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三章 移魂夺舍(下)
    “啪!”樊长老的身体无力地摔倒在地上,宛如一段枯朽的树枝一样,“咔嚓”一声,摔成数块。

    而小巫的身体却只是晃了晃,就双眼紧闭着,直挺的立在原地。后背被樊长老挤入时留下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开始时还有鲜血渗出,数秒后就诡异地止血了,而且伤口还在渐渐结疤。

    方天佑盯了小巫一眼,并没有再管他,跌坐在了地上,又吞下了一把丹药后,就开始调养起身体来。

    这一阵的打斗虽然短暂,却是凶险异常,方天佑的消耗几乎到了极致,身体也受了极重的伤势。

    他敢这么放心,是因为他可以确定樊长老和小巫都已经不能再对他造成威胁了。刚才那一道针芒正是方天佑发出的神识攻击。

    方天佑知道火球困不住樊长老和小巫的合体,因此在发出火球的同时,他也把神识催动到极点,第一次在地球上使出了神识技能。

    将一缕缕无形的神识凝聚成有如实体的银色长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刺入樊长老和小巫的魂海穴,震散了他们俩人的灵魂。

    只是神识攻击,尤其是神识凝聚成形,本来应该至少是金丹甚至元婴期才能施展的手段,方天佑虽然提前凝炼出了神识,也是不能施展的。

    但是刚才情形危急,为了对付樊长老和小巫的合体,他不得不强行施展出来。这样一来,虽然击破了樊长老和小巫的灵魂,但是他自身神识也受到极大的损伤。

    方天佑吞下的丹药当中,除了疗伤药、通脉丸外,还有一颗养魂丹。这次是**和灵魂要同时修复了。

    神庙内,打斗过后,重新恢复了宁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方天佑盘坐地上安静地修炼疗伤。樊长老已经气息全无,小巫却是仍然紧闭着双眼,直挺挺地站立着,一动不动。

    因为外面的四位巫婆已经受到了樊长老的警告,除非是他亲自召唤,否则任何人不准踏入神庙,所以巫门中人,包括那四位巫婆,就算听到了神庙中的动静,也不敢进来查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十分钟,也或许是一个小时,小巫蓦然睁开了双眼。如果有人看到,就会发现,小巫此时的双眼竟然如婴儿般纯净无瑕。

    只是这种纯净无瑕只是维持了数息时间,随即那神情中就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有迷茫,有欣喜,还有着几分小孩子般的狡黠。

    “嗒!”小巫的左脚缓缓地抬起,又轻轻地落下。随即,右腿也缓缓地抬起,又“嗒”的一声轻轻地落下。

    “嘻!呵!”小巫似乎很享受这一常人看来微不足道的抬脚动作,嘴中发出惊喜的声音,又连续地朝前踏了几步,同时双手也开始朝前伸展活动着。

    最后像终于确认了什么一样,高兴地一跃而起,差点撞到庙顶,然后又俯冲而下,一拳砸在了神庙的地板上,“轰”的一声,神庙铺着青石的地板被砸出一个大坑,一时间尘土纷飞,灰尘弥漫。

    方天佑也被这一响动给惊醒,从打坐修炼状态中醒来,却并不惊慌,反而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

    “主人,我一时兴奋,忘了主人还在修炼疗伤,请主人责罚!”小巫似乎感应到了方天佑的醒转,闪身来到方天佑面前,单膝跪地道。

    “没事,你能够成功获得这具躯体,也是一场大造化,你会如此得意忘形,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方天佑笑道。

    “全凭主人的算计,阴鬼,不,小巫终身不忘主人再造之恩!”小巫拱手低头鞠礼道。

    “这全是黑巫门和这个樊长老送你一场造化,我不过是做了顺水人情而已。你也别主人、主人的了,还是叫我少爷行了。我从今后就叫你小巫吧。”方天佑说道。他知道阴鬼这是感激自己,所以又改回了主人的称谓。

    “是,少爷。少爷的恩情,小巫铭记于心。对了,少爷,你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吧,我知道神庙内有一个地方,可以加速修炼,是樊长老这个老东西,为自己精心准备的。”小巫高兴地道。

