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六章 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鬼将!这是我鬼巫门的养鬼术!”鬼巫门门主惊诧出声。鬼巫门的修炼本就与鬼魂有关,对于阴魂阴鬼自然最为敏感。

    “什么!”其他人闻言,也注意到了刚才消**影的诡异之处,警惕之心大起。

    “不是警告过你们,要神庙外耐心等候吗?这么冒失地闯进来,差点坏了巫门的大事!”正当众人惊异间,一道愤怒的声音自神庙内响起,随即一道青灰色身影闪现在了巫神雕像前。

    “你,你是小巫!”众人看清眼前的身影,又是一惊,原来这道诡异出现的身影正是之前被巫神加持了的小巫。

    “你把樊长老怎么样了!”血巫门门主与樊长老交往多,受到的好处也不少,况且樊长老还答应以后给他更多好处呢,所以他最在意樊长老的生死了。

    “樊长老为了成全我,耗尽了所有巫力和生命精血。他是我巫门的骄傲!”小巫语气低沉,似乎有着无尽的悲切。

    “什么!”众人闻听又是一阵心惊。

    “刚才那鬼将是你召唤出来的!”鬼巫门门主则是震撼地道。他明白刚才那只鬼将的威势比鬼巫门召唤的鬼可厉害多了。

    要知道那鬼将刚才可是震住了各位门主的,虽然它是仗着突兀偷袭,打得众人一个措手不及,最后也在众人联手一击之被打散,但这份威势也已经是极了不起了。

    “我得巫神加持,被巫神神力洗礼,自然精通不少巫门秘法,召唤一个鬼将有什么好奇怪的。”小巫淡然答道。

    “巫神加持,神力洗礼!”众人闻言,都是倒吸了一口气,脸上神情极为复杂,猜疑、羡慕、惊骇兼而有之。

    小巫却并不理会他们,只是看向樊佰川说道:“樊佰川,你忘了樊长老在神庙中的交待了吗?”

    虽然带着面具,让人看不清神色,但任谁都可以从小巫语气中听出几分威严与责怪!那语调不是在询问,而是在斥责。

    樊佰川闻言,非但没有懊恼,眼角甚至还掠过一抹喜色。因为小巫现在说话的腔调,分明与太上长老一样!

    而且小巫这话一语双关,对外可以指的是巫神显现后在神庙中召见过樊佰川,实则樊佰川知道小巫讲的是,曾爷爷半个月前在神庙告诉自己移魂夺舍的事,两人对此进行了一番密谋计划。

    从这两点,樊佰川已经肯定曾爷爷夺舍成功了,面前的小巫就是自己的曾爷爷!

    “佰川不敢,全力培植小巫,不,巫王,是太上长老最后的遗愿。黑巫门愿意继承太上长老遗愿,奉您为巫王!”樊佰川说着,恭敬地向小巫行起了鞠躬礼。

    “巫王?樊长老在前几天的巫王大赛确实说过要立他为巫王……”鬼巫门门主见樊佰川承认小巫的巫王地位,也配合着提醒众人道。

    “樊长老在时,我们确实给他面子。可是如今樊长老已经走了。这小子够不够格当上巫王那又是两说之事了。”操着花斑毒蛇的蛊巫门门主伍三娘质疑道。

    虽然说樊长老和黑巫门一副大公无私,一心为了巫门的架势,而眼前这小子也确实在众目睽睽之下得到了巫神的加持洗礼,可是想到这个小巫与黑巫门的关系,伍三娘心中仍然觉得不爽。更何况这个小巫看来如此年轻,又来历不明,伍三娘哪里会服他。

    “伍三娘,前几天巫门大祭的时候,大家可是都达成了一致目标,要让小巫得到巫神亲睐,培养他当巫王的。如今怎么反悔起来。”血巫门门主劝解道。

    “当时我们确实达成了共识,但更多的是看在樊长老的面子上,至于眼前这个面具人,我们并不太了解,有没有资格当上巫王,确实是值得商榷的事情。”这次说话的却是白巫门门主。

    白巫门虽然明面上与黑巫门没有什么冲突,但暗地里一黑一白还是较着劲的。小巫再怎么说也是由黑巫门先培养的,就算成了巫王,以后也肯定是与黑巫门走得近些,这是白巫门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我黑巫门为了巫门耗费了大部分资源,如今连太上长老也耗尽了他最后的力量,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呢!”樊佰川气愤地说道。

    “那是你黑巫门自愿的,我们又没有逼你黑巫门。”伍三娘撇了撇嘴道。

    “你……”樊佰川被伍三娘气得不行,正要争辩,小巫却挥挥手止住了他的话。

    “樊长老对我恩同再造,他振兴巫门的遗愿我必须完成,所以这巫王之位,我是当仁不让。我知道你们有人不服。也不用说什么我够不够资格,巫门中人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如果你们不服,大可以站出来,我会打到你们服!”小巫傲然说道。

    “狂妄!我伍三娘第一个不服!”伍三娘当即上前一步道。那白巫门门主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伍三娘踏前了一步。

    小巫又等了一会,见没有人上前了,这才对伍三娘两人道:“你们俩一起上吧!省得浪费时间!”

