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五章 勿言和尚的消息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看热闹的人期待的那样发展。勿言和尚现身,并暗示普陀寺可以证明左季善确实跑向了北边山林后,左仲善不敢再质疑。郑长老更是松了一口气般,没有再追究。

    他本就暗怪左仲善多嘴,差点让自己再次和方天佑闹疆,正左右为难时,勿言和尚的现身与证明,恰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他哪里还会去追究。

    要说郑长老此次同左仲善一起来,但也不是没有私心,不是纯粹为了给左仲善撑腰找人。他找上方天佑,还有其他意思。

    一个是他发现白天吕妙儿追出去后,似乎并没有什么收获,显然在方天佑手上没有讨到好;二是,他听说赤霞寨当时找上方天佑,事后却不知怎么的赤霞寨反倒怪药王谷设计陷害他们。

    这两件蹊跷的事情都与方天佑有关,因此郑长老才会借着查找左季善下落之机,前来试探一下方天佑。

    没有想到这一试探之下,却发现方天佑比预想中的还神秘,在没有摸清方天佑底细之前,他决定暂时不和方天佑树敌。

    因此,听了勿言和尚的话后,郑长老也没有再纠结在这件事上,讲了几句台面话后,就带着左仲善走了。

    围观的人见没有了热闹可看,也就渐渐地离开了。勿言和尚却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多谢大师仗义执言!”方天佑朝勿言和尚拱了拱手道。方天佑知道他刚才有意帮自己圆谎,只是一时摸不透他的意图。虽然和他打过一次交道,但归根到底,和他并不熟悉。

    “我只是据实而言罢了。”勿言和尚爽朗地说着,又突然压低声音道,“都是自己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哦……”方天佑不知道他那一句“都是自己人”是何用意,难道他知道了自己就是司游,或是知道了自己就是方家弃少方天佑?

    “方少既然谢我,难道不请我去楼中坐一坐吗?”勿言和尚这一次却并没有压低声音。

    “哈哈,早有此意,只怕大师不肯屈尊呢,既然如此,那就请吧!”方天佑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郑长老,难道咱们这样就算了?您相信他们的话?”撤出小院后,左仲善不甘地道。

    “不然你觉得还能怎么办?又没有人看到你弟弟确实进了那房间,更没有人证明你弟弟进去后就再没有出来。你坚持搜索人家房间,不等于羞辱对方吗?别说现在有勿言和尚参合进来,就算没有勿言和尚,你以为这个方天佑是那么好相与的吗?”郑长老没好气地道。

    “什么,难不成他有什么大来头?”左仲善不解地道。

    “这个方天佑身上处处透着神秘。他撒向你的那把毒雾有点像五毒教以前的毒素,他的暗器手法相当高明,而且我推测他的修为境界比我差不了多少……”郑长老说道。

    “嘶,难道是位少年宗师!”左仲善也终于听出些不对劲来。

    “很有可能。就算他是宗师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幕后培养他的势力。小小年纪能够有如此修为,如果说背后没有强大的人物或势力在支持,这简直是扯蛋。因此,在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个方天佑身法之前,咱们不能和他结下怨仇。”郑长老继续分析道。

    “啊,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左仲善急切地问道。

    “没有什么怎么办,你去北边山林找你弟弟,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巡视。”郑长老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方天佑和勿言和尚进了房间不久,百里不惑就见机进来,给两人倒上了热茶。他刚才也被院中的打斗惊扰,一直在暗处围观,有意伺机帮忙,只可惜修为太低,根本无从插手。

    “这位难道就是江湖中传言的‘卦半仙’?”勿言和尚饶有兴趣地看向百里不惑道。

    “正是在下,难得勿言大师听过薄名,真是荣幸之至。”百里不惑受宠若惊地道。他虽然在世俗界有点名声,但在修炼界中却是泛泛之辈罢了。

    “哈哈,你也不要过份谦虚。以后跟着方少,肯定还会更加辉煌的。”勿言和尚笑道。

    “那是,能够遇上少主,真是我的福份。”百里不惑心悦诚服地道。勿言和尚见百里不惑对方天佑这样虔诚,看向方天佑的眼神又多了一份敬重。

    “明天还要赶路,你就先去休息吧,大师不是俗人,用不着这么多礼节,想喝茶我们自己动手就行了。”方天佑知道勿言和尚找上自己肯定有话要说,因此让百里不惑退下。

    百里不惑当然也明白勿言和尚不会是找上来喝茶这么简单,所以知趣地关门退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百里不惑刚退出,勿言和尚就直截了当地说道:“方少爷可真是胆大啊,连树强敌,而且连飞鹰盟的人都敢杀,难道就不怕为方家带来麻烦吗?”

