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八章 巫门大会
    方天佑抬眼望去,拦下他的两男两女都很年轻,穿着典型的夜南少数民族服饰。男的穿着粗布衣服,包着头巾,扎着腰带,脚踩布鞋,精悍黝黑,眼神锐利,各举一把猎枪,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方天佑。

    两名年轻妹子,也是一身别具少数民族风情的服装,看起来十分淳朴,由里到外都透着一种健康蓬勃的美感,方天佑却知道这两女也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这四人看起来是一般的山寨守卫,其实分明是黑巫门的守山弟子。

    “我是来参加巫王大赛的。”方天佑镇定地答道,暗中已经开启了神识,阴鬼和寒铁针也是随时准备出击。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人家拿枪指向自己,虽然很大程度上只是做做样子恫吓,可方天佑也不想大意。

    “巫王大赛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参加的,你有受到邀请吗?”当中一个圆脸女子上下打量着方天佑,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的邀请函!”方天佑将从玄阴教得到的邀请函递了上去。圆脸女子接过来,仔细看了看,朝其他三人点了点头。

    “邀请函虽然是真的,但你面生得狠,又是一口华夏口音,谁知道是不是华夏派来的奸细,想混入巫王大赛趁机捣乱!”

    “对,我们没法确认你是巫门中人,你说说看,你是属于巫门哪一支派的。”

    两个男子却对方天佑镇定自若,似乎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中的神态极为不满,故意不行为,继续为难方天佑道。

    方天佑当然明白两人的心思,面色一沉,双手一抬,两团指尖大小的黑雾直射两名黑巫门男弟子。

    黑雾速度很快,两名黑巫门男弟子刚反应过来要开枪,猛然觉得端枪的手臂如被毒蛇啃咬一般又疼又麻,迅速肿胀起来。

    两人惨呼一声,猎枪掉到了地上也顾不得捡,只是满脸惊骇地看着手臂指尖大小的溃烂伤口逐渐扩大。

    “这样可以证明我的巫门身份吗?”方天佑冷冷地扫视着四位黑巫门弟子道。

    “当,当然可以。”两个黑巫门女弟子惊恐地向方天佑行礼。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两名受伤的男弟子更是直接跪在了地上。

    巫王大赛虽然由黑巫门主持,实际上却是聚集了许多的巫门派别。巫门弟子遍天下,华夏、缅国、夜南、溙国,东南亚乃至欧美都有分支。

    这些派别各有绝技,黑巫门也只敢拉拢,不敢轻易得罪,别人前来参会时,只要出示了邀请函一般都要以礼相待的。

    这四个只是见方天佑年纪不大,又独自一人前来,所以才敢刁难,没有想到却在挥手间吃了大亏,四人顿时意识到眼前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哪里还敢轻视。

    “哼!”方天佑轻哼一声,伸出手指在两名男子手臂上一划,将两人手臂溃烂处的血肉以指劲划去,然后继续拾级朝山顶攀登。

    两个黑巫门弟子,眼见自己手臂处鲜血汩汩而出,但反而觉得麻痛感减轻了,知道方天佑刚才不知不觉间已经为自己解了毒。

    虽然这方法狠毒了一点,但却似乎是简单有效的方法。方天佑其实也是故意以这样的解毒方式来给两个一个教训。

    至于刚才的两团毒雾,和之前对付左仲善的毒雾一样,是方天佑综合了从毒瘴谷取得的毒素以及陈宜帆师承中研发的毒素的结果。

    两方面毒素综合,就更显得诡异,让人捉摸不透,方天佑完全可以冒充五毒教,冒充毒巫一脉了。

    顺着山道一直向上,沿途偶尔碰到几个站岗的黑巫门弟子也只是礼貌性质地朝方天佑点头打招呼,并没有再为难方天佑。

    大约第一道关才是最重要的关卡,而且这里是黑巫门的地盘,现在又聚集了几乎所有的巫门精英举行巫王大赛,没有有这么自不量力冒充巫门中来捣乱。

    让方天佑感到奇怪的是,这一路上,只碰到黑巫门弟子,却不见有其他巫门弟子上山。一直到方天佑登上山顶,这才知道是自己迟到了,别的巫门人物早在自己之前就登上山顶了。

    黑巫门也算是大手笔了,除了沿山而建的石屋,还在山顶修筑了比足球场还大的一个广场。广场的尽头是一座高大的神庙。

    庙顶金光闪闪,不知道是镀金还是真的全部以黄金建筑,除了庙顶,庙壁则仍然是以巨大的幽黑石块构成。

    从广场和神庙石头上的岁月痕迹来看,方天佑觉得黑巫门或许在这里立足已经上百年了,只不过是巫门在华夏被驱赶后,众多巫门人物投靠过来,才使得这里声名远播。

    此时,神庙庙门紧闭,看不清里面供的是什么神灵。神庙前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全部以大理岩铺就。广场中搭设了一个擂台,正有两个巫门人物在擂台上打斗。

