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九章 百里不惑
    阴鬼也没有杀三人,只是对他们施展了摄魂术,就轻易地让三人说了实话。这三人属于斩风会的核心成员,知道的当然比刚才几人多。

    原来他们的会长朱炙真的已经带人出去了。至于烈火堂的人,确实已经来到了尚海,却不是在这里谈判。

    谈判的地点是烈火堂的人定的,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具体地点,只知道在青浦区一带。

    至于宋缺,前几天确实被关在这里,今天一早被朱炙派人带走了。

    这让宋秋月喜忧参半。喜的是知道了谈判的大体地方,忧的是没能在这里截住弟弟,不知道双方谈判会发生什么。

    “你先别急,你父亲没有直接跑来斩风会总坛谈判正是他的高明之处。如果在人家老巢谈判肯定讨不到好。既然斩风会同意由烈火堂选地点,说明他们也有所忌惮,并不能将烈火堂任意戏耍。”方天佑安慰道。

    “怎么回事!你……”方天佑话音刚落,大厅尽头的走道上传来一声带着责怪意味的惊呼,随即一道矫健的身影落在了大厅内。

    方天佑目光一凝,来人居然是一位后天武者,显然在斩风会地位不低了。可是来人看到手腕流血,目光被阴鬼摄魂后有些痴呆的三个枪手时,皱头却比方天佑皱得更紧了。

    “你们是什么人?”来人拉开架势,警惕地看向方天佑两人道。他当然已经看出这是方天佑搞的鬼。

    “朱炙都出去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你们总坛内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需要你一个后天武者来守卫不成?”方天佑缓缓走向那人道,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人的警惕状态。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人看着方天佑逼近,竟然心虚地后退了两步。这让他感觉很没有面子,可是那分明是内心的本能反应,他的武者直觉已经告诉他,眼前的人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告诉我,你在这里守着什么东西?”方天佑逼问道,阴鬼也配合着方天佑,控制着寒铁针突兀地闪现在了那人的眉心处,作势欲扎。

    “啊!”那人被寒铁针一吓,竟然大惊失色,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阴鬼便又趁着他心志扰乱施展了摄魂术,套取了一条有用的信息。

    这后天武者之所以没有出去,果然是有任务在身,他在看守着一个人。一个被朱炙抓来想拉入斩风会的人。

    “会不会是宋缺?”宋秋月紧张地道。虽然刚才三人说宋缺被带走,但宋秋月仍抱着一丝希望,就算不是宋缺,从那人嘴中问出些什么也好。

    “带我去见那人!”方天佑命令道,那后天武者果然听话地带着方天佑两人朝里间走去。那三位枪手这时才从摄魂中清醒。

    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腕,看看在前面乖乖带路的那位后天武者同伙,又想着刚才自己仿佛像失了魂一般的异状,三人感觉诧异非常,面面相觑,不敢出声。

    方天佑一边跟在后天武者身后走,一边开启着神识四处探索,同时也是防备特殊情况,要知道,这里可是斩风会的总坛,谁能保证里面还没有其他高手。

    好在走过了好几间隔开的房间,都没有看到什么高手在,大约为了对付烈火堂,斩风会也几乎是倾巢而出了。

    走到最里面的一间房子里,那里被一道特制的铁门铁锁锁着。方天佑能过神识早已经探明了里面的情况。

    房间里的空间不大,只有十多平方米,里面摆设也挺简单,就一把椅子,一张简单的睡床。但是这铁门上的铁皮却足有十厘米厚,看来应该是斩风会关押重要犯人的地方了。

    此时房间内睡床上,正盘坐着一个须发半白的老者。这老者身穿青色古装长袍,面色祥和平静,一点都不像是被关押受困之人。

    透过铁窗听到外面的动静,老者双目一睁,眼中竟然有精芒闪现,随即脸上现出一抹喜色,缓缓走下了床。

    方天佑探测着此人的举动,暗暗觉得奇怪,让那斩风会的后天武者打开铁门。那后天武者很顺从地拿出钥匙将铁门打了开来。

    方天佑走到门口,打量着室中老者,他知道眼前的老者就是斩风会想要拉入伙的江湖异士。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老者虽然说体内有法力流转,却并不强大。

    最多应该算是入道级别罢了,也就是武者的后天境界。一个入道级别的修道者,为什么斩风会这么重视他呢。

    方天佑打量老者的同时,对方也在上下打量着方天佑。

    那老者打量一阵,随即很恭敬地朝方天佑拱手行礼道:“少主,您终于来了!”

