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零章 巫门大祭
    “多,谢留情。”小巫依言朝血巫门门主谢道。

    方天佑总感觉这个小巫似乎有点问题。看出问题的似乎并不只方天佑一个,因为台下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了。

    “我怎么感觉那个什么巫蛊之体有些傻呆的样子?”

    “修为、战力似乎不错,可是目光怎么有点呆滞的感觉呢?”这是两个年青巫门弟子在悄悄的对话。

    “你们知道什么,我听说,所谓的巫蛊之体,并非天生,而是通过对血气极其旺盛的童男,进行抽髓、摄魂、换骨等一系列更换体质的秘术而驯养成的。可以说巫蛊之体,已经丧失了自己原本的记忆意识。

    而且你看他肤色皙白,应该是长年被关在黑屋洞穴中,不见阳光造成的。戴着面具应该也有不适应外面阳光有关吧。”旁边一个年长者解释道。

    “啊,那不是说这个巫蛊之体其实是一个傀儡一般,没有多少自己的意识了?”那两个年青巫门弟子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虽然比傀儡稍微多一点魂力意识,但根本没有自己的主见,而且长期被关着,不与人交流,基本没有了社交能力。”那长者又解释道。

    方天佑听着这一段对话,才想到那樊长老虽然说得轻巧,什么悉心培养,原来仍然是用的泯灭人性的巫蛊邪术!

    “樊长老,这个小巫果真是可造之才。有这样的巫蛊之体,何愁我巫门不兴。只是,樊长老刚才说要让他拜我们所有人为师,这个……”鬼巫门主问道。

    “小巫虽然现在是先天后期境界。但是巫蛊之体的缺陷大家想必也知道。在培养巫蛊之体的过程中,难免魂力受损。所以我想趁着这一次巫门众贤齐聚的机会,进行巫门大祭,恭请巫神来为小巫进行加持之礼,同时在巫神大人见证下,让小巫拜各位为师。”樊长老说道。

    “请巫神加持!”樊长老此话一出,台上诸位门主满脸惊讶。台下年纪稍长者也是震惊不已。

    “什么巫门大祭?”

    “我巫门虽然有请神一说,可是没人敢说请巫神来行加持礼啊。”后辈的巫门弟子更是一阵疑惑。

    “这个我也没有见过。只是听说过某一届的巫王加冕,请动了巫神显灵。据说一旦被巫神加持,就能具有巫神般的大智慧,将一生效忠于巫门,还能激发体内潜能,修习任何巫门技能都将事半功倍。”刚才那年长的巫门弟子又说道。

    “啊,我也听师父提过,当时我还以为只是师父借巫神现灵这样的故事,来教导我们要勤勉才能获得巫神的青睐呢。没有想到真有巫神加持这回事?”旁边的巫门弟子惊喜地道。

    擂台上,樊长老查探着众人的神色,继续劝说道:“巫神加持之后,小巫残缺的魂力就能够得到弥补,而且有巫神的见证,大家应该相信小巫今后一定不敢悖逆我巫门各派的旨意,只会一心将我巫门发扬光大!”

    “这个……”台上的各位门主神情复杂,都有些犹豫不定。

    “诸位,我知道巫门大祭,请巫神会让大家有所损耗。可是我们已经老了,就算再爱惜这把老骨头,又能够再活几年?不如给巫门后人留下点什么。再则,如果小巫能够得到巫神加持,修成神通,到时随便炼制几粒神丹妙丸,就足可以补偿我们今天的消耗了。我这把老骨头都敢搏一搏,诸位还有什么不敢的呢!”樊长老动情的劝说道。

    “诸位,我们太上长老这些年为了培养小巫,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啊。我黑巫门能够为了巫门做出如此牺牲,与你们共享巫蛊之体,你们还犹豫什么。”一直坐在边上,没有说话的,与那樊长老有几分相似的老者,首先响应到。

    “樊长老和樊门主说的也是。黑巫门能够如此,或许我们也应该放手一搏了。咱们巫门现在是越来越没落了。再不出一位大能,今后在修炼界只怕越来越没有地位了。”还是那鬼巫门主第一个响应。