    “哦,就在神庙内吗?那我们快去吧。你的身体可塑性应该也还很大,我们都得抓紧时间修炼,说不定巫门的人什么时候会闯进来呢。”方天佑说着,站起了身形。

    他这一次受伤太重,刚才的修炼,只是勉强制住了伤势,可以行走了,此时只怕连个普通人都能要了他的命。

    不过,能够让阴鬼成功夺舍到小巫这一具巫蛊之体的肉身,冒这个险也算是值得的了。没错,现在的小巫已经不是黑巫门的那个小巫,而是已经被阴鬼夺舍。

    第一次见到小巫,阴鬼就知道了小巫体质的不凡,不免有些激动,觉得如果能够得到小巫的肉身,则他不但能够获得新生,还将会对他的鬼修法门大有帮助。

    方天佑之所以要闯进神庙,除了想为自己探寻修炼资源外,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想探试一下小巫的情况,看能不能趁机帮阴鬼夺舍了小巫。

    哪知潜入地底探测的结果,却发现那个樊长老如此培养小巫,竟然是早已经将他视为自己将要夺舍的鼎炉宿主了。

    既然樊长老可以移魂夺舍,那阴鬼身为鬼修就更加可以。方天佑和阴鬼都看出了这一点,只可惜那樊长老和小巫的合体太强大,让方天佑差点阴沟翻船,命丧当场。

    好在方天佑有着“养魂玉符”、“天雷杖”、火球符等多重依仗,这才能够稳住阵仗,最后拼尽全力震散了樊长老和小巫的灵魂,让阴鬼趁机而入,侵占了小巫的魂海意识。

    所谓“富贵险中求”,这倒正应在了方天佑和阴鬼身上,如果没有这一番闯荡,等樊长老移魂夺舍了小巫,哪里还会有阴鬼的机会。

    “少爷,我在夺舍小巫这具**的同时,也施展鬼修秘术获取了樊长老和小巫的一些记忆片段。通过这些零星记忆,大体知道了樊长老的阴谋计划。”小巫一边掺扶着方天佑朝神庙左边走去,一边向方天佑汇报着。

    原来这位樊长老的修为在四十年前达到了宗师境界,也就在那个时候,他通知巫门古籍,结合自己的修炼经验,推断出了在宗师境界之上,还另有境界。

    只可惜他那时已经是一百多岁高龄,肉身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想要在宗师境界上再作突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樊长老心有不甘,遍寻古籍,正巧在一处巫门遗迹中得到了一本古卷,记截了巫门的移魂夺舍秘术,终过二十多年研究,他终于整理出了移魂夺舍之法,于是开始施展他的阴谋。

    他先精挑细选了小巫这样一个天赋异禀的小孩,秘密带回黑巫门精选培养,利用药物改善体质,又以巫门秘法粹炼身体。

    为了培育出完美鼎炉宿主,他又趁着这一次巫王大赛,发动巫门弟子一起祈愿,请出巫神来为小巫加持。

    通过巫门众人共同施展巫咒,巫神成功地将众人的精血补给了小巫,完善了小巫的肉身,同时还以巫神的信仰之力帮小巫调理了身体。

    樊长老见事情都按他的计划进行,这才匆匆带着小巫进入神庙,又喝退手下,以给小巫疗伤调理为借口,施展他的移魂夺舍计划,却没有料到半路上杀出个方天佑。

    本来以樊长老宗师后期的实力,完全可以秒杀方天佑这级修为的人。只可惜,樊长老此时已经是油尽灯枯,生命精元将尽,虽然修为境界还在,却已经无法发挥正常的战力。

    况且当时他正处在施展移魂夺舍巫术的紧要关头,本来就消耗不少,又不敢分心,战力自然更受影响。

    每对方天佑发动一次攻击都要蓄力一阵,才能发动第二次攻击,所以当时他才会和方天佑对话,耍计谋,其实也是在拖延时间。

    第二次攻击无效后,他更是大急,已经提不上巫力了,只好控制着小巫扑向方天佑,希望凭借小巫的强悍肉身击杀方天佑。只可惜方天佑手段也是层出不穷,最终导致了樊长老的陨落。

    这真可以说是“人算不如天算”!樊长老机关算尽,最后白白给阴鬼做了嫁衣,成全便宜了阴鬼一人,也让方天佑增加了一大助力。

    这其实也归结于方天佑神识的强大,以及驭鬼符的强横,让阴鬼对方天佑有一种归属感,根本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否则以方天佑现在的身体状态,他如果真心想反抗的话,方天佑说不定会有大麻烦。

    却说小巫将方天佑带到了神庙左边的偏殿中,抬手按了一个机关,然后就露出了一个地道。两人就这样进入了一个地下室中。

    地下室正中,有一方四五个家用浴缸大小的石池,池内蓄满了纯青色的液体,方天佑还没有靠近,就感应到了里面浓郁的药力。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