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七章 真假宗师
    “伪宗师境界?”方天佑惊讶地道。

    “没错,先天圆满境界虽然离宗师境界只是一线之隔,战力却相差极大。真正的宗师,血气如龙,有强大的内力护体,可以脚踏虚空,隔空取物,拥各自的威能。而我目前的状态是空有宗师的架势而已,对先天圆满以下的对手能够有点威压而已。”陈宜帆尴尬地道。

    “说的也是,如果真的是宗师境界,我要对付起来,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方天佑说道。其实他对于宗师境界早有疑惑,进一步有了怀疑。

    因为他见过的宗师似乎只是比彭怀安所想象的要弱上许多,只不过是比先天中后期强大内力要强大一些而已,并没有见过什么威能。

    蛊巫教的玄阴真神也好,阴鬼门的虚才道人也罢,虽然都给了方天佑不小的压力,却无一不被方天佑给斩杀。

    最明显的莫过于玄阴真神了,如果他真的是宗师境界,完全可以脚踏虚空了,就算双脚不便应该也可以御气飞行吧,犯不着一直窝在地下密室。

    另一个让方天佑疑惑的地方就是那个静空禅师。方天佑觉得静空禅师的修为高深莫测,明显比玄阴真神、虚才道人两人要高出一筹。

    之前方天佑以为是同为宗师境高手之间也有这么大的差距,现在才想到,三人之间不是同境界之间的差距,分明是差了一个境界!

    “外人称我们为宗师,一是不了解我们与宗师境界的差别,二来也是对我们的奉承吧。而我们这些先天圆满似乎也默认了这种称呼,毕竟宗师是不会现世的。于是这样一来,我们这些先天圆满也就算误解为宗师了。”陈宜帆说道。

    “嗯,这样说来,你还得抓紧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到真正的宗师境界。”方天佑点了点头道。他的心中还是有些失落的,宗师境界是目前来说华夏已知的最高战力了,方天佑原本以为得到陈宜帆这个傀儡后就是得到一大巅峰战力,却没有想到陈宜帆并不是宗师境界。

    “有了少爷改良的功法,五年内,我有把握突破到宗师境界!”陈宜帆目光坚定地道。

    “五年?”方天佑皱了皱眉头道,“那太慢了。我需要你尽快突破,越快越好。”

    “啊,这……”陈宜帆有些尴尬地道。

    “没事,欲速则不达,既然宗师境界如此奇妙,要突破肯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方天佑安慰着说道。

    “其实要尽早突破,也不是没有可能,有个方法或许可以试一试。”陈宜帆思索着说道。

    “哦,什么方法?”方天佑问道。

    “五毒教以前的基地里,有一株毒魔藤。它能够释放出大量的毒气,以及无数的带奇毒的刺藤,来迷惑毒害人畜。可是他的藤条里却又含有一种特殊的汁液。这种汁液虽然也含毒,却可以让人吃后增强不少的抗毒性。”陈宜帆说道。

    “你的意思是,取得毒魔藤的汁液,然后你就可以加快修炼毒功了?”方天佑似乎想到了陈宜帆的想法。

    “不仅是毒魔藤的汁液,一旦服下汁液后,毒魔藤所释放的毒气,也能够被我吸收做为修炼之用。”陈宜帆道。

    “哦,那你为什么没有去取呢?是找不到那地方,还是那地方太凶险。”方天佑疑惑地道。要不是方天佑对傀儡符有信心,他几乎要认为这个陈宜帆是刻意要引导自己以身犯险了。

    “我知道五毒教基地所在,可是我一个人过不了那里的阵法,而且那里有着不少的毒物、毒气,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得了。可是现在少爷来了,我觉得少爷应该有办法帮我进去。”陈宜帆期盼地道。

    “好,我可以陪你去试一试。”方天佑爽快地答应道。

    “那太好了,这几天天气都好,艳阳高照,适合去查探,明天中午就是好时机,只是这样就要辛苦少爷了,刚到黔中,还没有好好休息呢。”陈宜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我也是修炼之人,不是什么纨绔少爷,没有那么金贵。”方天佑摇了摇头道。

    “那倒是……少爷,您现在是什么修为呢?”陈宜帆好奇地问道,可是话刚出口,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冒失了,连忙改口道,“是我多嘴了,少爷手段奇出,哪怕宗师都不一定是您的对手呢。”

    “我的师门传承很奇特。我只能说我目前的战力只是不怕宗师境界。”方天佑坦然道。

    “目前……”陈宜帆思索着道,“那我和**帮能够帮少爷的修炼做什么?”

