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八章 巫门使者
    妄虚大师师徒听到方天佑的话,脸上都是一喜,“那就多谢方先生了。”

    方天佑淡然点了点头,转身朝**帮外走去。妄虚大师本想好好招待一下方天佑,同样被方天佑拒绝了。

    离开**帮后,他就在离**帮不远的地方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查探了一下客房后,方天佑又走出酒店正准备随便找个吃点东西,却意外地在街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背影不是别人,正是张立国的儿子,张超。方天佑曾经为他治过病,所以对他也算是认识了。

    方天佑开始并没有在意,虽然他不知道张超怎么会跑到黔中来,但现在交通方便,年轻人好玩,来黔中旅游也很正常。

    引起方天佑注意的是和他在一起的一男一女。那一男一女方天佑并不认识,而且那两人一人搭一只手在张超肩膀上,看似很亲热,方天佑却看出那两人是刻意地将张超夹在中间,像押着他走一样。

    两男一女很快上了一辆出租车,方天佑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又不好在大街上拦截,只好悄悄放出寒铁针,让阴鬼跟上那辆出租车,查探两人的去向,然后自己也拦下一辆出租车尾随跟了上去。

    出租七弯八拐地出了城区,开到郊外的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为了不打草惊蛇,方天佑也让自己乘的出租车远远停下。

    那一男一女带着张超下了出租车后,就拉着张超朝空地中的一片小树林走去。方天佑让阴鬼控制着寒铁针悄悄跟上,自己也在后面远远尾随。

    “小子,你叫张超是吧,命挺硬的啊,上次又是点穴,又是震魂,你竟然都没死?”一边推搡着张超,那男的一边咒骂道。

    “什么?师兄,你还点了他的穴道!你不怕会弄出人命,违背了门规吗?”那女的有些埋怨地对那男的说道。

    “师妹,咱们黑巫门虽然有门规不得在国内杀人。可是咱们俩都没有杀人啊,你只是震荡了这小子的魂力,不会要他的命;我也只是点了他两处穴道,同样不会要了他的命。”那师兄却满不在乎地道。

    “可是,咱们俩的手段加在一起,那就会要了他的命啊。”那师妹仍然有些顾虑地道。

    “那管什么,反正你没有出手杀人,我也不算出手杀人,门规也处置不到我们。再说这小子不没死吗?”那师兄仍然强辩道。

    “我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小子,你快说到底是什么人救了你。”那师妹像突然翻脸一般,阴狠地对张超说道。

    “你,你们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我只记得上次遇到你们后在游艇上晕倒了,然后再醒来,就躺在湖阳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了。”张超答道。

    方天佑暗道这个张超倒也有点良心,他明明见过自己,也知道是自己救了他,但面临两人武者的威胁时,他竟然不把自己供出来,这是怕人家来找自己的麻烦啊。

    “胡说,我们俩使的手法,一般医生怎么可能治得好你。你还是说实话吧。我们黑巫门要惩罚的人,那人也敢救,那说明你那救命恩人肯定也不是普通人!”那师兄一把掐住张超的脖子说道。

    “真,真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我只是事后知道,那个院长从外面请来了京城有名的内科医生,对了,还有一位老中医。”张超呼吸有些困难却仍然坚持道。

    “老中医?切,什么样的老中医能有这样的本事,你要是再撒谎我就先让师兄割了你的舌头,割舌头可是不犯门规的!”那师妹威胁着道。

    “别听他废话了,看他根本不像练武的人,应该没有什么门派背景。或许是被人瞎猫碰着死耗子救活了吧。就算他有什么背景,咱们明天就要回门派了,也没时间去和人计较了。现在这里没有人烟,干脆杀了他,一了百了。”那师兄边看向自己的师妹,一边手中紧了紧,张超挣扎着再说不出话来。

    “杀人终究是违门规的。这样吧,上次他是用眼睛乱瞟我的胸口,你就刺瞎他双眼算了。”那师妹平淡地说道,仿佛刺瞎人家双眼,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好,听师妹的!”那师兄听到自己师妹的咐吩,右手仍然扼紧张超,左手一抬食中二指就要朝着张超双眼戳去。

    “住手!”这时,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蒙面的身影很突兀地出现在了三人身边不远处。

