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零章 丐帮帮主
    “这死老头,真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找死吧。兄弟们,成全他!”二狗一声招呼,当即就有几个小青年恶狠狠地朝这边扑来。

    走在前面的两个小青年将手朝着老头身上一搭,就准备将老头架出去,哪知道两人用尽了全力,那老头却像生根了一般纹丝不动。

    方天佑并没有出手,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其实早就看出了这个老头不简单。因为这老头虽然看起来年纪大了些,双眼却并不像普通老人一般浑浊。

    眼角间还隐藏着一丝犀利和洞察秋毫的精明。而且方天佑还在老头身上感应到了内力,推测眼前的老者应该也是一个先天境界的高手。

    “快点,你们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老大和陈少爷都已经走过来了!”以为是自己手下办事效率慢,二狗又焦急地催促道。

    过来赶人的小青年闻言顿时也急了起来,又有两人抢身而上,去抓那老头。又有两个小青年走向方天佑,同样要赶他走。

    哪知两人还没有走到方天佑身边,却听“嘟咚”连声,四个要抓抬老头的小青年像受到什么巨力的撞击一样,四散跌倒在地,在场的小青年顿时都傻眼了。

    “怎么回事,东西还没有上!这么点小事你们都办不好吗!”这时,一个极不耐烦的声音在烧烤摊不远处响了起来。

    “报,报告老大,有个很硬茬的老头,我们四个兄弟一起上都没有靠近他身。”二狗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报告道。

    那小青年的老大这时也注意到了方天佑这边倒地的四个小青年,可是他又怎么可能在自己请的客人面前认栽了,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教训二狗道:“你顶个屁用啊!一个老头你们都对付不了?四个人不行,那就八个啊!”

    “是,是,兄弟们,一起上!”二狗转头朝着自己同伙道。

    “是!”这些小青年虽然知道这老头有古怪,但见自己老大发火,又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势众,一起朝着老头扑来。

    “混帐,还不住手!”眼看小青年又要将方天佑两人围了起来,那位老大身边的一个年青人却一脚将二狗踹倒在地,大声骂道。

    “怎么了,陈少爷!”那老大和躺在地上的二狗都是一阵迷糊。

    “方,方先生,怎么是你!”那位被二狗等人奉为上宾的陈少爷却并没有理会二狗等人,反而是恭敬地走到了方天佑身边拱手行礼道。

    “陈峥,看来你的威风倒是不小啊。”方天佑早就看到了陈峥,却故意不做声,此时见他过来答话,这才淡然说道。

    “方先生见笑了。这都是我的小弟们不知道好歹,没有想到冲撞了您。”陈峥脸上有些难看,额上甚至有着丝丝汗珠出现。

    他今天之所以不痛快,就是因为受了方天佑的气,在**帮被方天佑打了。这也就算了,自己技不如能。

    他原本以为自己师父陈宜帆会给自己出气,没有想到陈宜帆和方天佑交战之后,竟然和方天佑达成了妥协。

    更让陈峥生气的是,陈峥去找陈宜帆说理时,陈宜帆竟然告诫陈峥,如果敢惹方天佑,他会不念师徒之情,废了陈峥一身功夫,再逐出**帮。

    二狗一伙早就想巴结上**帮这层关系,陈峥一直没有给他们机会,今天因为实在太憋屈,又不好找**帮的弟兄到高档会所诉苦,所以答应了二狗一伙的邀请,来路边摊散散心。

    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了方天佑!他虽然怨方天佑,却并没有被恨冲昏头脑,知道自己不能得罪方天佑,所以乖乖地主动上前认错。

    “陈峥,你如果不服气,随时可以来找我较量,光生闷气,发脾气是无济于事的,一切还得以实力说话。”方天佑抬眼看了看陈峥道。他当然能够猜到陈峥的想法与不满,索性将关系挑明了。

    陈峥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恭敬地道:“不敢,不敢,陈峥怎么敢奢望与方先生并肩。”

    “我们都还年轻,武道一途又充满机遇与凶险,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只要你忠于你师父,将来定有出头之日的。”方天佑说道。

    “多谢方天佑鼓励,陈峥以后定当加倍努力!”陈峥见方天佑并没有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势,心中舒坦不少,也越发觉得方天佑的高深莫测。

