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七章 筑基初期
    原来方天佑确实是将药材都基本上收集齐了,可是却忽略了一点。这里的药材因为天地灵气的缘故,药性没有修仙界那么足。

    这就导致方天佑最后折下蛇涎草叶片丢入鼎中时,药性融合不够,鼎中灵气不足。不过已经开始了炼制,方天佑不可能停下来白白浪费这一炉药材,只好尽量控制火候继续炼制了。

    只是方天佑知道,这样炼制出来的筑基丹,品质上会差上许多。果然,等最后出炉时,里面虽然有五颗筑基丹,品质却比预想中的要差上不少,估计要两颗筑基丹才能够顶得上一预想中一颗的药效。

    “这也不错了,总比直接吞服蛇涎草好。而且这样的丹药如果让一个华夏的先天后期服用,不说突破到宗师境界,但当场突破到伪宗师境界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方天佑心中计较着道。

    “老大,这丹药所含的灵气能量可比蛇涎草本身强上不少啊。”小龙吞咽着口水说道。

    “看在你守护蛇涎草的功劳上,分你两颗吧。”方天佑说着,真的丢了两颗筑基丹给小龙。

    “谢老大!”小龙张嘴接住两颗筑基丹,一口吞了下去,然后就势趴在地上,开始了修炼模式——睡觉。

    方天佑是真心羡慕小龙这样奇葩的修炼方式。羡慕归羡慕,方天佑可没有他那么幸运,目前还达不到睡眠中修炼的境界。就算达到神通境界后,可以睡眠中修炼,当真正与刻意修炼比起来还是有所不及的。

    当然,由于修炼的是“鸿蒙仙经”,方天佑的修炼方式与其他人比起来又是轻松了许多。因为他的修炼方式可以不拘一格,站坐卧躺甚至行走都可以修炼。只不过,如果真的在行走间修炼,一边修炼,一边要分心看路,那效果当然会有所减弱。

    现阶段方天佑总结出的最好的修炼方式就是安静地演练“擒龙手”和“登天步”。这样既能够锻炼**,强化技能,又能够边运转“鸿蒙仙经”吸收天地灵气,修炼真元。

    吞下一枚筑基丹后,方天佑果真在房中演练起了“擒龙手”、“登天步”。一方面又运转“鸿蒙仙经”催化吸收筑基丹的药力。

    “擒龙手”以手劲为主,却又可以化为拳、掌、爪、指等多种攻击手法,运用起来也是相当灵活,而且修炼到较高境界后,与真元结合可以达到临空取物,夺人兵刃,隔山打牛等诸般妙用,有道法、仙术的雏形了。

    “登天步”虽是既是一门脚法,其实也是一门身法。修炼到后期同样可以发出凌厉的脚法攻击。尤其是速度上达到极致后,形成八道似真或假的虚影,就算是宗师境界强者,仓促之间也无法识别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方天佑就这样一边修炼着“擒龙手”、“登天步”,一边吸收着筑基丹的药力。

    这次炼出的筑基丹,虽然品阶不高,但药性还是比通脉丸还要强上不少。一枚丹药下喉,方天佑立马感应到了浓烈的药力从腹中升起,随即在“鸿蒙仙经”的引导下运转四肢百骸,锻炼滋养着**,补充着体内的真元。

    方天佑本是先天道基小成之体,**比一般人强大数倍,可是仍然感应到身体细胞在筑基丹药力的滋养下有所强化。

    如果换作一般人服用,在筑基丹强大的洗髓伐脉功效下,只怕能够一举从普通人突破到先天甚至是伪宗师境界了。当然,前提是这人必须能够承受得住药性,不被药力撑爆。

    方天佑在小院中修炼了两天,先后吸收了两枚筑基丹,才算勉强达到了筑基初期阶段。剩下的一枚筑基丹,他没有继续吞服,打算留下来备用,反正就算吞下这一枚也突破不了境界,而且自己炼制的丹药现在是用一颗少一颗,别人的丹药,方天佑又看不上眼。

    除了筑基丹,方天佑还想炼制一炉通脉丸,打算给姚静初等亲信的人服用,必要时也可以拿出来作为交易的筹码。可惜药材不足,而且时间不够了,因为“巫王大赛”的日期已经到了。

