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一章 强势降服
    “好,我就先让人砍下你儿子的一根手指,看你还嘴不嘴硬!”朱炙脸上一片狰狞,轻轻地拍了拍手掌,对外发出了信号。

    他没有想到宋世雄会这么强硬,此时其实也是骑虎难下,早知道就应该听听帮中兄弟的劝导了。可惜自从儿子朱黎明死后,他的个性渐渐偏激,遇事哪里还想得了那么周全。

    “你敢!”宋世雄激动得跳了起来,就要扑向朱炙。他嘴中说不会因私忘公,但心里怎么可能放得下自己儿子,见朱炙这么果断下手,心中大急。

    烈火堂的人见堂主动怒,早已经按捺不住,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就要动手,斩风会的人当然也不示弱,谈判顿时陷入了剑拔弩张之势。

    可是宋世雄刚起身,双方正要动手,一声惨呼已经从门口传来,随即又是“咚”的一声,有人摔跤倒地的声音。

    “都住手!”门口处有人大声疾呼,双方人马寻声望去时,只见一个长袍道人带着一男一女缓缓走了进来。

    “百里不惑!”烈火堂和斩风会的几位大佬们都认出了那个长袍道人,正是他们都想招揽的卦半仙,更让众人惊讶的是他身后的青年男女,那男的正是宋缺!

    斩风会和烈火堂这一次的谈判,正是为了宋缺。而且双方都知道,宋缺是被斩风会押解着的,此时怎么会好好地和卦半仙站在一起了。

    斩风会的人更是知道,卦半仙百里不惑明明正被关押在斩风会的总坛呢,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烈火堂的人也是很奇怪,宋缺竟然安然无恙,倒在地上的反而是一名斩风会的弟子,而且在宋缺旁边的女子,居然会是宋缺的姐姐宋秋月。

    突然出现的异状,让双方人马都蒙了圈。

    “宋世雄,你敢端我的老巢,弟兄们,和他们拼……”朱炙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宋世雄表面上与斩风会谈判,暗地里却派人端了他们的总坛,救出了卦半仙百里不惑,还返回来救了宋缺。

    所以他从错愕中惊醒过来后,马上命令手下向烈火堂动手,只是他的话刚说到一半,却猛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感到一股强大的劲道很突兀的攻向了自己,使他来不及说话,慌忙朝着旁边闪去。可是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肩膀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整只右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朱炙心中的惊愕已经无可言状,可他却来不及惊愕,身形还没有站稳,一只有力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都给我住手!”一道冰冷的声音响彻整个会所。望着这如鬼魅般突然出现的身影,斩风会的人顿时都慌了手脚,因为这人一招之间就抓住了他们的会长。

    烈火堂宋世雄等人同样震撼无比,好在这人抓的是斩风会的人,看来应该不是自己这边的敌人,还有可能是烈火堂的帮手,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你,你是什么人?竟,竟敢对我们会长不利!”一个斩风会的头目壮着胆上前冲方天佑说道。

    “聒噪!”方天佑面色一寒,空闲着的左手一扬,一道光芒射出,正中那人右腿,那头目应声惨呼,单膝跪在了地上。

    刚才正是方天佑及时救下了宋缺,然后让百里不惑带着宋秋月姐弟俩从门口闯进吸引目光,方天佑自己则使用隐身符潜到朱炙身边,来了个擒贼先擒王,一举擒下朱炙。

    这小头目受伤,也是方天佑为了立威,飞出一根银针,钉装了他的小腿。这当然还是方天佑不想伤及人命,否则就不是伤腿那么简单了。

    不过,方天佑露出的这一手,已经起到了足够的震慑作用。斩风会会长一招被人擒下,小头目更是在众人还没有看清对方如何出手的情况下,已经受伤跪地,这让斩风会剩下的人再不敢多说什么。

    “让你的手下退出去吧,我们留下来慢慢谈!”方天佑松了松扼住朱炙脖子的手,却仍然扣住他的后颈。

    “你们都退下!”朱炙被人所擒,只好下命令道。更何况,他也知道方天佑的实力远胜自己,这些手下就算留下,也帮不了什么忙。

    斩风会的人也知道自己惹不起方天佑,听得会长之言,当即一个个退了出去。烈火堂的人则是暗中松了一口气。能够避免一场恶战,他们当然也是巴不得的。

    “爸!”宋秋月和宋缺见斩风会的人都退了出去,这才赶到宋世雄面前喝道。只是两人的喊话语气有所不同。

    宋秋月是关心自己父亲,担忧他有没有受伤;宋缺则是对自己父亲有愧,因为自己贪玩让自己父亲以身犯险了。

    “嗯,”宋世雄只是轻哼了一声,来不及和自己儿女打招呼,而是走向方天佑和百里不惑道,“多谢这位侠士和卦半仙前辈为我烈火堂解围!”

