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五章 梁文婷的初恋
    为了稳固境界,适应突破先天带来的力量变化,姚静初向单位请了四天假,留在了小院中修炼。方天佑也在小院中没有出门,指点了她两天后,这才想到要到学校一趟。

    一是拿一下复习资料,既然在湖阳,那最后的考试还是去参加一下吧。二是确定一下杨智全等人的旅游计划,如果能够安排出时间,方天佑打算和他们一起去。

    刚踏入校门,就有人认出了方天佑,朝着方天佑指指点点,想过来搭讪又有些不敢。方天佑知道一定是那天毕业晚会上自己一举出名的原因,也不去管他,大步朝中文系赶去。

    “咱们快去看看吧,有人在公开向咱们的辅导员梁文婷老师求婚呢?”

    “是嘛,是什么人啊,这么浪漫。”

    “是比梁文婷老师大三届的学长呢,据说以前和梁老师谈过恋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学长一毕业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只是暗中留了一封信给梁老师,说是将来事业有成后,会来向她求婚!”

    走进中文系教学区,猛然听到几个中文系女生叽叽呱呱着朝办公楼方向跑去。方天佑听到梁文婷的名字,也很好奇,于是随着那几个女生跟了过去。

    跑到那里一看,好家伙,人还不少呢,看样子是有人故意召集起来的。方天佑在人群中还找到了杨智全、刘子明等人。

    “天佑,你来了,有热闹看啊,有学长要向咱们的梁老师求婚呢,有热心的女同学已经去请梁老师了!”杨智全等人笑道。

    “对方什么来头啊。”方天佑好奇地道。

    “就是站在楼下小广场的那位了,还挺帅气的。据说是一家家政公司的小老板,这一次的中文系校友会还特意邀请他做了一次创业演讲。”刘子明说道。

    方天佑顺着他的手指过去,果然看到一位成功人士打扮的青年男子,左手拿着一枝玖瑰,右手拿着一只礼盒,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想必就是刘子明讲的求婚者了。

    “来了,来了!”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方天佑垫起脚尖朝骚动的方向看去,却见梁文婷正在两位热心女同学的簇拥下,从办公楼内走了出来。

    “温常远,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梁文婷看到那个青年男子,似乎颇感意外。

    “还记得我毕业时,写给你的那封信吗?我说过,等我事业有成后,我会来向你求婚的。现在,我的事业虽然不算什么,但也小有成就了,所以我特意过来,向你求婚!”温常远朝梁文婷迎了上去,深情款款地道。

    “你,你说什么?”梁文婷绯红着脸道。她当然记得这个温常远,因为他是她的初恋。那时梁文婷初入大学,偶然间认识了常温远,两人因此一见钟情。

    只可惜温常远在临毕业时,突然对她不冷不热起来,梁文婷以为他为找工作而烦恼,所以也没有在意,总是软语温存安慰他。

    哪知道温常远毕业的时候,只给梁文婷留下了一封长信,然后就走了。从此后再也没有和梁文婷联系过了。

    温常远在信中说会在事业有成时,来娶梁文婷,因此梁文婷就一天天幻想着温常远真的会来找自己。

    一晃就是六七年过去了。开始一两年,梁文婷还真的充满着幻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地失望,后来终于确定,那一定是温常远临离校时,给自己来的一场恶作剧。

    这件事给了梁文婷很大的打击,她变得再不相信男人,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想和男人说话。后来当上了辅导员,由于工作需要,她才渐渐开朗起来。

    没有想到,这个当初给自己承诺,让自己苦等然后又失望了的初恋,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这让梁文婷确实感到震惊和意外。

    “我知道,我让你久等了。我也听说你至今还没有结婚,甚至都没有男朋友。我不管你是不是在等我,就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温常远热切地道。

    “我,我根本就没有在等你。你快走吧,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你说这些,丢不丢人啊!”梁文婷有些慌乱地道。

    “你撒谎,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放弃了去沿海城市的机会,留在湖阳大学,你敢说不是在等我吗?

    我知道是我不对,直到现在才来找你。可是那时的我没有办法许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我不敢向你表白。直到今天,我才有了这个能力,所以我要向你求婚。”

    温常远说着,又期盼地看向四周的同学道,“这没有什么丢人的,我这是大大方方地求婚,我这是在追求我们俩人的幸福!我相信同学们不会嘲笑,只会祝福!”

