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六章 丹药竞拍(下)
    方天佑也很关心药王谷还有些什么丹药,听到那人问到自己的心坎上了,不免抬眼朝那人望了过去。

    初看时,方天佑并没有看出什么疑惑,仔细一打量却发现那人有些怪异,脸上好像贴着一层面具一般:脸上的皮肤略黑,而脖劲处裸露在外的肌肤却白嫩如脂。

    方天佑马上判断这人应该是经过化妆了的,而且很可能是女扮男装。不过,他也懒得去理会,只是好奇地看了一眼,就又转头看向了主席台上。

    “呵呵,看来大家对我药王谷的丹药还是蛮期待的。也好,我就不卖关子了,一次说完吧。这一次的交易会,除了淬体丹,我们还准备了一瓶疗伤圣药——精创药,一瓶补气丸。”

    郑长老说着,傲然扫视了台下一眼,又继续解释道,“精创药共十粒,虽然说不上活死人,肉白骨,但对于修炼者打半或修炼入魔时的淤积内伤,有着神奇的功效;则于补气丸,则不用多说,一粒补气丸,足可以瞬息补足一个后天武者、或是入道者的近半内力或法力。这一瓶一共也是十粒,如果同时服下,足可以将一个先天武者的内力瞬息补满。”

    郑长老此话一出,底下更是一片哗然,就连与药王谷同坐主席台上的普陀寺勿言和尚众人,也禁不住露出了向往神色。

    方天佑的脸上则是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淬体丹不用说,他身上还有半瓶。就算是他们所谓的疗伤圣药,方天佑也坚信不可能赛得过抱扑子所炼的疗伤药。

    至于什么补气丸,只能补满后天武者大半的内力,其效果比小补元丹都要差,更不要说和自己炼制的,能够补充真元的“补元丹”相比了。

    方天佑原本以为可以从药王谷获得一些现成的丹药,现在自然是大失所望了。他甚至都想转身继续去逛那些摊位,只可惜那些摊位大多已经收摊了。

    吕妙儿表情虽然平静,但却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方天佑。他发现方天佑一直十分平静,不像众人那样对药王谷的丹药充满了狂热的热爱。

    甚至当郑长老说出精创药、补气丸时,方天佑的神情还露出几分失望。这让吕妙儿极为不解,同时又有些气恼。

    淬体丹、精创药、补气丸虽然不是药王谷的顶级丹药,但每一样拿出来也算是天价奇药了,这个愣头青不知道什么来头,竟然看不上眼。

    更重要的是,他如果看不上眼,就不会拿刚才得到的六枚铜钱来交换,而那六枚铜钱上,吕妙儿分明感应到一丝法力波动,可以肯定是一件法器无疑了。

    吕妙儿知道药王谷有一位前辈在这一方面有很深的研究和痴迷,如果能够将这六枚铜钱买到,送给那位前辈,那位前辈一定会更多的指点自己了。

    可是方天佑对药王谷丹药并不感兴趣,吕妙儿要想得到那六枚铜钱,看来得另想办法了。

    百里不惑见方天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知道他对药王谷的丹药并不感兴趣,心中也是惊奇不已,不过却并不便多说,只好委婉地劝道,“或许竞购的时候有人能够拿出让你感兴趣的东西与药王谷交换呢,到时你完全可以再与药王谷交换回来啊。”

    方天佑想了想,也有一定的道理,况且既然已经来了,就耐下性子看一看吧,这样想着,方天佑才没有提前离场。

    有了郑长老的热场介绍,接下来的丹药竞拍果然十分火爆。首先开始的淬体丹竞拍,普陀寺和另一个叫赤霞寨的隐门外宗都有意拍下一瓶淬体丹。

    普陀寺名声自不用说,赤霞寨名头虽然不如普陀寺、药王谷这两大巨头,但也足以压倒其它多数隐世外宗门派。而且赤霞寨弟子全部是女人,又喜欢外披红袍,一旦集会时,宛如一片红霞,这或许就是赤霞寨名称的由来。

    当然,名声响也不可能压制药王谷强买强卖,所以两派拿来交换的东西也都不俗,矿石、药材、法器、修炼秘诀都有。

    据百里不惑分析,他们各自拿出来的东西,论起价值来比一瓶淬体丹只多不少。只是在方天佑眼中,却没有一件看得上眼的。

    正当其他门派和散户哀叹失望的时候,普陀寺却又宣布改变竞拍方案,只有意竞拍两颗,其它的任由各派各人竞拍,这让大家又看到了希望,纷纷为普陀寺的这一行为鼓起掌来。

    “这普陀寺也是圆滑得紧。上一届借着主持之便,已经从药王谷低价竞拍到了一瓶淬体丹,这一届估计他们本就不想再竞拍了,毕竟交换到一瓶淬体丹的代价可不小。

    可是他们却故意做出要竞拍的样子,等众人绝望时,又假装因为不忍让众人失望而忍痛放弃整瓶丹药的竞拍。这样既给了药王谷面子,又受到了其他门派和武者推崇感激。”

