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二章 移魂夺舍(上)
    尝试了数次无效,隐身符的符力又要失效了。方天佑最后想到了利用土遁符,从地底下试一试。

    他不相信那护庙的阵法除了守住庙墙外,还能守住地底下。想到这里,方天佑不再犹豫,启动一张土遁符,倏地穿过广场的石板,进入了地底,朝着神庙潜入。

    估摸着已经到了神庙底下,方天佑这才再次展开神识进行探测。这一次果然探测到了神庙里面的情况。

    正对着神庙大门,是一间两层楼高的大殿,大殿中供奉着一尊高大的人头兽脸,四肢粗壮的怪异神像,与之前在大黑鼎中显化的血红色身影一模一样,只是这一尊更加真实、逼真。

    方天佑此时却无心查探这尊神像的尊容,让他感兴趣的,是神像下方站立的两个人。这两人不出方天佑所料正是那位樊长老和小巫。

    只是此时两人的姿势却有点怪异,甚至说有点暧昧。两人此时都是褪去了衣裤,樊长老从后面环抱着小巫,前胸紧贴着小巫的后背,双手紧握着小巫的手背,双臂紧贴着小巫的双臂。方天佑乍一看时,也被这两人的姿势看得脸红心跳。

    “这不是传说中的断背山吗?没想到樊长老这么大年纪了还有这特殊爱好。”方天佑心中暗叹,可是随即,他就发现了不对。

    因为他发现樊长老全身的肌肉骨骼,好像在从和小巫身体接触的地方,一点点挤压进小巫的身体,像极了电影中骷髅要附身在活人身上的场景。

    “这是樊长老这个老不死的要侵占小巫的肉身!”方天佑脑海中刚闪过这个念头。猛然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四方向自己挤来。

    方天佑心下大骇。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施展土遁符,正在地底下探视,不敢冒然现身。这股庞大的压务朝自己挤来,分明是发现了自己。

    对方是如何发现自己的,这份敏锐的感应让方天佑吃惊;发现了自己后能够发出这样的无形压力,让方天佑更加惊骇。

    这无形压力并没有震动周围的土壤,却又有如实质一般扑向自己。让方天佑感觉自己有如一叶孤舟,即将遇上汪洋巨浪,升起一股无力感。

    “要抢先冲出地面,否则的话被这力量破坏了土遁符的符力后,我就会被困死在地底下了。”方天佑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全力催动真元,借着土遁符力朝地表窜去。

    那股无形压力仿佛也知道了方天佑的意图,竟然也加速朝着方天佑前方拦截。方天佑身在土中不好施展拳脚功夫,只好控制着寒铁针在前奋力削砍,希望能够破开土层,同时将真元运遍全身,准备着抵抗那股压力的撞击。

    “嗡!”无形的压力宛如巨浪一般撞上方天佑。方天佑身上却抖然泛起一圈符力,犹如气罩一样,防护着方天佑周身。

    那如巨浪一般的无形压力撞上那一道防护罩,气势便是缓了一缓,然后才撞在了方天佑身上。

    “噗!”虽然有着那一层防护罩的缓冲,但方天佑也被那无形压力撞得心血翻腾,口吐鲜血。

    好在这时阴鬼仗着寒铁针体积小,轻巧灵便的优势,硬生生地顶住压力,在上方开辟出了一方通道。方天佑便强忍伤势,趁机窜出了地面。

    窜出地面,方天佑却并没有感觉到轻松,反而是一边捂着胸口,一边警惕地看向樊长老和小巫。

    从地底的这一次交手,方天佑已经感应到,那股威压就来自两人身上。而且根据方天佑的经验来看,能够发现地底施展土遁符的自己,还能够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这两个人肯定已经是宗师,甚至是超过普通宗师境界的强者了。

    如果不是刚才胸前的“养魂玉符”主动开启了金刚符阵防御,刚才的压力不说把方天佑当场震死,只怕也会将方天佑震得重伤晕厥了。

    “你是什么人?你身上的气息绝不像我巫门中人?”樊长老阴狠的声音响了起来,却仍然没有从小巫后背离开,反而是加速朝着小巫身上挤动。

    “你这是要拿小巫做鼎炉,施展夺舍移魂之类的邪术吗?”方天佑不回反答道。同时又顺手服下了一枚疗伤药。

    敌人异常强大,自己受伤不轻,养魂玉符刚才被那强大压力一撞,防御符阵已经溃散,如果不重新刻画符阵,不可能再帮他防御一次,所以方天佑不得不谨慎对待。

    “小子,你懂得还真不少,修为也不弱。不过,你别想离间我和小巫。小巫是我一手培养的,他甘愿为我献身。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趁早离开吧。”樊长老说道。

