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九章 巫蛊之体
    果然,那干尸老者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前几届的巫王大赛,我虽然都没有参加。但也听说了其中的情况,想必在场不少人比我更加清楚。当时我们各个分支门派互有胜负,势均力敌,因此最终不但没能选出真正的巫王,还使得各派都折损了不少的好手。”

    干尸老者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留给他人议论思考的时间。

    “是啊,巫术本就很难分出高下的,大家的修为境界又都差不多。战斗的结果只能再败俱伤。”

    “我们巫门现在没有特别突然的人物能够压众人一头,就算稍有高低,要想取胜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想赢也是险胜,这样的争斗,何时是个头啊。”

    听着干尸老者的这一番话,在场的巫门中人无不点头,大家纷纷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既然樊长老您老人家已经出关,那我们也不用争了,干脆直接由您老人家来当这个巫王,相信大家不会有异议的。”坐在那一排太师椅中,刚才离干尸老者最近的老者,朝那干尸老说拱了拱手说道。

    “鬼巫门主说得对,樊长老身为黑巫门的太上长老,无论资历还是修为,坐上巫王之位当之无愧。”其他几位老者也纷纷附和道。

    随即擂台下的巫门中人,更是呼声一片。刚才那樊长老展现的手段,已经彻底地将众人折服了。

    “黑巫门什么时候有位太上长老了,难怪头插九根雉毛,他们门主樊佰川都只是插八根黑雉毛!”台下也有不少新晋巫门弟子,和方天佑一样,对台上就座的人不太熟悉,此时听人讲出那干尸般老者是黑巫门的太上长老,不由惊奇出声。

    “你懂什么,黑巫门的这位太上长老,就是他们现任门主樊佰川的曾爷爷,那可是五十年前就已经纵横巫门的高手。只是最近二、三十年并没有现身,大家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没有想到居然还活着。”另外一个年纪稍长的巫门弟子轻声解释道。

    “什么,樊佰川都已经六、七十岁了吧,那他的曾爷爷不是得一两百岁了!”旁边的人听了他的解释,不由惊讶出声。

    “那是,少算也得一百五六十岁了吧!”那人又说道。

    “一百五六十岁,这可是常人很难达到的寿命,而且他如此高龄,现在的状态还能够保持在宗师境界,一定是用了什么秘法……或许,他的修为境界超出了宗师!”方天佑脑海猛然闪过一个念头,手心里都冒出了虚汗,甚至有一种想逃跑的冲动,可是又不敢轻举妄动。

    台上,樊长老虚按双手,示意众人禁声后,才接着说道:“诸位的好意,樊某心领了。我本也有意带领大家重振巫门,只可惜我寿元将近,现在已经是风烛残年,没有几天活头了。重振巫门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应该选择巫术高超又年轻力壮者,才是久远之计。”

    方天佑仔细打量着台上的樊长老,果然见他已经只剩下皮包骨,应该是寿元将近之态,心中又不免松了一口气,决定留下来继续查探形势。

    既然寿元将近,气血不足,那又不是那么可怕了。就好像当初碰到的玄阴真神一样,那时虽然玄阴真神修为境界达到了伪宗师、甚至是真正的宗师境界,可是他毕竟气血不足,战力发挥有限,不然那一次死的就应该是方天佑了。

    “这,樊长老既然提出,想必是有了办法了。那依樊长老之意,咱们这一次又当如何推选巫王?”那鬼巫门主又问道。

    方天佑总觉得这鬼巫门主似乎和那黑巫门的太上长老,樊长老早已经窜通好了。这一唱一和的将众人往事先商量好的方向引。

    “是啊,樊长老此次不惜停息修炼,在巫王大赛之际出关,想必要有所教诲吧?”果然,那鬼巫门门主话音刚落,另一边的血巫门门主也若有所悟的附和道。

    樊长老等的就是这句话,见两人提议,这才不急不缓地讲道:“我巫门的传承历史悠久,上古时期,可谓大能辈出。可惜现在分崩离析,巫门各派各自坚守着残缺的巫门秘法修炼,没有出现一个集巫门秘法于大成者。

    这是导致我巫门没有绝世高手产生,一直沦为二流势力的主要原因。这二三十年来,我其实并没有闭关,一直在探寻这个问题,希望能够为我巫门找到一位骨质独特的后辈,能够集巫门技能于大成。”

