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七章 魂力法器
    如今方天佑的神识进一步凝实,不但探测的范围搞大到了千米之内,就连探测的细微度、敏感度都增强了。

    方天佑有把握以自己现在的神识,就算探测以前的玄阴真神,他都不会觉察,至于探测宗师时,对方会不会觉察,那方天佑现在还没有试过,没有把握。

    神识覆盖在萧梦寒身上,一副冰清玉洁的身体刹时浮现在脑海里,方天佑连忙收摄收神,全神贯注在萧梦寒的经脉上。

    他发现萧梦寒原本有些混乱的经脉已经恢复不少,经脉丹田中还有着较为强劲的冰寒内力在悄然运转着,这是已经达到了武者的后天境界!

    “啊,你竟然已经达到后天境界了,这,你可是才修炼玄冰诀不到两个月吧!这太不可思议了!”方天佑惊讶地道。

    “哈哈,准确地说,梦寒是已经达到了后天中期境界。谁让咱们梦寒是个天才呢!”陈雁冰自豪地道。那神情仿佛比自己被认为是天才还高兴。

    “全仗你的玄冰诀的神奇,真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玄妙的功法,开始还不觉得,越修炼越觉得它的奥妙无穷,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呢。”萧梦寒却真诚地看向方天佑道。

    “没什么好谢的,反正这阴寒的功法,我自己也不能修炼。对了,你应该已经将第一层功法练成了吧,既然有效,我就再传你接下来的第二、第三层功法吧。只是后面的功法相对于第一层来说,要复杂一点,你要用心记下了。”

    方天佑说着,就要传授接下来的功法,却发现有好几道人影要从这里经过。不远处,还有几双惊艳的贼眼,正贪婪地盯着萧梦寒。

    校花就是校花,到哪里都能引起关注,更何况这条小路并不偏僻,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方天佑连忙闭了嘴。

    “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吧,免得被人打扰。”陈雁冰提议道。

    “去我的公寓宿舍吧,那里清静。”萧梦寒道。

    “啊!”方天佑和陈雁冰同时惊讶道。方天佑惊讶是因为自己一个大男人,进入女生的宿舍,似乎有些不妥。

    陈雁冰当然也是作此想,更让她意外的还是萧梦寒的态度,要知道她平时可是很反感男生靠近的,就连请来打扫公寓宿舍的仆人都必须是女的。可是她竟然主动邀请方天佑去她的公寓宿舍,这当然大出陈雁冰意外了。

    萧梦寒本意是玄冰诀珍贵无比,不想被人偷听了去,所以才想到找一个安全安静的地方。她对于周围的地带不熟,因此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公寓宿舍。

    她本来说得很自然,听得两人惊呼,这才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妥,脸色刹时变得绯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方天佑生出天生的信任,面对方天佑,她丝毫没有男子之嫌的防备心理了。

    “也对,学校到处是人,也只有我们的公寓宿舍清静吧。放心了,整栋小别墅只有我和梦寒两个人居住,不会有人打扰的。”陈雁冰看出萧梦寒的羞涩,赶紧附和着解释道。

    只是话音刚落,陈雁冰才意识到自己的解释也是漏洞百出,让人遐想联翩。单栋别墅,不会有人打扰,只有她和萧梦寒两人,问题是她陈雁冰同样是女孩子啊,让方天佑这一个大男人进去,如果想歪的人,一定认为陈雁冰这是暗示什么了。

    “好吧,就去你们公寓。”好在方天佑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要知道他前世不知道闯过多少龙潭虎穴的修仙者,什么风浪没见过,不会在意这些小节。今生的方天佑又曾经在花丛风流过,更不会在意进人家闺房。

    出于方天佑意料之外的是,萧梦寒的独立别野就在湖阳大学校园内,而且是在风景极佳可以鸟瞰大半个校园的位置。

    这样一栋别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住得进来的。就算有钱的余安然等人也没有资格住进来,由此可见这个萧梦寒身世可真是不简单啊。

    按方天佑的意思,原本是要在小院中修炼的,萧梦寒却觉得方天佑好歹是客人,便盛情邀请他到楼上坐坐。

    陈雁冰见萧梦寒如此态度,开始有些疑惑,后来渐渐想通,反而为萧梦寒感到高兴。自己家这位小姐不排斥方天佑同,甚至能够在方天佑面前打开心扉,这是好事,不然没病也要闷出病来。因此,陈雁冰以泡茶为名索性留在了一楼,让萧梦寒带着方天佑上楼。

