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三章 先天六爻卦诀
    想到这是对自己的考验,百里不惑立马振奋精神,竭尽所能地回答起方天佑的提问来。

    一番交谈之下,方天佑发现这个百里不惑虽然修为只是入道后期,但在占卜问卦上面确实极有天赋,其卦术只怕一般的大师都不如他精深。

    卦术交流到最后,方天佑却并没有表露什么,而是不置可否地对百里不惑问道:“你这卦术从哪里学来的?”

    “是一个落破道士教我的,他教了我一些基础的卦理后,就死了,后来我独自一人根据他留下来的卦书自学,渐渐摸索出一些名堂来,在修炼界也有些薄名,只是算卦,十算五灵,只能算对一半,所以江湖人称‘卦半仙’!”百里不惑尴尬地道。

    “原来这‘半仙’之名是讽刺你啊,我还以为是抬举你呢。可惜一般人不知道,算卦如果真正能够做到十算五灵,成功各一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毕竟天意难测啊。”方天佑说道。

    “天意难测?对呀,我一个刚入道者,哪有本事揣测天意呢,难怪我算卦总是不准了……咦,少主,听你口气似乎也熟知卦术啊,不知道能否给我指点一二呢。”百里不惑见机地看向方天佑道。

    “占卦之术,我并不精通。不过多少听说过。有看相的,根据人的五官、气色、骨骼、指纹等推断其寿夭、荣枯、吉凶、祸福;

    还有术师,推演术数,以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等诸般理论,来推测自然、社会、人事的吉凶祸福……这些都应该属于你们卦术一脉吧。”方天佑说道。

    “对,一脉相承,所用法器和测算重点略有所不同而已。”百里不惑答道。

    “法器?是了,你们问卦占卜,是需要借助法器的。可是法器毕竟是身外之物,不可过份依赖。我就曾经听说过有人梵香祷告就能知人吉凶天术。”方天佑又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百里不惑惊讶地道。

    “这有什么不可能,卜卦就是问天、问天道,识天机。只是用心感悟天道,自然能够通晓天机了。”方天佑说道。这些其实是他以前和一位卜门高手交流时听来了,如今借花献佛,做个顺水人情讲给百里不惑听。

    “问天,问道……”百里不惑认真思索着,似乎有所感悟。方天佑也不打扰他,任凭他独自思索。

    不得不说百里不惑在卦术上的天赋极高,当年方天佑听到这段话都只是略有感触,加上自己醉心于符篆之术,所以并没有上心。而百里不惑却在这话中得到了不小的感悟,这也促成了他将来的成就。

    盏茶功夫后,百里不惑才从沉思中醒来,却见方天佑仍然端坐椅上,身边放着的原本冒着热气的茶水,此时已经没有了一丝热气。

    “多谢少主提点,不惑失态了!”百里不惑尴尬地向方天佑致谢道。

    “你的天赋果然很高。”方天佑微微点了点头,又面色凝重地说道,“只是这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

    “啊,少主此话怎么讲?”百里不惑不解地道。

    “你可知道你们卜门相师大多不得善终这一说法。”方天佑说道。

    “这,我当然听说过。”百里不惑点头道。

    “天机不可泄,天命不可为,而卜师卦师往往问天机,还会忍不住帮人抗天命,所以容易遭受天遣啊。真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还要是妄议天机。”方天佑叹息道。

    “少主此言差矣。人故有一死,与其苟且偷生活一辈子,不如闯出点名堂来,风光一世。受天遣又如何,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况且天道也会有所不公,我辈既然有卜卦本领,就当识天机,补天道,怎么能够因为个**福而避之。”百里不惑却是大义凛然地道。

    这倒出乎方天佑意外,没有想到百里不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以说出这样的大道理来。

    当然,这正是方天佑想听到的。别说占卜算卦了,其他方式的修炼,包括方天佑这样的修仙,都是逆天而行的事情,同样会受到天遣的。

    修为境界越高,要受到的天遣就越大,直致最后,天地会直接降下天雷来,妄图抹杀这些修仙者,这就是修炼者所谓的天劫。

    如果修炼者没有一往无前的决心,畏首畏尾,那还修什么道,不如做个普通人,平平碌碌过一生来得自在。

    “既然你有此道心,又有天赋,我就传你一套‘先天六爻卦诀’,你自己好好参悟吧,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方天佑说着,拿出了一份修仙界卜门基础修炼秘诀,交给了百里不惑。

    这秘诀是方天佑碰到百里不惑之后,按照记忆中摘抄下来的,这时百里不惑经受住了考验,才决定传授给他。

    “先天六爻卦诀?”百里不惑迟疑着接过了方天佑手书的秘诀,刚开了一页,脸上就激动地现出了潮红,“这,这太神奇了,没有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玄奥的卦法。”

    “多谢,谢谢少主馈赠!”百里不惑如获至宝一般,朝方天佑致谢道,“我那一卦算得没错,少主果然是我的贵人!”

