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肆章 六枚铜钱
    这些男武者,虽然冲动,但并不傻,从这中年男子的话中,不难听出,这人肯定是药王谷的人。有知情人更知道这中年男子就是药王谷的郑长老。

    只是大家虽然被郑长老的威势所震,没有再朝着吕妙儿围了过去,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通往交易中心的路,却仍然不舍得散去,眼神炙热地看着吕妙儿。

    郑长老刚想发火,吕妙儿却已经朝着众人让出的那条道走了过去,郑长老见状也没有再说什么。

    赵昊铭还想跟上吕妙儿,却被郑长老一把搭住肩头,轻轻一送,将他给送到了一边去了。众人见状,暗爽不已,不少好事的,甚至都大笑出声。

    赵昊铭丢了大面子,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可是推他的是药王谷的郑长老,他又得罪不起,别说是他了,就连他那小帮派的帮主都得罪不起,所以他只有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吐的份了。

    方天佑开始听到赵昊铭那一声吼,也是一愣,可是随即发生的一切,却很快将他和杜宏章打架的事情给冲淡了。

    虽然并不怕事,可是能够少一事,方天佑当然也是巴不得的。所以在不少人跑去迎接吕妙儿时,方天佑不着痕迹地跑到了几个地摊前,买起了东西。

    其中有两味良药材,一块炼制法器的重要矿石——熔岩精矿。这三样东西,方天佑在刚才闲逛中就已经看好了。

    只是这里的东西都不拿钱交换,而方天佑身上的东西,无论是丹药还是符篆,每一样拿出来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为了不引起注意,方天佑才没有当场买下来。

    现在不少人跑去入口,方天佑正好趁机和摊主讲价,给交换了下来。这些没有办法离开摊位的摊主们,心思也飞到吕妙儿那去了,连和方天佑谈价都心不在焉的,这倒便宜了方天佑,一粒淬体丹就换得了三样东西。

    吕妙儿等药王谷的人已经走到了盆地最里面,来到了专门为他们准备的简仪主席台上。不少人就又朝着主席台方向涌去。不过有着郑长老的警告在先,这一次大家虽然也同样争先恐后,却仍然尽量保持着秩序。

    主席台上,吕妙儿等人一一入座,一边商量着,一边又不时朝盆地入口张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郑长老!刚才有人在这里打架,您还没有处理呢!这家伙还在这悠闲自在地挑东西呢!”赵昊铭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又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原来,赵昊铭被郑长老一把甩开后,羞恼不已,原本想蹭一下药王谷的热度,趁机接近吕妙儿,却没有想到碰了一鼻子灰。

    正当他失落懊恼的时候,却猛然看见方天佑正在悠闲的购买着东西,这让他心里极度不平衡起来。

    刚才看到方天佑打架,他本想借着药王谷之名抖一下威风,哪知道适得其反,使得他将方天佑也连带恨了起来,见方天佑像没事人一样,他当即要再次挑起事端来。

    果然,他的这一声大喊,虽然不少人都暗恼这小子不识时务,太爱搞事,但是还是成功地将众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就连郑长老和吕妙儿等台上诸人,也不由得朝赵昊铭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方天佑原本还在自顾自地拿起摊位上的一串铜钱和摊主谈论着价格。可是渐渐地,他发现摊主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了。

    方天佑转头朝身后看了看,却发现几乎整个交易场地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自己。

    “你少装镇定了,你敢说刚才和人打架的不是你!”赵昊铭几个纵跃靠近方天佑,指着他道。

    “打架?我没打,我只是拍走了一只乱鸣乱窜让人恶心的苍蝇而已,怎么?他是你兄弟吗?”方天佑若有所思地盯向赵昊铭,认真地说道。

    “噗,”不少人听出方天佑这是在拐着弯骂赵昊铭,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你才是苍蝇呢!”赵昊铭也听明白了方天佑话中有话,愤怒地道。

    “我刚才明明看到你在和人打架……你们,你们一定也都看到了吧。”赵昊铭又看了看身边众人说道。可是附近的几个人却并不买他的帐,反而朝后退了退。

    武道两门交易会上,以交流各自物品为主,当然是不允许打斗的,不然的话武者间这种打斗,还不把这小小的交易场地给掀翻了。每届交易会由像药王谷、普陀寺这样的大势力来主持,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影响交易会的争斗。

