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四章 销魂帮的底蕴
    “赖永贞,你和**帮的正式成员留下来,其他人暂时到楼下等候。”方天佑冲着厅堂内不安的赖永贞一伙说道。

    赖永贞一伙闻言顿时如获大赦一般,脸上现出轻松的表情。赖永贞挥了挥手,那些手下扶着刚才中毒的几人,匆匆朝楼下走去,只留下一个蓝衣汉子还在原地,他应该算是和妄虚大师一样的**帮成员了。

    “**帮的正式成员,就他一个人吗?”见这一群人中只有一个**帮的人,方天佑倒有些意外,不过也并没有太在意。

    毕竟如果没有方天佑的存在,**帮派出墨渊道人和妄虚大师足以踏平湖阳的地下势力,至于其他的人,多派些来也是无济于事。

    “我,我只是负责给他们当司机,安排后勤事宜的,其他事情,我,我一概不知。”那蓝衣汉子被方天佑的气势震摄,连忙语气颤抖地解释起来。

    “那你就留下来继续当司机吧。”方天佑平淡地道,想了想又对楚家豪说,“让人把那个道人也带上来吧。”

    楚家豪当然知道方天佑指的是昨天擒获的墨渊道人。按照方天佑的意思,昨晚关押了墨渊道人一天,今天又特意随车将他给带来了。

    听到方天佑的指示后,楚家豪马上打电话通知下面的人将墨渊道人带了上来。赖永贞和那蓝衣汉子见到墨渊道人像一只小鸡一样被人给提了上来,看向方天佑的眼神,越来敬畏。

    看着赖永贞两人的眼神,看着盘坐地上疗伤的妄虚大师,再看看悠闲的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看向自己的方天佑,墨渊道人的脸色一片惨白。

    原本,他还幻想着方天佑找上自己的师父后,有自己的师父来教训教训他,没有想到,连自己师父妄虚大师都不是他的对手,墨渊道人最后一点翻盘的希望也破灭了。

    不久,妄虚大师疗伤完毕,吐出一口黑血后,脸上重新恢复了血色。当他睁眼看到场中的墨渊道人时,脸上先是了怔,随即又暗叹了一口气,连自己都不是方天佑的对手,自己这个徒弟更不用说,肯定跳不出方天佑的手掌心了。

    “方,方先生真是好手段啊,我**帮不应该惹上你。”妄虚大师缓缓站起身形说道。他这倒是说的真心话了。

    “该不该惹,都已经惹上了,多说无言,你先坐下吧,我有话问你们。”方天佑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太师椅道。

    事到如今,妄虚大师反而已经接受现实了,依言坐在了太师椅上。

    “你们这次的湖阳之行,就你们三个人吗?”方天佑问道。

    “没错,如果没有方先生你,有我们三人足够收服湖阳市了。”三人收服一个市,妄虚大师脸上原本应该有些自傲的,但想到现实却又不免失落起来。

    “楚夫人身上类似于扎小人一样的咒法,是谁下的?”方天佑又问道。

    “是我?”妄虚大师看了看楚家豪,硬着头皮承认道。

    “混蛋!”楚家豪神情大怒,就要抢身上来暴揍妄虚大师,却被方天佑挥手制止了。

    “你不但会使毒功,竟然还会咒法!”方天佑惊讶地道。

    “方先生见笑了,只可惜我学艺不精,咒法被高人破了,还导致自己遭到反噬受伤,到现在都还没好。”妄虚大师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原来你今天本是受伤之身,难怪如此不堪了。以你的道行,应该已经达到大师境界后期了吧。”方天佑道。

    “不是我夸下海口,就算是天师境界,虽然我肯定不是其对手,但也自信能够保命了。” 妄虚大师脸上显出一抹得色,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一脸地颓废,“不知道你们请来的那位破我咒法的高人在哪里,我是否有幸拜会。”

    “哈哈,有方兄弟在,我们哪里还用得着请什么高人啊。”楚家豪嗤笑道。

    “什么!破我道法的也是方先生!这……”妄虚大师难以置信地看向方天佑道,“是了,刚才交战之时,我似乎感到了一丝道法的力量,那道诧异的风……没有想到方先生,不方天师、方宗师竟然是道武双修的高人啊!”

