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五章 神庙鬼影
    “可是,我不想留在黑巫门,我想跟着少爷。”小巫有些不悦地说道。严格意义上来讲,阴鬼也是现在才真正拥有了较为清晰的思想灵魂。他是在方天佑帮助下借小巫身体重生的,本来又与方天佑有主仆契约,所以对于方天佑有种类似于亲人的亲近感,想呆在方天佑身边。

    “你先按樊长老的计划,把巫门整顿好,当上了巫王后,谁还敢留你在这里啊。到时你完全可以跟着我,平时摇控巫门,有急事需要你露面时,再赶回黑巫门不就行了。”方天佑建议道。

    “这样啊,那倒是可以。可是,少爷为什么不自己直接来当这个巫王呢。等我当上了巫王,我传位给你,相信他们不得不听。”小巫说道。

    “你当和我当又有什么区别呢。而且我们的目标可不能仅仅放在巫门。为了便于将来行事,我最好是不暴露与巫门的联系,躲在背后控制就行。还有,你现在不是戴着面具的吗?以后在巫门现身时你仍然戴着面具,跟我在外面行走办事时,才可以摘下面具。这样就算你在外面走动,别人也搞不清楚你就是巫王了。”方天佑思索着道。

    “还是少爷想得周到,那就这么办!”小巫听了方天佑的解释,终于下定了决心。

    “来,你先给我讲一讲樊长老的安排中,对于巫门各派的掌控如何,埋下了哪些暗棋,然后我们再一步步商量,怎么样顺着他的思路应对巫门各派。”方天佑在一边的石凳上坐下,又扯着小巫也坐了下来。

    “少爷怎么知道樊长老布置了暗棋,少爷就是少爷,果然什么都懂。”小巫惊讶地道。

    “我是根据这次巫王大赛中的听闻推测出来的。既然果真如此,你就捡重要的给我说一说吧,我好给你参详参详如何应对。”方天佑道。

    “好吧,”小巫闻言,正色道:“我尽量将樊长老记忆碎片中的一些有用信息整理出来,让少爷帮我参详。虽然现在修炼界已经没落,但使用巫术的势力很多,几乎所有国家或地区都有人在使用巫术,不过叫法却各不相同。

    黑巫门召集的这次巫王大赛,虽说是面向全球,其实邀请的却都是传承自华夏古巫一脉的帮派势力和个人。

    这些势力当中,除了自己的黑巫门,樊长老还收买了鬼巫门、血巫门。其他各门也已经疏通过了关节,与黑巫门交好。要说有点不听话的,就只有蛊巫门了。因为有黑巫门的弟子凌辱了他们蛊巫门的女弟子,所以蛊巫门的门主伍三娘一直不待见我黑巫门。”

    听了小巫的话,方天佑心中有了底气,思索了片刻道:“樊长老肯定将夺舍之事告诉了樊佰川,所以一会你只要说几句暗示的话,让樊佰川以为你是他曾爷爷。樊佰川知道自己曾爷爷夺舍成功,肯定会全力支持你当上巫王。

    然后你再拉拢一下鬼巫门、血巫门,必要时展现一下实力,重点打击一下蛊巫门,剩下的门派势力和个人也就会见风使舵奉你为巫王了。”

    “这个计策果然妙啊!樊长老的记忆中似乎也有提到,只是记忆零散,我记不完整。少爷刚才说的正好纠正了缺漏。”小巫高兴地道。

    方天佑并没有理会小巫的赞扬,而是又接着说道:“你的身份来看,毕竟还年轻。要想稳固巫王的位置,除了展示必要的巫术修为,我觉得还应该恩威并施……”

    两人一直谈了近一个小时,终于将小巫教会了怎么样应对。接下来两人就在神庙中一边修炼一边等待着巫门中人的到来。

    方天佑相信,那些巫门中人见樊长老和小巫多日不见,肯定会疑心病犯,就连黑巫门也会坐不住。

    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要闯进神庙的。毕竟巫王大赛并不算结束,大家不可能就这么匆匆散去,总得问出个结果。

    方天佑并没有急着修炼,更多的是在钻研那巫门噬神术。而小巫则在一边修习着几种厉害的巫术,以便关键时刻向那些门主们证明自己会巫术,是根正苗红的巫门中人。

    黑巫门门主樊佰川这几天过得有点忐忑。对于曾爷爷移魂夺舍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一点。虽然自己并不会这门骇人听闻的巫术,但从曾爷爷的字言片语中也知道施展这门巫术是十分凶险的。

