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八章 吞噬伪神灵
    方天佑正是要小巫以这两种巫术镇摄巫门中人。开始是先声夺人,使用“唤鬼术”招唤鬼将给众人来个下马威。

    接着小巫又使手段擒巫蛇,以“巫门请神术”提升自身两倍的力量,一拳将白万山轰飞。最后又施以恩惠,给白万山治伤,展现神奇丹药,将各门门主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还甘愿献上各种药材。

    “其实他们如果真的一哄而上,一起攻击我的话,我没有任何胜算。看来少爷将他们的心理摸得很透。他们不可能一条心。”小巫佩服地道。

    “巫门各派虽然都传承于华夏古巫,却长期没能统一,要一条心哪有那么容易啊。不过,现在有了你这个巫王应该是可以让他们团结起来了。”方天佑道。

    “他们只是迫于我的武力罢了。对了,通过这一次的实战,我又发现了这两门巫术的不足,以后修炼时要注意改进了。

    巫门请神术的好处在于只是暂时借用力量,不像噬神术一样吞噬过多还得担忧身体消化不了。可是弊端就在于每次施展之后身体会虚弱一段时间。而且因为我是刚学,念动诅咒,蓄力的时间还过长。如果不是与白万山打赌,我攻他守的话,使得他没有抢先进攻的话,我很难达到刚才这样的效果。毕竟真正生死对战不可能谁像个靶子一样,站在那里任你打!”小巫说道。

    “你能够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这很好,对你今后的修炼很有利。毕竟修炼之路很漫长,就是一个摸索的过程。”方天佑点头赞许道。

    “这也是跟少爷学的啊。少爷能够凭借樊长老手中那一份残卷,修炼出噬神术,那才是了不起呢。”小巫说道。

    方天佑笑了笑,对这件事,他其实也是充满着自信与自傲的。这段时间在神庙地下室中,他已经将那一卷“巫门噬神术”研究通透。

    果真如樊长老理解的那样,这副卷轴只是一个残本。不过方天佑有着前世的修炼经验,又见识过各式各样的修炼秘诀,尤其是有“鸿蒙仙经”这样博大精深的功法做指引,钻研起新的功法来,自然是方便快捷。

    几天下来,方天佑不但掌握了卷轴中的内容,还根本自己的理解和钻研,将巫门噬神术中残缺的部分进行了补充,对巫门噬神术中一些弊端进行了改进,形成了一门全新的完整的噬神术。

    “说到噬神术,我倒真想找人试一试了。”方天佑向往地道,“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炼制些丹药,镇慑收买一下那几位门主吧。”

    “那就辛苦少爷了。我也到旁边修整一下,刚才第一次施展‘巫门请神术’,消耗还是挺大的呢。”小巫说着,将刚才得到的药材交给方天佑,自己跑到一边修炼去了。

    由于华夏对巫门有着许多禁限,所以现在巫门各派总部都不在华夏境内,而是分布在世界各地,当然以是东南亚为主了。

    因此,他们这一次带来的药材也都与华夏略不相同。他们对于五年一次的巫王大赛上的交流也很重视,所以药材方面准备得很充分,尽量地拿来了总部所在地的特产药材。

    这倒给方天佑提供了不少华夏没有生长的药材。综合各门的药材,加上樊长老在暗格中所留的,以及方天佑自己收集的药材,方天佑发现自己又能够炼制好几炉丹药了。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急着修炼筑基丹,而是先修炼了一炉真元丹。然后又随意炼制了一炉小补元丹和小通脉丸。

    申时刚到,樊佰川果然带着白万山等人准时来到了神庙外。方天佑将小补元丹和小通脉丸交给了小巫,并吩咐每人只可以给一粒丹药,拿了小补元丹就不能再拿小通脉丸了。

    这正是方天佑根据各位门主的心理而特意为之的。要知道无论是小补元丹,还是小通脉丸都是药效比淬体丹还好的丹药,他们得到一种,肯定还会贪图另一种,得到一颗,肯定还会想得到更多,这样才能方便今后以丹药利诱驱使他们。

    “这些丹药,果然比白门主服用的品质不差!”

    “这药性,可比淬体丹还浓烈!”

    当小巫拿出丹药时,各位门主再次发出了惊叹,就连樊佰川也是惊呼不已,他没有见过自己曾爷爷以前炼制出过如此精纯的丹药,难道说,真的是因为有了巫神的护佑!

