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四章 当自己是谁呢
    “飞鹰盟?与我有什么关系。”哪知方天佑听完郑长老的介绍,只是很平淡地答了一句。

    “你……”左仲善见方天佑如此轻视自己,心中更加不满。当即又看向郑长老道,“郑长老,这小子如此狂妄,我看也没有什么好和他客气的了,先将他拿下再慢慢审问!”

    说完也不等郑长老发话,已经朝着方天佑扑了过去。

    其实方天佑的态度,同样也让郑长老心中不悦,他没有想到自己亲自出面,这个年青人却是如此冷淡。不但不给飞鹰盟面子,这似乎也不给他药王谷什么面子了。

    因此,左仲善抢先出手,郑长老本来可以阻止的,他却并没有出手阻止,似乎是默许了左仲善的出手。

    郑长老的打算当然很明显,让左仲善先摸摸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底细。不管谁胜谁负,他作为中间人到时都可以调停。

    见郑长老没有拦下自己,左仲善再没有什么顾虑,也不知道从腰带什么位置抽出一把黝黑的钢刀,舞起道道刀芒朝着方天佑劈了过去。

    方天佑见他的刀芒颇具气势,攻守严密,比之前的那个凸眼男子还要强上一筹,不敢硬接,只能闪身后退,寻找着破敌之法。

    因为旁边还有一个药王谷的郑长老在一边,所以方天佑不便像之前对付凸眼男子一样,可以展尽手段,如此一来就显得有些被动了。

    方天佑意识到自己应该铸造一件可以与人以硬碰硬的趁手兵器了,否则与手拿坚韧兵刃的人对战,会有些吃亏。

    虽然他在打败一些对手时,也得到过一些兵器,甚至在归隐宗自己铸造过一些小刀刃,但是那些要么材质不佳,要么份量太轻,根本不适合方天佑拿来对敌。

    方天佑现在拿得出手的兵器有两件,一是寒铁针,可惜太小,只能当暗器使用;另一件是“天雷杖”,拥有雷属性可以放出天雷,可惜材质终究是木质,用来施放道法尚可,方天佑可舍不得拿来与刀斧对砍。

    左仲善见两刀逼退了方天佑,心中有些小得意:看来这小子只不过是身法好些罢了,并没有预料的那么有料。当下奋起神威,进逼得更急了。

    方天佑一边闪避,一边思考着对策。几招下来,他已经肯定这个左仲善虽然刀法还算精湛,但是同样不过是先天后期修为而已。

    如果方天佑要打败,甚至是击杀他,并不难,难的是怎么样既击杀他,又尽量少暴露自己的秘密。

    郑长老开始时也像左仲善一样,见方天佑被逼退,以为他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转眼十数招过去,方天佑虽然后退,却并不慌乱,知道他还留有余力,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左仲善越逼越紧,渐渐将方天佑逼到了墙脚。这样以来方天佑就要无从躲闪了。左仲善见状脸色一喜,眼中掠过一抹狠毒,身形一跃,全力蓄势的一刀朝着方天佑当头劈下。

    眼看就要劈中方天佑,却见方天佑突然左手一扬,像变戏法一般抛出了一股灰雾,夹着一股异味扑向了左仲善。

    左仲善虽然不知道这灰雾具体是什么东西,但也能够猜测出这应该是一种极烈的毒雾,当下也不敢大意,刀势改劈为扇,舞起劲风将灰雾吹开。

    可是这样一来,他的中门便大开,方天佑抓住这机会,右手又是一扬,却是寒铁针出击,迅如疾雷般刺向左仲善的胸口。

    左仲善倒也了得,预感到了危机,双脚在空中连踢,身形便是一个侧移,同时长刀回收,“锵”的一声击中方天佑发出的银针,便想借力朝后退去。

    哪知长刀刚碰到那看来不起眼的铁针,就觉一股巨力传来,左仲善但觉虎口一疼,随即整个人都被震得在空中倒跌飞出。

    不由心中大骇,他没有想到对方这一枚闪着银光的小针竟然能够发出如此大的威力。然而更加惊骇的还在后面,左仲善身在半空,身形不稳之际,眼角余光猛然看到一道身影正如朝着自己闪电扑来。

    左仲善当然知道那身影是谁,从对方冰冷的眼神,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浓烈的杀意,大惊之下,已经顾不得颜面,大声疾呼道:“郑长老救命!”