    妄虚大师突然腾身站起,朝着方天佑深深地鞠了一躬。

    “你还是叫我方先生好了。我的师门传承很奇特,不知道应不应该以你们的境界划分而论。其实就算是宗师境界,在我眼里,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方天佑笑道。

    如果换了在这之前,妄虚大师一定要大骂眼前这个年轻人狂妄,可是见识过他的手段后,妄虚大师却有些相信方天佑的话了。

    “是,方先生。有什么吩咐,晚辈定当照办,决不敢有所违悖!”妄虚大师恭敬地道。赖永贞、墨渊道人和那蓝衣汉子见妄虚大师对方天佑如此推崇,也都恭敬地朝方天佑拱手行起了礼。

    “妄虚大师留下来。其他人都先到楼下去候着吧,交待所有人安分点。”方天佑朝赖永贞和楚家豪等人道。

    赖永贞几人依言走了出去。楚家豪知道方天佑叫自己出去必有他的道理,也就带了阿虎走了出去。

    “墨渊道人之前已经讲了一些**帮的大体情况,我想,你应该更清楚一些,就给我讲一讲**帮众的战力如何,都有哪些高手?”等众人走后,方天佑才向妄虚大师问道。

    “**帮中战力最强的是帮主陈宜帆,已经达到天师境界。我的战力在帮中排名第二,接近天师境界。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位先天武者,和一位大师级修道者,就是我徒弟墨渊道人了。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后天战力帮众。”妄虚大师答道。

    “一个宗师,四个先天战力,这样势力可不小啊,难怪有雄心要吞并数省的黑道势力呢。”方天佑沉思一阵,又问道,“**帮是不是与隐世门派有所联系啊?”

    “方先生师承果然不简单,竟然知道隐世门派。”妄虚大师听方天佑提到隐世门派,先是一惊,随即又释然,以方天佑之能,要是这点讯息都不知道,反而不正常了。

    妄虚大师又想到方天佑要刻意将楚家豪等人支开,显然是早已经确定**帮与隐世门派有关,不愿意让他们听到。

    想到这里,妄虚大师索性大方地承认道:“没错,我和陈宜帆原本都出身于隐世门派外宗的五毒教,后来五毒教发生内讧,教中人死伤无数,势力大减,导致帮派解散。我和陈宜帆蛰伏多年后,重新聚拢了部分教众,反正五毒教的修炼资源已经丢失大半,我们索性公开组建了**教。”

    “五毒教?是以炼制毒药为主吗?”方天佑问道。

    “五毒教属于上古时期毒巫的分支,其实毒蛊、毒功、毒药、毒咒都有部分传承。我主要修炼的是毒药和毒咒,陈宜帆则是专修毒功。”妄虚大师解释道。

    “**教的基地在什么地方,带我去见陈宜帆吧。”方天佑对**教有了大概的了解后,直接对妄虚大师说道。

    “帮主的毒功深不可测,方先生如果能够与他合作,相信一定会更加有作用。”妄虚大师看了看方天佑,想说什么,又似乎有些顾虑。

    “你怕我和他一战?是担忧我,还是担忧你家帮主?”方天佑盯着妄虚大师道。

    “当年五毒教的灾难就是因为帮中几大高手相争。我觉得你们两人实力相当,就算一方获胜另一方也会受重创。所以我确实不想你和帮主交战,如果你愿意,我甚至可以劝说帮主和你一起打理**帮。”妄虚大师试探着说道。

    “打理帮派我可没兴趣,我只是想见识一下宗师的风采,如果到时他识趣的话,我也不会为难他的。”方天佑笑道。

    “他在黔中省**帮总部。”妄虚大师听方天佑如此说,脸上神情稍缓。

    “**帮总部?”方天佑好奇地道,“听这口气,还有不少分部吗?”

    “没错,黔中省是我们的根据地,那里各市的地下势力早就在**帮的掌控之中已经稳定下来,所以自然要将总部建在那里。

    除此之外,我们还设想统一汉南、汉北后,分别建立汉南和汉北省的分部。现在汉南和汉北两省大部分市县的地下势力都被我们收服,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就会设立分部了。”妄虚大师解释道。

    方天佑听得心中一动,这**帮看来经营得不错,倒是一股可以利用的势力。一来,还有部分五毒教的修炼资源;二来,可以利用这些帮众收集药材;三来,可以利用帮派暗中培养势力。

    “好,我们这就去黔中省。”方天佑对妄虚大师说道。

    当下,两人下楼出了茶楼,发现赖永贞、楚家豪都在茶楼门口候着,看情形赖永贞似乎已经向楚家豪赔过礼道过歉了,所以楚家豪脸色好看了许多,而赖永贞脸上也轻松了许多。

    除了两人,湖阴市的众人,还有湖阳市的潘凤等人也是一个都没敢离开。这些都是有些身家的人,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