    百里不惑在方天佑身边帮忙分析道。

    “看来勿言和尚这家伙也并不像表面看来那么老实啊。”方天佑心中暗笑道,想想也是,能够修炼到如此境界的人,又有哪一个是真正的傻瓜呢。

    两瓶淬体丹很快就被在场的人竞拍完毕,药王谷也是收获满满。接下来的精创药和补气丸的竞拍同样竞争激烈。

    毕竟身为修炼者,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什么时候会受伤,或是在与敌人拼斗的危急关头力竭,如果有药王谷的疗伤药在手,有补气丸的能量补充,那几乎可以算是多了一条命。

    方天佑并不关心这些丹药的下落,只是关心那些人拿什么来换,方天佑想从中发现一些可用的东西。

    让他失望的是,那些人拿出来的东西,对于他们,甚至对于药王谷来说也算稀奇了,可是方天佑却看不上眼。

    唯一引起方天佑兴趣的,是那个做男装打扮的神秘女子,她要竞拍的是那一整瓶精创药。她拿来交换的物品也是十分怪异:有符篆,有器具,有药材……一看就是精心收集准备的。

    这满满的一大包东西,本是由与她同来的一个中老年男子提着,现在才打了开来,让药王谷的人验货。

    出于好奇,方天佑朝着她走了过去,一边又开启神识探测。他发现那神秘女子带来的东西虽然多,却大多是一些次品。

    那些符篆,据神秘女子自己说有辟邪符,有驱鬼符,有宁神符,可是方天佑却根本没有在那些所谓的符篆上感应到一丝符力,就是一张张普通的符纸而已。

    那些器具中有拂尘,有罗盘,有佛珠,神秘女子说都是些法器,可是方天佑同样没有在这些器具上感应到一丝法力。

    至于那些药材,数量则更多,有灵芝,人参,何首乌,还有一些连她自己都叫不出名的枯藤、块状根茎等物。

    “这位兄弟,你都带的是些什么啊。东西虽多,却没有一样是好的,就这些东西还想换一整瓶精创药!”她旁边的一个修道者,不屑地撸了撸嘴道。

    不仅是这个修道者,附近的人看到神秘女子拿出来的东西,都是一脸不屑,有人甚至还冷笑出声,嘀咕着这黑脸青年是不是脑子有病。

    神秘女子却并不顾众人的冷嘲热讽,仍然目光热切地看向主席台上药王谷的人。

    “你的这些东西符纸、法器都是一些唬弄人的玩意;至于药材方面,上百年的灵芝、人参放在世俗间还算那么回事,但在我药王谷眼中却没有什么价值了。所以说,你的东西别说一瓶精创药了,一粒精创药也换不到。”郑长老慢条斯理地道。

    好在他还是保持了一位长老的威严,又是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所以没有直接挖苦这位神秘女人。

    “怎么可能!”神秘女人顿时心急起来,仿佛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被扯断了一般,不敢置信地拿起包中东西向郑长老道,“这些灵符,他们都声称是高级符师画的符篆,可以制病驱邪;这些法器,卖家都给我试验过,真的是法器,有灵力加持的,你们再仔细辨认一下吧。还有这些药材,都是我花了不少钱收集来的上等药材……”

    “人家说是灵符、法器你就相信啊,真是个白痴!”

    “就是,你以为灵符、法器是家门口的大白菜呢!”旁边的人听得暗自好笑,不少人直接开口嘲笑道。

    “可是……”神秘女子一脸不甘,还想再说什么。其他人早已经不耐烦了。

    “郑长老,别管这疯子了,我要一粒精创药,您看这一块矿石,还入您的法眼吗?”

    “我也要一颗,我身上的伤可全指望这精创药了……”

    药王谷的人一样样检验着那些人手中的东西,然后将一粒粒精创药交换了出去。看着越来越少的精创药,神秘女人越来越心急,眼圈也不知道是因为急,还是以为委屈,已经泛红。

    当最后一粒精创药就要交换出去时,她终于忍不住就要扑上去抢夺,身后的中老年男子见状,将布包一收,扯住神秘女子退出了人群。

    方天佑却是猛然脸上一喜。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