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九章 丁燕菲的邀请
    方天佑一方便吞噬着巫神虚影,一方面又运转“鸿蒙仙经”不断地疏导这些光芒运遍全身,然后慢慢进入魂海,与魂力神识相融合。

    “我恨啊!”巫神虚影眼见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消失,只能发出一声不甘的呼喊,却已经无能为力。

    仅仅十余秒钟后,巫神虚影所化的光芒完全消失。而小巫的请神术时效也到了,依附在他身上的光芒开始朝着神像飘去。方天佑似有感应一般,极速运转着“鸿蒙仙经”吞噬着这些试图飘回到巫神神像上的光芒。

    小巫见方天佑面色祥和,也就放心下来,安静地在一旁帮自家少爷护法。他知道只要少爷这番醒来,实力肯定又要精进不少!

    小巫所想没错。这就是方天佑和他策划好的针对巫门的第二步计划,吞噬寄生在巫神像内的这一伪神灵。这其实是由巫门中人的信仰力所产生的假神灵。

    信仰力也是属于精神异力的一种,方天佑刚才从神像中拘出来并吞噬的光芒,其实就是信仰力。

    在修仙界,有些修仙者就是通过凝聚无数信徒的精神力,最终凝聚神性,点燃神火,炼成神体乃至神国。

    黑巫门神庙中这尊巫神神灵,并不是通过神道修炼而成,只是由最原始的崇拜而诞生的,因此根本不成系统,不懂修仙,与真正的神灵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被称为伪神灵。

    伪神灵因为不懂修仙,全靠信仰力来维系自己,因此一旦信仰减弱,伪神灵也会变得虚弱甚至是消失。

    而且因为他不懂修仙,战斗力极弱,对付凡人或是一般修炼者还行,碰到稍强点的修仙者,他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在修仙界,就有不少强者将这些土着神灵捉去,当做法宝元魂,甚至祭炼成护法神来驱持。甚至有些宗派,专门驾驭这样的伪神灵作战,就好似驾驶傀儡机甲一样。

    当然,以方天佑目前的实力,本来是对付不了这样的伪神灵的。方天佑之所以敢对这伪神灵动手,也是经过深思熟虚,多方面分析的结果。

    首先他知道古巫一脉虽然有着悠久的历史,巫神信仰也由来以久,但巫门自诞生之日起就不但的受到打击,因此巫神的信仰也并不稳定,所产生的伪神灵并不会强大。

    况且从这一尊雕像来看,年代并不是很久远,能够产生伪神灵已经算是奇迹了。

    其次,伪神灵曾经在巫门大祭中显现,并对小巫进行了加持和洗礼,这是要消耗伪神灵不少能量的,每一次伪神灵显灵后,应该都是伪神灵的虚弱期。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方天佑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资本,有针对伪神灵的计划。噬神术、“鸿蒙仙经”、异于常人的神识,还有小巫的相助等等,都给了方天佑极大的自信。

    他先是利用伪神灵不善战斗,故意进入伪神灵的幻象中,以神识针芒出奇不意地将处于虚弱状态的伪神灵击散。

    然后让小巫趁伪神灵受创,尚未重新凝聚完整的虚影,无法及时掌控自己信仰力的空档,施展“巫门请神术”,吸引借用了伪神灵近乎三层的信仰之力。

    那伪神灵先是受创,又被扯走了近三层能量,实力越发大减,方天佑这才使用噬神术和“鸿蒙仙经”相互配合先吞噬了那道巫神虚影,再回过头来吞噬掉小巫借用完后,试图返回神象去的信仰之力。

    过程虽然有点冒险,但方天佑认为这是值得的。信仰力既然也是精神异力之一,那方天佑就完全可以炼化吸收来补充进自己的神识了。

    虽然这个伪神灵并不强大,所蓄含的信仰之力并不是很多,但对于现在的方天佑来讲也已经是十分庞大的了。

    之前方天佑的神识能够探测百米,如果全数炼化这“巫神”的信仰力,不但能把之前以及刚才施展神识针芒的消耗修补回来,还能再进一步,范围笼罩可上千米,神识也将更加凝实,到时战斗起来神识化形,就更加容易了。

    丁燕菲这几天挺忙的,就快要毕业了,才忙完毕业论文答辩,又要帮系里筹备毕业晚会。本来一切也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可是突然接到一个临时任务,要邀请方天佑过来参加这一次的毕业晚会,这就让丁燕菲有点犯愁了。

