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七章 灵药万圣果
    原来刚才中老年男子收布包时扯得急,包中的器具药材被这一猛拉之下,杂乱地撞到了一起,其中一枚鸡蛋大小的野果,突然泛起一股药力。

    这枚宛如核桃一般的野果方天佑刚才也匆匆探测过,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刚才可能是撞击之下,泛起了一丝药力,这药力虽然很淡,却疑似灵药的气息。

    方天佑心中一喜,又以神识仔细探测,果然发现这枚不知名的野果有些神异。在坚硬的外壳内,似乎包裹着无尽的沉睡中的生机与活力。

    “这应该是一种半灵药了!”方天佑眼中闪过一抹精芒。灵药实在是太难找了,既然一时找不到灵药,找到一株半灵药也是好的。

    “看这果型,像极了修仙界的异果——万圣果,那可是一旦成熟就相当于灵药的珍奇药材。只是这果实看来并没有万圣果饱满,生机与活力也不够,难道是因为这里的天地灵气稀薄而产生了变异?”尽管心中疑惑,方天佑却已经打定主意要找机会和这个神秘女人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让她将那不知名的野果交换给自己。

    “小,小姐,你可不能乱来啊,这里的人物,随便一个都不是咱们能够惹得起的,更不用说那主持交易会的药王谷和普陀寺了!”那中老年男子小声劝导着仍自愤愤不平的神秘女子道。

    “可是,那精创药都被他们给买走了,这可怎么办呢!如果再得不到药,爷爷只怕熬不了多少时日了。”那神秘女子语气焦急地道。

    “我能理解小姐的心情,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明抢啊,坏了这里的规矩,不但救不了你爷爷,咱们俩都有性命之虞啊。”中老年男子劝解道。

    “二叔,这我都知道,可是爷爷的病情,世俗的名医已经治不好,只能寄希望于这些修炼者了。我前期向修炼者求了这么多灵符啊法器的,没有想到都是碰到一些骗子,这一次好不容易碰到真正的修炼者,更有药王谷灵药出售,我怎么甘心错过机会。”神秘女子说道。

    “哎,”那被称为二叔的中老年男子叹息了一声道,“小姐,你已经尽力了,老爷要是知道你为他做的这一切,一定会倍感欣慰的。”

    “我做的这些,都是徒劳无功的!”神秘女子说话间,语气渐转忧伤。

    “小姐,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可以一试。”二叔迟疑着说道。

    “什么办法,你快说啊。”神秘女子当即追问道。

    “买精创药的人,目的各异,有的是为了治疗自己身上的伤势,有的是为了防备今后受伤,还有的则是为了囤积起来,换取更大的利益……第一种情况的人,丹药肯定不会转手,第二类人要想让他转手也很难,只有第三种情况的人,我们或许可以找他们去高价收购。”二叔耐心地分析道。

    “可是我们没有同等价值的东西,他们同样不可能换啊。”神秘女子心中一喜,却又随即露出了疑难之色。

    “这我都打听好了,他们这些人,虽然在这交易场只是以物换物,但出了这交易场,还是可以接受货币交易的。毕竟他们不可能完全超然世俗。”二叔进一步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小镇外面等着他们,高涨收购精创药!”神秘女子已经听懂了二叔的话,眼中闪过一线希望。

    “对,我还暗中观察过了,哪些人是买来囤积的,我心中大体有数。”二叔蛮有把握地说道。

    “好,那我们记熟这些人,一会提前离开,在小镇外面等,无论花多少钱,我也要买到精创药。”神秘女子语气坚定地道。

    二叔听神秘女子如此一说,才没有再多说什么,继续带着神秘女子在交易场中观望形势。

    方天佑展开神识,早已经将两人的对话偷听完整。从两人的对话中,方天佑已经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那面容稍黑的男子,果然是女扮男装,那二叔则应该是她的仆人之类。

    大约是这个小姐的爷爷生病了,所以她到处求药,却四处碰到一些号称修炼者的江湖骗子,钱肯定没少花,却买得一堆假货。

    这一次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赶上了这武道两门交易会,想要换取灵丹,却没想到碰了壁。

    方天佑看着神秘女子焦急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姑姑方冉当初为了自己爷爷方连城,四处奔走求药的情形,对神秘女子没由来地增加了一层好感。

