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九章 怪异老头
    白巫门这一对师兄妹虽然知道蒙面人的考验有些奇怪,可现在的形势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打不过蒙面人,那就只有按他的意思做了。

    那师妹快速处理好了伤口,师兄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两人走到一起,按蒙面人的要求,背对着各自找了一块空地开始划起路线图来。

    “这是修炼者世界的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快走吧。”那蒙面人对张超说道。张超其实早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听到蒙面人的话,匆忙朝着小树林外撒腿跑去。

    几分钟后,两人就将前往凉街市巫王赛场的路线图画好了。蒙面人将两人叫开,认真比对后,见两人果然画得一斑无二,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来你们俩果然是巫门使者,刚才多有得罪了。你们可以离开了。”蒙面人朝着白巫门这对师兄妹拱了拱手道。

    两人心中一喜,正要转身离开,蒙面人却又发话道:“不过巫门中人在华夏受到不少监视你们应该也知道,所以别再在国内兴风作浪了,否则国家肯定将这笔帐算到我们头上。这样你们就是将国内巫门往绝路上逼,到时可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明白、明白,我们今晚就离开华夏国,连夜赶回夜南国。”两人恭敬地应答一声,转身向小树林外走去。

    走出小树林,不见了蒙面人的身影,那师妹才心有余悸地对自己师兄说道:“师兄,那人很可能不是巫门中人,咱们就这样将巫王大赛的地址画给他,门主会不会怪我们啊?”

    “那人的修为最少在先天后期,我们俩要是不画,他能放过我们?为了保命,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再说他既然知道巫王大赛,肯定与巫门有所关联,不管是敌是友,让他去参加巫王大赛反正对我们也没有坏处。”那师兄狡黠地说道。

    “师兄的意思,如果蒙面人真去巫王大赛,我们倒可以借其他巫门大能之手,杀了他。”师妹心领神会地道。

    “嘘!”师兄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谨慎地道,“别乱说话,还是快点离开为妙。”

    “我们连夜赶回去吧。反正这一次借着送邀请函的机会,出来好几个月,门派那边也催了好几回了。”那师妹说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师兄点了点头道。

    两人不再言语,一起匆匆离场。却不知道在两人刚才经过的地方,一根不起眼的铁针“嗖”地窜出,朝着小树林的方向飞了回去。

    铁针飞回小树林,落在了蒙面人的手上,突兀地消失不见。蒙面人又伸手扯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方天佑微笑的脸庞。

    出手教训那白巫门师兄妹的正是方天佑,而击穿那女人手腕的则是一直尾随两人的寒铁针。刚才也是方天佑不放心才特意让阴鬼控制着寒铁针在暗中跟踪偷听两人对话的。

    听了这师兄妹的对话,方天佑才彻底放下心来。原本还打算到了夜南再想办法打听巫王赛场,没有想到无意间已经打听到了地方。

    方天佑朝着来路的方向走去。走到了马路上,却好久没有看到有车辆来往,方天佑知道是因为这里地段偏僻的缘故,一边等车一边朝着前方走去。

    没有走出多远,居然看到前方有一道熟悉的人影,却不是别人,正是张超。原来,他也并没有打到车,所以顺着马路边走边等了。

    “方,方大师!”张超无意间回头看到方天佑,大喜过望。不过,随即他又似乎明白了什么,“刚才救我的是你吗?”

    “嗯,我刚好看到你被这两个人挟持。”方天佑点了点头,示意张超继续朝前走,一边说道,“他们是一路将你从湖阳市挟持到这里来的吗?”

    “不是,我和朋友到黔底市来旅游,没有想到冤家路窄又碰到了那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当初在冬江湖游艇上差点被我弄死的那对狗男女!”张超恨声道。

    “没事了,我想,他们以后应该不敢再到华夏国,尤其是湖阳和黔中省来了。”方天佑安慰他道。

    两人一路交谈着走上了一条大点的马路,这才碰到了车辆,搭着顺风车回到了黔底市区。方天佑暗中将张超送到了和那几个朋友会合,然后独自离开。

    快要临近之前预订的酒店时,方天佑才想自己都还没有吃晚饭的,这时时间已经到晚上八点多了,正规的饭店都已经关门。

    方天佑想到自己现在先天道基小成,食量要求并不高,所以决定随便在路边摊上吃点什么算了。

    虽还没有到盛夏,但天气也渐渐炎热,吃路边摊的倒是不少,路边摊上本就不多的六张桌子,有五张已经坐满了人。

    方天佑没有心情和那些吃串吹牛的青年们同桌,当然就找到了最边上的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也不点单,让服务员随便捡特色的来一点就是了。

    服务员点头刚转身去忙活,一个衣衫破旧的老头也来到了摊位前。查探了一下没有空位,只有方天佑是独自一人就坐,于是走过来问道:“年青人,方便让我坐下不?”

