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一章 毕业晚会
    整个毕业晚会分两个环节,第一环节是经管系学生的一些歌舞表演。和大多数校园晚会一样,并没有什么新意。

    第二个环节则是舞会,大家自由邀请舞伴跳舞。这个环节的最大亮点,就是主持人会介绍学校和经管系邀请的几位企业高层或是老总。大家可以自由地邀请这些企业的领导人员跳舞,联络感情,甚至现场求职,都可以。

    引起方天佑注意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亚华集团的一位副总经理。方天佑没有想到亚华集团会来参加这个晚会。方天佑本来就想打电话给张立国问问收集药材的事情呢。

    还有一个全身名牌的中年男子,左右手各一枚大大的黄金钻戒。穿着倒是挺讲究,可是方天佑总觉得这家伙铜臭太重,典型的爆发户炫富心理。

    从丁燕菲的介绍中,方天佑知道这人是湖阳矿业公司的梅总,手底下有两处不大不小的矿业开采权,是湖阳地区新晋的新贵。

    让方天佑不屑的是,这家伙的目光一直在晚会上几个美女老师、美女同学身上转悠,显然不安好心,方天佑不得不怀疑,学校或是经管系邀请这样的人来,到底是为学生联系就业,还是引狼入室。

    介绍完了招聘单位的领导后,舞会开始,主持人就算完事了。丁燕菲见方天佑一个人随意地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心中有点过意不去,毕竟人是自己请来的,却因为匆忙忘记了介绍这个外系的同学,也忘了问他到底和哪个老总熟悉了。

    想到这里,丁燕菲连忙朝着方天佑的方向走了过去。方天佑当然也看到了她,却只是笑了笑,知道她并不是故意冷落自己的。

    “丁燕菲同学是吗?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和你跳第一支舞呢?”那爆发户般的中年男子早就盯了丁燕菲很久了,此时见她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连忙拦在丁燕菲面前道。

    “对不起,梅总,我约了同学跳舞的。”丁燕菲不好意思地拒绝道。

    “什么,和同学跳舞?我听说丁同学的工作似乎还没有着落呢。放着我们这些老总不陪,你去陪同学跳舞,这可不是明智的选择。”梅总没有想到丁燕菲竟然拒绝自己,脸上立时有些挂不住,语气也有些生硬起来。

    “那位同学是我特意邀请过来的,我不能冷落了他,所以,对不起了梅总。”丁燕菲说着,准备绕过梅总,继续朝方天佑走去。

    那梅总见丁燕菲根本不为所动,又阴沉着脸提高嗓门说道:“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同学这么有魅力,让丁燕菲小姐亲自去请,还坚持陪他跳第一支舞。如果这同学不够份量,我想不但在座的男同学会失望,连我们这些老总,也会认为丁同学这是故意让我出丑了!”

    梅总的这一嗓子,顿时让场面安静了下来。大家本来都忙着做跳第一支舞的准备,这时也都停了下来,诧异地看着场下。

    其他商界精英们虽然不敢苟同梅总的做法,可是他们也懒得多管闲事,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让丁燕菲拒绝梅总的邀请,索性没有做声,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等着事态的发展。

    “梅总,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和学生计较起来了。”章校长原本是陪在客人身边的,这时连忙站起来打圆场道。

    “章校长,你们请我们这些高层和老总来,不就是推销一下你们湖阳大学的人才吗?怎么,如今我想见识见识一下,被丁燕菲同学看重的同学有什么能耐,也不行吗?”梅总不咸不淡地看向章校长道。

    “那,也好,丁燕菲,你邀请的是哪位同学,你就大胆地请出来吧。我相信你的眼光。”章校长鼓励般地看向丁燕菲道。丁燕菲一直是学校重点培养,也是深得学校信任的学生,他相信丁燕菲此举必有原因。

    丁燕菲没有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她只想悄悄下台去找方天佑的。不过事已至此,她想低调也不行了,说不得只好又拉方天佑下水了。

    “或许方天佑真有能耐摆平这事,而且事已至此,我不叫他出来,只怕这位梅总不会善罢干休了。”想到这里,丁燕菲终于下定决心,还是公开请方天佑现身。

    “方天佑,我们不是说好了要跳第一支舞吗?”丁燕菲有些紧张地看向方天佑道。两人并没有说好要第第一支舞,这是丁燕菲第一次撒谎,脸色都红了起来。

    “荣幸之致,我以为你会被这些所谓的老总们吓到呢,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方天佑其实早就想站出来了,不过又不确信丁燕菲是不是要找自己。此时确信丁燕菲是找自己,当即大方地从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方天佑!”这名字一出,众人的反应不一,有人惊讶,有人疑惑,还有人眼中放出崇拜甚至是敬畏的光芒。