    “你们先聊着,我要单独和朱会长聊聊。”方天佑留下这句话后,就押着朱炙朝一边的雅座走了过去。

    所谓“有其父就有其子”,从朱黎明身上,方天佑早就猜到了朱炙的为人。在斩风会总部见识过朱炙的所在所为后,更是不屑于朱炙的人品。

    所以到达雅座后,方天佑也没有和他客气什么,直接一张傀儡符丢了过去。朱炙的修为本就比陈宜帆低,加上又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意志远没有陈宜帆那么坚定,所以这个傀儡收起来可比陈宜帆容易了不少。

    傀儡符发作,朱炙感觉头疼不已,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双手想要捧头,哪只刚抬起双手,眼神就变得迷茫起来,随即看向方天佑的眼神变得恭敬无比。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绝对服从我的命令。”方天佑平静对朱炙说道。

    “是,主人!朱炙是您永远的仆人。”朱炙顺从地答道。由于这种傀儡并不会伤害他多少的魂力,可以保存原来大部分的记忆意识,所以朱炙除了在内心深处树立起了对方天佑的绝对忠心外,其他意识基本没有变化。

    “在外人面前不要叫我主人,叫我方少爷就行了。斩风会的名声不好,你要想办法改变一下,对手下可以说是受了我的教训,所以要整顿帮中风气。”方天佑教导道。

    “是,一切都听主,不,听少爷的。”朱炙恭敬地道。

    方天佑在雅座中调教着朱炙。宋世雄则在外面客气地招待着百里不惑。两人其实以前就见过面,只是那时的百里不惑对宋世雄可没有什么好脸色。

    今天百里不惑对宋世雄的态度还算不错,因为他知道方天佑和宋秋月的关系好,所以连带着对宋世雄的态度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冷淡了。

    当然,也只是态度不冷淡而已,两人之间不可能有什么深的交情,讲话之间也只是礼貌寒喧而已。宋世雄知道百里不惑的态度,也没有再用热脸去贴冷屁股。

    “爸,斩风会除了在这里谈判的人手外,还在外面埋伏了阻击手,一旦动起手来,对我们不利啊!”宋缺这时想起了他被押斩风会时听来的消息,连忙提醒道。

    “放心吧,外面的阻击手已经被天佑给放倒了。”宋秋月却颇为自豪地道。

    “天佑?那刚才那个年轻人吗?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你,你怎么跑到尚海来了。”宋世雄这才想起责问宋秋月来。

    宋秋月只好将自己无奈之下求助方天佑的事情说了出来,同时暗示宋世雄和宋缺,方天佑就是司游。

    “什么,是他!”宋世雄和宋缺闻言,同时惊呼出声。当时在长春市见面时,已经知道司游武功不俗了,可是从今天他表现出来的战力来看,更胜往昔,这说明当日他还有所保留。

    他们父子俩当然不知道方天佑当日确实有所保留,但更多的是因为这么几个月时间以来,他的修为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不管他是方天佑,还是司游,我卦半仙已经认定,他就是我要跟随的主子了。”百里不惑喃喃说道。

    听到百里不惑的话,宋世雄惊讶不已。他没有想到百里不惑这样的江湖神秘人物,竟然会这么推崇方天佑,这让宋世雄对方天佑又高看了一眼。

    方天佑没有在雅间呆多久,就带着朱炙出来了。宋世雄和宋缺看到朱炙,脸上马上露出警惕之色,宋缺更是咬牙切齿地想要扑上去,幸好被宋世雄给拦下了。

    方天佑看到两人的表情,当然知道这两父子对朱炙并不待见了,现在斩风会已经归自己,方天佑要想办法调解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

    “宋堂主不用紧张,以后我就是斩风会背后的老大了,只要烈火堂愿意,斩风会可以和烈火堂化干戈为玉帛,大家一南一北互相照应。”方天佑朝宋世雄拱了拱手道。

    朱炙早被方天佑授意,此时也上前说道:“没错,以后斩风会以方少爷马首是瞻。方少爷的意思,就是朱炙的意思,也是斩风会上下的意思。以前朱炙多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宋堂主和烈火堂不要见怪。”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