    方天佑抬眼看了看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淡然道:“老人家请便,桌子是老板的,你想坐就坐吧。”

    “那就谢谢你了。”老头客气地朝方天佑说完,又转身冲着正忙着烧烤的老板喊道,“老板,一瓶一斤装的二锅头,一盘毛豆,三十串羊肉串,二十串牛油。”

    “好咧,一会就好。”老板当即应答道。他虽然奇怪这么个看起来穷困潦倒的老头,竟然会来吃烤串,但一来都是客人,老板不好低看人家;

    二来也搞不清楚他和同桌的方天佑是什么关系,怕因为看不起这老头而得罪了方天佑,所以他决定还是按老头的意思帮他准备好东西。

    “老人家年纪不小了,竟然还这么好酒,不怕喝垮了身体?”反正闲来无事,方天佑索性与这老头闲聊起来。

    “我这辈子就好这一口。这可是好东西啊,得意时可以‘酒逢知己千杯少’,烦忧时又可以‘一醉解千愁’。”老头谈起酒来,倒是头头是道。

    “不过你的身体似乎并不允许你这样的酗酒吧。”方天佑本能般地提醒道。

    “哦,年青人好眼力啊。不过,年纪到了这个份上了,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该喝喝,该吃吃。”老头挥了挥道,那神情说不出是落寞还是洒脱。

    方天佑正准备说些什么,烧烤摊突然喧嚣起来。一群十来个敞着胸口,横披着上衣的小青年气势嚣张地来到了烧烤摊前。

    “都散了散了,今天这摊子,我们兄弟们包了,其他的人都赶紧滚蛋!”其中带头的一位小青年冲正在吃烧烤的客人们嚷道。

    “凭,凭什么,我们的东西这才刚上呢!”一个正在吃串的年轻人,脾气看样子也有些火暴,不顾身边朋友的暗示,不满地说道。

    那带头小青年见有人不服,脸上更加不耐烦起来,指了指那位吃串的年轻人说道:“把他连同他的烤串给我一起丢到那边垃圾桶里去!”

    “好咧!”当即就有数个小青年一起扑了上去,将那年轻人推搡出烧烤摊,然后抬了起来真的丢到了那边的垃圾桶里。

    年轻人的朋友想上去帮忙,却被其他的小青年给威胁着拦了下来。那被丢到垃圾桶的年轻人,见对方人多势众,也识趣地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们还不走,是不是也要等着被丢到垃圾桶去啊。”那带头小青年又恶狠狠地看向其他食客道。其他人见状,哪里还敢多停留,都一哄而散。

    老板和服务员眼见小青年们来势汹汹,也不敢多事,连客人们的烧烤钱都没有敢拦下来收取。

    “二狗,你说咱们老大请陈少爷吃宵夜,就在这么一个破地方,会不会显得小气了啊。”一个小青年走到那带头青年身边说道。

    “你懂什么,陈少爷今天受了气,还被他们头儿训了。哪里还敢去其他高档会所,所以老大才趁机请他到这么个不引起人注意的小摊上来放松放松。”那叫二狗的带头小青年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老大还真会把握时机,在这里请客又实惠,又能够让陈少爷承咱们的情!”那小青年奉承地说道。

    “那是当然……”二狗似乎挺为自己老大得意,可随即他脸色又猛然阴沉了下来,原来,他发现方天佑和那个老头竟然还傻傻地坐在原地,一点都没有要走开的意思。

    “喂,你们那一老一小是怎么回事啊,耳朵聋了!”二狗愤怒地指着两人道。

    “老人家,看来你的酒应该换地方喝了,人家都来赶人了呢!”方天佑好意提醒那老头说道。

    “酒没喝到,我哪里有力气走路,要走你走吧……老板,快把我的东西上来!”老头冲方天佑摇了摇头,又冲着老板喊道,似乎根本不知道二狗一伙的存在。

    ps: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欢迎到书评区留言,另有书友企鹅群: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