    方天佑从他的话中也猜到了那与樊长老长得有几分相似的,正是黑巫门的门主樊佰川。他终于在关键时刻坐不住了,开始帮着自己的曾爷爷说话。

    “其实,咱们这么多人在,巫门大祭也消耗不了多少生命精血。”血巫门门主等人也随后纷纷附和道。

    “好,既然各派都同意了,那咱们宜早不宜迟,马上就举行巫门大祭。”樊长老见状高兴地道。

    “也好,宜早不宜迟。”各位门主附和道。

    “来人,摆供桌,上香案,准备巫门大祭!”樊佰川冲着神庙喊道。

    “是,门主!”里面有人应答一声,随即就有黑巫门的人,抬出了一张祭台桌子抬出,摆上了香案,又有人抬出一只巨大的,黑幽幽的鼎,摆在了神庙门口。

    接着,又有人从神庙对面的石屋中,牵出了牛、羊、猪等牲畜。将它们牵到神庙前后,又一头头杀了砍头,将鲜血放入鼎中,一时间血腥味直扑鼻。

    巫门众人却仿佛受了刺激一般,一个个眼中射出兴奋的神色。方天佑注意到,那些人将鲜血处理完后,又将这些牲畜的头,围绕着神庙摆放起来。

    那些畜牲的头,有的闭着眼睛,有的呢,死不瞑目,就这么瞪着眼前的人类,为即将到来的祭祀凭添了几分诡异。

    一切准备停当后,樊长老便来到了神庙前,焚香祈祷着什么。各派门主也各自将自己的弟子召集到了一起,交替着祭祀当中的注意事项。

    方天佑本想偷偷开溜,因为他根本不属于任何巫门派别,就算勉强会毒巫技能,可是人家毒巫宗宗主对自己带来的弟子哪有不熟悉的,要想冒充是不可能的。

    好在后来方天佑发现,除了正规的有门有派的巫门弟子外,还有许多被邀请者是无门无派的。他们虽然也修习巫术,却并没有投奔哪个具体门派。方天佑正好和他们站在一起,反正这些人来自不同国家与地区,本来就谁都不认识谁。

    不久,就听得神庙中传来一声鼓响,所有巫门弟子就各自跟在自己的门主等长辈后面,来到了大鼎前。方天佑对那樊长老有所忌惮,所以远远地吊在后面,不敢靠得太近。

    巫门本就重祭祀,尤其在被长辈教导了之后,各个更加不敢大意。虽然广场上汇集了两三百人,却并不见喧闹。

    “咚、咚”又是三声鼓响,四个穿着怪异的老巫婆从神庙中走了出来,她们手持着两根铁棒一样的器乐,一边有节奏的敲击,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地吟唱着什么。

    随即,樊长老也开始吟唱起来。方天佑虽然听不懂内容,但也听得出樊长老和那四个老巫婆念的是一样的东西。

    紧接着,各位门主,还有各门地弟子,也跟着小声念起来。看来他们对吟唱的内容都是十分熟悉了,一时之间就像合唱一样,众人的声音传遍整个广场。

    方天佑知道他们念的应该是巫咒之类的东西,是通过咒语在召唤着什么。

    方天佑不知道他们念的是什么内容,可是又不便暴露,所以也模仿他们嘴巴张合着,只是不发出声音,别人也很难发现破绽。

    那四个老巫婆念诵一遍后,樊长老开始一边念诵着一边走向大黑鼎。当走到大黑鼎时,樊长老划破自己的手指,朝里面挤出了数滴鲜血。

    随即各位门主也边念诵着巫咒,边紧跟着来到大黑鼎前,依次挤出了数滴鲜血。要知道,这些老者本就气血衰竭,想要挤出精血来,简直就是要了半条命,难怪他们之前会犹豫。但现在事已至此,他们也不得不硬挤了几滴进去。

    门主献完血,接下来的巫门弟子也都一个个上前,依葫芦画瓢朝大黑鼎里滴了鲜血。方天佑可不想为了这什么仪式浪费精血,趁人不注意,偷偷沾了点刚才宰杀畜牲时的鲜血藏了起来,等走到大黑鼎时,假装划破了手指,将畜牲血滴下。

    所有人挤完鲜血后,仍然按刚才的队形静静地坐着,默念着巫咒语。大家念的声音越来越齐,也越来越大,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氛在广场传开,附近飞过的鸟虫全都开始退散,整片山顶静谧无声,只剩下人们吟唱巫咒的声音。

    方天佑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一股凝聚力,知道这些人经常这样一起念咒的话,就算不一定对自身修为有什么增强,但对于巫门的归属感和忠诚度也还是会更加坚固,难怪巫门能一直保持信仰,这与他们经常的这样诵咒当然也有关了。

    大家越念巫咒,脸上表情越肃穆虔诚。方天佑却感觉到渐渐有股充满蛊惑的无形意识想影响自己的魂力,暗道,这巫咒果然有些门道,当下不收大意,连忙运转神识,固守心神。

    一直念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只听得神庙中突然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仿佛有一盏油灯,在里面亮了一下,然后又熄灭了。随即一股古朴、暴虐,霸道的气息从神庙内升起。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