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四章 我不是在做梦吧
    寻找修炼资源,除了统一地下势力帮派帮忙外,方天佑觉得自己也得多出去走动,寻找机缘,不能一味呆在湖阳守株待兔。

    至于期末考试,甚至是最后能不能毕业,方天佑并不放在心上,毕业他是修仙者,不可能按凡人的学习生活那样按部就班。当然他也知道凭借自己的资源优势,拿一张毕业证那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湖阳是他转生到这里后的落脚点,方天佑对于这个地方,对于这里的朋友还是挺有感情的。想到今后或许自己会忙碌奔波,方天佑决定应该对于湖阳的事情有个安排了。

    让他最牵挂的当然是姚静初了。想到姚静初,这一段东奔西走的,还真没有好好陪过她了,也不知道她的修为现在怎么样了,现在有了资源,可以再帮她提升一下了。

    姚静初听说方天佑回来,非得要到他的小院来看看,方天佑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小龙按照约定幻化成了藏獒的样子,并继续沿用“小龙”当宠物名,方天佑暂时没有告诉姚静初小龙是一只妖兽,那东西太过匪夷所思。

    姚静初身为后天武者,当然能够感应到小院中,尤其是房屋内天地灵气与外面的不同,嗔怪方天佑有这么好的修炼之地,为什么早点不让她住进来。

    方天佑听她暗含的意思是今后要住到这里来,本想解释一下,后来想想,让她住这里也好,她的修炼越快,自己越可以安心去做自己的事情。

    带着姚静初上下查探了一番院中的布局,姚静初很满意地回到了方天佑的卧室,两人很自然地相拥到了一起。

    “我已经将**真经修炼入门了!”姚静初吐气如兰,绯红着脸,娇羞地说道。

    方天佑这才想到,自己当初对她说过,**真经未入门前不能破她元阴,所以一直对她满持克制。现在姚静初这么说,那意思很明显了。

    就算前世方天佑道心坚定,但今世却还是**凡胎,面对如玉美人的投怀送抱,他也不免心摇旌荡。

    “嗯,唔!”两人忘情地相拥吻在一起,仿佛要将彼此融化。姚静初感觉自己全身舒爽,飘飘欲仙。

    方天佑虽然前世是处男一名,但这一世却曾经是花花纨绔,对于男女之事,当然熟识,此时情到深处,很自然地上下其手,一手握着一团酥软,另一只手就要去解姚静初的纽扣。

    姚静初虽然娇羞,却已经做好了任爱郎施为的准备,哪知紧要关头,却听得房门“咔兹”一声打了开来。

    两人当即惊觉,从亢奋中清醒,愕然地看着门口处,却是一只藏獒闯进了房中。

    “破坏气氛的家伙!”姚静初见是一只狗而已,暗怪自己这是做贼心虚,又好气又好笑,笑骂着,拿起床上的枕头就朝藏獒丢去。

    方天佑也是一阵无奈,没有想到小龙在这个关键时候闯了进来。

    “你们俩自己没有关门,这还怪上我了呢!老大,你可别猴急,我听说人类女子,没有筑基之前保持元阴,对今后的修为可是有无尽的好处哦!”小龙化身的藏獒甩下两句话,匆匆跑出了卧室。

    方天佑想想小龙的话确实也有道理,尤其姚静初还是修炼**真经的,正应该守住元阴。因,方天佑借机按下心头的**,只是宠溺地抱着姚静初,吻了吻她的脸,没有再进一步去侵犯。

    “怎么了!”姚静初感应到方天佑的变化,不解地问道,虽然这样抱着吻着,她也很舒服,很享受。

    “咱们修仙之人,在意的应该是精神灵魂的交融,而并不一定要**的**。你现在**真经虽然入门,但还差火候,应该趁着元阴未泄之前,打好根基,踏入先天境界。”方天佑又宠溺地亲了亲姚静初道。

    “嗯,我听你的。”姚静初知道方天佑在修炼一道上的经验超过自己十万八千里,当然相信他的话,况且她也真切地感应到了刚才方天佑是真要想要了自己的,并不是嫌弃自己,这对于姚静初来说就足够了。

    方天佑是修炼者,她姚静初现在也已经是后天末期修炼者,对于儿女情长的事不说不在意,但至少比普通人更洒脱。

    “乖,这些天在修炼上没下苦功吧。为了奖励你,我特意又给你炼制了一粒丹药。这丹药叫通脉丸,比之前给你服用的淬体丹淬炼身体的效果还要好,你吃下去后,就能够一举突破到先天境界了。”方天佑说道。

