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七章 宋秋月求助
    到了第二天中午时分,阴鬼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主人,看来他不久就能够突破到真正的宗师境界了,到时少爷就又多了一大助力!”

    “哈哈,你已经将里面的魂力吸收干净了吗?看来这次收获大的,可不只陈宜帆一人啊,只是不知道你能够达到什么境界呢?”方天佑充满期待地对阴鬼说道。

    “主人,我这一次收获确实挺大的,如果全力修炼,一个星期内就可以达到华夏所说的天师境界。”阴鬼高兴地道。

    “天师境界,那也就是宗师境界罗,不错啊。那你怎么跑出来的,不在里面继续修炼。”方天佑道。

    “主人,根本鬼修功法所说,突破宗师境界时,要找到一个好的宿体,宿体越好,将来修炼的成就越高。在寒铁针中虽然好藏身,躲避天雷什么的都是最好,可是躲在里面却并不好修炼,毕竟里面的空间有限。”阴鬼有些为难地道。

    “那倒也是,以前你要寄在寒铁针里,是因为你还太弱。现在随着你的强大,寒铁针反而成了你的桎梏了。那要不要我重新想办法再锻造一下寒铁针?”方天佑问道。

    “寒铁针本身不错,作为武器足够用了。从鬼修的修炼经验来看,要有利于修炼,最好的办法是夺舍!重新拥有一具肉身。”阴鬼说道。

    “夺舍?你能行吗?”方天佑担忧地道。夺舍就是要占据活着的人的魂魄,鸠占鹊巢,控制占有别人的身体。

    方天佑身为修仙者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在这具身体上复活,也是一种夺舍。只不过这种夺舍并不是他自己要主动,而是另一方本来就是死去,这才机缘巧合自动完成的。

    “没事,主人你传我的这门鬼修功法十分强大,等我消化完了今天得到的魂力,应该就有把握夺舍了。”阴鬼说道。

    “你看,陈宜帆怎么样?”方天佑道。陈宜帆已经被他控制,成为了傀儡,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如果阴鬼需要,方天佑会毫不吝惜地将陈宜帆交给他。

    “陈宜帆用毒有一手,但是**并不完美,达不到我鬼修的要求。”阴鬼却说道。

    “这样啊,那只好以后慢慢帮你物色了。”方天佑道。

    “嗯,所以我现在并不急着突破到天师境界。”阴鬼说道。

    陈宜帆仍然盘坐罩子外修炼着,他不知道在方天佑与阴鬼刚才的交淡中,自己已经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

    当然,就算他知道方天佑的决定,只要方天佑一句话,他也会顺从地将自己奉献出来的。因为他现在完全成了方天佑的附庸。

    湖阳大学中文系,方天佑所在的文秘班每天都有人或明或暗地前来打探方天佑的消息。开始时杨智全等人还挺吃惊的,因为那些人当中,居然有余安然、阮修明真正的富二代,还有最神秘的第三大校花——萧梦寒等美女。

    后来,这些人来多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杨智全等人并不知道方天佑的身世,却知道他的能耐。

    只是方天佑却一直没有现身,从那一次在中文系办公室的争议后就再没有在学校现身。

    方天佑其实早应该回到湖阳的。现在他却又不得不赶到了尚海。

    上次陪陈宜帆闯完毒瘴谷,取得了毒魔藤王的生命汁液后,方天佑在谷中帮陈宜帆修炼了三天三夜,基本融合了生命汁液,又吸收了足够的毒素,这才出了毒瘴谷。

    回到**帮的密室中后,方天佑又继续指导督促陈宜帆修炼了几天,就准备返回湖阳市。可就在他准备要上飞机的时候,意外地接到了宋秋月的电话。

    在电话中,宋秋月说自己的弟弟宋缺被斩风会的人抓走了。斩风会的人还威胁宋世雄亲自到尚海去赎人。宋世雄已经带着手下赶到了尚海,却不准宋秋月跟去。

    宋秋月担忧自己父亲和弟弟,可自己一个女人又能力有限,所以她想来想去,只好找到方天佑了。

    方天佑猜测虽然斩风会与烈火堂早有利益冲突,但这次斩风会敢这么明目张胆抓烈火堂的少堂主,一定是气急败坏了,估计与那朱黎明的死有关。方天佑首先想到的就是朱黎明被杀的事情是不是被他们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