    别墅布置得很淡雅,楼上楼下看似随意栽种着的一丝盆栽植物,将原本现代格局的房间和大厅点缀出几分江南阁楼的韵味。

    萧梦寒见方天佑似乎对别墅布局感兴趣,便又热情地向方天佑介绍起了楼上的房间,阳台、客厅、小餐厅……

    当走到一扇精致的木门前时,萧梦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坦然地推开了房门,一股淡淡的幽香便从里面传来。

    方天佑偷过打开的房门一看,里面的布置也很精细,淡雅的床,仿古的梳妆台……这分明是一名女子的闺房。

    “这边,是我的卧室,另一间是雁冰的卧室。”萧梦寒用细若游蚊的声音介绍道。就算她心中再对方天佑没有防备,但当着男孩的面介绍自己的闺房,以萧梦寒的性格还是感到羞涩无比。可是刚才已经带着方天佑走到这边,不打开让人看看似乎又不礼貌。

    “咦!”方天佑原本不打算细看人家的闺房,正要转头回身时,却猛然感应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

    “怎么了?”萧梦寒刚好注意到了方天佑的表情,不由疑惑地问道。

    “呃,那个,我能不能到你房间看看?”方天佑试探着问道,可是话刚出口,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妥,那毕竟是人家的闺房啊,自己当然不介意,可是人家女孩子当然会介意的了!

    “啊,那,可,可以,进去吧。”萧梦寒也没有想到方天佑会提这个要求,不过她本就是要带人家参观的,既然现在方天佑提出来了,她微红着脸,还是带着方天佑走了进去。

    方天佑踏入闺房,克制着闺房中幽香带来的异样刺激,全力感应着刚才那股怪异的气息,又展开神识进行探索,终于发现那股气息来自于梳妆台上的一条弯月形挂坠。

    “这是……”方天佑惊讶地看向那条挂坠,正要伸手去拿,又突然想起这是在萧梦寒闺房,那这东西肯定也是她的物件了,说不定还是贴身物件,自己可不能随便拿。

    “这是我的一副坠饰,今天走得匆忙,忘记带上了,难道这挂坠有什么问题吗?”萧梦寒看到方天佑惊讶的表情,狐疑地道。

    “我是觉得它有些古怪,至于具体古怪在什么地方,我还得仔细看看才能知道,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拿了它,仔细研究一下。”方天佑客气地道。

    “当然可以,给你!”萧梦寒没有丝毫犹豫地将挂坠拿起,送到了方天佑手中。

    方天佑将挂坠拿在手上仔细端详,挂坠主体是一轮以远古血魂石磨制而成的小指大小的弯月,又好是一把弯刀,窜在一根银丝项链上。

    最让方天佑感到惊讶的是那弯月上泛起淡淡的魂力波动,这股魂力波动虽然很弱,如果换在神识强化之前,方天佑也感应不到。不过现在他却能够真切地感应到弯月上的魂力波动。

    “这是一件魂力法器!”端详片刻,方天佑脑海猛然闪现一个念头,“血魂石上有不少的裂纹,说明这件魂力法器已经接近破损了,不过却是一件实实在在的魂力法器。”

    魂力法器,在修仙界专指必须以魂力或是神识催动的法器、法宝。这类法器是专门辅助、强化魂力技能的,以魂力发动,又专攻人的灵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向仕星的摄魂鼓也可以算是一件半成品魂力法器。只可惜它只能影响修为与施法者相差不多的人,以及修为比施法者还低的人的灵魂意识,况且摄魂鼓是纯以法力催发,承受不了魂力的操控,所以威力很有限。

    这件弯月挂坠却不一样,它是一件货真价实的魂力法器。有了它,方天佑就可以直接以神识催动,然后对敌人发动神识攻击。

    那样战斗起来,再也不用像对战樊长老时那么耗费神识,而且威力也可以提升数倍,可以真正做到事半功倍。方天佑真是越看越喜欢。

    “你似乎挺喜欢这件挂坠的啊,那就送给你好了。”萧梦寒看了看方天佑,淡然说道。

    “啊?这个,这东西太珍贵了,我可不能要。”方天佑连忙推辞道。

    “就是一副挂坠而已,在我手上这么久,我也不知道它是魂力法器,也不知道什么是魂力法器,你既然认出,既然需要它,那你就拿去吧。”萧梦寒真挚地说道。

    “呃,什么,你怎么知道我认出了这是一件魂力法器。你怎么知道我想要它?你,你难道可以知道我心里所想吗?”方天佑惊骇地看向萧梦寒。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