    “真的吗!”姚静初兴奋地道,“我虽然感应自己已经十分接近先天了,可是始终没有触碰到突破到先天的契机呢。”

    “当然是真的,一会给你试试就知道了。”方天佑说着起身将房门给关了起来,上了锁。

    姚静初见他如此,虽然明知他不是为了**,但仍禁不住脸色微红。

    方天佑重新走回床边,交待了她一些注意事项后,让她盘坐调息,然后拿出了一粒通脉丸交给姚静初,让她当场服用。

    姚静初吞下通脉丸立马觉得一股浓郁的药力朝着四肢百骸散去,连忙按照方天佑的交待运转**真经疏导药力,冲击各处身体要穴,锻炼身体。

    这种过程对于姚静初来说,既是一种享受,又是一种煎熬。享受的是她可以明显感觉到药力经过之处,对于身体的改造作用,煎熬的是这种改造有如万蚁噬血般痛楚,每过一分一秒都是一种意志的考验。

    她知道这是修炼者迟早要经历的考验,没有坚毅之力,又怎么能够取得超于常人的成就,俗话说的“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并不是一句骗人的空话。

    姚静初深明这个道理,更明白这颗丹药的可贵,知道这药中包含着方天佑对自己的爱意,因此,虽然被造体之痛刺激得全身冷汗淋漓,她却仍然咬牙坚持着。

    方天佑能够体验到姚静初的痛楚,可是在这件事上,他帮不上忙,也不能帮忙。修炼之路是一条充满艰辛和磨难的过程,谁都不可能不劳而获。

    方天佑现在帮得越多,姚静初将来要是想有所成就就会越难。因此,他只是担忧地看着姚静初,不让她出什么岔子,却并没有想办法解除姚静初的痛楚。

    随着越来越多的药力被吸收,姚静初的身体被不断改造着,经脉中的内力也越来越强。不断地在丹田和经脉中冲击着,仿佛猛兽要冲突牢笼。

    “嗯!”姚静初知道这是关键时期了,不得不屏除杂念,全力运转**真经,尽力控制着内力的运转,朝着先天境界冲击。

    就这样又坚持着过了半个小时,就在姚静初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隐约听到体内传来“嗡”的一声轻响,紧接着一股舒爽到极致的感觉仿佛自每一个细胞中升起,原本受到限制的内力,此时如泄洪之水一般,欢呼着在经脉和丹田中急速流淌着。

    “终于突破先天了!”方天佑以神识探测着姚静初体内的变化,心中也舒了一口气。

    姚静初也是脸色一喜,眉毛一挣一挣,就要停下功法,醒过来给方天佑报喜。方天佑连忙出声制止了她,“先别急着停功,通脉丸药效非凡,你继续运功吸收药力,就算不能马上全部炼化,也要将它留存在体内,否则的话就浪费了。”

    听到方天佑如此一说,姚静初这才耐下了性子,继续运转**真经。果然,通脉丸在改造了身体后,还残余有极多的药力。

    随着药力的吸收,姚静初身体内的杂质不断被排出,**不但是从形体上还是从修炼体质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修炼境界更是一举突破到了先天境界,然后还一路提升,先是稳固在先天境界,然后是达到了先天初期,最后勉强达到了先天中期境界。

    从上午十点钟左右,一直修炼到了晚上十点钟,方天佑才让姚静初停了下来。通脉丸的药力被姚静初吸收大半,剩下的姚静初一时半会吸收不了,被漩积储存在了身体细胞内。

    以后随着修炼,逐步消化这些能量,可以为姚静初进一步补充内力,甚至提升修为。

    “呵呵,我竟然达到了先天境界!还是先天中期!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姚静初感应着自己实力的变化,高兴得从床上一把蹦跳了起来。

    “这当然不是做梦,先天算什么,你信不信,我以后还能让你成为宗师,甚至更高……”方天佑笑道。

    “我知道我老公有能耐,我当然相信你了!”姚静初跳着扑向方天佑,一把捧住他的头,然后送上了一个香唇,全然没有意识到,方天佑刚才说还可以让她成为超越宗师的存在。

    两人拥吻良久,直到姚静初突然闻到一股臭味,四下闻了闻,才发现这臭味竟然是从自己身上传来的,知道这是传说中伐脉洗髓的结果,连忙闪身跑入浴室冲起澡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