    可是他话音刚落,方天佑的“擒龙手”已经印向了他的胸口,左仲善心中“格登”升起一股绝望念头。

    “啪”的一声,一股细微的能量涟漪在身前泛起,可是左仲善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身形还是按刚才的速度,刚才的轨迹跌落到了地面。

    “怎么?郑长老想和这位左护法一起来对付我吗?”方天佑清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左仲善这才知道果然是郑长老及时为自己拦下了那一击。

    “小友言重了,药王谷作为这一届交易会的主持者,是不可能偏向任何一方的,当然也不会和飞鹰盟的人一起来为难小友了。”郑长老谨慎地解释道。

    刚才确实是他出手挡下了方天佑的“擒龙手”,可是让他吃惊的是,方天佑的一击力道竟然超过他的预料。

    他见识过方天佑的出场后,已经意识到方天佑的不凡,不过他仍然自信以自己伪宗师境的实力,使出五六层力量,足够轻松接下方天佑的一击,哪知,却是和对方打了个平手。

    要知道方天佑刚才可是先后打出毒雾和银针,然后才仓促扑来打出“擒龙手”的,很显然也不是蓄势的全力一击。

    郑长老暗中盘算之下,认为自己就算出全手,短时间内只怕也拿不下这个年青人,而且这个年青人手段似乎层出不穷,让郑长老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这使得郑长老对于方天佑多了一层忌惮。除此之外,刚才的打斗加上左仲善大声求救,已经惊动了附近酒楼、宾馆的人,他们开始在或明或暗中注视着这里的情况。

    这两个原因使得郑长老不得不改变策略,摆出身为交易会主持者,会公允处事的姿态。

    “既然如此郑长老刚才出手又是什么意思呢?”方天佑追问道。

    “武道两门交易会,本是大家互相交流,互通有无的盛会。药王谷身为主持者当然不希望任何一方出现伤亡,更何况你和左护法打斗的缘由只是口角之争,何必性命相搏。”郑长老说道。

    “咄咄逼人的是这位左护法。而且还是郑长老亲自带他来窥探于我,打扰我修炼在先。”方天佑不满地道。

    郑长老听方天佑语气中居然还有责怪自己的意思,脸上也有些不悦,却仍然耐着性子说道:“方小友误会了。我带左护法前来,只是他的胞弟左季善,今天下午失踪了,有人看到他进出过小友的这个房间,所以特意前来探查一下情况,不知道这消息是否属实。”

    “是和他一样长着一双凸眼的中年男子吗?”方天佑斜眼看了看左仲善道。左仲善见方天佑语气对自己充满不屑与讽刺,刚想上来争辩,想起刚才差点没命,顿时又没有了底气。

    “没错,他们是亲兄弟,长得极像。”郑长老点了点头道。

    “是有过这么一个人想要入住这房间,可惜他身为修炼者,却意图强占一名弱女子,被我赶跑了,顺带占了他的房间。”方天佑慢条斯理地道

    “你胡说,我弟弟他……”左仲善见方天佑说出自己弟弟的丑事,还待争辩,只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三兄弟好色都是出了名的,所以说到后面,他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那方小友赶走左季善后,可曾留意他去了哪里?”郑长老连忙接过话题道。

    “我赶得他跳窗而走,哪知他刚落地,又和一个蒙面人发生了争执,两人好像要争夺什么丹药,又似乎都不愿意别人听到,低声争吵着小镇北边山林方向跑去了。”方天佑说道。

    前面说左季善强占女人,被自己赶跑,方天佑那是半真半假编的。蒙面人这一段则完全是方天佑瞎编的,反正爱信不信,左季善已经化成了灰烬,他们也找不到证据。

    “你说我弟弟跑了就跑了啊,说不定还被你押在房中呢!”左仲善不信地道,“郑长老,我们还是进他房间搜一搜吧。”

    郑长老闻言,脸色微变,暗骂这个左仲善脑子进水,就会给自己找事,眼前这年青人要是一个善茬,肯让自己两人去搜,就不会主动跳出来拦截自己两人了。

    果然,左仲善话音刚落,就听方天佑冷哼一声道,“你当自己是谁呢?想搜就可以随便搜我的住处吗?要想搜也可以,等我走了后再说!”

    “你……”左仲善被方天佑的话给气苦,却又不敢上前,只能求助般地看向郑长老。

    “我寺中僧人也确实看到两道身影追逐着跑向了北边的山林。”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宾馆小院门口传来,随即一个光头和尚朝着这边缓步而来。

    “勿言大师!”郑长老、左仲善还有明处暗处窥探这边的不少人都认出了来人的,不少人更是轻呼出声,看来有好戏看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