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六章 成人之美
    王燕妮嚣张地指了指那些声援温常远和梁文婷的同学,然后看向张建先,满以为张建先一定会放几句狠话来给自己捧捧场,却没有想到张建先非但没有做声,还眼神看向某处,有些怯怯地后退了两步。

    王燕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张让她怨恨却又有些忌惮的面孔。

    “方,天佑”王燕妮面色复杂地念叨道。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她已经搞清楚了上一次根本就不是张建先教训了方天佑,而是方天佑教训了张建先。

    不仅如此,就连余安然也改变了对方天佑的态度,还暗示王燕妮、周雪梅等闺蜜不能惹方天佑。

    前两天经管系毕业晚会上,方天佑更是出尽了风头,树立了极大的威信,无论黑道、白道人物似乎都忌惮于他!

    王燕妮的表情刹时吸引了不少人,大家都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少人都认出了这就是这几天校园论坛中的风云人物——方天佑。

    方天佑知道自己没法再隐藏了,而且梁文婷老师,说起来对自己也算照顾,自己总得帮她一把,想到这里索性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

    “方天佑!”梁文婷看着方天佑的出现,神色变得有些复杂。自从自己在无助中,被方天佑相助,然后利用他假冒了男朋友后,自己对他就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方先生!”对于方天佑的出现,温睿庵也大出意外,不过随即又换上了一副笑脸。

    “温总,没有想到又见面了。”方天佑也和气着说道。方天佑其实早就认出了温睿庵。因为在前两天的经管系毕业晚会上,温睿庵也是被邀请的老总之一。只是方天佑并不知道他的全名,而温睿庵对于方天佑当然也是印象深刻的了。

    “一点家务事,让方先生见笑了!”温睿庵试探着向方天佑解释道。众人见温睿庵如此嘴脸,当即肯定当日经管系毕业晚会上的传闻非虚,否则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温睿庵怎么会一下子转变了态度呢。

    “本来,温总的家务事,我们做为外人不应该插手的,但是既然已经闹得如此沸沸扬扬,又被我遇见了,我索性也谈谈自己的看法吧。”方天佑看向温睿庵道。

    “哦,方先生有何高见。”温睿庵早已经在前几天领略过方天佑的手段,虽然明知道方天佑或许不会为自己讲话,却不得不听下去。

    “温常远为了能够和梁老师在一起,绝意摆脱家庭的束缚,独自去创业。这份执着和痴情,温总觉得能够改变得了吗?”方天佑问道。

    “这……”温睿庵思索着,一时不知道怎么下结论,自己儿子的心思,他当然知道。这些年,他不只一次派人去游说,可是都没能改变他怕心意。

    “桓达汽运也算一家不小的公司了,难道这一路走来,都是靠着裙带关系,依附于别人发展起来的吗?”方天佑嘲弄着问道。

    “方先生,我知道您手段不小,但我温睿庵也不是任人污辱的!”温睿庵听出方天佑语气中的嘲弄,语气中也有所不悦。

    “原来温睿庵不耻于利用裙带关系,那为什么现在却要牺牲儿子的幸福,却换取桓达汽运的发展呢。”方天佑反问道。

    “桓达汽运迟早是他的,就算牺牲一下他的婚姻,如果能够让桓达汽运取得更大的发展,又有何不可,这一点不需要方先生操心了。”温睿庵倔强地道。

    “好,桓达汽运和你温家的事我管不了。不过,梁老师的幸福我还是挺关心的。不管周家还是温家,如果让我们梁老师受到了委屈,我担保周家和温家都不得安宁!”方天佑语气突然转冷,让温睿庵和周雪梅一听之下,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方先生,你……”温睿庵又气又恼,可是他见识过方天佑的能耐,知道凭他的手段,或许真的能够做到。

    “方天佑,你这算什么意思,仗着自己现在得势,就任意对别人的婚姻指手划脚吗?”王燕妮虽然也知道方天佑的能耐,可是她一向高傲惯了的性格,使得她对于自己闺蜜的吃瘪极不甘心。

    “仗势欺人不一向是你们的强项吗?周雪梅和温席远有的只是封建家长制婚约,温席远心里根本就没有她,只有梁老师,现在是她要强行介入别人感情。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靠周家的钱和势欺压能够买来爱情吗?”方天佑嘲弄着反驳王燕妮道。

