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二章 毒瘴谷
    方天佑要**帮议事厅和陈宜帆交流一阵,见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将西门猎叫了进来。

    三人见面一阵寒喧见礼,陈宜帆故意板起脸对西门猎说道:“既然方少爷肯为你出面交赎金,那我就给他这个面子放了你们丐帮的人。只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丐帮兄弟要明着来访,我**帮会以礼相待,如果下次再暗中窥探,那就休怪我不留情面了。”

    “下次不会了。多谢陈帮主大量,多谢方先生仗义相助。”西门猎虽然不悦陈宜帆如此说教,无奈现在有人质在手,也只好忍着心中不悦说道。

    “都是江湖中人,以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时候呢,我看,这事咱们就此揭过了。”方天佑出来打圆场道。

    陈宜帆两人纷纷表示赞同,不会再计较这一次的事情。不一会儿,丐帮两人被带了出来。西门猎见两位手下没有什么大碍,终于放心下来。

    方天佑见时候不早,带着西门猎等丐帮三人离开了**帮。一路上,西门猎三人对方天佑能够与陈宜帆平等论交而推崇倍至。

    三个本想好好招待一下方天佑。方天佑以还有事情为由推辞了,西门猎知道方天佑并不简单,没有再强求,只是交给了方天佑一块长老令牌,有了这块令牌,方天佑随时可以调动各地的丐帮弟子。

    方天佑并没有推辞,拿着长老令牌,转身离开,回到了酒店。

    “帮主,您真的打算让我们丐帮替这位方先生效力三年?”刚刚被救出来的丐帮弟子不平地道。

    “你懂什么,能够为方先生办事,应该是咱们丐帮的荣幸才对。”西门猎狠狠瞪了那人一眼道。

    “帮主,你是看上了这个方先生的潜力吧?”同时被救出来的丐帮长老若有所思地说道。

    “没错,他这么年青就已经是宗师境界,真可谓惊世之才啊。你们自己想一想,这样的人,不值得咱们丐帮效力吗?更何况这是为了救你们,我已经和他达成了协议。我丐帮岂能失信于人!”西门猎不容置疑地道。

    第二天清早,方天佑匆匆赶到了和陈宜帆约定的地点。陈峥亲自开车前来,三人一车快速地朝着黔底市郊外赶去。

    黔底市本就是山区,三人又赶了三四个小时高速路后,驶进了山区,沿着一条崎岖的山路,一路颠簸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接近中午时分,前面再没有了路。

    陈宜帆当先下了车,带着方天佑朝着一片山脉赶去。陈峥则留了下来,在车上等候。

    方天佑两人下了车又一路疾行。天气晴朗,气温还挺高的,幸好两人都是高手,上山赶路也不见得有汗。在山上蜿蜒又前进了一个多小时,渐渐看到远处有一座山谷。

    山谷中烟雾缭绕,只是那些烟雾极为奇怪,竟然是一片烟黄色。看这颜色,方天佑就知道这烟雾绝不是等闲之物。

    “那里就是五毒教以前的基地了。里面常年毒气弥漫,来此的山民们称其为毒瘴谷,他们以为那些是瘴气,其实他们不知道其中更多的成分是毒魔藤施放出来的毒气。”陈宜帆指了指前面的山谷说道。

    “如此浓烈的毒气,幸好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否则的话误闯进来的人畜岂不是要遭殃了。”方天佑诧异地道。

    “五毒教在毒瘴谷四周布下了禁制,外面的人很难进去,里面的毒气也发散不出来。虽然五毒教没落了,但那些禁制阵法还在,所以这一带还算安全的。”陈宜帆解释道。

    “哦,那你现在可还记得如何进入山谷?”方天佑问道。

    “我从来没有进去过,不但我,就连我师父也没有进去过。我拜师的时候,五毒教的基地已经被遗弃了。我只是从师父那一辈人口中大体知道了基地的方向,然后自己曾经带人到此探测过,却始终无法进去。”陈宜帆摇了摇头道。

    “走,先靠过去看看。”方天佑说着,当先朝山谷的方向走去。他之所以要来探试,一是为了陈宜帆,另一方面也想看看能不能从原本的古老教派五毒教基地中,找到什么可利用的修炼资源。