    方天佑听他口口声声为巫门着想,俨然一副巫门领头人,没有门户之见的姿态,心中不免暗自嘲讽这老家伙的虚伪。要说他这么做没有目标,方天佑一百个不相信。

    不仅方天佑,在场大多数人肯定也不相信,只是都不敢说出来罢了。

    “那樊长老有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了呢?”有大胆的人,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经过多年的查找,二十年前,我终于找到了一位天赋极高,身具巫蛊之体潜力的小孩,将他带到了黑巫门悉心培养,如今他虽然不过二十岁,却早已经是先天后期的修为境界了!”樊长老说道。

    这话一出,底下顿时又炸开了锅。

    “什么!二十岁的先天后期!”有人感叹那个幸运儿的修炼天赋与速度。

    “这樊长老说了这么多,难道是为了扶植他的这位徒弟登上巫王之位?”也有人疑惑不解,对樊长老和黑巫门产生了警惕。

    “有如此超凡的后起之秀,实在是我巫门之幸啊。樊长老,你们黑巫门就不要谦虚了,快让他出来给大家见见吧。”那鬼巫门门主又接话说道。

    “鬼巫门主此言差矣,巫蛊之体,是巫神保佑赐给我巫门的神子,当是我巫门共同扶持的巫门娇子,我黑巫门岂敢独占。我希望由我们巫门各派来共同培养他,甚至让他在巫神面前立誓,同时拜各位门主为师,让他成为我们巫门的共主。”樊长老大声应道。

    “同时拜师?”此话一出,低下立时发出不少的惊奇声。要知道,巫门是很重视师承的,而且他们笃信巫神,在巫神门前立誓,是没有人敢违背的,这就意味着那巫蛊之体,今后真的要同时效忠于巫门各派了。

    方天佑凭直觉认为这个樊长老这一套有问题,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反正这一切也与自己无关,方天佑倒也并不怎么在意。

    “樊长老和黑巫门都这么表态了,那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我鬼巫门第一个支持樊长老和黑巫门这一次的倡议。”那鬼巫门门主起身朝樊长老拱手说道。

    “如果那巫蛊之体真如樊长老所说那样,那我们也乐于栽培于他。樊长老还是先请他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吧。”血巫门门主说道。

    “是啊,是啊,让我们见识见识巫蛊之体的风采吧。”其他巫门各派的领头人物也纷纷起身表态。

    樊长老满意地看着众人,伸出干枯的双手拍了两拍。众人知道他这是要发信号,正疑惑间,猛然见一道脸上戴着黑面具的人影在神庙顶一闪,在空中一个翻身,落在了广场正中的擂台上。

    方天佑见了暗暗吃惊,神庙顶与擂台相距近百多米,这家伙只在空中一个翻身就到了,这身法也是相当了得了。看他身法隐隐有凌空虚步的架势,搞不好这个小巫不只先天后期这么简单。

    “这就是巫蛊之体,原本的姓名,我不知道,他也已经忘记。目前我就叫他为‘小巫’。小巫,快见过各位门主!”樊长老朝台上的各位门主指了指道。

    “各,位门主好!”小巫有些迟钝,机械地向几位门主拱了拱手道。

    “果真是巫蛊之体,就刚才那身法,我就自问无法做到。”蛊巫门门主说道。

    “各位可以派个代表试一试小巫的力量!”樊长老轻笑着向台上诸人示意道。

    “要论力量,血巫门门主最有话语权,就由他来试一试吧。”鬼巫门门主看了看旁边的高瘦老者道。

    血巫门主以淬炼血肉为主,身体比一般巫门弟子强壮,**力量在巫门中是公认的强大。

    “试试就试试……你小心了。”血巫门主见推不过,也不再矫情,应答一声,又朝小巫提了个醒后,便沉身站桩,做出攻击的阵势。

    “好,我,会小心的。”小巫迟缓地应答一声,也摆开了架势准备迎战。

    “喝!”血巫门主踏前两步,运转劲道,一拳朝着小巫打了过去。小巫也几乎是同时出拳。两人出拳极快,拳劲带起气暴声,飞速地撞击在一起,荡起一阵能量涟漪。

    “啪!”两人一拍即散,竟然是同时后退两步,看似不分胜负。

    “竟然能够接得下我七成力量的一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看来樊长老没少在他身上下功夫啊。”血巫门门主惊讶地看向小巫,由衷地赞道。

    “哈哈,血巫门主客气了,蓄势发力之道,以后小巫还有得跟你学呢。小巫,还不快多放血巫门主手下留情。”樊长老笑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