让方天佑感到极为震撼。

    “对不起,我见你看得出神,很想知道你的想法,情不自禁地对你施展了读心术。不过,我只是解读了一点点,你的意识很强大,我根本解读不了太多。”萧梦寒不好意思地说道。

    “读心术?你居然会读心术?看你样子不像是专攻魂力技能的灵魂法师,怎么会读心术?难道是天生的,你与生俱来就有这种魂力技能?”方天佑吃惊地上下打量着萧梦寒道。

    “没错,我天生就对人心有一种特殊的感应。后来我发现自己专注地看着对方时,只要用心存想,就能够知道对方的想法。”萧梦寒骄傲地道。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方天佑摇头叹息着道。

    “那,你是不怪罪我刚才读你的心思了罗?我保证下次不敢了。”萧梦寒小心赔着不是道。

    “下次,下次可不会再让你得惩了,刚才我是看这挂坠看得入神了,所以才被你所趁,读了我的心思的。”方天佑摆了摆手道。

    “什么?不可能!我不相你这么厉害可以挡住我的读心术!”萧梦寒皱了皱眉,不服气地道。

    “不信?那你再试一次看看?”方天佑笑道。

    “那,是你自己说的啊,可别怪我‘偷读’啊。”萧梦寒说着,果然又开始微眯着双眼专注地看向方天佑。

    方天佑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却暗中紧守心神,同时在魂海穴前布下神识。

    不过数秒钟的时间,萧梦寒便睁大了眼睛,疑惑地道:“咦,怎么我感应不到你的存在了,这,没有道理啊?”

    “哈哈,你的读心术只是初级阶段,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只要意志坚定的人紧守心神,你便窥探不了别人的心思了。”方天佑笑道解释道。

    “我才不信呢?我的读心术还从来没有失败过,我要再试一次!”萧梦寒倔强地道。说着又要微眯双眼,再次施展读心术。

    哪知她双眼刚眯,突然脸色煞白,身形摇晃像要倒下一般,方天佑连忙伸手将她揽住。

    “怎么了,你没事吧!”方天佑关切地问道,一手搀扶着她,一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查探她的脉搏情况。

    “没事,我,我忘了,我不能多次施展读心术了。”萧梦寒无力地靠在方天佑胸前,虚弱地说道。

    “是了,你魂力虚弱,施展读心术又极耗魂力。”方天佑恍然大悟,随手催动了一张清心符和一张醒神符,打出一团淡淡的魂力渗入萧梦寒的魂海,又以手指轻按她的魂海穴。

    “唔,”萧梦寒矫喘一声,仿佛舒爽了不少,脸色也渐渐有了一丝红润。

    “梦寒,你,你们两个……”这时,陈雁冰刚好端着茶走进萧梦寒的卧室。她原本怕打扰两人,上楼都是轻手轻脚的试探,见两人没在二楼客厅而萧梦寒的卧室门开着,所以好奇地走了过来。

    萧梦寒竟然带着一个男人进入了卧室,这本就让陈雁冰感到极大的意外,进门又看两人居然相拥在一起,更加大惑不解。

    房中的两人被陈雁冰这一声喊,这才惊觉两人姿势的暖昧,萧梦寒几乎是全身酥软在方天佑怀中的。

    方天佑刚才急于救人,还不觉得,现在终于察觉到自己真的是软玉温香抱满怀,不过他自知并非存心占便宜,只是微微脸色,就没有再往心里去了,也没有将萧梦寒往外面推,毕竟她还虚弱着呢。

    萧梦寒也感觉到了这姿势的确容易让人误解,想要提起力气往方天佑怀中出来,却又一时使不足力气,挣了两挣,又再次倒向了方天佑的怀中。

    “方天佑,你对梦寒做了什么?!”萧梦寒将手中的茶壶、茶杯“砰”的一声随意丢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边吼着边扑了过来。

    “不怪他,是我,我的老毛病又犯了。”萧梦寒连忙解释道。

    “什么,你,不是已经愈痊了吗,怎么又犯了。”陈雁冰知道自己误会了方天佑,不过随即又没好气地冲方天佑道,“方天佑,你教的方法到底灵不灵啊!符篆也用了,玄冰诀也练了,梦寒还犯病!”

