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一章 治病赎人
    西门猎本来想到方天佑所在宾馆拜访,没有想到方天佑只是在宾馆打了个转就搭了的士出城了,让丐帮的人差点以为将方天佑跟丢了。

    后来方天佑进城,丐帮弟子刚好发觉,于是通知了西门猎。西门猎便赶到宾馆附近,刚好看到方天佑上了烧烤摊,于是就走了上来。

    “你要我帮你去向陈宜帆要人?”方天佑听到这里,当然已经明白了西门猎的来意。

    “没错,我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冒昧,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才斗胆试一试,希望方小友……”西门猎希冀地看向方天佑道。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能够让陈宜帆放人。”方天佑摇了摇头道。虽然他现在要陈宜帆放人,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方天佑可不是傻子,随便就给西门猎帮这么个大忙。

    “方小友说笑了。刚才那位陈峥就是陈宜帆的弟子,从他对待小友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小友如果能够到**帮替我丐帮当个和事佬,那还是会挺管用的。”西门猎赔笑着道。

    “我和你丐帮非亲非故的,为了你们去得罪陈宜帆这样一个宗师高手,我可是犯不上啊。”方天佑故意说道。

    “宗师高手!果然,难怪我觉得他高深莫测,原来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身上的毒素……”西门猎惊讶地道,可是随即他又想起了什么,更加震撼地看向方天佑道,“嘶,这样算来,小友能够与西门猎对战,全身而退,那小友岂不也是宗师高手了!”

    “我的师门传承很特殊,不过你所说的虽然不算全对,但也差不多了。”方天佑故作高深地答道。他既没有肯定自己是宗师,也没有否定。

    这样一来,西门猎反而更加肯定了方天佑就是一位宗师高手!如此年轻的宗师高手在眼前,一时让西门猎惊呆了。

    愣了一阵,这才缓过神来,起身朝方天佑行礼道:“宗师在上,受西门猎一拜。”方天佑淡然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方天佑要的其实就是这效果,他希望以宗师身份将西门猎震住,还有再想办法进行他下一步的计划。

    “宗师,这次的事情,还望宗师一定出手相助,我丐帮一定铭记大恩。”西门猎坐下后,再次恳求道。

    “你还是直接称呼我方天佑好了。陈宜帆抓住你们的人,不放,又不杀掉,应该是别有所图吧。”方天佑并没有急着答应或拒绝,而是反问道。

    “好的,方先生。陈宜帆要我们交钱赎人,丐帮弟子要两百万,长老要两千万。我丐帮本就没有什么产业,哪里交得出那么现金啊。再说,钱这么一交,传出去我丐帮以后还怎么混啊。”西门猎无奈地道。

    “这可就不好办了,我总不能这么空口去和人家要人吧,那陈宜帆怎么会肯!”方天佑摇了摇头道。

    “实在不行,方先生,您做个中间人。让陈宜帆将价钱压低一点,我们出个几百上千万。将钱交给您,由您去和**帮交易。您看怎么样?”西门猎道。

    “这样啊……”方天佑沉思着,似乎有些犹豫。

    “方先生,无论如何帮帮忙,今后但凡有所差遣,我丐帮一定遵从!”西门猎表态道。

    方天佑其实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见他开口,这才“若有所思”地道:“你还别说,我还真有事要依靠到你丐帮。这样吧,这次的事情我去帮陈宜帆说说,无论他要多少钱,我都帮你丐帮出了,但是你丐帮必须为我效力三年,你看怎么样?”

    “效力三年?如何效力?”西门猎听到方天佑的条件,吃了一惊,不知道他为什么提这样的条件,心中不免有些为难,让帮派为他效力三年,可不是小事。

    “放心吧,我不会去控制你们帮派事务,只要你们帮我做一些收集信息情报之类的事情就行了。”方天佑说道。

    “收集信息情报,这是我们的特长,这倒是可以做到……”西门猎听方天佑如此一说,吁了一口气,终于坚定地说道,“好,丐帮答应为你效力三年!”