    药王谷的丹药很快就竞拍一空,从郑长老的神情看来,似乎是很满意的。吕妙儿神情却有些不悦,因为方天佑自始至终不为所动,根本没有拿出那六枚铜钱来交换。

    好在吕妙儿的神情本就有些冷漠,就算再加上些不悦,别人也不易觉察,所以整个交易会场,还是看来一片欢娱的。有资本换丹药的已经换到,没有资本的,至少也见识过了药王谷的丹药。

    郑长老宣布本届竞拍结束时,众人渐渐散去。多数人继续找地方摆起了摊位,也有不少人选择了离开,毕竟丹药竞拍后,这一届的交易会的**就算过去了。

    那神秘女人和那位二叔已经提前朝着盆地外走去,方天佑也带着百里不惑夹在人群中,不紧不慢地朝外走去。反正那神秘女人会在小镇守候,方天佑也并不用那么着急。

    吕妙儿一直不露声色地盯着方天佑,对于这个年青男子不给自己面子,吕妙儿心里那一道坎还是过不去。

    此时见方天佑朝着盆地外走去,吕妙儿和旁边的两位长老轻语了一声,不久便也转身朝着主席台下走来。

    方天佑对于吕妙儿的目光其实是有所感应的,不过他却并没有动声色,假装不知道,继续和百里不惑朝外走着。

    “少主,那六枚铜钱应该是很有收藏价值的文物吧。可是您为了这么样文物,得罪了药王谷,这似乎很不划算啊。要是我,当时就应该拿这文物换下一粒丹药来。”百里不惑一边随方天佑走着,一边小声对方天佑道。

    “他们的丹药并不怎么样,我真看不上。”方天佑却淡然地道。

    “什么,那么多人争着抢购的丹药,少主却说看不上!你不会是不懂那些丹药的妙用吧。”百里不惑吃惊地道。他虽然知道方天佑的神秘,但此时也吃不准这位少主是不是在讲大话了。

    “对于我来说,那些丹药真的没有什么用,还不如这六枚铜钱实用。”方天佑摇了摇头认真说道。

    “难道少主缺钱?要用这文物去倒卖?可是如果你愿意的话,换到了丹药完全可以卖到更多的钱啊!”百里不惑有些惋惜地道。

    “我要钱不会找斩风会拿吗?”方天佑笑了笑,又疑惑地看向百里不惑道,“你真的没有感应到这六枚铜钱的异常吗?我当时在交易场可是以法力试探了一下的,那吕妙儿应该就是在我试探时感应到了六枚铜钱上的法力波动,所以才想要来竞购的。”

    “法力波动?当时确实好像感应到了一股微弱的法力波动,但是太弱,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呢!”百里不惑思索着,猛然吃惊地道,“难道这六枚铜钱竟然是法器!”

    “你不是卦半仙吗?一定听说过六爻铜钱吧!我怀疑这六枚铜钱就是前代卦师,以法力加持过的算卦法器。”方天佑点头说道。

    “这……竟然是卜门法器!”百里不惑差点疾呼出声,意识到周边都是一个道、武两门强者,不能暴露秘密后,才猛然压低声音,并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

    幸好两人刻意与其他修炼者保持了一点的距离,这才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瞧你这点出息,等我们摆脱了盯梢,到达安全地带,我就将它给你,到时你就好好研究,争取做一个真正的卦半仙!”方天佑淡然道。

    “什么!”方天佑说得平淡,但百里不惑听闻则是惊讶得脚下一个踉跄,脚步差点不稳。这可是一件法器啊,连药王谷想要方天佑都不肯给,却要送给自己,这让百里不惑如何不吃惊失色。

    “你,你说要给我?我,我可买不起这么贵重的法器啊。”百里不惑支吾着道。

    “谁要你买了,白送给你。你以后安心给我做事就行了。”方天佑说道。

    “你,你不是开玩笑的吧!”百里不惑难以置信地道。

    “我这样子像是开玩笑吗?”方天佑道。

    “我就知道我那一卦算得准,果然让我在斩风会碰到了真主。以后我这一百来斤,就是少主您的了!”百里不惑当即表忠心道。

    “做我手下可得有真本事,先练好你自己的本事再说。”

    “是,是,是,我还得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同时将自己的卦术再修炼得精准一些,到时一定能够帮少主大忙的。”百里不惑说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警惕地看向四周道,“对了,少主刚才说盯梢,谁在盯梢我们?”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