    “是我自己,想连续发动三次读心术,所以才会又犯了头晕的病。”萧梦寒摇了摇头解释道。

    “读心,读谁的心啊。他嘛,你不是早说过这家伙信得过吗,还读干嘛,还读三次……现在感觉怎么样?”陈雁冰心疼地搀扶着萧梦寒,又对方天佑道,“方天佑,你还快用你的符篆啊。”

    “刚刚用过了,她现在应该没有危险,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方天佑一边将萧梦寒交给陈雁冰搀扶,一边安慰道。

    “算你有点良心,梦寒总算没有看错你。”陈雁冰说道。

    “雁冰,你说什么呢。天佑对我有恩,你怎么还总是这样针对他。”萧梦寒埋怨道。

    “谈不上什么恩情,举手之劳而已。我上次说过,你的魂力有问题,现在看来确实不假。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除了身患九阴玄脉外,还天生魂魄残缺,因此除了被阴寒之气所困扰外,你还总是容易头晕,头疼。”方天佑说道。

    “你,你这是从哪里打听来的!”陈雁冰警惕地看向方天佑道。天生魂魄残缺而人活着,本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而萧梦寒魂魄有缺陷更是萧梦寒家族的秘密,没有几个人知道,而那些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大多是萧梦寒的敌人,无怪乎陈雁冰会这么紧张。

    “难道你也会读心术,难怪我后面无法再读取你的心思。”萧梦寒却是另一种想法,她相信方天佑不是与自己敌人一伙的,又联想到两人刚才的打赌,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不会读心术,但却会其他的魂力技能,而且我对于灵魂、意识之类的有种特殊的感应。”方天佑摇了摇头道。

    “难怪你也能够感应到我的挂坠的异样。这个弯月挂坠,是我出生没多久,家族的一位道法大师送给我的,我从小就带在身边。我后来才发现这挂坠有温养灵魂的作用,可能那位大师查探出我魂魄上的问题,所以才特意将它交给我的吧……

    对了,现在我的头疼病基本上好了,也用不上它了。既然你认出这是一件魂力法器,那肯定知道如何用法了,我就将它交给你,也算是报答你赠我灵符和功法秘诀的恩情吧。”

    萧梦寒说着,又将那弯月挂坠递了过来,塞到方天佑手中。

    陈雁冰待要阻止,看到萧梦寒诚挚的神情,知道没法阻止,转头一想,又狡黠地看向方天佑道:“小子,这可是梦寒的贴身之物,以前从来离身,今天也是因为急匆匆要去等你,这才落在了卧室的。挂坠你拿可以,总得拿什么东西来交换吧。”

    “萧小姐诚意相赠,我也就不做虚假的客套了。不过这挂坠确实太过珍贵。这样吧,我可以拿出两粒丹药和一块玉符来和萧小姐交换。”方天佑抚摸着手中的弯月挂坠道。

    “哦,是什么样的丹药和玉符,快拿出来看看,一定不会比你的符篆差吧。”陈雁冰老实不客气地道。

    “我之前已经拿了你的符篆,又承受你传授秘诀,怎么还好意思再要你的东西呢。东西我不要了,挂坠你拿去吧。”萧梦寒道。

    “这些东西对你的病痛有帮助,你就不要推辞了。”方天佑说着,拿出了两粒丹药,“这一粒是叫‘养魂丹’可以补充温养魂力,虽然暂时没法补齐你灵魂上的残缺,但服用后足以保证你的魂力上升一个台阶,以后就不用担心头晕、头疼了;另一粒丹药叫通脉丸,服用过后,可以达到洗髓伐脉的效果,将来修炼起玄冰诀来也会事半功倍!”

    “真的吗?还有这么神奇的丹药!”萧梦寒和陈雁冰同时惊呼出声道。

    “一会我们可以当场试验,你们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人了。还有这一块玉符也送给你,这是以养魂玉为材料作成的,我叫它养魂玉符。和你的挂坠一样具有聚集魂力的作用,另外在遇到危险时,它还能自动激动防御符阵,进行防御。”方天佑说着,又将胸前的养魂玉符解下来,送到萧梦寒手中。

    “这,我只送你一个挂坠,你送我的东西可珍贵多了,那我不是又欠你不少人情了。”萧梦寒轻轻地握了握手中的玉符,还带着体温,让萧梦寒感觉特别温暖。

    “哎呀,你们俩这是自愿交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重点在于这份情谊,没有谁珍贵,谁便宜那回事!”陈雁冰笑着劝解道。

    她当然也知道萧梦寒这算是赚到了,方天佑给出的每一样东西都足以抵得了那只挂坠,不过她当然只会为萧梦寒高兴的份,不会嫌方天佑给的多。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