    “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方天佑说道。

    “好,一言为定!”西门猎说着,拿起二锅头倒了两杯酒,要和方天佑对饮。

    “你体内的毒素并没有彻底排出,喝酒会加速毒素的漫延,到时就更加难治了。”方天佑却按住了西门猎的手。

    “方先生果然是高人,一眼就看出我身上还有毒素。那是和陈宜帆打斗是被他打了一掌,大部分毒素已经排出,只是剩下在心脉中的毒素却极为顽固,我用内力逼了几天都没有用。”西门猎苦笑道。

    “哈哈,那是你不得其法罢了。”方天佑笑着摇了摇头道。

    “什么,难道方先生有办法!”西门猎双眼闪过炙热的光芒。他体内的毒素可是困扰了他好几天了。不但影响他喝酒,还影响他内力的发挥。

    这几天他想尽办法,都没有能够排除,他甚至都以为自己一身修为都要废掉了。可是方天佑的话中却暗示他有办法,这让西门猎心中腾起了极大的希望。

    “虽然有些困难,但也不是无法驱除。”方天佑肯定地道。

    “请方先生成全!”西门猎一听,当即起身央求道。

    “嗯,”方天佑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坐下,把上衣脱掉。”

    西门猎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依言将上衣脱了下来。反正这烧烤摊经过刚才一闹,也没有人再靠近,再说他一个大老爷们,脱去上衣袒露胸口也不算什么。

    “全身放松。”方天佑一边提醒着,右手一翻,数根银针出现在右手上。待西门猎平静呼吸,全身放松后,方天佑右手在西门猎胸口一拂,几根柔韧纤细的银针轻巧地扎入了西门猎的胸口。

    仅这一手,就让西门猎对方天佑的手法赞叹不已,对于方天佑能够给自己排毒,又增添了不少的信心。

    西门猎是根本没有看清方天佑是怎么出手的,更高明的是,银针入体,全部准确地扎入了胸前的穴道,他却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如果不是低头看到自己胸口的银针,西门猎几乎要以为方天佑根本还没有出手。

    西门猎还没有从震撼中醒来,方天佑又双手连动,这次却不是继续扎针,而是以食拇二指轻轻捻动银针。

    随着银针的捻动,西门猎感觉胸口涌起阵阵暖流,这几天一直折磨他的闷痛感觉竟然渐渐舒缓,不到五分钟,胸口开始变得暖烘烘的,让他感到极为舒畅。

    不久,方天佑右手如穿花蝴蝶一般,迅如闪电地将银针拨起。西门猎胸前的暖烘感觉顿时消失,不由有些错愕。

    可是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方天佑已经左手一掌,结实地印在了他的胸口。“噗!”西门猎一口淤血吐出,脸上先是煞白,随后又渐渐红润。

    方天佑收回双手,像没事人一般继续吃着烤串。西门猎活动了一下筋骨,又试着运转了一下内力,发现这几天来的内力停滞感已经消失,胸口的闷痛感也没有了。

    “方先生真乃神人也!请受西门猎一拜!”西门猎再次起身朝着方天佑单膝跪下。方天佑以单手托住,没有让他真的拜下去。

    “西门帮主不用多礼,以后三年内咱们就是自家人了,你康复了,才能尽心为我办事。”

    “以后方先生的事,就是我的事,西门猎和丐帮绝不负方先生所托。”西门猎恳切地道。

    “嗯,我相信西门帮主和丐帮的信用。你的毒素已解,现在你要喝酒已经不碍事了。只不过你要注意每天以内力调理胸口,清除剩余的些微残毒。”方天佑交待道。

    “这点西门猎懂得,方先生放心。”西门猎道。

    “你快吃点东西吧。今晚我索性帮人帮到底,带你去一趟**帮,把人给你赎出来吧。”方天佑说道。

    “如此,那真是不知道如何感谢方先生了。”西门猎闻言大喜,当即又要再拜谢。方天佑连忙止住。

    两人随意吃了点东西,然后一起来到了**帮。陈峥应该已经暗中给陈宜帆通了气,所以方天佑两人赶到时,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挡,直接被带到了议事大厅外。

    方天佑将西门猎带到了议事大厅外,借口自己先去和陈宜帆交涉,将西门猎留在了门外。

    议事大厅内,陈宜帆已经在里面等候,见方天佑进来,连忙迎了过来,“方少爷这是要来为丐帮赎人吗?你传个话就行了,干嘛又亲自跑一趟。”

    “我说过不能暴露我们的关系,而且我更不能让西门猎认为我帮他赎人是很容易的事情。”方天佑却狡黠地道。

    “少爷,您这是?”陈宜帆闻言有些疑惑。方天佑就将自己要利用丐帮的计划告诉了陈宜帆。陈宜帆当然是绝对的赞成了。

    “还是少爷精明,我当时抓到人就只想到从中榨一笔小钱呢。”陈宜帆恭维道。

    ps:家中二宝出生了,事情多啊。这段时间只能保证不断更,每天坚持一更。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