    “因为我要面临的敌人势力很大,所以,你和**帮对于我来说很重要。首先,你必须抓紧修炼,突破到宗师境界,让我多一大战力。其次,我还需要你们帮我收集一些药材;最后我需要你多拉拢培养一些修炼好苗子,无论是修道还是武者都行。”方天佑交待道。

    “我知道了,我会抓紧修炼的。收集药材、培养人才的事情我也会亲自督办。”陈宜帆保证道。

    “好,这是一份药材图案,你可以照此收集药材。”方天佑说着拿出一个u盘,交到了陈宜帆手中道。

    “我先给少爷安排一下住宿,然后马上就布置下去。”陈宜帆接过u盘道。

    “不用了,我自己安排住宿就行了。最好不要让人看出我和**帮有什么紧密的联系,记住手机号码暗中联系就行了。”方天佑说道。

    “这样也好,撇清关系更加好彼此利用独自的资源发展,然后暗中互相照应,还是少爷精明。”陈宜帆由衷赞叹道。

    “对了,五毒教属于毒巫一支,那也是巫门之一了。你知不知道‘巫门大赛’和‘巫门赛场’。”方天佑突然想起在蛊巫教那里得到的那张“巫门大赛”邀请函。

    “‘巫门大赛’!没有想到少爷也知道这个,难道少爷的师承与巫门有关?”陈宜帆疑惑地道。

    “不是,我是从蛊巫教那里得到的一张‘巫门大赛’邀请函,所以随便问一问。”方天佑说着,拿出了在蛊巫教中得到的那张邀请函。

    “我也刚刚收到了一张这样的邀请函。”陈宜帆说着,也从怀中拿出了一张一模一样的邀请函。

    “哦,看来真的是与巫门有关的帮派才会收到了。只是那‘巫门赛场’在哪里,邀请函上并没有写明,你知道具体是在那个地方吗?”方天佑问道。

    “不写明,那是因为巫门内部人员都知道现在的巫门赛场。**帮是这几个月才正式公开活动,也是第一次接到邀请函,我也不知道具体地方。发送邀请函的使者只说是在与华夏接壤的夜南国举行,具体地点要到了那里再有人和我们联系。”陈宜帆道。

    “夜南国?怎么跑到国外去了?”方天佑不解地道。

    “以前的巫王大赛本是由国内各大巫门教派轮流承担。后来因为巫门行事太过诡异,又牵涉到不少命案,终于引来了华夏国家的打压。巫门进一步衰弱,从五十年前开始,就连巫王大赛也改在国外举行了。

    据说五毒教以前参加过巫门大赛,那是巫门高手的大聚会,也是一场选举巫门领袖——巫王的重大赛式。后来五毒教势微,就再也没有收到了邀请了。”

    “哦,那这次收到邀请函,你打算前去吗?”方天佑问道。

    “我本来是不想参加的,我知道凭我目前的实力,去参加巫王大赛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不过听少爷的口气,好像对大赛有兴趣,如果少爷需要我去的话,我会义不容辞陪少爷去的。”陈宜帆道。

    “我确实有意前去看看,到时如果用得上你,就叫你一起去吧。你知不知道参加巫王大赛的,一般是些什么人?”方天佑又问道。

    “以前华夏巫门强盛时,只是华夏国内巫门人物的比拼。现在为了激烈巫门的团结与发展,巫王大赛不仅邀请华夏巫门,据送邀请函的使者说,还邀请世界各地的巫道人物前来交流。”陈宜帆道。

    “世界各地吗?那倒是有热闹可瞧了。”方天佑笑道。巫门人物越多,他能够收集到的讯息、材料等应该会越多。

    “说是世界各地,但他国巫门会不会买帐也不一定。”陈宜帆却并不乐观。方天佑想了想,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巫门人物向来都是特立独行,性格行事乖张,哪里会那么听使唤。想团结华夏巫门都不容易,更何况是身居国外的巫门人物。

    两人又聊了一阵,陈宜帆自去安排事情。方天佑则独自一个走出了密室。

    妄虚大师和墨渊道人还在训练场外等着方天佑。见方天佑出来,两人连忙迎了上去。

    “方先生能够与我帮主达成和解,是我**帮的荣幸啊。”妄虚大师奉承着说道。

    “我和陈帮主相见恨晚,这一次多亏了妄虚大师的引荐,我已经将事情和陈帮主说了,他应该会对你有所赏赐的。”方天佑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