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二章 天意难测
    “啊,这又是为什么?”李梦佳和仆人二叔,同时问道。

    “据我所知,李首富应该是年过九旬的人,而且又不是修炼者,而精创药药性澎湃,如果让年事已高,又没有内力基础的李首富,服下这精创药,只怕不但救不了他的命,还会将他给活活撑爆。”方天佑说道。

    “什么,这,那怎么办啊?”李梦佳焦急地道。

    “既然宗师知道这后果,那应该有办法可以补救精创药的缺陷吧?”二叔却是眼珠一转,恳切地看向方天佑道。

    “对,对,你一定有办法的。你索性就帮忙帮到底吧。”李梦佳本也是聪明人,见二叔这样说,当即也马上恳求道。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李首富年事已高,如果真的病倒,恐怕并非药力所能及的了。”方天佑叹息着道。

    “道理其实我也知道,但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爷爷死去,什么都不做啊。”李梦佳伤心地道,突然又抓住方天佑的手恳求道,“你既然是宗师,那能不能麻烦你,去一趟港岛,帮我看一看我爷爷还有没有救?”

    “小姐不可!”二叔吃惊地呼喊着,就要跑上前去拉回自家小主。他知道宗师是骄傲的,忙碌的,别说没空,就算有空,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专程去看病。哪怕这个病人是堂堂港岛首富!

    因为宗师如龙,已经可以超脱世俗,不会计较这些世俗名份了。如果他们要争这世俗财富,有谁能够比得过他们。

    “没事,”方天佑冲仆人二叔摆了摆手,又郑重地看向李梦佳道,“我目前还有紧要事情要办,港岛之行,只怕暂时没有时间。”

    方天佑当然知道仆人二叔的顾虑,也知道这李梦佳只怕是不懂其中玄机,又急于救人才会大胆提出这样的要求。

    “啊……”李梦佳听方天佑这么说,脸上掠过一抹失望,可是她听方天佑只是说暂时没空,突然又提起了一线希望,“那,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这,这是我的名片,你任何时候有时间都可以打我电话,我,我让人来接你。”

    “小,小姐……”二叔又想插话,在他看来,方天佑这样的宗师既然说自己没空了,那就是已经拒绝了,只不过没有直接拒绝而已,可是小姐却天真的以为眼前这位少年宗师是真的暂时没有空。

    “好吧,名片我先收下。如果有空的话,我有时间会去港岛走一趟的。”方天佑却很自然地将名片接了下来。

    他倒并不是故意敷衍李梦佳,而是他现在确实没有时间。蛇涎草成熟在即,他得赶回去收取,巫王大赛就要开始了,他也得好好准备一下。

    “我等你。”李梦佳认真地说道,“那,难道说这精创药就一定作用都没有了?”

    “精创药如果一次吃下去,李首富肯定接受不了。你们可以将精创药研成细粉末,一次喂下一小部分,同时请动后天武者帮忙他疏导药力,这样或许能够控制住药性。”

    “另外,我这里有一些辅助药丸,服用精创药之前,可以先喂他服下这些药末,对提升他的体质有帮助。”

    方天佑说着,掏出半颗从抱扑子那里得来的疗伤药和一颗从赤霞寨得到的疗伤药丸,交到了李梦佳手中。

    “这,谢谢,谢谢!”李梦佳虽然不认识这些药丸,但知道方天佑是个厉害人物,他教的方法,拿出的药丸当然也不会有错了。

    “不用多礼,对了,你是在哪里得到这枚野果的?”方天佑帮完李梦佳,终于又想起了正事。

    “是一年前向一位道士收购符篆时一起收来的,听他说,这是他在长白山顶峰采到的仙果,已经存放了数十年之久。”李梦佳回忆着答道。

    “道士,长白山顶峰?”方天佑疑惑地道。长白山他自己去过,那里不可能生长出万圣果,估计是那店主为了增加神秘色彩,故意吹嘘的了。

    而且这万圣果外面还包裹着一层石质外壳,看样子应该是被埋藏了上千年之久,后来才被从土层中翻出来的。

    “那你还能不能联系上那位道士。”虽然知道再找到万圣果的机会很渺茫,但方天佑仍然不甘心放过这万一的机会。

    “这个,我并不认识那道士,当然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呢。”李梦佳尴尬地道,随即又转为愤怒,“这个卖假符的臭道士,我要是再看到他,我非让他把我的五十万吐出来不可!”