    不管与自己杀朱黎明有没有关系,既然宋秋月求到了自己头上,那自己说不得,只好到尚海走一趟了。

    斩风会是华中、华南一带最大的地下帮派,烈火堂则长期雄霸东北、华北一带,两大帮派一南一北,遥相对峙。

    方天佑在不着痕迹地收服了**帮后,其实也一直在盘算着要不要收编其他地方的地下势力。

    如今斩风会和烈火堂闹纠分,头目们碰到了一起,方天佑正好可以想办法一网打尽,省去了两边奔跑的麻烦。

    和宋秋月约定了在尚海机场见面后,方天佑就直接借用了**帮帮众的一张身份证,让他们帮忙订了机票。反正方天佑可以改变骨骼脸形,利用别人身份证登机也不是什么难事。

    下了飞机,方天佑很快就在机场找到了宋秋月。她还是那样的美艳,只是双眼红肿显然哭过,这让人更有种呵护的冲动。

    “不好意思,这次又要麻烦你了。”宋秋月有些过意不去地道。

    “没事,大家朋友一场,应该互相帮忙,”方天佑淡然一笑道,“他们在哪里,我们这就追去吧?”

    宋秋月却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她说自己一直联系不上父亲宋世雄,所以根本无从得知斩风会和烈火堂谈判的地点在哪里。

    “或许是你父亲为了不让你担忧特意不接你电话,也或许是他正在谈判,忙不过来。你先别急,我们慢慢想办法。”方天佑安慰道。

    “尚海那么大,我们上哪里去找啊。”宋秋月焦急地道。

    “一切有我呢,咱们先出了机场再说。”方天佑拉着宋秋月朝机场外走去。边走边拿出手机给西门烈拨了一通电话,让他找一下尚海烈火堂的据点。

    “尚海,烈火堂据点?这个不用找,我们早就知道啊。难道烈火堂得罪了方先生您?要不要我们丐帮派人出面?”西门烈见方天佑这么快就找自己帮忙,声音中倒还有几分高兴,这说明自己和丐帮在方天佑心中,还有一点价值。

    “暂时不用直接出面,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打电话给你。你现在只要告诉我烈火堂的据点在哪,还有斩风会的人来尚海与烈火堂谈判,你尽快帮我查一下他们谈判的地点在哪里?”方天佑说道。

    “我知道了,我这就将斩风会的据点位置发给你。然后马上派人去查两帮会谈的地点。方先生,尚海可是斩风会总坛所在地啊,在那里烈火堂就是极强的地头蛇,方先生行事要小心一点……”西门烈似乎觉得自己说得不妥,又连忙解释道,“当然,以方先生之能根本不用怕他们,我的意思是,小心他们使阴招。”

    “没事,我有分寸。”方天佑答道。

    两人挂了电话后,西门烈果然给方天佑发来了斩风会总坛的具体位置。方天佑带着宋秋月拦下的士,直奔斩风会总坛。

    到达西门烈所指的地点,却并没有见到什么斩风会的标识。只有一幢三十来层高的无名写字楼。之所以说是无名,是因为写字楼上没有招牌,也没有广告。

    “你那朋友是什么人?会不会是他搞错了地方?”宋秋月疑惑地道。

    “应该不会。我那朋友是个百事通。走,我们到那写字楼里看看去。”方天佑摇了摇头说完,当先朝着写字楼走了过去。

    “站住!”两人还没有靠近写字楼,两个穿着保安服装的中青年男子,从不远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你们是这幢写字楼的保安?我们想进去看看。”方天佑停下脚步,看向两个保安道。

    “不行,这写字楼可不是什么人说进就能够进的。”一个保安嚣张地道。

    “哦,那要什么条件才可以进?我看这写字楼根本连名字都没有啊,也不知道是谁的产业。”方天佑故意问道。

    他从两个保安袖口和衣领间露出的纹身,就已经猜到这两个绝对不是一般的物业保安,心中反而一喜,这里或许真与斩风会有关了。

    刚才那保安正要说话,另一个保安眼珠一转,扯了扯他的衣袖,抢先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里面还没有装修好,所以暂时不让人参观。这样吧,既然你们想看,我们就带你们俩进去看看吧,不过出去后可别到处显摆乱说啊。”

    “既然这样,那就多谢两位了。”方天佑说道。

    “不用谢。你们也就是碰上了咱哥俩个好说话,要是碰到别人当帮,保准你进不了。”那个出点子,看样子有些小聪明的保安说着,当先带着方天佑两人朝里走去。

    宋秋月看着两个保安瞟向自己时的那种色迷迷眼神,知道两人没安好心,本想提醒方天佑,可是想到方天佑的本事,话到嘴边又没有说出口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