    本来经管系的毕业晚会,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邀请其他系的人来参加的,就算邀请也不会邀请方天佑。

    可是毕业晚会上,有好几家企业的高层或老总会来参加。湖阳大学不少毕业生,尤其是经管系的毕业生都被这几家企业招聘了。

    对于这几家接纳本校毕业生的友好单位,无论是从学校层面,还是从学生层面来讲,都是不敢怠慢的。

    不知道是谁打听到了方天佑和其中一家企业的老总关系很好,说是只要方天佑到场,人家老总一高兴,谁想进那家公司,进了那家公司想加薪,那都是人家方天佑一句话的事情,所以晚会筹备委员会决定要请方天佑来参加。

    丁燕菲本就是筹备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有知情人又爆料丁燕菲与方天佑有过交情,所以邀请方天佑的任务自然就落在她身上了。

    丁燕菲不知道方天佑是不是真有这样的能耐。她只是感觉到方天佑这半年来的表现似乎大异从前了。或许他真的是富二代,以前脑子受损,现在变好了吧。

    可是丁燕菲知道自己和方天佑其实也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当时帮助方天佑只不过是出于同情心和正义感而已,并没有冲着方天佑富二代的身份。

    而且好长一段时间,丁燕菲都没有在校园里见过方天佑了,也没有和他联系过了,现在贸然邀请人家来参加与他毫不相干的经管系的毕业晚会,丁燕菲可没有把握说服对方。

    只是既然已经答应了,自己总得试一试吧。因此丁燕菲按照无意间从杨智全那打听来的手机号码,给方天佑打了十来个电话,可是方天佑的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

    没有办法,丁燕菲只好抱着一丝希望跑来中文系文秘班教室找一找方天佑了。来到教室却并没有见到方天佑。杨智全等人说方天佑好一段时间没来上课了。

    “真有急事的话,你打他手机试一试吧。不过他的手机经常关机或者无人接听。至少我们打过去是那样的。”杨智全说道。

    “我昨晚按你上次说的号码打过了,没人接。”丁燕菲又试探着再打了一次,果然还是无法联接状态。

    “你有什么急事吗?如果要帮忙,我们也可以的,天佑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天佑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田富元拍着胸脯说道。

    “没什么事,他不在就算了。我先走了。”丁燕菲摇了摇头,转身朝经管系的方向走去。

    可是她心中又不免有些担忧起来,这个方天佑到底怎么回事呢,是恢复了富二代本性,不再管学业了,还是又开始犯傻不知道到处乱走迷路了?

    毕业那一次在医院可是见他好好的呢,应该是第一个原因的可能性最大的吧,有空的话我还是得劝劝他多学点东西才行,不要学那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

    丁燕菲一路想着,一路往经管系走去,晚会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开始了,既然联系不上方天佑,那就只有回去和筹备委员会的几个同学直接说方天佑不能到场了。

    刚走到半路,电话却响了起来。丁燕菲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方天佑打来的。

    “喂,是方天佑吗?我现在在哪里呢?”丁燕菲问道。

    “是我,你,是丁燕菲吧,我刚从夜南回到黔中省呢?”电话那头传来方天佑颇感意外的声音。

    “夜南?你跑去夜南干什么,现在是期末考试的关键时候呢,你到处乱跑,不是要荒废了学业了。”丁燕菲不悦地道。

    “呃,那个,我不是乱跑,我到夜南办点事,现在刚到黔中省准备搭飞机回湖阳呢。明天就来上学了。”方天佑心虚地解释完,又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丁燕菲这才想起自己只图痛快责问方天佑,忘记自己今天可是有求于人了,“那个,我们经管系今天有个毕业晚会,我,我想邀请你来参加,你有时间吗?”

    “你们经管系的毕业晚会,是了,你好像也要毕业了。是得送送你。”方天佑若有所悟地说道。

    “那你是答应了?可是晚会明天晚七点就要举行,你来得急吗?”丁燕菲担忧地道。

    “没问题,来得及,咱们晚上见吧。”方天佑满口答应。

    方天佑的心情很好,这一趟夜南之行,收获还是挺大的。不但收集到了一批来自不同国度或地区的药材,还成功地吞噬了一位伪神灵,使自己的神识再上了一个层次。

    除此之外,还为阴鬼找到了一具堪称完美的蛊巫之体做为肉身,机缘巧合之下,让阴鬼一举突破到了伪宗师之境,半只脚已经踏入宗师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