    “咳,我闯了你们神庙,你还这么好心让我出去?”方天佑疑惑地道。

    “你应该知道我目前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想为任何人、任何事分心,快走吧,别等我后悔。”樊长老不耐烦地道。

    “好,那打扰了!咳……”方天佑轻咳一声,转身朝着庙门走去。

    只是他刚一转身,樊长老紧贴着小巫的右手臂便是一抬,两人的手掌同时呈爪,朝着方天佑挥去,一只脸盆大小的爪印朝着方天佑凌空抓去。

    眼看爪印就要抓中方天佑,却见方天佑身形猛然朝前窜出,速度之快,带起一道道残影。只是那爪印却也如有感应一般,略微调整了方向后又闪电般扑向方天佑。

    方天佑似乎早有准备,前窜的同时,一个转身,改为面前爪印,双手间却多了一根闪烁着丝丝电弧的木棒,正是“天雷杖”!

    原来方天佑早料到这樊长老没有这么好心,说不定会趁自己转身时,有所松懈,发起进攻,所以方天佑也趁转身之机悄悄地将“天雷杖”取了出来,并暗中运转真元,灌入杖中。

    暗中释放神识感应到身后有异,方天佑就连忙施展“登天步”,一个转身,同时放出了一道手臂粗细的天雷撞向了那一道爪印。

    如今的“天雷杖”已经被方天佑淬炼过多次,方天佑的真元也比以前强大,所以释放出来的天雷威力比之以前,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噼轰”一声巨响中,爪印和天雷撞击在了一起,暴起一道强烈的能量涟漪,神庙内被震得桌椅翻飞,尘土飞扬。

    方天佑也被巨大的撞击力冲得抛飞而起,重重地撞击在神庙石墙上,才跌回地面,口中鲜血狂吐。

    樊长老似乎也不好受,脸上露出了痛楚的表情,原本已经挤进了小巫身体的肌肉骨骼,大部分又从小巫身上分离了出来。

    “该死的异端,我饶不了你。”樊长老咒骂一声,和小巫两人仍然保持前胸贴后背,俨然如一体,朝着方天佑扑来,那姿势虽然有点别扭,速度倒也不慢。

    方天佑急忙想起身,却因为受伤,动作慢了一拍。阴鬼感知到主人的危机,自主的控制着寒铁针朝着小巫的额前刺去。

    樊长老微感意外,干瘦的手臂微一运劲,控制着小巫的手掌迅速抬起,准确地拍中了寒铁针,立时将寒铁针拍飞到了一边。方天佑并趁着寒铁针将樊长老一阻之机,艰难地站起了身形。

    “死吧!”樊长老怒喝一声,手掌和小巫的手掌同时挥拳,朝方天佑砸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竟然并没有再使用远攻,而是直接凭着肉掌力量进攻。

    方天佑早探知了小巫肉身的不简单,现在自己又有伤在身,哪里还敢和小巫硬碰。不过,他知道现在自己就算逃跑也是跑不了,只有全力一拼了。

    方天佑心中一狠,心念一动,掏出了身上所有的火球符,召唤出数十团火球,从四面八方一起扑向几如合体的小巫和樊长老。

    樊长老感应到这突如其来的火焰的不凡,如果在自己强盛时期,可以轻易地扑灭、拂开,只是现在,他却不敢如此大意。

    控制着小巫催动巫力护住两人,不退反进,加速朝着方天佑扑去。他这是仗着小巫的体质已经强化,希望他能够抗得住火焰。

    结果真如他所料,那些火焰虽然破去了小巫的巫力防护,却也被小巫的巫力冲弱了不少,剩下的火焰虽然烧到了小巫的身体,却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两人的合体,很快就突破了方天佑的火焰包围。

    只是刚闯出火焰,樊长老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却猛然感应到一道筷子粗细的针芒朝着自己两人的头颅刺来。

    这针芒无形无质,肉眼根本看不到,樊长老仅仅是凭着在神庙内自己拥有超乎常人的灵觉感应到。

    “精神力攻击!”樊长老脑海中猛然冒出一个惊骇的念头,只是念头刚起,他却已经来不及反应了,只觉脑海一疼,随即意识一阵眩晕,魂力开始扩散。

    不但是他,和他紧贴的小巫眼神也是渐渐迷茫,原本就不强大的魂力也被那一记针芒刺破震散。没有了两人的控制,樊长老原本挤入小巫肉身的肌肉骨骼瞬息从小巫身上脱离开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