    “你既然尊我一声少主,我当然也不能吝啬。除了这六爻铜钱应该是你们某位卦师前辈用过的法器,与先天六爻卦诀,正好相得益彰,一并送给你吧。”方天佑说着,又将在交易会中获得的六爻铜钱也一并送到了百里不惑手中。

    “百里不惑拜谢少主厚恩!”百里不惑激动地接过六爻铜镜,身形一矮就朝着方天佑单膝跪了下去。

    “不用谢了。以后就是自己人了。你不说算过,你将成为我的军师谋士吗,等你卦术有成,以后好好助我就是了。”方天佑起身将百里不惑扶了起来道。

    “是,百里不惑以后身是少主的人,死是少主的鬼!”百里不惑心悦诚服地道。先天六爻卦诀也好,六爻铜钱也罢,对于方天佑来说或许并不算顶级珍贵的东西,但是对于百里不惑来说却无异于稀世珍宝。

    他一个入道卦师,放在世俗界还能混出点名堂,但在修炼界来说就不值一提了。混了这么多年,他可是连一块法器都没有。

    至于修炼法诀,他那道士师父本就是个半桶水师父,还没有教全百里不惑,所以百里不惑之前所学根本就是个残缺法诀,至于玄妙程度就更加没法和修仙界的法诀相比了。

    方天佑将百里不惑打发回他自己的客房,让他自己好好参详卦诀,如果有不懂的可以来和方天佑探讨。方天佑虽然没有钻研过卜卦,但自恃修仙经验老到,可以帮百里不惑推测引导。

    送走百里不惑后,已经是十一点多钟了,方天佑没有急着睡去,而是进行着每天必须的修炼,如今达到筑基境界,方天佑对于睡眠的要求又减少了,鸿蒙仙经的修炼上也有了新的领悟,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

    半夜时分,方天佑突然有所感应,从床上跳下,推开窗户一个纵跃来到了酒楼庭院中。那里,正有两道身影并肩面对方天佑的方向伫立着。

    左手边的一道身影长着一副凸眼,让方天佑差点以为是自己刚才杀的那凸眼男子又复活了,仔细看时,才发现这人要稍微胖一些。方天佑判定这个和自己杀死的凸眼男子肯定有关系了,只怕是循着什么线索来找麻烦的。

    右边的一道正负手而立的修长身影,方天佑认识,正是药王谷的郑长老。郑长老见方天佑翻窗而出,轻巧的一个腾挪就到了自己等人面前,不由得面色一沉。

    “两位深夜来此窥探,不知道有何贵干?”方天佑同样背负双手,神态悠闲地看向两人说道。

    “放肆,没大没小,郑长老即是长辈,又是药王谷的长老,你一个晚辈见了怎可不拜。”郑长老还未说话,凸眼男子已经抢声责问道。

    “我和郑长老说话,你算老几?难道你可以代表郑长老发话?”方天佑不屑地回敬道。

    “你……”凸眼男子闻言,便要发作,郑长老却挥手制止了他。

    “不知这位小友高姓大名,是哪派门下高徒?”郑长老试探着说道。刚才方天佑的身法看起来普通,以郑长老的眼力却看出了其中的不凡之处,所以他不得不谨慎对待了。

    “本少爷方天佑,无门无派,只是偶得古人传承而已。郑长老有话不妨直说。”方天佑说道。

    郑长老闻言脸上表情稍微松弛,既然不是名门大派,那郑长老的顾虑便又少了一层。

    “方小友,这位是飞鹰盟的左仲善左护法,”郑长老指了指身边的凸眼男子说。

    凸眼男子听得郑长老的介绍,脸色也有几分傲然,飞鹰盟虽然在隐世外宗排名靠后,但好歹也有着隐世门派的身份,他身为一派护法,在修炼界有点小名声,当然更觉身份高人一等了,料定方天佑听完自己的名头,应该会改换之前的无礼之举。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