    因为他感觉方天佑好像根本就不把他当成敌手,反而把他当成自己人,或是自己的后学晚辈一样教诲。

    他当然不知道方天佑确实是如他这么想的。控制了陈宜帆后,整个**帮可以说都是方天佑的了,对于已经是先天境界的陈峥,方天佑当然会珍惜爱护了。

    “行了,你要是愿意呆在这里,就一起吃点东西,要是图热闹就另外找个地方去吧。我得在这里和这位老先生安静地聊聊。”方天佑朝陈峥挥了挥手道。

    陈峥看了看方天佑对面的老头,眼睛一亮,似乎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犹豫了片刻后,终于说道:“人多嘴杂,怕要打扰方先生清静,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了。”

    说完,朝方天佑拱了拱手,恭敬地退到了一边,却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走到小摊老板面前,丢下了一叠红色的华夏大钞,“把方先生两人伺候好了,多出的钱当是赏你的。”

    陈峥丢下钱,又对那小头目老大和二狗一挥手,当先朝远处走去。二狗等人也是混场面的,这个时候当然知道自己等人碰了钉子,哪里还敢停留,一群小青年就这样灰溜溜地离场而去。

    “年青人,看来你并不简单啊。”那老头玩味地看向方天佑道。

    “老人家似乎也不是普通人,而且你应该不是这么巧刚好坐到我这一桌的吧。”方天佑淡定地看向面前的老头道。

    “哈哈,果然后生可畏啊。实不相瞒,我确实是已经盯上你很久了。”老头脸上显出些许尴尬,但瞬息又恢复坦然。

    “你和素昧平生,老人家找上我,所为何事?”方天佑疑惑地道。

    “这事说来惭愧。”老头叹息一声,终于还是说道,“我之所以想来和小友攀上交情,实则是有事相求。”

    “哦,老人家实力势力应该都不差吧,还有什么事会求助于我。”方天佑说道。

    “这事说来话来。老朽来得冒昧,先自报一下家门。老朽西门猎,忝为丐帮帮主。”老头朝方天佑拱了拱手道。

    “丐帮?”方天佑记得以前在武侠电视电影中经常出现这么一个帮派。以帮派成员众多,消息来源渠道广而着称,却没有想到这个帮派在现实中还真的存在。

    “当初丐帮成员大多数为乞丐,随着时代的变化,现在真正的乞丐虽然越来越少,帮派成员也并不再局限于乞讨者,但我们仍然沿用旧称。”西门猎解释道。

    “原来是丐帮帮主,失敬失敬了。只是您老贵为一帮之主,还会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要来向我求助呢?”方天佑不解地道。

    “方小友真是抬举我丐帮了。说来惭愧,丐帮虽然人数众多,却良莠不齐,真正的武者并不多,能够称得上武道高手的更是没有几个,所以丐帮虽然历史悠久,却早已经被挤出了隐世门派之列。”西门猎叹息着道。

    这时小摊老板将刚才准备好的烤串等物送了过来,西门猎并暂时住了口。

    等那小摊老板走后,方天佑首先开口说道:“进不进隐世门派并不是评价帮派实力的唯一标准……西门帮主还是先说一说找我到底所为何事吧。”

    “既然方小友这么直率,我也就直说了吧。我之所以找上小友是希望小友,能够帮我去**帮救一个人。”西门猎说着,试探着看向了方天佑的表情,却发现方天佑仍然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救什么人?说来听听。”方天佑拿起一串烧肉送到嘴中,慢慢地嚼着。

    “咱们边吃边说,是这样的……”西门猎见方天佑并没有拒绝,这才将自己找方天佑的目的全盘说出。

    原来,丐帮弟子遍天下,历来以收集买卖消息增加帮派收入。**帮新兴,为了获取第一手资料,丐帮也不时派人打探**帮的信息。

    半个月前卧底**帮的一个丐帮弟子身份暴露,被**帮的人关押起来。负责黔中事务的一位长老前去营救,却不敌陈宜帆。不但被陈宜帆所伤,还同样被陈宜帆给关了起来。

    西门猎闻讯后,匆匆赶来,找上了**帮。可是陈宜帆嚣张霸道,根本不把丐帮放在眼里。西门猎和他争斗,却又不是那陈宜帆的对手,还差点被陈宜帆所擒。

    逃出**帮后,西门猎这段时间一直在黔底市,一方面养伤,一方面继续设法营救那位丐帮长老和那名弟子。

    今天他听说方天佑独闯**帮,还全身而退,知道方天佑并非常人,所以特意找人盯梢,希望能够和方天佑攀上交情,帮忙到陈宜帆那里说说情,放了丐帮的人。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