    “这些人和势力最多是隐世外宗,他们受到国家机器的约制,是不敢随意乱来的,想打五大家族的主意,他们还得掂量掂量。更何况,大家都知道我是已经被方家赶出来的弃少。”

    方天佑听勿言和尚的话,顿时明白他真的是认出了自己方家少爷的身份,当即也不再隐瞒。

    勿言和尚也没有想到方天佑会这样轻易地承认,不过想一想也是,方天佑并没有化妆前来,肯定是已经做好了被人认识的准备。勿言和尚甚至进一步想到,或许方天佑正是故意要借这场交易会立威呢。

    “看来方少爷果真看得透彻啊。真不知道以方少爷之能,为什么以前籍籍无名,还被人称为大纨绔,应该是世人被方少爷外表所骗了。”勿言和尚感慨道。

    “勿言大师过奖了,我现在也照样是无名之辈而已。”方天佑道。

    “只怕这次交易会后,方少爷的名声就要开始传遍修炼界了。方少爷之所以如此锋芒毕露,正有借此立威之意吧。”勿言和尚试探着问道,方天佑却笑而不语,并没有置可否。

    “其实方连城老爷子现在已经重新掌控方家,又参与执掌国家大权,方少爷何必还要在外独自闯荡呢。”勿言和尚又继续说道。

    “那倒不一定,有些人,有些势力就算是五大家族也未必能够抗衡。我之所以要树立自己的势力就是要放手一搏,不管成败都是我一意孤行,不会连累家族也不会连累家国。”方天佑目光坚定地道。

    “果然如此。”听方天佑讲完这些,勿言和尚似乎终于证明了什么。

    “那我就祝方少爷心想事成了。不过,我听说方少爷要对付的人,有可能提前出现,还望方少爷早做准备啊。”

    “什么,提前出现?提前到什么时候出现呢?”方天佑忍不住问道。虽然勿言和尚打的是哑谜,但方天佑肯定他说的正是隐世内宗的人。

    “具体日期,我们也并没有探听清楚。我想,如果有了准信,一定会有人设法通知你的。我只是事先给方少爷提个醒罢了,希望这信息对你有用。”勿言和尚道。

    “有用,当然有用。多谢大师了。”方天佑说道。这倒是真心话,对隐世内宗的动向了解越多,越详细,越便于方天佑调整策略,早做打算。

    第二天一早,方天佑就带着百里不惑,还有李梦佳主仆一起回到了尚海市区。李梦佳主仆联系了家族的人,安排尽快赶回港岛。

    方天佑则是独自一人坐上了回湖阳的飞机。至于百里不惑,方天佑让他暂时留在了斩风会,专心研究先天六爻卦诀,同时帮着朱炙打理好斩风会。

    因为挂念着蛇涎草,方天佑一下飞机就直奔小院。刚到院外,就感应到了院中的天地灵气有些怪异,连忙推开院门闪身来到放着蛇涎草的房间内。

    这一段时间不见,蛇涎草又长大了一圈,所有的叶子都青翠欲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这分明是蛇涎草即将成熟的预兆。

    “老大,你可回来了。蛇涎草三天前就是这种状态,可是现在三天过去了,它一直不见成熟,而且状态极不稳定,我怀疑再不成熟的话,它都要退化枯萎了。”蹲守在房中的小龙,见到方天佑回来,急切地说道。

    蛇涎草一旦成熟,你不适时采下它的叶片,那叶片的药性很快就会消散。这就是方天佑坚持让小龙守在这里的原因

    “怎么会这样?”方天佑念叨着道。他知道在修仙界蛇涎草只要传出幽香后,不用一个时辰就会成熟,绝不可能像这样幽香传了两三天还不见成熟。

    “修仙界不可能这样……对了,是天地灵气的问题。蛇涎草成熟的最后一步,需要吸收不少的天地灵气,房中天地灵气虽然明显比外界要浓,可是还远远不够!修仙界天地灵气浓郁,蛇涎草完全可以自己凝聚足够的天地灵气,可是地球上不行……看来我得想办法帮它一把了。”方天佑思索一阵,终于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