    在擂台的正东方向,摆着一排太师椅。太师椅上坐着的人物相貌各异,虽然看样子都是上了不小年纪,却一个个精神矍铄,或许是修炼巫门秘法的缘故,都有几分诡诈气质。

    最引起方天佑注意的是居中一把太师椅上坐着的一位头上插着九根黑雉毛的老者。这老者鸡皮鹤发,双眼已然浑浊,从外表看来活像一具干尸,硬憋着一口气苟延残喘。

    虽然隔得很远,但是方天佑仍然从他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性!而且方天佑刚朝他盯了一眼,那老者就似乎有所感应一般朝方天佑这边看了过来。

    方天佑连忙移开目光,顺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心中暗叹这是个修为极高的老头子,或许已经是踏入真正的宗师境界了。

    从之前获得的情报上来看,黑巫宗以黑雉毛的多少表示弟子的身份,其中头插七根黑雉毛者,一般是长老,而插一根者,大都是刚入门的弟子。

    而眼前的这位老者头顶上居然插着九根,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或许应该是黑巫宗的宗主了吧。

    擂台上两名巫门人物之间的打斗很快结束,这只是巫门中年轻一代弟子的战斗,算是这一次巫王大赛的一场热身赛,所以激烈程度并不高。

    “血巫教闵智业获胜……如此一来,新一代巫门弟子前三甲已经产生,各奖励淬体丹一枚,第一名的闵智业再奖励法器一件。”一个头插七根黑雉毛的老者扬声说道,这应该是黑巫门的执事长老,负责大赛的裁判了。

    听了这长老的话,底下有人欢呼,有人羡慕,有人渲气叹息。不过最终还是响起一片掌声,不管这掌声是真心,还是敷衍,但至少大家面子上要过得去。

    “好了,好了,别罗索了,我们不远千里赶来,可不是为了看这些晚辈们打斗。巫王争夺赛什么时候开始!”台上一个手上抚着一条花斑毒蛇的老年妇人不耐烦地说道。

    “急什么,反正你们蛊巫一脉也不可能有资格夺得了巫王之位。”老年妇人对面一个赤臂老汉出言嘲笑道。

    “我蛊巫一脉要是没资格,那你们鬼巫门就更加没有这资格了!要不要咱们手底下见个真招试试。”那老年妇人居然是个火爆脾气,不但反唇相讥,还主动约战。

    “打就打,谁怕谁啊!”那赤臂老汉说着也跳起身来。眼看两人就要战到一起。

    方天佑这才想到,台上坐着的只怕都是巫门各派的门主了。方天佑在华夏灭掉的阴鬼门和蛊巫教就是分属鬼巫和蛊巫的。没有想到它们在国外还有同门。

    “住手!”方天佑正思索间,那位头插九根黑雉毛,干尸一般的老者轻喝了一声。声音低沉并不洪亮,却震得在场中人耳膜生疼,心神都有些不稳。

    方天佑连忙运转真元,抵去这些负面影响。从老者展现出来的威势,方天佑已经肯定这位老者是宗师境界无疑了。

    只是看上去他的寿元将近,只怕已经是油尽灯枯了。不能成仙,终究抵挡不住死亡,最多不过比普通人长寿一些罢了。

    原本想要现场开战的两人,身形一晃,跌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一场风波就此平息了下来。

    干尸般的老者颤颠颠地站了起来,走到擂台正中,扫视了一下台上的诸位门主,又转身看了看台下四周,见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才扬声说道:“诸位,我们巫门原本大能辈出,睥睨天下,敢与任何门派、势力抗衡。可惜长久以来,我们巫门内斗不息,致使巫门衰弱,现如今我们更是变成一盘散沙。如果我们再不团结,只怕巫门在不久的将来就有灭门之祸。”

    “召开巫王大赛的目的,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就是想挑选一个有能力者,作为我们巫门的首领,带领我们巫门走向振兴。

    “可是我们巫门长久以来,各自发展,要想统一归属于一人之下,谈何容易。如果大家再这么争夺下去,谁也不服谁,这一届的巫王大赛除了无谓的拼斗,仍然不会有结果。”

    方天佑明白这干尸老者的话,肯定另有所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