    在在回湖阳的路上,方天佑就已经通知楚家豪安排好了去夜南国的机票。所以在湖阳没呆几天,方天佑就辗转踏上了去夜南国的飞机。

    因为小龙的飞行能力还不够支持这样长远的飞行,加上带着一只宠物上下飞机太过招眼,所以方天佑这一次仍然没有带小龙出行。

    小龙自从吃了那两颗筑基丹后,修为又将有所突破,乐得留在小院内继续修炼巩固境界,这一次倒并没有闹着出来见世面。

    陈宜帆还在修炼,没有突破宗师境界前,不宜打扰。至于其他人,方天佑觉得也没有必要带上。到时说不定与巫门有一场大战,带着反而不方便,所以决定一人前去探查。

    夜南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经济发展程度相对落后。前往巫王大会赛场的路线,方天佑早从前段时间擒获的黑巫门使者那里获知了。出了机场后,方天佑就直接搭车前往凉街市。

    因为与华夏毗邻,夜南国会讲华夏语的导游不少,就算是小摊小贩也会几句简单的华夏语,这让方天佑省去了以神识探查交流的麻烦。

    凉街市在夜南国属于中下水平,街道陈旧,马路远没有华夏国的宽敞。交通方面小汽车很少。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车。当地甚至流行一种说法:没有摩托车,就没有女朋友。

    方天佑到了凉街市后,发现这里的人员分布极其复杂,什么肤色、服饰的人员都有。这让方天佑不由得想起之前获得的情报信息,凉街市为夜南与华夏边境,属三不管地带。

    巫门在华夏被驱赶后,就跑到了这里建立据点,组建黑巫门。现在这里表面上有夜南正府控制,实际则基本上由黑巫门架空。

    在黑巫门的控制下,不知道多少东南亚、岛国、华夏国等国犯下大罪的超凡人士,偷渡潜藏在这里。他们基本上各个都身怀一定的绝技,却龟缩在这里,附属于黑巫门,替遗黑巫门卖命。

    按照那两个黑巫使者提供的路线,试着打听巫王赛场的所处的那个山寨——黑巫寨。这里的居民听到黑巫寨,顿时都不说话了。

    有几个胆大的虽然愿意告诉他山寨的位置,却都讳莫如深,更不愿意带他前去,连出租车和黑摩的都不愿意搭他。

    方天佑索性自己买了一辆摩托车。反正这里的物价远比华夏要便宜,而且方天佑可算得上是隐形富豪一枚了。

    除此之外,方天佑发现自己身上的打扮太过抢眼,顺带又买了一套当地的服饰穿上,并且使用缩骨换形之法,稍微改换了一下自己的容貌。

    巫王赛场原本并不是特指哪个地方,巫王大赛在哪里举行,哪里就是巫王赛场。最近的好几届巫王大赛都在夜南凉街市附近的黑巫寨举行,所以巫门内部的人,才将巫王赛场当成了特指黑巫寨。

    凉街市的普通老百姓当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们只知道有一个神秘的山寨——黑巫寨,这里充满着诡异,不让外面人进去。

    凡是误闯到黑巫寨的人,不是投靠他们,成了黑巫寨的奴仆,就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大家都怀疑是被黑巫寨的人杀死了。

    可是凉街市不管是警查还是正府,都不敢去招惹黑巫寨,因此,凉街市附近的省市,人们谈起黑巫寨都是讳莫若深,敬若鬼神。

    黑巫寨位于凉街市的大山深处,从市区赶到黑巫寨需要一天一夜。方天佑骑着摩托车跑出市区后,直接开进了大山里,又走了五六个小时的泥土山路,前面再没有路,只剩下时断时续的羊肠小道。

    方天佑撇下摩托车,找了个僻静处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才继续赶路。越朝山里走,路是越难走。

    许多的地段连路都没有,硬靠攀爬翻越;还好一些险峻的的山谷路段被人工修筑了一些栈道。方天佑推测这应该是黑巫寨为了方便自己人行走而修建的。

    离黑巫寨越来越近,方天佑感应到这附近的山川河谷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阴煞之气。

    中午时分,方天佑来到了一座高山前面。这山上的阴煞之气,更加浓郁,整座山形从远处看就像是一直匍匐在地的乌龟。

    这里原本叫龟背山,黑巫门在山顶上建立总坛后,又将这山改名为黑巫山。从山脚往山顶望去,树林隐映间,露出一栋接着一栋石头垒砌的房屋建筑。

    隐约可看出这是呈梯田状结构从上往下汇聚在一起,宛若一个规模很大的村寨,和普通村寨似乎没有什么两样。

    难怪对外称为“黑巫寨”,只有了解巫门的人,才知道这不是一座普通村寨,而是黑巫门的总坛所在地。

    “站住,今天是我黑巫寨举行祭祀的日子,外人不得入内!”方天佑沿着石阶朝山顶走出没几步,就被两男两女给拦了下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