    “黄口小儿,真会信口雌黄,我伍三娘先来会会你!”伍三娘说着,也不客套,嘴中念叨着几句咒语,随即将手中花斑蛇一甩,那蛇便如离弦之箭般,射向小巫。

    这蛇看起来与一般花斑蛇无异,其实却是伍三娘特意寻来喂养的一种异蛇——巫蛇。巫蛇勇猛异常,速度其快,毒性烈,关键还具备一定的灵智,是用来做蛇蛊的好蛊种。

    在伍三娘的控制下,那巫蛇迅疾扑向小巫,快要靠近小巫时,却又突然蛇身一弓,转变了角度,原本要咬向小巫咽喉,突然又改为咬向方天佑的左胸部位。

    门外的巫门弟子,包括神庙内的各位门主都是一惊,没有想到伍三娘这条看似普通的蛇,竟然如此诡诈。而且以这蛇的速度,就算几位门主也不敢轻言可以接下。

    小巫却一直不见动静,不见闪避也不见他提前出招迎击,外人看来就像是被迅疾窜来的巫蛇给吓傻了一样。

    樊佰川见此,心都提到了嗓子上。虽然他相信眼前的小巫就是自己的曾爷爷转世,可是小巫能够继承曾爷爷几层战力,他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又是小巫自己提出以战力服人的,樊佰川就算担心也没有理由出手相助了。

    其他门主则多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就连血巫门门主和鬼巫门门主,也没有出手阻拦伍三娘。

    门外的巫门弟子虽然搞不清楚这些门主的想法,但凡是看清神庙内打斗的人,无不惊诧于伍三娘的巫蛇,认为小巫要吃大亏了。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当巫蛇就要咬中小巫的左胸时,小巫右手闪电般伸出,准确地擒住了巫蛇的蛇头。

    巫蛇反应也极快,蛇头刚被擒,蛇尾便是一扫,如钢鞭一般抽向方天佑的右手腕。眼尖的人就会发现,巫蛇的蛇尾竟然如蝎子一样,有一根细小的尾刺!

    看着这尾刺,樊佰川刚因为方天佑抓住蛇头而放下来的心,又再次提到了嗓子眼上。可是随即就见小巫左手一招,但轻巧地抓住了蛇尾。分寸拿捏得如此之好,就好像是巫蛇自己将尾巴送上来让他抓一样。那巫蛇倒也凶狠,蛇头、蛇尾都被抓了,仍然不断地挣扎。

    “哼,困兽犹斗,死路一条!”小巫却是轻哼一声,挑衅般地面向伍三娘,一手扯蛇头,一手扯着蛇尾,顿时将巫蛇蛇身拉直。

    那巫蛇再想挣扎却根本无法挣动分毫,小巫却并没有就此停手,两手仍在用力,一点一点地加重力道,巫蛇被扯得崩直,蛇身发出“噼卜”异响,好像要被扯断一般。

    “嘶、嘶”巫蛇再没有了开始的气势,嘴中发出类似于吃痛哀嚎的嘶鸣。伍三娘也是眉着紧皱,额前冷汗淅沥。

    这巫蛇是她的本命巫蛊,巫蛇受伤,她也要受到反噬,如果巫蛇身死,她就算不身死,也要修为大跌,额前的冷汗一为受伤,二也是生命危急关头被吓的。

    “巫王,还请手下留情!伍三娘虽然有所冒犯,但罪不至死,而且她能有此修为,殊为不易,如果杀了,是我巫门的一大损失!”却是鬼巫门门主在樊佰川的暗示下,上前一步,朝小巫鞠躬行礼说道。

    他这话一是给伍三娘求情,二来也是不着痕迹的带头承认了小巫的巫王地位。

    “我若不杀她,今后在巫门如何立威!”小巫冷然道。

    “相信伍三娘已经知道巫王神威,今后一定会谨遵巫王教诲,伍三娘,还不向巫王认错!”鬼巫门门主又向伍三娘劝道。

    “我,请巫王饶命,从今往后,蛊巫门愿意听从调遣!”伍三娘迟疑着终于也向小巫鞠躬行礼。巫蛇已经被扯得蛇皮绽裂,小巫再加点劲,就能将巫蛇扯断,伍三娘虽然凶悍,但并不知道不知好歹,她不想就这么死去,更不想辛辛苦苦修炼的一身巫术,就这样白费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