    “你是什么人,敢来多管闲事!”那师兄见到突兀的身影,手中一缓,微感错愕地看向来人道。

    “江湖人管江湖事,识相的快滚!”那身影一边说着,一边快步靠了过来。

    “好胆!”那师兄狂喝一些,放下张超,双脚一蹬,朝着那身影扑了过去。

    两者很快接近,那位黑巫门的师兄右手一扬,朝着来人当胸一拳轰去,拳到半空,突然变拳为掌,掌心中飞出两根闪着幽光的毒针,一根刺向来人眉心,一根刺向咽喉处。

    两处都是致命要穴,随便刺中哪一处都必死无疑。那师兄眼见两根毒针都已经逼近对方两三寸,如此距离内,就算换了他自己也闪避不开,他相信对方肯定也避不开了,脸上不免露出阴谋得惩的阴笑。

    拳中藏毒针,是他的绝技,不少比他实力高的对手都死伤在他这阴险的一招之下。可是这一次,他却失手了。眼见毒针逼近对方,对方人影却很突兀地消失了。

    紧接着,他发出毒针的右手一紧,似乎有一只铁箍箍住了自己的手腕。那铁箍箍得很紧,让他感觉到一丝麻痛。定神一看时,却发现擒住自己手腕的并不是什么铁箍,而是一只手!

    那师兄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毒针不但失败,连手腕还被人家抓住了,大惊之下,连忙想将右手缩回,同时左手再次击出,希望逼使对方松手。

    出于他意料的是,他的反应快,对方更快。他的右手刚要缩回,左手还未击出,对方已经发力,一脚踢在了他的胸腹上,将他踢得倒跌出一两丈远,趴在地上,一时挣扎不起。

    那师妹见来人如此厉害,知道自己两人一起上都不是对方的敌人,一把将张超扯过来掐着他的脖子威胁道:“你,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你放过我们俩,我保证不伤这个一根毫毛!”

    “哼,我最恨人家威胁我!”来人冷喝一声,突然右手一扬,似乎要打出什么东西。那师妹见对方不顾张超,又像要发什么暗器,连忙一把将张超扯到身前挡住。

    哪知,张超刚挡到她身前,她便感觉手腕一疼,整只手腕好像被什么东西钉装了一样。低头看时,果然看见自己的手腕正背面各有一滴血珠窜出,不久就形成汩汩鲜血,滴落下来。

    那师妹手上受伤,手上使不出劲道来,张超这才喘过气来,将那女人一撞,快速地跑向了蒙面身影的方向。

    “你,你是什么人。我们巫门的人,是为巫门送邀请函来的,你要是伤了我们,巫门的人不会放过你的。”地上的师兄见自己师妹也受伤,知道自己两人是碰到高手了,连忙搬出自己师门来,希望能够救命。

    “你们是巫门的人?”蒙面人闻言似乎颇感意外。

    “没,没错。没想到前辈竟然知道巫门。”那师兄见对方知道巫门,脸上不由一喜,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连忙谨慎地说道。

    “我也是巫门中人,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啊!”蒙面人疑惑地道。

    “我们是黑巫门的人,很少出现在华夏国内,这一次是奉了门主之命,来给国内各大巫门势力送邀请函的。”那师兄接着解释道。

    “最近确实听说过有巫门使者送邀请函的事情。可是我怎么证明你们的身份呢……”那身影思索了一会,又问道,“对了,我考考你们就知道了。我问你们,这次巫王赛场在夜南国的什么地方?”

    “在,在凉街市!”那师兄见对方居然能够讲出夜南国来,哪里还会怀疑有他,当即脱口而出。

    “嗯,这倒是对上了,不过,你们或许可能从别人那里打听来的。这样吧,你们俩分别将你们来往凉街市与华夏之间的线路划出来,如果两人画的一致,那就说明你们真是送邀请函的信使,我就放了你们俩,如果你们画的不同,哼,那就休怪我无情了!”说到最后,蒙面人的语气转为冰冷。

    “是,是,我们不敢有隐瞒。”那师兄满口答应道。

    那蒙面人又看向了那师妹。那师妹正一手捂着手中伤口,见对方眼神冰冷地看过来,哪里还敢不答应。

    “你们两人背对着背,就在各自面前的地面上标画,不准偷看对方的。每偷看一次,我会挖你们一只眼睛!”蒙面人威胁道。

    两人闻言,浑身一颤。以前都是他们威胁别人,现在终于知道被人胁迫着要挖去眼睛的滋味。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