    绝大多数同学是不认识方天佑的,当然对于丁燕菲竟然邀请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感到疑惑不解。

    有个别消息灵通的同学知道了方天佑的一些事情,尤其是知道了前段时间的中文系会议厅发生的争执事件,对于方天佑的神秘充满好奇,对于他的出现当然很惊讶。

    亚华集团的那位副总经理听到了方天佑的名字,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看了看一张相片,又看了看方天佑,脸色立马变得恭敬起来。

    “丁燕菲,你这是干什么。梅总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请来的,请你跳舞你不干,却和这么一个吊丝同学跳舞,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其他同学校友考虑啊,得罪了用人单位的老总,不等于间接砸同学们的饭碗吗!”

    说话的是学校就业办负责人之一刘副主任,这个一身肥肉的家伙,也是这次晚会的策划者之一,见方天佑穿着普通,又是从一个偏僻角落出来,当即判定了方天佑的穷吊丝形象。

    “那个什么方天佑是吧,你是经管系哪个专业的,哪里来还到哪里去,别在这里添乱了!”刘副主任不耐烦地冲方天佑挥了挥手,又满脸堆笑地看向那位梅总道,“梅总……”

    “滚!”哪知他话还没有说完,那梅总就“啪”地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将刘副主任给打懵了,就算你梅总是资产不小的企业家,可也不能这么随便打人啊,更何况自己刚才可是在帮他说话出气呢!

    梅总却并不理会他,而是恭敬地走到刚进入场中的方天佑面前,鞠躬喊道:“方,方老大!”他似乎认识方天佑,可是又不知道如何称呼方天佑,最后只想到了老大这样的称呼。

    “老大!”梅总的这一声称呼,再次让在场众人感到愕然。捧着被打的腮帮的刘副主任更是像活见鬼一样,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本想拍梅总马屁,却拍到了马腿上。

    “哈哈,梅总的记性还不错啊。看来以后在湖阳地盘上的矿业一定会顺风顺水了。”方天佑微笑着拍了拍梅总的肩膀,真的像是老大在巡视中安慰自己的小弟一样。

    这个梅总,方天佑当然认识。上一次**帮派妄虚大师来收并湖阳市,与楚家豪在茶楼谈判,当时梅总就是和潘家一样被妄虚大师先一步威胁收买了的。

    “那全靠方老大的照顾,全靠方老大的照顾!”梅总歉让地道,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作为那一次谈判的在场者,梅总当然知道方天佑的厉害,连妄虚大师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那次谈判后**帮的势力就彻底退出了湖阳。

    现在湖阳的地下势力被楚家豪牢牢控制。楚家豪现在可以说是湖阳地下势力的土皇帝,而这个方天佑却算得上是湖阳地面上背后的太上皇!

    “方先生,您怎么一直坐在那样一个角落,被人看成穷吊丝啊,真是失礼了!”那亚华集团的副总经理也连忙迎向方天佑,又转头责怪章校长道,“章校长,你们这安排可有点欠妥,要知道方先生可是我们张董事长的大恩人,是张董事长最敬重的人,要是他知道你们这样怠慢方先生,他一定会很不高兴的!”

    “这个,是,是,这是我们安排不周!”章校长狠狠地瞪了刘副主任一眼道。

    “没事,这本来就是经管系的毕业晚会,我一个中文系的学生,纯粹是丁燕菲邀请来打酱油的,坐哪里都一样。”方天佑笑道。

    “对,对,这事情就是一场误会,误会。大家还是开始跳舞吧,你看,有些小家伙都等不及了。”章校长连忙扯开话题说道。

    “是的,是的,别扫了大家的兴致,舞会还是快开始吧。”梅总正好借此隐盖自己的尴尬,也催促道。

    一段不大不小的插曲就这样过去,随着舞曲的响起,歌舞厅内渐渐恢复了热闹。方天佑也很自然地揽着丁燕菲进入了舞池中央。

    不少人慕艳方天佑独得美女亲睐,更多的人则是暗叹于方天佑的神秘身份,竟然让两大老总如果恭敬。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