    奇怪的是,两人明明是朝着山谷方向前进,翻过一个山头后,山谷却抖然消失了。只是两人都知道这只是毒瘴谷中的禁法阵法起了作用,迷幻了外人的视觉而已。

    走出不多远,前方渐渐起了烟雾,幸好只是普通的白雾,没有毒气。此明艳阳高照,两人凭借着穿透白雾而来的阳光,能够大体分辨好方向,继续朝着刚才所见山谷的方向前进。

    “今天天气好,白雾较淡,我上次来的时候雾气更大更浓。再走出一两里,前面就应该是五毒教禁制所在了。因为我上次在那里走了好久最后却发现自己一直在原地打转。”陈宜帆心有余悸地介绍道。

    “那应该是外层的迷幻阵法。”方天佑答道。当下也不敢大意,直接开启了神识进行探测,又悄悄将寒铁针放了出来,在前方探路。

    果然,没有走出多远,就出现了一些异样。白烟变浓,头顶再不见阳光,脚底下的路也变得隐约模糊。

    与此同时,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无意间迷惑人的意识,幸好方天佑已经凝炼成神识,意志坚定,意识强大,才不至于被迷惑,而且还能透过神识探测脚下和前方的路。

    陈宜帆小心地跟在方天佑身后,他虽然曾经来过这里,却是吃亏而回,所以一点都不敢大意。

    有了神识探测,又有阴鬼开道,方天佑当然不至于被迷幻阵法所迷。没过多久,两人就来到了一座更强的阵法前面。

    刚才只是幻阵,让人无法靠近山谷,现在的阵法却是禁制大阵,就连阴鬼也被一股无形能量挡在了外面,一时不敢冒然进去。方天佑带着陈宜帆也随后来到了禁制前。

    在这里两人想要迈步上前,都不约而同又被一股柔和的力量给不着痕迹的弹送了出来。“就是这里了,我最深入的一次就是来到了这里,被一层禁制能量挡住了,无法进去。”陈宜帆感应到这里的异常,回忆着道。

    “禁制阵法吗?”方天佑说着,随手一拳击向了面前的虚空。开始时顺利破入禁制中,只是刚没入一只拳头,整只右手就迅速升起一种深陷泥潭的感觉。

    当手腕和手肘没入时,禁制中突然升起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将方天佑的力道分散,将他的拳头牵引着斜歪了出来。

    “没用的,少爷,单凭力道,根本破坏不了禁制。”陈宜帆说道。

    方天佑本想反驳,天下没有以力破不了的禁制,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力道。眼前的禁制阵法,虽然在修仙界属于不入流级,但是以目前方天佑的力道还真的没法单凭力量破去。

    当然,就算是能够以力破之,方天佑也不会用这么低级的方法。因为据陈宜帆说,谷中有着不少的毒气毒物,一旦阵法禁制破去,里面的毒气漫延,毒物跑了出来,那麻烦就大了。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四处看看。”方天佑对陈宜帆交待一声,闪身朝着斜前方走去。每走一阵,方天佑就出拳试探,寻找着阵法禁制的薄弱点。

    阴鬼知道方天佑的心意,也飞在前头,不时地出击试探。大约盏茶功夫后,方天佑终于在一处山坳处发现了一处阵法薄弱点。

    略一盘算后,方天佑就明白了这里应该是两处阵眼的中间交界位置,相当于行政区域的两不管地带,所以阵法力量较为薄弱。

    如果是高明的阵法,自然会环环相扣,不会出现这样阵法之力的断层死角。可惜这阵法本就不怎么样,又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人来维护修缮了,当然免不了有破绽。

    要是换作一般人,别说查探不出这种破绽,就算查探出来了,也没有办法破解。但方天佑并不是一般人,他虽然不一定能破去禁制,但至少可以穿过禁制进去。

    找到突破口后,方天佑又将陈宜帆叫了过来。然后让他帮忙一起朝着刚才探索到位置攻击。

    两人同时出拳,第一次攻击时,并没有完全合力,只是打得阵法之力激起一阵涟漪。第二次进攻时,方天佑让寒铁针也参加了进来,自己与陈宜帆也合力出击,只听“啵”的一声阵法禁制果然出现一个人体大小的缺口。

    “快进去!”方天佑朝陈宜帆交待一声,当先穿过缺口,纵身而入。陈宜帆闻言脸上一喜,也紧跟着纵身跃入。

    两人的身影刚消失,那被撕开的阵法缺口便又随即合拢起来。

    落足处,是一个布满了落叶枯枝的山谷。这山谷看来平淡无奇,但以方天佑之能,进入这里后都不敢大意。

    一是因为谷内弥漫着一股稀薄的淡黄色烟雾。烟雾中充满着奇异的毒素,不但有巨毒,还对人的意识有一定迷幻作用。普通人吸入一丝,就很难再走出山谷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