    可是身为太上长老的曾爷爷,寿元已经尽,不得不放手一搏了。而且曾爷爷已经为此做了大量的准备。

    这些年黑巫门近乎疯狂霸道地掠夺修炼资源,却仍然不够门派开支。因为几乎百分之七十的资源被曾爷爷拿去用在移魂夺舍这件事上了。

    几天前的巫王大赛上,一切都按曾爷爷的计划进行。本来应该做为替身的小巫成功地进行了巫神加持,曾爷爷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只剩下最后一步,也就是最关键的移魂夺舍这一步了。

    那一天,他曾爷爷带着小巫进入神庙后,就屏退了众人,并让黑巫门四大护法守住神庙。樊佰川知道,这是他曾爷爷不想施展移魂夺舍的时候被人打扰。

    樊佰川当然知道怎么配合,耐着性子安抚着各他巫门中人。可是转眼七天过去了,神庙里面除了最开始有巨响传来外,接下来几天一直没有了动静。

    这让齐聚黑巫门的其他各派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吵着要进神庙查探情况。樊佰川开始时也挺自信,相信曾爷爷安排这么周全肯定会成功,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樊佰川自己也开始怀疑起来。

    要知道移魂夺舍的事情如果成功那自然好,万一失败了,黑巫门不但这么多年的努力白费,还将损失一位足以震慑巫门中人的高手!

    要是让其他巫门中人知道了黑巫门利用了他们,黑巫门肯定还会受到所有巫门中人的排挤打压,这对黑巫门来说将无异于雪上加霜。

    巫门各派的怀疑越来越大,就连一直帮黑巫门说好话的鬼巫门和血巫门,态度也开始转变,不再像刚开始两天一样公开向着黑巫门了。

    樊佰川没有办法,不得不答应各派人士,如果过了今晚,樊长老或是小巫再没有出现,他们就一起进神庙去查探情况。

    已经接近凌晨时分,樊佰川再次来到神庙前查探情况。神庙内仍然没有动静,四位巫婆护法也没有听到里面再有动静。

    “难道曾爷爷失败了吗?那我们不得不做好应对的准备了!”樊佰川朝四大护法念叨了一句,转身朝着广场对面走去。

    天色大亮时,神庙外的广场上站满了人。这些人都是巫门中人,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神庙内仍然没有反应,所以巫门各派一起要求黑巫门打开神庙,进去查探。

    “佰川问候太上长老福体安康!”樊佰川当先走到神庙门口,朝着里面拱手敬礼,扬声喊道。神庙内没有任何反应,樊佰川又连喊了两声,仍然不见动静,樊佰川也不由眉头微皱,难道情况真的如预想的一样糟糕!

    “樊门主别喊了,还是打开庙门看看吧!”众人见樊佰川连喊三声没有反应,连忙催促道。

    “好吧,诸位门主随我来!”樊佰川叹息一声。当先朝着庙门走去。其他血巫门、鬼巫门等各派门主紧跟着走了过去。

    “吱呀!”樊佰川双手一推,神庙门应声而开。众位门主便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其他的巫门弟子也是朝庙门前挤了过来朝里张望,却并不敢踏入神庙。

    他们知道神庙虽大,若是这么多人挤进去,肯定也装不下,还会出现拥堵,吵吵嚷嚷的亵渎了巫神可就不好了。前几天巫神显迹后,他们对于巫神是更加敬畏了。

    “这……”几位门主踏入神庙,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神庙主殿内竟然是一片狼藉,桌倒椅倾,地面更是有好几个深坑大洞。

    “这场面应该是高手打斗造成,难道有外人入侵!”各位门主心中不由冒出这样的想法!

    “那是……樊长老!”这时,有位门主发现了巫神雕像下面的樊长老尸体,惊呼出声。其他人看着干瘪的,裂成几块的樊长老尸体也是惊骇不已。

    神庙门口附近的巫门弟子隐约探视到里面的场景,又听到门主们的惊呼,也是议论纷纷,搞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没有等大家从惊骇意外中清醒,一道庞大的黑影从神庙顶扑了下来,携带着阴冷的劲风扑向神庙内几人。

    好在庙内几人都身为门主,修为最低也是先天中期,高者甚至达到了伪宗师的境界,所以能够处变不惊,各自出招还击向那不知明的黑影。

    “砰、砰、砰”一连串的交击声几乎同时响起,各位门主都是身形一晃,而那道黑影则被几人合力击得抛向空中,如烟雾般渐渐消散。

    消散之前,众人这才注意到那是一道身穿黑色铠甲,高达一丈的身影。那身影极为诡异,似有实体,又像是由黑烟组成般的虚幻之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