    “我炼制的这些丹药极其珍贵,为免让人觊觎,你们不可出示给外人知晓。还有,这一次炼制丹药的材料,本来不足,是我看在各位已经效忠于我,这才不惜耗费不少樊长老留下来的材料,炼制成这些丹药。

    今后你们如果还需要,我也可以为你们炼制,但是必须带更多的修炼资源来换,我会根据你们提供的修炼资源的多少决定给不给丹药,给多少丹药!”小巫按着方天佑的意思,告诫几位门主道。

    “是,是,感谢巫王大恩。我们今后一定尽力收集修炼资源!”众人连声应道。小巫尊重各人的选择给予了他们自己想要的丹药。为了稳住黑巫门,小巫又按照方天佑的交待,特意暗中多给了樊佰川一粒丹药,樊佰川受宠若惊,更加相信小巫就是他的曾爷爷转生了。

    各大门主退出神庙后,方天佑却闪身来到了神庙的主殿。

    “少爷,你的方法还真灵,将他们制得服服贴贴的。”小巫佩服地道。

    “这没什么,一些小手段而已。现在修炼资源太少,我的修炼境界又低,不然才懒得和他们耍这些小心机呢。”方天佑叹息道。

    “少爷,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小巫又问道。

    “进行第二步计划吧!”方天佑似乎下定了某项决心。

    “少爷,你有把握吗?万一失败后果可不堪设想!”小巫有些担忧地道。

    “现在他应该还很虚弱,是我们动手的最佳时期,如果再托下去,等他喘过气来,我们就不可能成功了!”方天佑说道。

    “好,既然少爷决定了,我们这就开始吧。”小巫点了点头道。

    方天佑没有再说话,而是来到了那一尊巫神的神像面前,默默地看向神像,好像要祈祷什么,小巫也悄悄地跟在了他的身边。

    方天佑看似静静地站着,其实却已经催动了神识,探测着眼前的巫神神像。根据樊长老的记忆片段,以及巫神显现时的异像,方天佑已经基本上肯定了眼前的巫神神像,与之前的巫神显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果然,方天佑以神识探测没多久,就感应到了一股浓郁的精神力量,或者说是信仰之力!不仅如此,那股信仰之力还发来了类似于警告的信号。

    方天佑没有去理会它,继续探试着,不久,就看到了一副副画面,这些画面展现的背景都是在一块空地上,一个个穿挂着树皮树叶的粗犷男女,时而跳着方天佑看不懂的原始粗犷舞蹈,时而趴在地上跪拜着,而他们跪拜的对像正是与神庙中一模一样的神像。

    “轰、轰!”仿佛感应到了方天佑的窥视,那神像竟然蓦然转过头来,看见方天佑后嘀咕了一句方天佑听不懂的土话,随即一柄丈余长的古朴梭镖出现在他右手中。只见他右手一挥,那梭镖便带着破空之声,朝着方天佑掷来。

    方天佑知道这并非真实,只是神像以异力构造的虚幻空间罢了,可是如果自己真的被这梭镖刺中的话,轻则灵魂受损,变成痴呆,重则就此魂飞魄散。

    当下,方天佑也不敢大意,瞬间把神识催动到极致,一缕缕无形的神识像之前对付樊长老一般被凝聚成手指粗细一米来长的针芒。

    “破!”方天佑一声轻喝。那针芒猛的激射出去,带起一道道残影,凌空迎向了梭镖。

    “啵!”两者在空中相撞,梭镖虽然形体大、声势壮,却被针芒如击破絮一般刺破、撕烂。不仅如此,针芒穿透梭镖后还继续刺向了那神像的头颅,“嗡”的一声将那头颅刺穿,整个神像开始分崩离析。

    眼前的景物人影也迅速消散,方天佑又重新回到了神庙内,眼前的神像传来一阵格格的轻响,仿佛什么东西要碎裂一般,又有肉眼不可见的光芒闪烁不定。

    “请神!”小巫早在一边念动着巫咒,见方天佑睁开双眼,立马施展起了巫门请神术。请神术一出,神像上就有一团常人不可见的光芒射到了小巫身上。

    方天佑也趁机施展起了噬神术罩向巫神神像。

    “卑劣的异端,你们竟然敢打本神灵的主意!”神像内传来一声无力的低吼,一团极淡的光芒被方天佑的噬神术从神像中扯了出来。那光团的核心,分明是一尊只剩下头像和前胸的淡淡巫神虚影。

    “一道残魂而已,连伪神灵都算不上,还敢在这造次!”方天佑并不理会那虚影神像的咒骂,盘膝而坐,全力催动着噬神术,将巫神虚影一点点的撕裂、搅碎,化为淡淡的光芒,然后一点点吞噬。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