    可是规定归规定,武者之间为了争抢东西,竞拍法器丹药,产生冲突也是在所难免的,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做得很出格,打烂别人的摊位,影响别人的交易,主持者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既然是打架,那应该是双方,你只揪住我们家少爷不放,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家少爷一个人和空气打架不成?”百里不惑一直跟在方天佑不远处,见赵昊铭纠缠过不休,当然气愤不过。

    “卦半仙!”赵昊铭显然认识百里不惑,见他为方天佑讲话,赵昊铭脸上当即有些尴尬起来,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又不便低头,只好在人群中四处探索,希望能够找到刚才和方天佑打架的人。

    却哪里找得到,杜宏章在方天佑手中吃了亏,丢了面子,早就灰溜溜地走出盆地,这让赵昊铭更加进退两难,尴尬无比,虽然求助般地看向主席台,但药王谷的人也没有一个开口帮他。

    “老板,别理那疯子,你出个实价吧,这一串铜钱按刚才的价格成不成交?”方天佑不再理会赵昊铭,而是转身对之前的摊位老板说道。

    “呃,这个,”老板显然还没有从眼前的这一场争辩中回过神来,犹豫了半晌才支吾着道,“好,好吧,成交!”

    方天佑丢给摊位老板一粒淬体丹,正要将那一串六枚铜钱收起来,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等一下!”声音中透着几分急切。

    因为刚才大家都在关注这边的争论,这时还没有散去,现场并不嘈杂,所以对于这一声音大家都听得真切,更何况不少人已经听到了声音是出自于主席台上的吕妙儿之口。

    方天佑和摊位老板自然也听到了那一声轻呼,手中动作不由得缓了一缓,同时抬眼看向正展开身法纵众而来的吕妙儿。

    “这六枚铜钱,我也想买,不知道两位可否割爱!”吕妙儿扫了摊位老板和方天佑一眼,虽然语气中有几分客气,但神态间却看不出有半分商量的意思。

    的确,她身为药王谷少谷主,无论对自己身世还是姿色美貌,都有着绝对的自信。她能够看上这六枚铜钱,眼前这两个人还不乖乖相让。

    摊位老板见吕妙儿亲自过来,哪里还会想到拒绝,就要开口答应,却又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方天佑,因为他已经接了方天佑的丹药,现在想反悔就不得不征询一下方天佑的意思了。

    不过他认识这种征询应该是多余的,因为方天佑如此年青,对于吕妙儿应该更加爱慕才对,说不定比自己更乐意出让这六枚铜钱呢。

    可是方天佑却并没有如摊位老板所料那样露出乐意的表情,反而是眉头微皱,“可是,我刚才已经和老板讲好了价格。”

    方天佑此话一出,当场无数双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所有人都没料到,方天佑竟然对吕妙儿的要求如同未闻。这可是声名远播的美女啊,而且是财大势力的药王谷的少谷主。

    “是这样啊,那能否请你割爱呢,我想买下这铜钱给我药王谷的一位长辈。”吕妙儿诧异地看向方天佑,再次请求道。虽然她还维持着笑容,但眼中已经闪过一丝阴霾。

    让吕妙儿不悦的倒不是因为那六个铜钱本身,而是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少年,看向自己的神情,完全将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竞购者,全无惜香怜玉之情。

    其他男子,尤其是青年男子,看到自己后,目光中或多或少都要闪过一丝惊艳,恨不得将自己看光。

    吕妙儿讨厌那样的目光,更鄙夷那样的男子。可是眼前这个男子的目光也太平淡了吧,眼中没有一丝惊艳,也没有一丝激动,甚至自己开口求他时,他也没有一丝吃惊、荣幸的表情,这让吕妙儿的心里竟是产生了一丝不舒服。

    她哪里知道方天佑前世在修仙界时,见过了惊才绝艳的女修仙者,她们一个个无论美貌、天赋都是一等一的天骄人物。

    吕妙儿虽然在别人眼中惊才绝艳,但在方天佑眼中,也不过就那么回事罢了,如果不是药王谷少谷主的身份给她加分,单以美貌而论,姚静初、宋秋月都未必输给她。

    “妙儿姑娘想必是知道了这六枚铜钱的用途了。这样吧,如果一会药王谷要拍卖什么丹药,我看上眼了的话,就拿这六枚铜钱来竞购。”方天佑说完,将六枚铜钱收了起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