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零章 跟谁称老子呢
    指导小巫打发走巫门各派,又安抚好了黑巫门后,方天佑就带着小巫悄悄地离开了黑巫寨。本来打算从夜南搭乘飞机直接回湖阳的,却发现小巫没有签证,无法坐飞机,最后只好包了一辆黑车,送到了华夏边界,再搭大巴跑到了黔中省。

    到了黔中省,就相当于到了陈宜帆的地盘了。方天佑给陈峥打了个电话,马上有专车将方天佑接到了**帮总坛。

    方天佑本想在这里呆上一阵,陪小巫和陈宜帆多交流交流,毕竟两人都算是巫门中人,又都是即将踏入宗师境界的人,交流起来,是有不少好处的。

    现在丁燕菲打电话来了,方天佑决定卖她一个面子,尽快赶回湖阳去。对于有恩于前身的人,方天佑总是希望替前身多回报一点。

    况且反正小巫和陈宜帆都是对自己忠心的人,让小巫暂时呆在**帮,方天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经管系的毕业晚会就要开始了,方天佑却仍然不见现身,丁燕菲在湖阳大学校内歌舞厅的门口焦急地张望着。

    她已经打过电话催促方天佑了,可是只来得及告诉他晚全的地点,电话就再也接不通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位置,还有多久才能到。

    由于是今天毕业晚会的主持人之一,因此丁燕菲一改往日的简朴素颜形象,特意穿起了漂亮礼服,还化了淡淡的容妆,这一站在门口,顿时吸引了无数惊艳的目光。不少前来参加毕业晚会的男生都留在了门口徘徊,只为了多和校花呆上一会。

    “丁校花,这是在等谁呢?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不会是在等男朋友吧,那可真要伤了万千宅男的心了!”有胆大的男生开玩笑道。

    “胡说什么,我在等晚会邀请的客人呢。”丁燕菲不悦地道。

    “哈哈,看来经管系这一次是有精心安排的,让这么漂亮的礼仪来迎接我们。”一辆恰好停在歌舞厅门口的豪华轿车上,下来一老一少两名男子,走到了歌舞厅门口。

    老者手提公文包,一副跟班模样。年青人则是西装笔挺,头发梳得油光发亮,嘴里还叼着一只雪茄。说话的正是走在前面的西装男子。

    这男子走到丁燕菲面前,却并不急着进入歌舞厅,而是惊艳地上下打量着丁燕菲,很绅士地向丁燕菲伸出了右手,“同学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你,你好,你是?”丁燕菲知道对方肯定是误以为自己是迎宾小姐了,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很客气地伸出了手和对方轻握了一下。

    谁知道刚握到一起,那名男子手上却加重了力道,紧紧握住了丁燕菲的手,丁燕菲两次想抽回都没有抽动。

    “住手,你想干什么?”在门口徘徊的一位男同学看出了这西装男子不怀好意,当即喝道。

    “瞎吵吵什么。我们家少董事长看得上她,那是她的福份。”与西装男子同来的老者阴狠地骂道。

    “少董事长……他,他是窦飞尘,窦氏企业的少董!我在新闻中看到过他。”这时,一位眼尖的同学突然认出了西装青年。

    “没错,我就是窦飞尘!你眼力不错,有没有找到工作啊,如果没有的话,明天来我们窦氏企业上班。”西装青年说着,挑衅般地看向了刚才要阻拦他的那位男同学。

    那位男同学知道了西装青年身份后,已经暗悔自己多事。工作都还没有着落呢,干嘛强帮校花出头,这窦飞尘可是这一次晚会邀请的嘉宾之一,自己一名普通学生哪里得罪得起。

    看着窦飞尘挑衅的目光,这男同学已然升不起半点斗志,脚下不由自主地向后缩了两步。其他刚才表现得义愤填膺的男同学,此时也像他一样瘪了。

    窦飞尘见此,更加大胆,不但右手握着不放,他的左手还想顺势往丁燕菲的手背上搭去,这就不是要礼节性的握手,分明是要占丁燕菲便宜了。

    “住手!”丁燕菲却扬起左手,将窦飞尘想轻薄自己的左手给打飞了,“窦先生,请您自重!”

    “装什么清纯啊,像你们这样的学生妹,本少见得多了。这么精心打扮,不就是想吸收今天到场各位老总的注意吗?”窦飞尘嘲讽地看向丁燕菲道。

    “收起你这一套嘴脸,再不收手,我可要报警告你非礼了!”丁燕菲边奋力抽着自己的右手,边喝斥道。

    “别给你脸不要脸!”窦飞尘没有想到丁燕菲如此态度,心中不爽,怒骂一声,扬起左手就朝丁燕菲脸上扇去!