    “在一起,在一起!”四周的女同学已经被温常远的真诚打动,欢呼着要梁文婷同意,男同学们虽然想到女神般的梁老师要嫁作他人,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但为了女神的幸福也跟着起哄。

    “嫁给我吧!”温常远见状,胆气更壮,将礼盒打开,取出里面明晃晃的钻戒,然后单膝跪下,将玖瑰和钻戒一起递向了梁文婷。

    “你,这样……”梁文婷脸上表情复杂,眼中不禁泛起了泪花,不知道是喜悦还是因为什么。温常远的求婚太突然了,让她一时不知道应该接受还是拒绝。

    “常远,你这是干什么,快给我起来!”这时,一道严厉的声音从人群外响了起来。一位两鬓微白,面色严厉的老者,在一位黑衣助理的带领下,拨开附近的同学,走进了场内。

    “爸,你怎么来了。”温常远看到来者,表情有些尴尬地道。

    “要不是我在这里多玩了两天,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真来这里了。我叫你起来,你听见没有!”老者并不回答温常远的话,只是一味地喝斥着。

    温常远看了看面前错愕的梁文婷,却坚定地说道:“我现在已经自力更生,不吃温家的,不靠温家的,我已经长大了!我的婚姻我作主,谁也干涉不了我!”

    “我看你是被这个女人给迷了眼了。六年了,仍然改变不了你的痴情妄想。就你那屁大点的公司,能和你老爸我的企业比?

    你竟然为了这么个女人,放弃好好的少爷不做,跑去自创公司,看把你出息的!我告诉你,你是我儿子,只要我没死,你的婚姻还轮不到你自己作主!”那老者气愤地骂道。

    “爸,当初不是你说的,要想你不干涉我的自由,除非我不靠家底,我现在做到了,你为什么还要来阻止我的幸福。”温常远大声争辩道。

    “你想要幸福,那我的幸福又由谁来保证。常远大哥,你别忘了,我们两家早就联姻,我和你早就有婚约在先的,你现在却这样当众去向别的女人求婚。”温常远话音刚落,另一个幽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子走进了场中,方天佑定睛看时,发现来人,居然也是一位老熟人,余安然的闺蜜,周雪梅。余安然和王燕妮也不出意外地跟在周雪梅身后。

    “哗……”周雪梅的出现,让在场众人又是一片哗然。因为余安然的缘故,周雪梅在湖阳大学的知名度可不低。

    本来温常远这样校园求婚就容易引起轰动,现在又多了一个霸道的老爸,和一个像周雪梅这样知名度高的未婚妻,让事件变得更加充满了戏剧性。

    “雪梅,我们都是新时代的年青人了,干嘛还学老一辈的封建思想,承认什么包办婚姻呢!”温常远错愕地看向周雪梅道。

    “你说得轻巧,我周雪梅想要的东西,除非我自己不想要,否则谁也别想抢走!”周雪梅却是一脸怨恨地看向梁文婷道。

    “就是,梁老师,你可是咱们的老师,应该为人师表,怎么抢人家老公呢!”王燕妮排开众人,走到周雪梅身边道。

    “温叔叔,如果温家毁婚,不但周家会和温家关系闹僵,我也会说动余家撤回与桓达汽运公司的合作,到时你可别怪我们余家恃强凌弱。”余安然见王燕妮上前,也缓缓地走到场中,为自己的闺蜜撑腰打气道。

    “桓达汽运公司?姓温,难道这老者就是桓达汽运公司老总温睿庵!”

    “是了,是了我在招聘公司的海报上见过,真没想到现在见到本人了。”有几个关注招聘信息的同学在小声嘀咕道。

    “雪梅,你放心,有伯父在,这事轮不到他作主!”温睿庵近乎讨好地对周雪梅说了一声,又看向温常远道,“你是我儿子,温家的唯一继承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只要我有一口气在,你就休想和这个女人结婚!”

    “这也太霸道了吧,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实行联姻呢。”

    “切,以前看周雪梅一副高冷的样子,原来是以家庭关系相要挟,逼迫人家娶自己呢。”

    “就是,她们这些富二代千金,就是这么自命不凡,其实放下身世,她们什么都不是!梁老师,我们支持你!”

    围观的同学看着周雪梅和温睿庵盛气凌人的架势,纷纷表示不平。

    “建先哥!有哪些人在这里念嘴皮子,乱讲话的,你都给我记下来,迟一点一个个找他们算帐!”王燕妮气急败坏地指着四周的同学,对身后不远处的张建先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