    “少主,你是说我吗?我认识我?”方天佑皱眉说道。

    “以前不认识,现在就算是认识了,您将是我要辅佐的主人。”那老者很谦恭地道。

    “要辅佐我?你是什么人,你又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方天佑饶有兴趣地看着老者道。华夏国的所谓江湖异士中,能人有之,但欺世盗名之徒也不少,他倒要看看这个老者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在下百里不惑!”老者傲然道,似乎对自己的名字很是自信。

    哪知方天佑听到这名字却是表情迷茫,显然他并没有听说过百里不惑的名头。

    “什么,你就是卦半仙百里不惑?”身后的宋秋月却是听得精神一振,语气中居然带着一份崇敬。

    “你认识他?”方天佑疑惑地看向宋秋月道。

    “不认识,不过我听父亲和几位堂中的叔辈们提起过他。江湖传说百里不惑以卦算命,十算九稳,有半仙之称。只要有他在,诸事不惑。”宋秋月解释道。

    “不错,本人正是卦半仙,小姑娘识货,一会出去后,我免费为你算上一卦!”百里不惑听得宋秋月认得自己名号,老怀大慰。

    “这么厉害怎么被斩风会给抓了,还被关押在这里。”方天佑看不出老者有什么特殊之处,忍不住嘲弄道。

    修仙界的确有能捕获天机的修仙者,但如今华夏的所谓算命先生,却多是信口雌黄,将旁敲侧击打听来的资讯,说成自己神算出来的。

    还有西方国家所谓的预言家的预言事件,也大多是等事情发生后,别人牵强附会杜撰出来的。

    “我不是被他们抓来的,我是自愿被抓的。因为我算到自己要在这里才能够等到我的明主。” 百里不惑一本正经地道。

    “废话,你被斩风会抓了,谁和斩风会作对来救你,当然就是你的恩人救世主了。就好像我现在无意间打开了铁门放了你,你不跟着我走还有别的选择吗?”

    方天佑觉得这个百里不惑多半是神棍,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有人闯进了斩风会,而闯斩风会的人当然肯定是斩风会的敌人,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他拉拢自己和宋秋月,当然有利无害了。

    “非也,非也,我和少主冥冥中自要相遇。只有少主你能够让我的卦术更进一层,而少主遇到我之后,也将有如汉高祖之得张子房,刘玄德之遇孔明也。”百里不惑摸了摸额下不算太密的半白胡须道。

    “口气倒是不小,还自比汉代张良、三国的诸葛亮!行了,我没空和我罗索,既然已经放了你,就跟我走吧。”方天佑懒得去反驳他,不过既然将人放了,索性做个顺水人情将人带出去再说吧,至于这人是不是真像宋秋月和斩风会所认为的那么有本事,可以日后慢慢考查。

    “对,对,对,先离开这里再说。对了,少主,你们是来救人的吧,那可得抓点紧啊。” 百里不惑跨出关押牢房,凑到方天佑跟前道。

    “您怎么知道的,也是算卦算出来的?您还知道什么线索吗?”宋秋月听百里不惑这一说,赶紧问道。

    “这还用算,这里几间都是关押斩风会犯人的,我们跑到这里不是救人是什么?”方天佑说完,一指点倒那个后天武者,随即朝着外围几个房间走去,在走之前,他还想看看能不能在斩风会搜索到点什么宝贝。

    “嘿,这的确不是算出来的。前两天有一位年轻人就关在我的对面,今天早上才被人押走的。从斩风会的审讯中,我知道此人是烈火堂的重要人物,因此料定你们是来救他的。”百里不惑得意地笑道。

    宋秋月还想问什么,却见方天佑已经走远,连忙跟了上去。方天佑没花多少功夫就搜索完了整个斩风会的总坛。

    总坛中所见,令方天佑对斩风会的印象坏到了极致。因为除了那几间简易的牢房,总坛中还有不少的房间中关押着一丝不挂的裸女。

    方天佑因为对方赤果的关系,明知有问题也不便推门去查探。走在后面的宋秋月听到一间房中传来哭泣声,却忍不住推开了房门。

    里面的情况让宋秋月一阵脸红,除了一名裸女外,还有许多电影桥断中性谑的工具。向这女人略一打听,原来她和其他房间的女人一样,都是被朱炙抓抢过来发泄淫邪**的。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