    “啊!”丁燕菲惊呼一声,本能地闭上了眼,侧脸躲闪。可是等了半天,却没有听到任何响动,也没有感到任何疼痛,回头看时,却见窦飞尘扬起的左手,在空中被另一只手给截住了。

    “你,你是什么人!敢,敢管老子的闲事!”窦飞尘扬在空中的手被对方箍得生疼,右手连忙松开丁燕菲的手,想两手用力将左手从那人手中抽出,却发现根本抽不动。

    “方天佑!”丁燕菲终于看清了拦下窦飞尘的是谁,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安全感,似乎只要方天佑在,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一样。

    “你跟谁称老子呢!”方天佑扬手啪地给了窦飞尘一个耳光。在场众人顿时傻眼了。

    经管系那几位同学都没有想到方天佑会这么生猛,一句话不合就打人。不知道这家伙是个傻子,还是没有听到刚才的对话,不知道这个窦飞尘的身份。

    丁燕菲也没有想到方天佑会这样过激,虽然她知道方天佑也是一个富二代,而且他身上似乎藏着不少的秘密。

    窦飞尘以及跟着他一起来的老者,也没有想到方天佑竟然敢出手打堂堂的窦氏企业的少董,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啊,你敢打我,你死定了!”窦飞尘足足愣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被打了,而且被打的右脸明显地涨红了。他当然不知道这还是方天佑不愿意修仙者身份,只使用了很小的力道的原因,否则的话,方天佑一巴掌足可以让他死好几回了!

    “叭!”回答他的却是又一巴掌,这一次却是将他另一半边脸给打得红肿。

    “威胁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以你这样的德性,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学校请来的客人的份上,我不但会打你,还可能要杀了你!”方天佑冷漠地盯向窦飞尘道。

    “你,你……”窦飞尘还想嘴硬,却猛然感觉到方天佑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着冰冷的杀意,让窦飞尘觉得自己好像被毒蛇猛兽盯上了一般!

    吓得窦飞尘将就要到嘴边的场面话,生生地咽了回去,两腿不自觉地打起了哆索。如果此时他腿脚听话还跑得动,只怕就要当场逃窜了。

    “同学,你知不知道我们家窦少的身份啊,就连你们校长亲自来,也是对我们少董客客气气的,我劝你不要趁一时之气,还是快点给我们少董道歉吧。”与窦飞尘同来的老者,见自己家少董吃瘪,连忙上前帮腔,可是他见识过方天佑的神武,也不敢强来,只能暂时隐忍,以语言威胁。

    “窦氏集团是吗?如果不服气,随时来找我,我叫方天佑!”方天佑冷哼一声,将窦飞尘推倒在那老者怀中,差点将老者也撞倒。

    “对不起,路上堵车,我来晚了。”方天佑歉意地看向丁燕菲道。

    “没,没事,晚会就要开始了,我要进去主持了,可是这里,你真的没事吗?”丁燕菲有些不放心地道。毕竟对方可是窦氏企业的少董,她不确定方天佑打了人家后,会不会惹上大麻烦。

    “没事,两个跳梁小丑而已,他们只会欺软怕硬。”方天佑安慰一声,拉着丁燕菲朝歌舞厅走去。

    直到方天佑的身影完全消失,窦飞尘才缓过劲来,恶狠狠地看向歌舞厅里面道:“方天佑,你给我等着!”

    那老者一时摸不清方天佑的底细也不敢多说什么,扶着窦飞尘上车,匆匆离去。

    “哇,那小子谁啊,这么生猛!简直太帅了!真是我的偶像啊,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咱们丁校花!”

    “原来丁燕菲一直在等的就是这小子啊。不得不说,这小子的举动太解气了!”

    “咦,他好像叫方天佑,以前人家都说他是傻子,现在看来他不但不傻,而且来头不小啊,能窦氏企业都不放在眼里!”

    双方走后,留在当地的经管系同学们仍然为刚才的争斗激动不已。

    晚会时间已经到了,当丁燕菲走进歌舞厅时,同她一起负责晚会主持的另一位身着燕尾服的男同学,正四处找她呢。

    正当丁燕菲从门口进来,他连忙招呼丁燕菲来到了主持台前。丁燕菲本想将方天佑介绍到嘉宾席就坐,此时见时间来不及,只好歉意地向方天佑笑了笑,让他随便找个位置坐一下。

    方天佑本就是冲着丁燕菲才来的,坐哪里倒也无所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