    “宗师大人的意思,这道士买给我家小姐的这野果,真是上等药材?”二叔却听出了方天佑话中的意思。

    “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上等药材,只不过对于道士和你们来说,是毫无用处的东西罢了。这样吧,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如果能够想办法联系到那道士到时和我说一声,或者说你要是再见到这种果子,也可以帮我买下来,然后联系我。”方天佑说着,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李梦佳。

    “好,好的,我李家虽然不是修炼者,但是人脉还是挺广的,说不定真的能够再收到这种果子呢。”李梦佳一边拿出手机记下方天佑的手机号码,一边保证道。

    双方又交谈一会,李梦佳见方天佑为人随和早没有了开始时的拘谨,渐渐更多的将方天佑当成了同龄人看待。

    二叔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却是大为不解,搞不清楚眼前这个少年宗师是什么心思。如果说他是看上了李家的财富,二叔是绝不相信的。

    这样一位少年宗师背后的势力肯定不小,就算没有背后势力,凭他这么年纪轻轻就成为一代宗师,想要世俗的财势,那不是手到擒来的啊。

    要说这少年宗师是看上了自家小姐的美貌,这倒是勉强说得过去。少年得志,难免风流。二叔倒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有些替自家小姐担忧了。

    他哪里知道方天佑只是感念李梦佳对爷爷的一片孝心,所以才会对她格外关照罢了。

    李梦佳得到了丹药,很想尽早赶回港岛去为自己爷爷治病。可是仆人二叔受了重伤,赶路不便,如果她一个人上路,带着这些丹药又不安全,最终只好决定在铜罗镇住一晚上,等第二天二叔伤势恢复一些再赶路。

    方天佑见天色已经黑,又担忧李梦佳两人再出什么意外,索性和百里不惑也一同留在了小镇上。

    刚才的房间中死了人,虽然已经化为了灰烬,可是李梦佳毕竟是普通女子,哪里敢再睡这里。

    方天佑索性就留在了这间房中住下,让百里不惑订下了旁边的一间客房,又让李梦佳主仆对另外一家客栈去住下。

    因为方天佑担忧今晚会遇到麻烦。首先担忧的是药王谷的人。吕妙儿方天佑并不怕,不过那两位长老却是修为不弱,估计都已经达到了伪宗师之境,万一他们被吕妙儿挑唆来找自己麻烦,自己虽然不怕,却怕连累了李梦佳主仆。

    其次是那个凸眼男子,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从他临死前的话中,似乎他还有同伙或是什么势力的人。万一找来,李梦佳主仆只怕也不是对手。

    李梦佳却并不知道方天佑的顾虑,她一定坚持挨着方天佑住。理由是身上有精创药,怕别人掂记,万一再被抢去,那就白忙活一场了。

    方天佑想了想也有道理,终于没有再坚持让他们主仆换店。就这样李梦佳住了挨着方天佑房子另一边的一间。

    李家仆人二叔紧邻着住了李梦佳的隔壁,和方天佑一起将李梦佳的房间护在中间。

    有了方天佑守在隔壁,又劳累了许多天,今天心神一放松,李梦佳早早就入睡了。二叔也在自己房中修炼调息。

    方天佑却将百里不惑叫到了自己房中。这几天的见闻已经让百里不惑对于方天佑的态度达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

    见方天佑郑重地唤来自己,知道一定有要事,因此毕恭毕敬地站在了方天佑面前,等着他发话。

    方天佑也没有让他坐,任由他站着,然后开始问他一些卦象、卦理,卦爻符号之类的算卦基础。

    百里不惑联想到方天佑之前说过的要将六爻铜钱交给自己,当即想到方天佑这是在考验自己,如果自己过关的话,这位年青的少主真的就可能将那占卦法器送给自己了。

    他想得没错,方天佑确实是想考查一下百里不惑。

    修仙大道和法门千千万,每个人都只能选择自己合适的大道,一味地贪多反而会嚼不烂。因此,方天佑在修仙界只是在符篆上研究得极为精深,对于占卜之道等方面则研究甚少。

    可是修仙界有以占卦扬名的修仙门派——卜门,其修行之法,神秘诡异,很受修仙界中人尊敬,其宗主更是据说有鬼神莫测之机,是修仙者强者都不敢招惹的狠人。

    方天佑不想分心研究卜卦之术,所以希望培养一个可以卜问天机的帮手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