    “爸,你如果真的要拿我的幸福去换取桓达汽运的兴盛发展,我发誓有生之年一定毁掉桓达汽运!相反,只要你同意让我和文婷在一起,就算没有了周家的支持,我也一定极尽全力,通过其他渠道保持桓达汽运的业务。”温常远虽然不认识方天佑,但既然有人来帮忙说话,自己也赶紧从劝解自己父亲道。

    “温常远,你……”周雪梅指了指温常远,却半天说不出话来,狠狠一甩手后,气愤地离场。她知道方天佑的出现让自己不可能再威胁到温睿庵,又见温常远如此态度,正如方天佑所说,她再这样强求下去,也没有意思,只会让自己更加丢脸了。

    “雪梅!”王燕妮和余安然见周雪梅气跑,连忙追了出去。

    温睿庵被方天佑和温席远这一通威胁,也知道这事只怕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掌握,长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既然有方先生出面帮你说情,你们的事,我就姑且不管了。你们年轻人的事,由你们年轻人自己解决好了。”

    “爸,真的吗?谢谢您,爸!我以后一定听您的话,好好孝顺您!”温常远听了温睿庵的话,喜出望外,又激动地看向梁文婷道,“文婷,你听到了吗?咱爸不反对我们了,你快答应我吧。”

    “我,我不知道!”梁文婷脸上一慌,扭头朝着办公室跑去。事情来得太突然了,让她一时无法接受。

    她当然知道在自己的心底深处,其实一直爱着温常远,自己留校任教更多的原因也是因为想留下来等温常远。

    可是现在温常远来了,她反而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她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和情绪。

    至于对于方天佑的感情,梁文婷在那一次方天佑失踪上京城就已经想通了,其实自己对方天佑的感情说白了更多的还是师生之情,朋友之谊,对他有过关切,但谈不上男女之情。

    “方先生,有空到汉北的话,一定到我那坐一坐啊。”温睿庵没有面子再呆下去,甩下一句客套话后,就告辞而去。

    当天,湖阳大学校园论坛上再次出现了关于方天佑的热贴。说他现身几句话就逼退某位公司老总,逼退余安然一伙,成全了梁老师的婚姻。

    方天佑并没有关注别人的看法,拿了复习资料,又和杨智全等人商量了飞往港岛的日期后,就准备返回小院中。

    对于帮助梁文婷的事情,方天佑只把它当成一个小插曲罢了。梁文婷多少算有恩于以前的方天佑,现在既然自己有这种能耐手段,就帮她强出一次头。

    如果能够成人之美,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回报吧。至于她和温席远的事情成不成,那是他们俩个人的事情了,方天佑也不便干涉。

    “方天佑,你可出来了!”方天佑刚走出中文系教学区,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喊,那声音中带着一丝惊喜和埋怨。

    抬头一看,萧梦寒和陈雁冰正站在从中文系走到校门必经的小路边上,朝这边张望着,发出呼喊的不用说,肯定是陈雁冰了。

    “萧梦寒,是你们俩啊,好久不见。最近没有跑出去泡温泉吗?你的身体好一点了没有?”方天佑迎了上去,像老朋友一样关切地问道。

    “现在知道问梦寒的身体状况了,早干嘛去了。你一天到晚忙着采药啊什么的,早把咱们给忘了呢!”萧梦寒还没有说话,陈雁冰抢先开口埋怨道。

    “是啊,最近确实挺忙的,几乎没有在学校。”方天佑尴尬答道。

    “喂,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传了咱们梦寒一套什么功法后,就不管不问,万一梦寒修炼有个三长两短呢?”陈雁冰板着脸道。

    “啊,那功法应该没问题啊。我不是让你试着修炼如果有问题就别再修炼下去了吗?我见你没有打电话来问,以为你修炼没有问题呢。”方天佑有些尴尬地说道。

    毕竟功法是自己传给人家的,虽然是出于好意,但万一炼出个什么意外来,就好心办坏事了。而且自己那一篇《玄冰诀》可是修仙界的功法,对于地球上的萧梦寒来说,或许太难修炼了。

    “嘻,我没事,你别听雁冰故意吓唬你。我要是真有事,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等你吗?”萧梦寒掩嘴轻笑道。

    “说的也是。”方天佑这才吁了一口气。同时释放神识探测起萧梦寒来。当然,他并不是为了偷窥美女的身体,纯粹是为了看看她修炼玄冰诀的情况。

    这一探测,果然让他看出了一丝异样。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